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九九章 反扑的魔帝意念
  “站住!”

  大胡子挥舞着拳头,喊打喊杀的冲了过来。`

  倒掉的茅屋里,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爬出来,大叫:“土匪,有土匪……”

  惶恐的嚎叫打破了落日下的宁静。男女老少操着木棒、锄头、铁锹等物,从家里冲了出来。

  “打土匪……”

  这也是我的执念?

  肯定不是!

  沐晚意识到有些不对头,连忙用神识联系黑夜。哪知,她竟然动用不了神识!

  神识被封!

  灵力呢?

  沐晚试着调用灵力,心里“咯咚”作响——灵力也被封!

  是残存的魔念作祟吗?

  转眼的工夫,愤怒的村民们将她团团围住。他们骂着着,挥舞手中的家伙,劈头盖脸的朝她打过来。

  明明是怪石林,不可能有村庄,也不可能有村民!

  我看到的,全是假的!

  心中一动,沐晚站住身形,打开五感。

  立时,周边的景象更加生动形象起来。

  “叭!”左边,一个壮汉双手拿着碗口粗的木棒,狠狠的打在她的左肩上。

  “滋——”沐晚抽气,身形微晃。

  好吧,这一棒,她是故意挨的——黑夜不是说,残存的魔念伤不了人吗?为毛这一棒打在肩上,跟真的一样?很疼呢!

  壮汉开了个头,其余村民拿着家伙,一轰而上。眼见着,木棒、锄头……象雨点一样,招呼上来。

  绝对不是寻常的残存魔念!不能置之不理!

  沐晚灵机一动,飞快的念起《破魔咒》——是《破魔心经》的升级版。自清沅上人结婴后,黑夜对之又做了改动,全文只有一句:嘛哩嘛啦轰。

  咒声一出,变故生!

  最先生变化的是那些就要打到她身上的棍棒、农具,竟然象麻花一样,齐齐扭曲变形。

  紧接着。周边的所谓村民好比是面团捏出来的,被无形的手拉起老长……

  三遍念完,神识解封!但是,周身的灵力还是被封住。 `黑夜也仍然联系不上。

  不过,沐晚心中大定,左手捏成法诀,将《破魔心经》念得飞快。

  所谓的“棍棒”象流沙似的,一寸一寸的消散。继而是那些“村民”、“茅舍”……村庄一点一点的扭曲。一点点的消散。

  不知道念了多少遍《破魔咒》,幻境终于消失。沐晚依然站在一片怪石林里。

  在灵力被解封的那一刹那,黑夜来神识:姑娘,大魔帝快要苏醒了!

  沐晚拧眉:刚刚是大魔帝所为?

  黑夜:我炼化了抓来的‘男孩’。它是一道意念,是大魔帝的意念。祭台被毁了大半,大魔帝虽然没有苏醒,但是,他的此许意念先行醒来。我们必须抢在他完全醒来之前,摧毁所有的祭台!

  只是些许意念而已……沐晚摸了摸痛楚的左肩,后背汗涔涔。

  绝不能让大魔帝苏醒!心中一横。沐晚往嘴里塞了一把组合丹药,右手扬剑,左手捏成法诀,念着《破魔咒》,祭起祥云,往祭台方向冲去。

  之所以念《破魔咒》,沐晚只是不想再被幻像缠住。

  这个法子很管用。此刻,她没有刻意封闭五感,也不见周边有黑影飞窜。

  不一会儿,她已然冲到祭台跟前。

  收了祥云。沐晚贴在祭台上面,举起右手“叭叭”轻拍墙体。

  这时,祭台的侧面闪出一道黑影。

  “谁呀?”一个拄杖的黑衣老婆婆慢腾腾的走出来,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姑娘,有何贵干?”

  不用说,肯定是大魔帝的又一道意念。现变成小孩子不管用,所以,这回就变成老婆婆了?

  黑夜自空间里飞冲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也用大口袋将老婆婆罩住。

  黑光一闪,大口袋变成荷包大小,黑夜闪身回到空间:不要怕,这些意念只有凝形初期的修为。

  沐晚松了一口气。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她和黑夜合伙抓人,也越来越有默契。

  这也是一座祭台。用最快的度毁掉它,沐晚踏着祥云,嘴里不住的念着《破魔咒》,离开此地。

  经过怪石林时,居然没有碰到任何残存的魔念过来纠缠。貌似《破魔咒》的效果挺不错的。

  不过,沐晚很快现,《破魔咒》也只能吓退残存的魔念,对大魔帝的那些意念效果不大。`因为,接下来,她又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白花苍苍的老头、双目失明的大婶、断臂的村姑、被削得跟人棍似的少年……

  假的!统统是假的!

  沐晚当然不会心软,黑夜也没有手软,将他们全部收进大口袋里。

  情况越来越危急。因为意念幻化出来的人,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并且,修为也以恐怖的度节节攀升。

  终于,这一边只剩下最后一座祭台。

  沐晚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驱动祥云,念着《破魔咒》,冲进眼前的怪石林里。

  “叮叮当当……”右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沐晚定睛细看,不由愕然的瞪圆了双眼。

  香香!

  她看到香香和一位高大的黑甲武士缠斗!并且,香香形容狼狈,明显处于下风。

  “啊,主人,救命啊!”香香看到她,奋力用一双黑金签子架住黑甲武士的狼牙棒,疾声求救,“救救香香!”

  沐晚翻了个白眼——没错,香香是她的本命灵宠。但是,后者从一开始,就是喊她“姐姐”的,从来没有喊过她“主人”。

  装可怜没有用,所以,换了一个套路吗?呵呵,这馅也露得太厉害了!

