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九一章 只是一重小雷劫
  黑夜不停不歇的念了将近半个时辰的《破魔心经》。`从他嘴里冒出一道又一道的金色光波,最终,这些光波汇成一张巨大的金色光网,将整座洞府罩住。

  这时,他才打住,取出一坛酒,“啪”的拍开,咕唧咕唧的仰脖痛饮。

  唔,念经很耗神识不说,还特费口水。一气念了半个时辰的经,口渴得很。

  一气喝光一坛子酒,他又去储物空间里掏。不想,没有了。撇撇嘴,他只好作罢。

  “黑夜,请。”郝云天重新打开五感,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坛醉逍遥,走过去,递给他,顺势也盘起一条腿,随意的坐下。

  黑夜笑了笑,接过来,毫不客气的拍开红泥。

  郝云天又取出一坛,也拍开红泥,单手提起酒坛子:“敬你!今天多亏有你为师尊护法。”他“看”得很清楚,黑夜布了那道克制心魔的金色光网后,师尊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一度停滞的碎丹进度明显加快。这些迹象表明,师尊即将顺利度过心魔劫。

  “客气了。”黑夜也提起酒坛子。

  两人轻轻的碰了一个,都喝了一大口。

  黑夜主动说道:“其实,你也应该天天念一念《破魔心经》。这样的话,对你将来结婴有好处。”沐晚性情清冷,真正被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并不多:清沅真人、郝云天、张逸尘,还有就是他,香香和老常。事实证明,这些人里,无论是谁出了事,沐晚都会舍了性命相救。所以,黑夜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自然也希望大家都好好的。这是他心甘情愿将《破魔心经》传给郝云天的主要原因。当然,后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义无反顾的恋上自己的师尊,却又能果决的自斩心魔。也是另一原因。总而言之,魔将大人很欣赏这位特立独行的大师兄。

  郝云天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魔将大人的青睐。微微一怔,他狡黠的轻笑:“我从不与魔做交易。”

  黑夜提想酒坛子,咕唧又大喝了一口。哈哈大笑:“我与人做过交易吗?”

  貌似还真没有。郝云天立刻意会到对方是真心实意的想帮自己彻底走出心魔劫。没有犹豫,他爽朗的向黑夜再次提起酒坛子:“如此,在下先谢过道友。”大道三千,妖道、魔道亦是其中之道。所以,万年灵狐丽皇当得老祖一声“古道友”。同样,黑夜从未与人族为敌,也当得起这声“道友”。

  “当”的一声,黑夜笑了笑,也提起酒坛子,又跟他碰了一个,赞道:“痛快!”

  一坛酒喝完,洞府里依然没有大动静。黑夜没有食言,抓紧时间,将《破魔心经》用空白玉简刻录下来。交给郝云天:“每天练功之前,先念三遍经。”

  郝云天看了洞府大门那边,问道:“师尊知道此经吗?”

  黑夜笑眯眯的摇头:“真人闭关之前,我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 `”

  怪不得。不然,以小师妹的性子,肯定会给师尊讨要一份的。郝云天再次道了谢,认真的收好玉简。

  呀,灵气突然多了起来!沐晚立刻群神识,向他们示警。

  郝云天连忙封闭五感,凝神细“看”。

  果然。大量的灵气汇在一起,象河水一样的自洞府里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金灵气全涌了过来,在洞府的上空越积越最。不出十息。已然汇成厚厚的一朵金色祥云。并且,它还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大,变厚……

  罡风,骤起!

  此刻,覆盖于洞府之上的金色光网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风罩,暴戾的罡风经过它后。立刻象是野马被套上了马鞍,化成拂面杨柳风。

  郝云天满心欢喜,用神识告诉沐晚:小师妹,师尊的心魔劫已过。一刻钟到半个时辰之后就是灵气灌顶。你做好准备,尽量吸收灵气。

  沐晚松了一口气:是。

  悬着的心总算落到了实处,她集中精神。

  功法,走起!

