|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零三章 孤舟独行
  十位真君依然守着通道口,澳门赌博网站:沐晚等人随广茂老祖通过传送阵返回其住处。

  在主帐内坐好后,广茂老祖问道:“小晚,你知道你们进去了多久吗?”

  老实说,先前北地小界里,煞气遮天蔽日,伸手不见五指,而沐晚等人在里头,心无杂念,只想着尽快摧毁七重七星台,阻止魔帝苏醒,所以,还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还好,有空间。按照空间里过去的时间除以三十,她很快得出结论:“差不多是三昼夜吧。”

  哪知,广茂老祖和广源老祖相对一视,轻轻笑了。

  后者问道:“小晚,北地小界里也有明显的昼夜更替吗?”

  沐晚老老实实的摇头:“有的。不过,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暗无天日,漆黑一片,分辨不出时辰。三昼夜,是弟子的估计。”

  广茂老祖叹道:“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形。但是,小晚,我们在外面已经等了你三年。”

  “啊?三年!”沐晚忍不住惊呼。

  香香等人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没错,整整三年。而且,自从你进去后,魂灯便黯然失色,火光很是微弱。到了半年前,突然变得更弱,只现绿豆大的一点红光。而之前,你在西地小界之时,魂灯一直保持明亮,并无恙样。”广源老祖也肯定的说道。不然,他也不会火急火燎的亲自守在通道口,等候消息。

  沐晚挠头:“弟子在里面,并没有生死悬于一线的惊险经历啊。”

  广茂老祖与广源老祖闻言,又是相对一视。

  后者说道:“你且说来听听。”

  “是。”沐晚按常龙所教,大致说了一通。只是略有隐瞒。所言之经历全是实话实说,也算不得说谎。

  待她说完,广源老祖眉头紧锁:“一圈又一圈的怪石林?浓得让人寸步难行的煞气?被爆破的气流搅动,象‘冰雹’一样落下……”他扭头问端坐于左边的广茂老祖,“二哥,你见多识广,能听得出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吗?”

  后者一直微闭着双眼。闻言。睁开眼睛,长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等的阅历还是太浅。小晚。收集拢来的‘冰雹’可否让本座见一见?”

  “是。”沐晚点头,看向黑夜——他们前后共收集了上千袋煞气“冰雹”,都保存在后者的储物空间里。

  黑夜上前,手里捧着一只鼓鼓囊囊。跟寻常的上品储物袋一般大小的麻灰色袋子:“道君大人,请。”

  广茂老祖微微颌首。没有接,反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道:“麻烦小友打开。”

  “是。”黑夜将袋子置于地上。

  黑光一闪,袋子转眼变得与他一样高。五人合围粗细。他一把扯开袋子的顶部。

  “哗啦——”,很多黑亮的小石子掉了下来,大如鸡蛋。不然,真是延时的好去处。”不能进入空间里。美美的泡个澡,大吃大喝一通,好沮丧……

  相处这么久,沐晚自然看得出他们三个的小心机。摸了摸鼻子,在最里面的那张褥子上坐下,心道:玉盒的主人选择把魔仙之心封印在北地小界。看中的就是里面缓慢的时间流吧。

  她很好奇:玉盒的主人是谁?被封印的魔仙之心,又是谁的?

  也许黑夜知道一些内情。可是。在北地小界,行色匆匆,没来得及问;而眼下,又不方便问……真想立刻回到观云岭,这样,她就能进入空间里,请黑夜解惑了。

  本以为被满脑子的问题闹得睡不着的。不想,头一挨着竹枕,她便上眼皮粘下眼皮,陷入了无边的黑甜。

  当她再度醒来时,只见香香歪坐在她的褥子边上,掩嘴轻笑:“姐姐这一觉,足足睡了两天三夜,都快成为睡仙了。”

  沐晚想起要随老祖一道返回宗门的事宜,赶紧问道:“老祖呢?”

  香香耸耸肩:“两位老祖第二天就一齐离开了。昨天,所有的老祖都过来了,在通道口那边开了一个上午的会,下午的时候,除了广茂老祖,其他老祖都离开了。哦,广源老祖见姐姐睡了这么久,还没醒来,请了广仁老祖过来,替姐姐把脉。广仁老祖说姐姐是累得狠了,大睡一场,补足觉就没事了。广源老祖才放心离开的。”

  见黑夜和常龙都不在,沐晚问道:“黑夜和老常呢?”

  香香答道:“黑夜拉着老常去看传送阵了。”

  沐晚笑了笑:“等他们回来,我们去禀报广茂老祖,然后返回宗门。”

  “哦,广茂老祖昨天给姐姐算了一卦,说姐姐今天早晨能醒来。所以,给了香香四块出去的临时通行令符,说,无须再禀报,我们四个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香香笑眯了眼。

  “知道了。”沐晚爬起来,活动筋骨。这一觉,她睡得又沉又香,连个梦都没有做。

  大约半刻钟后,黑夜和常龙回来了。此时,沐晚和香香已经将帐篷里收拾整齐。

  走出帐篷,沐晚先向主帐方向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然后再与香香他们一道走去传送阵那边,通过传送阵离开北地灵之根。

  大家一致决定,用最快的速度返回观云岭。据黑夜说,魔仙之心是大补之物,天天只炼化巴掌大的一块,修为即可一日千里。哈哈,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体验一把!

  殊不知,主帐里,广茂老祖睁开眼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轻念叨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那天,听闻沐晚的魂灯只剩下一点红光,他特意为沐晚正式算了一卦,得出的结论是:孤舟独行,福祸相依。

  也正因为如此,广源道君才紧张极了,巴巴守在通道口。

  见到沐晚等人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大家都放下心来。唯有他知道,这一卦才到尾卦,还没有结束。所以,他故意打消了广源道君护送的念头——天意不要违。要是全程护送,就破了‘孤舟独行’之局。他担心沐晚的运势会因此而生变。大风大浪都过去了,要是在尾巴尖子上再搞个祸福反转,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春水春林春光、书友090808154340312、雨巷丁香123、shelly7212、六翼天使007、白谨凉、amber1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