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九零章 沾光
  时光匆匆而过,澳门赌博网站:转眼,又是两年多过去了。`

  清沅真人一直在闭关。终于,王座意识到情况不对头,特意召沐晚去主殿问话。

  沐晚如实以对:“师尊说,壁垒有些松动,也不知道要闭关多久。”

  真的是结婴哩!王座艳羡的点头:“肯定结婴无疑。结婴是个漫长的过程,从壁垒松动,到最后成就元婴,少说也要三五年,有的甚至长达十来年。”他吩咐沐晚开启护山大阵,“本尊也会禀报玄阳师伯,请师伯回来一趟。”

  “是。”

  当天下午,玄阳上人与郝云天行色匆匆的赶了回来。

  在清沅真人的洞府外面站了一会儿,玄阳上人转身问沐晚:“黑夜呢?”

  后者答道:“刚刚巡山去了。”

  玄阳上人说道:“碎丹之时,心魔最甚。到时,还要烦请黑夜守在洞府门口,替宁丫头护法。”

  “师尊什么时候才会碎丹?”沐晚问道。

  “洞府里的灵气已经很淡薄了。”玄阳上人说道,“快的话,十来天之内吧。最慢也有一个月就应该能碎丹。如果一个月后还没有碎丹的话……”他扭头看向郝云天,“云天,你留下来。要是一个月后,宁丫头还没能碎丹,洞府的守护阵法却突然启动,你立刻通知本座。本座此次回去,会跟丽皇讨要一张行卷,到时定会用最快的度赶回来。”

  “是。”郝云天领命。

  南地灵之根那边的通道也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玄阳上人安排妥当后,又急匆匆的赶回工地。

  送走师祖后,沐晚心里挺没底的。“大师兄,师尊肯定能完美结婴,对不对?”她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其实,她每天都过来洞府门前打了个转的,然而,修为有限,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觉里面的灵气有变化。还好。王师伯向来细心,见师尊四年来都在闭关,召她过去询问情况。先前,她也没觉得结婴的风险。但是,师祖的这一通安排,却真的把她吓到了。突然,她意识到:师尊要结丹了,并且极有可能会失败!后果很严重!

  郝云天看着洞府的大门。`缓缓解释道:“结婴最危险的时候,就是碎丹之时。据说,碎丹的过程,也是众念齐生,心魔大作之时。对于修士来说,无异于一次大劫。所以,又被称为‘心魔劫’。只要过了此劫,后面的结婴,基本上不会出什么问题。”

  “心魔劫?”沐晚偏过头去,看向他。当年。大师兄凝丹之时,也是度了心魔劫。那时的情形,她记得一清二楚。直到现在偶尔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而大师兄显然在那一次中,自斩心魔,神识大损。凝丹之后,他的面像没有变年轻,反而陡然老了十年。鬓角也各生出一缕华。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师兄的面像是慢慢的在变年轻,但那两缕华却一直没有转黑。足以见心魔劫的厉害。

  郝云天听出她的所指。伸手揉了揉她的道髻,轻笑道:“傻丫头,我那时是走火入魔,从而导致心魔乘虚而入。才凭空多出一道劫难。和结婴时要经历的心魔劫完全不是一回事。更何况,还有黑夜在呢。放心吧,师尊的运道向来不错,不会有事的。师祖那样安排,并非是不看好师尊,而是通常的做法。”

  原来如此。沐晚松了一口气。面色稍缓。

  郝云天笑了笑,凝神看了她一眼,喜道:“哦,小师妹又差不多快要突破了!”看着眼前的窈窕少女,他心中感叹不已:时光匆匆,转眼,当年那个倔强的小豆丁就长大了。

  唔,小师妹汗涔涔的跳石阶的情形,仿佛就是昨天才生过一般。

  沐晚闻言,封闭五感,也“瞄”了一下她家大师兄的气息,复又打开五感,嘻嘻笑道:“大师兄更厉害,都金丹五层了!阳伯伯比大师兄早结丹半年,现在才金丹两层呢。”

  郝云天愕然的转过身来:“小师妹,你能看出我的修为?”他是两个月前才突破的金丹五层,小师妹的消息不可能这么快。

  沐晚老实的点头:“是啊。呃,其实严格的来说,我不是‘看’出来的。”接着,她将自己的法门说了出来。

  “封闭五感,用气息感知?”郝云天挑眉,“你怎么想到的?”心里震惊了。有时候,他真想敲开小师妹的脑瓜子,看看里面都是怎么长的!怎么老是冒出一些天马行空、匪夷所思的念头?

  沐晚摊开手:“不是我想出来的啊。`是黑夜告诉我的。魔族都是这么做的。现在,不但我学会了用气息感知外界,师尊、香香、老常,还有阿百都会呢。师尊还说,此法和我们道修里的‘心眼看天下’有同工异曲之效。”

  “原来就我不知道啊。”郝云天摸了摸鼻子,酸溜溜的瞥向洞府大门那边。

  沐晚大汗,连忙说道:“师尊说,大师兄心眼那么多,肯定早就开了心眼……呵呵。”

  郝云天冲洞府那边暗自磨牙,轻哼:“我心眼多?”

  沐晚伸长脖子,左顾右盼:“咦,黑夜怎么还没回来?”她飞快的说道,“大师兄,我去找找看!”哈,此时不赶紧的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还待何时?