  黑夜:假的!姑娘先假装中计,过去救人。我把两个都收了。

  沐晚便换出着急的神色,扬剑飞过去:“别怕,我来救你!”

  转眼,她离呈胶着状态的两人只有十步之遥。

  说时迟,那时快。黑夜象一道黑色的闪电。冲出空间,呼的将“香香”和黑甲武士一齐套住。

  黑光一闪,他提着变小的袋子,正色道:“这两个的修为都是四级魔兵。一回出现两个。并且还能合伙做局。姑娘,大魔帝正在苏醒!”

  所以,必须抓住最后的时机,用最快的度毁掉最后一座祭台!

  千钧一之际,黑夜也顾不了那么多。嘴里念着《破魔咒》,拉着沐晚象道旋风一样冲向祭台那边。

  他念咒的威力比沐晚高出不知多少倍。咒声化为一圈圈金色的光圈,形面实质,层层打出。

  “砰砰砰……”

  但凡被金色的光圈碰到,石化的魔核瞬间粉碎。

  黑夜,这是急了!

  沐晚也心急如焚。

  接连不断的巨响引起了周边煞气的震动。

  “噼哩叭啦”,煞气“冰雹”骤下。

  “守护剑阵,起!”沐晚举起五柄金色的小剑。

  这是清沅上人结婴后,送给她的一套守护剑阵。原先担心刺激到大魔帝,所以。她不敢乱动灵力。但是,现在,时间就是一切!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五色灵光一闪,金色的小剑们齐齐变大,合起一柄剑轮,悬浮于他们头顶丈许远的地方,呼呼转动。

  周边的煞气被迅隔开。

  阻力立减,黑夜拉着沐晚,象离弦的箭一样,转眼。冲出了怪石林。

  然而,看到前面高台周边的情形,两人皆倒吸一口冷气。

  高台的前面,二十名黑甲武士手执黑色铁枪。一字排开。

  为的那人铁枪呼的一晃,摆到架式,喝道:“站住!”

  他们都是高级魔兵!

  黑夜没有停:“姑娘,祭台交给你了。”

  他用力将沐晚甩出,自己猛的提。整个人象一把黑色的尖刀,冲杀过去。

  沐晚借力。催动“逍遥八步”,就势飞掠而起,

  黑甲武士们也不弱,立时分成两拔人马。一队大喝着,挥枪阻挡黑夜,另一队,腾空而起,十柄铁枪汇成一把,刺向沐晚的心窝子。

  现在哪有时间跟他们打架?沐晚扬剑,催动“逍遥八步”,双脚凌空猛踩两步,整个人从他们头顶飞掠而过,直奔祭台。

  黑甲武士们大喝一声,收回铁枪,转身欲追。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道黑影。他手里张着大口袋,象捡地头的红薯一样,将这队黑甲武士一一收了进去。然后,又拉起一串残影,冲向另一队。

  他是黑夜仅有的那道分身。

  黑夜也没有和另一队黑甲武士打斗。

  不用说,这些黑甲武士也是大魔帝的意念所化。实践证明,炼化他们,可助他凝炼魔核。对提升修为,有莫大的好处。

  所以,他佯装进攻,实际只是放出分身收拾黑甲武士们。而本尊却是冲着祭台而去——祭台要毁掉!大魔帝的这些意念,是送到嘴边的肥肉,他当然要尽收囊中!

  黑甲武士们到底只是意念而已,果然中计,被分身一个不落的收进大口袋里。

  前车之鉴,黑夜不敢让分身在这里久呆,连分身带袋子,一并收了。

  在这么一小会儿里,他已经判断出:眼前的高台就是这半边的最后一座祭台。

  这时,沐晚也赶了过来,往嘴里又塞了一把丹药。好吧,她已拼尽全力以最快的度赶过来,可是,与黑夜的修为差距摆在那里,她仍然慢了很多。

  “姑娘,你护着我的头顶即可。”黑夜身形一晃,陡然变成五丈来高的巨人。

  “好!”沐晚将灵力注入青云剑里,用力一扬。

  原来悬在她头顶的金色剑轮变大近一倍,呼的飞到半空中。金色的剑芒象金沙一样洒下来,护住黑夜。

  圆月弯刀、煞气爆破弹,一齐上。

  “砰砰砰……”

  灰飞烟灭,祭台以肉眼可见的度在变短、变小。

  黑夜这是完全豁出去了,澳门赌博网站:要硬拆了祭台!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双手紧握青云剑,源源不断的往里注入灵力。

  “噼哩啦啦……”

  ‘冰雹’如麻!

  “不,不要!”周边的怪石林里,响起一通鬼嚎,“住手,快住手……”

  隔着苍茫的“冰雹帘幕”,沐晚根本就看不到对面的情形。

  但是,她知道,那些是大魔帝的意念。

  ‘冰雹’实在是太大了。黑夜是十阶魔将,且要沐晚用守护剑阵护住他,更何况那些连魔将级别都不到的大魔帝意念!

  十余息后,祭台被黑夜强行夷为平台。

  “啊——”怪石林里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旋即,鬼哭狼嚎声消失,周边只有“冰雹”仍然在叭叭的狂下。

  黑夜闪身进入空间,一屁股坐下来,双手反撑住身子,仰头喘着粗气:现在,就看老常他们的了。

  之前,担心惊扰到大魔帝,他们一直不敢用神识联系香香他们。而大魔帝的一道意念能幻化成香香设局,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一伙的。

  沐晚将守护剑阵缩小,挪移到自己头上,席地而坐:我们现在可以联系香香他们了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白鼠45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