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九八章 小男孩
  照图上显示,下一座祭台在正东方百余里处。`沐晚自正东方出了怪石林,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祭起祥云,试着跳上去。

  先前她没有御剑而行,主要是因为不知此界的底细。现在,接连摧毁了两座祭台,也不见有魔物出没,某人的胆子渐肥,少了许多顾忌。再说,祥云也是出自黑夜之手,自然不惧煞气,应该可以一试。

  果然使得。离地三尺来高,祥云悬浮得稳稳当当。不过,比平常要多费一倍的灵力。

  心念一动,沐晚催动祥云。立时,灵力的消耗又增加了三成!

  还好,能扛住得!沐晚做了一个深呼吸,蒙着头御剑飞向正东方。

  空间里,黑夜没有阻挠:一来,他们真的需要赶时间,战决;二来,还是那句老话,只要大魔帝没有醒过来,此界也就是看着凶险而已,实际上真的是死地。

  因为煞气的阻挠,祥云的度大打折扣。百余里的地,沐晚竟然花了近一柱香的工夫。换在平时,连半刻钟都用不了。

  离怪石林还有十来步远,她降下祥云,将之重新收进丹田里,又塞了一把丹药,盘腿坐下。就这么一点路,而且还是贴地飞行,她体内的灵力与神识已然消耗大半。

  休整半刻钟后,沐晚扬剑踏入怪石林——在这里面,她还是不敢贸然御剑的。

  黑影们飞窜,嗖嗖的围拢过来。

  这是又要搞幻像的节奏!

  第五次了!

  沐晚也闯出经验来了,不管不顾,施展“逍遥八步”,用最快的度,一头冲进还没完全合拢的黑影堆里。

  一角大红的袍角飞扬,前面,黑影堆里幻化出一道模糊的红色身影。周边,五光十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扭成一团。

  哈哈,幻像还没有完全成型,可是,她已经闯了进来。

  飞冲过去!

  “嘭——”。模糊的红袍人,以及周边的光6离奇的一切全都消散开来。

  和第四次幻像一样,第五次的幻像,又破!

  黑影们一哄而散。 `

  接下来,在这一边的怪石林里。是不会再出现幻像之类的了。很好!沐晚满意的勾了勾唇,扬剑继续前行。

  艰难得穿过凝胶状的煞气,沐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行到祭台旁边。

  打开五感,她贴在祭台之上,一听二看三拍,确认高台的真正身份。虽说有图为佐,但是,谨慎些总归是没错误。

  空间里,黑夜也道:对。还是谨慎些好。

  确定之后,沐晚才正式动工……

  就这样,沐晚顺利的接连毁掉一座又一座的祭台。渐渐的,她已经习惯了在煞气的阻力,动作越来越利落。

  “轰隆——”,又一座祭台倒塌了。

  第二十座祭台!沐晚从储物袋里掏出绸布地图,用灵力将这座祭台从图上抹去。下一个目标,在东偏南一指的方向,离这里有一百八十里远。

  她确定后,重新将地图叠起来。收了起来。

  黑夜往嘴里扔了一枚煞气“冰雹”,一边咔嚓咔嚓的嚼着,一边满意的用神识说道:姑娘,这一次。你花费的时间是最短的,比上次足足少了两成。

  沐晚笑了笑:先前走到祭台下面的时候,我感觉到体内的灵力突然凝炼了许多,修为略有精进。

  煞气的阻力,好比是一块上好的磨刀石。尤其是祭台周边,那些象凝胶一样的煞气。效果最佳。穿行于其间,她的五色灵根转到最快,带动体内的五色灵气用最快的度游走。比在绝灵境里,效果还要好。就是丹药的消耗量太大了。到目前为目,她已经用掉了近三分之二的上品养灵丹和上品回神丹。

  出了怪石林,沐晚略作休整,祭起祥云,往东南方向飞去。

  祥云的度虽然还是比不得平时,但是,也快了近一倍,耗费的灵力和神识比却先前少了四成多。为了省灵力和神识,沐晚依然是离地三尺来高,低空御剑。

  半刻来钟后,她已经飞出数十里远。

  就在这时,黑夜突然吐出嘴里的“冰雹”,紧急示警:右前方,五里来远,有东西!

  心里“咯咚”作响,沐晚险些运岔了气。`不过,也就是身形晃了一下,她很快稳住心神,不动声色的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继续按原来的度,踩着祥云赶路。同时,用神识问道:看得出是什么吗?