  话音未落,她已经拉出一串残影,嗖嗖的跑出好远。

  “唔,步法比以前更快了!”郝云天抚额轻笑,慢慢的踱到洞府门前的石阶上,随意的坐下来。

  沐晚回到小院里,闪身进了空间。

  在外面巡山的只是黑夜的一道分身,本尊一直在空间里修行。

  因为香香给黑夜和常龙都设了禁制的缘故,所以,黑夜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沐晚走到东厢房外面,用神识唤出黑夜,简要说明清沅真人的现状,说道:“黑夜,到时请你帮师尊护法,好吗?”

  “行,没问题。”黑夜爽快的应下,“到时。我守在洞府外面就是。”

  玄阳上人估计的没错。十九天后的正午时分,清沅真人碎丹了!

  碎丹是有迹象的。在碎丹之前,洞府里的淡薄灵气象是被突然抽空了一般,连一丝一毫也不剩。同时。洞府的上空风起云涌。风,刮得郝云天的衣袍猎猎作响。

  郝云天大喜,连忙用子石联系沐晚:“小师妹,快,请黑夜过来护法。师尊要碎丹了!”

  “是!”

  此时。沐晚正要与黑夜比试,闻言,她连忙收剑,对黑夜说道:“师尊要碎丹了!”

  黑夜飞快的一点头,提着长柄圆月弯刀,嗖的出了空间,直奔洞府门口。

  郝云天站在台阶下面,绞着双手,着急的看向弟子院这边。见他提马飞奔过来,连忙抱拳行礼:“黑夜。有劳了。”

  “好说。”黑夜提刀还了一礼,与之并肩立于石阶之下。

  立时,洞府上空的风变得柔和了许多,似清风拂面,完全不似先前的狂戾。

  郝云天吐出一口浊气,佩服得五体投地。

  黑夜“看”了一眼洞府里面,说道:“有我在这里守着,心魔不会出来兴风作浪。所以,可否叫姑娘也过来?等碎丹的时候,周边的灵气都会涌过来。姑娘也好沾沾真人的光。说不定能借此机会一举突破呢。”

  “妙极!”郝云天抚掌轻赞——碎丹时,周边确实会有大量的灵气涌出。但是,这些灵气十有**是裹带着碎丹者的些许心魔。所以,这个“光”可不是那么好沾的。不过。既然黑夜主动提出来,想来必定无忧。所以,他用子石将沐晚唤了过来。

  沐晚过来后,郝云天叫她在洞府的门廊上盘腿打坐,直言道:“你在这里静心敛神,若是感觉到里面有灵气冲出来。你尽可能多的将之吸入体内。”

  沐晚狐疑道:“师尊结婴,肯定要大量的灵气。我这样做,不是与师尊争抢灵气吗?不会影响师尊结婴啊?”

  郝云天笑道:“吸取足够多的灵气,炼化掉,才能碎丹。碎丹之时,天地间会有大量灵气涌入,给师尊灌顶。而从里面跑出来的灵气,都是师尊用不上了。你只管吸收就是。能吸多少,都是你的造化。”

  “那,大师兄,你呢?”沐晚问道。

  郝云天欣慰的笑道:“我才刚刚突破,正是巩固修为之际。所以,便宜你了!”

  沐晚嘿嘿轻笑,闭上眼睛,静心敛神,密切注意着背后的灵气变化。

  然而,受阵法阻隔,她什么也感觉不到。

  这时,黑夜在石阶上坐下来,突然说道:“姑娘,试着封闭五感,用气息感知。”

  “是。”沐晚应了一起,封闭五感。旋即,她“看”到了一些象柳絮一样的灵气,从洞府的通道里,一朵一朵的向外面飘来。五光十色的,漂亮极了!

  呀,师尊炼化后的灵气是这样子的么?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黑夜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因为里面的灵气掺了魔念的缘故。别看它们漂亮,贸然吸入体内,会种下心魔的。唔,看样子,真人的执念不浅,我得给她念一念《破魔心经》。”

  黑夜用血脉都压制不住?沐晚“闻”言,不由后背阵阵麻。

  黑夜转过身来,面向洞府大门,盘脚坐好,将长柄圆月弯刀平置于两个膝盖上,右手在胸前捏了一个指诀,吗呢吗哼的轻声诵唱起来。

  声音自他的嘴里出来,竟然凝成实质,每一个字都化成一圈金色的波纹,不疾不徐的飞进了洞府大门。

  那些五光十色的絮状灵气一沾到金色波纹立刻变小,瞬间化作小小的一个灵气光点。

  姑娘,现在你可以吸纳这些灵气了。黑夜用神识告诉她。

  自从沐晚提起过“气息感知法”后,郝云天一直在练习。此刻,他也正封闭五感,在用气息感知。所以,黑夜的举动,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师尊用情,并不少于我……因为有黑夜在,他心里并没有担忧,只有美滋滋的。当然,他也感到很奇怪:一只魔将居然会念经,而且还是《破魔心经》!

  啊,闻所未闻!他忍不住用神识问沐晚:小师妹,黑夜念的《破魔心经》怎么跟和尚念经差不多?

  此刻,自洞府里飘出来的灵气还不多,沐晚清闲得很,当即回复:本来就是出自佛陀的《破魔明心真经》啊。黑夜将第四页经文略加改进,就变成了《破魔心经》,专门用来克制心魔。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regedit2oo81、惜妙妈、青银、狐狸贝贝77、蓝色臣丰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