  洞府之上的金色祥云急骤变大。半刻钟后,它已然象座金色的大山,沉甸甸的悬浮于半空之中,貌似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坠地。

  周边的金灵气还在以更快的度往观云岭上聚集。

  忽然,祥云剧烈的抖动两下,体积突然变小一半,自内迸出万丈金光。

  看上去,就象摇遥欲坠的云层猛的升起数丈高。

  灵气大幅度回缩!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要灵气灌顶了吗?黑夜有些看不懂了。

  郝云天“见”状,喜气洋洋的用神识解释道:师尊刚刚有意二次碎丹。这样,能聚集更多的灵气,提高元婴品质。

  “见”黑夜还是一脸的不解,他详细的解释了二次碎丹的原理:通常来说,碎丹越是彻底,接下来凝结出来的元婴越是强大。而从碎丹到开始凝结元婴,一般都会有一刻钟到半个时辰的间隙。他家师尊就是运用这个空隙,调用全身的灵力再一次碎丹。

  当然,这样做的风险是极大的:一来,稍有不慎,就会走岔气,直接导致结婴失败;二来,结婴的进程被推迟,天地间有所感应,又会重新聚集一次灵气。 `灌顶之时,会有将近两倍的,更加精纯的灵气骤然自天灵穴一冲而下。对于结婴者的意志和体能,是一个重大考验;最主要的是,此举无异于骗取天地灵气。是以,结婴之后,会招来天道的惩罚——降下一重雷劫。

  真够疯狂的!黑夜啧啧的摇头。为了结出高品质的元婴,也是拼了。

  等等,雷劫!心头猛跳,他连忙问郝云天:姑娘就在门廊下,不会被雷劈到吧?

  郝云天很肯定的说道:只是一重小雷劫而已。师尊是在练功室里,离门廊远着呢。小雷劫劈不了这么远。

  那就好。黑夜松了一口气。聚精会神的等着小雷劫降临——就算他将来是随沐晚飞升去上界,但是只要等他自己达到飞升的修为了,也还是要遭受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的。正好乘此机会好好观摩一二。

  想了想,他用神识联系上香香和常龙:香香大人,老常,真人要过雷劫,快出来看啊。

  香香和常龙双双自弟子院里飞跑出来。

  郝云天惊讶的打开五感。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有啊。”香香笑嘻嘻的说道,“黑夜说真人要过雷劫,我们来看看。”

  雷劫有什么好看的?真是的,看戏不怕台高吗?郝云天满头黑线。

  香香指着他们仨。解释道:“我们以后都是要过雷劫的。心里没底呢。”

  郝云天懂了——这是要观摩,借鉴经验呢。

  “哦。”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头,他又说不上来。

  就在这时。上空的金色祥云再次变成沉甸甸的,摇摇欲坠。

  他立时敛了杂念,仰头观望。

  金光闪闪,几乎凝实成金山的祥云里面象是有一只巨大的空桶滚过,轰隆作响。

  “金”山剧烈的晃动起来。

  罡风,越来越大,打着转儿,一次又一次的在金色光网上吹过,象是要把它撕成碎片一般。

  黑夜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金色的光网,右手在胸前已然捏成指诀。

  “叱咤!”一声巨响过后。“金”山应声坠落!

  罡风裹着海量的金灵气,竟然凝成一根径圆丈许的金灵气柱子,自半空里硬挺挺的落下。

  这些都是精纯的金灵气,不含任何杂念。黑夜看准时间,猛的收回覆在洞府顶上的金色光网。

  灵气柱以势不可挡的度,径直落进练功房的天窗里。

  灵气灌顶,开始!

  几乎是同时,沐晚感觉到背后的洞府大门里,精纯的金灵气,象潮水一样的涌了过来。

  之前的那些灵气与之相比。连小巫都算不上!

  深吸一口气,放松心情,她全力运转功法。

  呼——,精纯的金灵气源源不断的自眉心涌进她的体内。所到之处,经脉无不瞬间被撑得鼓鼓囊囊。

  但是,金灵气还在不停的涌入!