  黑夜惊道:会动,是个活物。

  看来并不是残存的魔念所化。此界封闭了数万年,还会有什么活物呢?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往青云剑里注入一道五色灵力,左手在袍袖里捏成一道剑指,做好战斗准备。

  装着什么也没有现的样子,她继续向正前方飞行。

  转眼,她又飞出一两里远。

  活物瞬间进入了黑夜的视线死角。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但是,沐晚却“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在此界,她的气息感知能力提高很快。如今,感知范围扩大到了三里左右。

  那是一道人形的黑影,大大的脑袋,短胳膊短腿儿,俨然是一个五六岁的孩童。

  这里会有五六岁的娃娃吗?不带这么骗人的!沐晚皱了皱眉头,继续飞行。

  转眼,他们的距离又拉进约摸一里。

  这时,沐晚“看”得很清楚了,心里暗道:活见鬼!

  她感知到的还真是一个六岁男孩的气息!

  瘦不拉叽的,象极了穷苦家里的凡人小男孩。没有魔核、没有煞气,也没有灵力波动。

  男孩貌似也没有看见她,呼哧呼哧,跑得飞快。其度都快赶上凡人里的成年男子了。

  沐晚愕然,将“看”到的情形告诉黑夜。

  后者连道:怎么可能!他就算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也得先找块石头啊。还有,他也跑得太快了吧?

  沐晚拧眉:会不会是大魔帝变的?

  黑夜:我在空间里,感觉不到外面的气息。

  现在,冷不丁冒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六岁男孩”,他更不敢出来了。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且看这家伙想玩什么花招!沐晚在心里冷哼。

  就这么一会儿,“男孩”从右侧冲了过来。

  不过,在离沐晚还有五十来步远的时候,他终于现了这边有人。猛的站住,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紧紧盯着这边,戒备的握着一双小拳头,稚声稚气的厉声问道:“汝为何人?来此作甚?”

  呀,说的还是古话!沐晚挑了挑眉。打开喉舌,而其余四感依然封住,转过身去,横剑于胸前,也问道:“你又是谁?隔着这么浓的黑雾,你也看得见?”

  隔得这么近,她“看”得分明,“男孩”披头散,身上仅套了一只象破麻袋差不多的长衫,打着赤脚。跟个小野人似的。

  单从外形上看,真的就是一个精瘦的凡人小男孩。

  这会儿,黑夜也在空间里看到了他。仔细打量后,用神识说道:姑娘,全身上下皆看不出什么破绽。

  沐晚:他的出现不合理,就是最大的破绽。

  对面,“男孩”象个小老头一样,眉头紧锁,警觉的上下打量着她,答道:“哪里有什么黑雾?你在骗人吗?”

  话风就变了!沐晚挽了个剑花。轻哼:“你到底是谁?再装神弄鬼,别怪我不客气了!”

  青云剑洒出一片青光,寒气逼人。

  “男孩”脸上现出惧色,双手护在胸前。退了两步:“我就是前面村子里的。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见我的爹娘。”

  “前面有村子?”脸上的戒色少了许多,沐晚收了剑,问道,“村子叫什么名字啊?村里有多少户人家?你又叫什么名儿?你若是说得出来,我才信你。”

  “男孩”答得飞快:“我们是小葫芦村。村里有二十来户人。我叫小牛……”

  话音未落,黑夜手里拿着一个大口袋,从空间里冲了出来。

  “小牛”哼都来不及哼一声,被他当头套进了袋子里。

  黑光一闪,袋子变得象香囊一般大。

  “成了!”黑夜收了袋子,又闪身进入空间。

  整个过程,澳门赌博网站: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原来,刚刚沐晚只是故意在分“小牛”的神,好让黑夜一击得手。事实上,从头到尾,那家伙说的每一字,她都不信。

  继续御剑前行,沐晚用神识问黑夜: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吗?

  黑夜:不知道。管它是什么,先毁掉祭台再说。我有种直觉,这玩意儿十有**跟大魔帝有关系。你要小心些。

  沐晚也是这么以为的。是以,往祥云里注入一道灵力,她以更快的度向目标冲去。

  很快,她来到怪石林外面。

  降下祥云,她象道旋风一样,冲进了怪石林里。

  哪知,这一头冲进去,她仿佛到了另外一个天地。

  没有黑影,也没有奇形怪状的石化魔核。她“看”到的是,一座荒漠里的小村庄。

  落日的余晖里,从简陋的茅草屋里升起几缕炊烟。

  一个大胡子男人,穿着与“小牛”同款的麻袋衣服,也打着赤脚,急匆匆的向这边跑来。

  这次的幻像,好快!沐晚扬剑,催动“逍遥八步”,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哎呀!”大胡子连忙躲闪,却脚下一绊,“扑通”跌了个狗啃倒。

  挺象那么回事的!沐晚没有停,从他身边飞跑而过。

  然而,怪异的事情生了!

  大胡子没有象泡泡一样,“嘭”的消失。

  他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翻身爬起,“嗷嗷”大叫:“喂,站住!”

  “哗啦——”,她穿屋而出。身后,茅屋倒了。

  屋子里,一群男女老少的尖叫连连。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每天听书、bah、婴宁1991、jxmdni198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