  快,再快一点!

  ……

  然而,还是不够快!

  感觉眉心处的经脉被大量涌入的灵气撑得生硬似铁,沐晚皱了皱眉头。灵光一闪。她索性将天灵穴打开,也试着灵气灌顶。

  唔,澳门赌博网站:这样好多了。眉心里的危情立解。

  大师兄说了,能吸纳多少,就吸纳多少,全是造化。于是,某人将神识一分为二,一半负责吸纳灵气,另一半则催动功法,全力炼化涌进来的金灵气。

  精纯的金灵气一经炼化进入五色灵根之中,立刻引进了其余四种灵气的反应。五行相生,有近八成的金灵气竟然转化成了其余的四种灵气!所以,大量精纯的金灵气涌入,她的丹田里却仍然保持着均衡的五色灵气。

  沐晚很是意外。老是说,她还是头一次现五色灵根还能转化灵气!

  渐渐的,丹田里的五色灵气越来越多。然而,有近九成的,被附在丹田内壁上的修为壁垒吸纳进去。是以,那么多的金灵气涌进来,丹田和经脉也只是变得鼓囊起来而已。

  半空之中,“金山”依然轰隆作响,在急的向内塌陷,不到一刻钟,它就变成了厚实的圆饼状。

  罡风渐小……最终,金色的灵气柱摇了两下,消失了。但是,圆饼状的金色祥云仍然咋咋乎乎的悬在那儿。

  “滋啦——,滋啦——”,云层里不时的爆出蓝色的电光。

  这是在酝酿雷劫吗?香香双手紧紧的攥着裙摆两侧,弱弱的问道:“小雷劫,也这么吓人吗?”

  说话间,点点电光已凝成无数细小的电弧。它们“噼叭”作响,闪着蓝光,象小蛇一样,在云层里飞快的游走。

  常龙也道:“我的两个眼皮怎么老是跳个不停……”

  洞府大门里不再有精纯的金灵气飘出来。门廊下,沐晚炼化完最后一缕金灵气,打开五感,郁闷的睁开眼睛——吸收了这么多的灵气,居然修为壁垒还没有破裂的迹象!

  看到大家都一脸紧张的仰头望天,她也不由紧张起来,急急的问道:“怎么……”

  不等她说完,郝云天突然大吼:“快……”

  然而,晚了!

  他身形未动,一道白色的强光迸出,眨眼间,将圆饼状的金色灵气“巨饼”撕得粉碎。

  郝云天只觉得两眼直黑,本能的脚下一顿,闭上双眼。

  该死的,这是哪门子的小雷劫!黑夜的反应是最快的。可惜,那道强光邪门的很。这会儿,他根本就动弹不得!

  常龙的情况比他更糟蹋。活着、死了以来,他头一次被吓得两股战战。

  香香双手捂着眼睛,厉声尖叫:“啊……”

  “哧——啦——”天雷,下来了!

  地面,剧烈的摇了起来。

  沐晚只觉得天灵盖上象是被人“砰”的敲了一棍,旋即,一股火辣辣的热流当头灌了下来。

  “噼哩叭啦……”热流顺着任督二脉,急而下,瞬间涌至全身。所经之处,皮肉翻卷,筋骨脆响。

  最后,这道热流汇于丹田之内。沐晚回过神来,暗叫“不好”。那道热流竟然是一大团雷电!她的丹田哪里扛得住……

  正在危急时刻,奇迹生了!碧玉珠子突然豪光大作,将丹田里“辟叭”作响的蓝色光团尽数吸了进去。

  紧接着,空间又失去联系!

  呀,碧玉珠子还能吸收雷电!沐晚长吁一口气,伸手去摸额头上的冷汗。

  “咔嚓!”

  筑基九层的修为壁垒,粉碎!

  海量的白色灵气,喷涌而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天使在我家12的礼物,多谢书友飘落涟漪的评价票和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