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八九章 战争的阴云
  五个半月后,清沅真人依然在闭关。 `沐晚遵师命,去主殿向王座请假,理由是:突然有所悟,正在闭关,恐怕此次出不了任务。

  她家师尊一直都用《隐息诀》,将修为调节在金丹九层。况且,她还年轻得很,不到双百年岁,是以,王座也没多想,甚为惋惜的说道:“知道了。这次,本尊不给你师尊排任务就是。”

  “多谢王师伯。弟子告退。”沐晚抱拳行礼,转身离开主殿。

  王座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6师妹明明马上就可以去工地上,却提前派了门下弟子过来请假;而二组的很多师兄弟却想着呆在工地上,继续出任务。在私欲面前,众口难调啊。

  松树坡那边的工程进展顺利。经过一年的挖掘,如今,他们已经挖通了最难挖的石质地带,进入了五色灵土区。据那边传来的消息,与西地灵之根里的五色灵土不同,那些五色灵土没有疗伤功能,但是,通道里对凝炼神识的效果却比外面的石质通道起码要强上一成左右。所以,二组的很多真人纷纷向王座建议,希望能延长任务期限。他们想继续留在土地上。

  他做不了主,只能请示广源老祖。

  第二天清晨的换班之际,广源老祖集合两班人马,训诫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疏理地灵之根?往大了说是为了维护炎华界,往小处说,我们也是为了让宗门的道统可以代代相传!同时,我们自己也能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可以安心修行,早日飞升!但是,如果我们全都在这里,家里尽是些不顶事的小辈,万一让人一锅给端了怎么办?太一宗没有了,我们的道场被毁。炎华界连我们立锥的地方都没有,那么,我们在这里做的一切还有意义吗?”

  一番直白的话,打消了所有金丹真人心里的小想法。而真君和上人们都是从西地灵之根那边的工地过来的。他们都知道西地小界道统险些被灭绝的悲惨经历。听了老祖一番话。他们心里的担忧更甚:太一宗是他们的根,也是他们的家。他们的道统在剑道峰,徒子徒孙都在剑道峰。所以,他们绝不允许西地小界的悲剧在太一宗上演。

  是以,工间休息时。真君们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推出两名代表,向老祖请命:请允许他们分批驻守宗门。 `

  广源老祖轻笑:“这个可以有。”

  在两天前,大师兄广成道君突然召集师兄弟们开了个短会。会上,广仁道君向兄弟几个通报了青云峰上下在外面打探回来的情况。

  结果却是触目惊心的。种种迹象表明,自东华大比之后,东华洲依然有人灭太一宗之心未死。不过,他们藏得更深了,暗中使坏的手段也更加隐晦!他们就象一条条隐藏在阴沟里的毒蛇,正在积蓄力量。试图给太一宗最致命的一击。

  “我们到底哪里对不住东华洲的同道了?”

  “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恨我太一宗?”

  “藏在背后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

  气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泄完后,冷静下来的九兄弟凑在一起,商量对策。其中有一条,就是调一部分真君和上人回去,以加强宗门的防守。

  然而,这边的工地大大利于修行。是以,这两天,广源道君正头疼:如何才能让那帮小子心甘情愿的分批回去驻守呢?

  没想到,一通直白之言。竟然完美的将事情给解决了。心中一动,广源道君撕裂虚空,去了西地灵之根那边的工地。他找到广成道君,说出心里的想法。

  广成道君听完。赞许的点头:“行,此法可行。我叫老五尽快去做。”说着,他轻拍三师弟的肩膀,呵呵轻笑,“老三啊,你如今行事。弯弯肠子也越来越多了。”而他口中的‘老五’就是青云峰的老祖广仁道君。

  接下来,《太一新闻》渐渐多了很多游记。青云峰的筑基弟子们从外面游历归来,似乎都爱上了写游记。他们将路上的所见所闻,以游记的形式,表在《太一新闻》的奇闻趣事一栏中。

  虽然他们在游记里至始至终没有写过一句主观评价,也没有任何煽动性的字眼。但是,大量的见闻被批露出来,太一宗的众弟子们渐渐读出了一些异样的味道来。`

  “我们明明在十多年之前就开启外门大阵,不再参与东华洲的任何事,他们凭什么说我们是邪恶的幕后黑手?”

  “药材上涨,丹药奇缺,为什么要怪到我们太一宗头上?”

  “女修失踪,也扣到我们太一宗的头上?关我们什么事?”

  “我们开启外门大阵,他们没本事找不到我们也就算了,居然还骂我们是耗子!还有什么‘过街老鼠,人人可打’!”

  “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是错!他们究竟想要我们怎么样?”

  “他们分明是视我们为仇敌,欲除之而后快哇!”

  ……

  不断有新的游记布,一些暗中加害太一宗外出历练弟子的陈年旧事也被不断的抖露出来。渐渐的,太一宗的众弟子们终于意识过来:一心想覆灭宗门的敌人,并非只有东华大比上的那几家!没有被现的那些畜牲们,一直躲在不知名的黑暗角落里,用恶毒的眼神紧盯着太一宗,做着覆灭太一宗的春秋大梦!

  同时,弟子们也清醒的认识到:有黑手暗地里布局,外面的敌对势力们早晚会卷土重来。

  “几个宵小而已,为什么不先除掉他们?”有不少人在那些游历后面询问,“难道真要等他们坐大了,再来围攻我们吗?”

  很多弟子回复:“对,乘他们还没成气候,宰了再说。”

  然而,也有弟子回复:“东华大比上,我们宰掉的宵小还少吗?只要幕后黑手不除,这种人就会象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会冒出一茬。还有,我们真要这么做的话。恐怕正好坐实了‘邪恶’的名声。敌视我们的人只会更多。割裂我们东华修真界,幕后黑手的初步目的也就达到了。下一步,他们肯定是挑起东华洲的战乱,让我们东华修真界自相残杀。”

  “好阴险!幕后黑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不知道。老祖们肯定早有觉。却一直隐忍不,定是在等幕后的黑手按捺不住,跳出来。”

  “对,这样才是根治外面的那班贱人。”

  “所以说,宗门迟早要有一场大战在打。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要努力修行,积极备战才行。”

  “对,现在且让那些家伙上窜下跳,到时再一起拉清单,算总帐!”

  ……

  子母传影石的距离有限,老祖们无法看到众弟子的评论。但是,在宗门值守的广照老祖每隔一时间,就会将所有评论整理出来,给众位老祖。

  在一次碰头会上,广成道君提及此事。对众兄弟赞道:“《太一新闻》是个好东西啊。有它引导言论,统一思想,将来万一交战,我们都不用下动/员/令!”

  金莲峰的广茂道君淡笑:“我等修行,所求的不过是长生不老,得大逍遥。动武,难免会有杀戮。所以,我从来都是主张,能不动手,就尽量不要动手。大家都是同道。有话好好说嘛。不过,要是抱着灭我道统的目的而来,哼,到时勿谓言之不预也。”

  广源道君坐在他的对面。揉着一边太阳穴,哼哼:“说了一大通,就是告诉兄弟们,等揪出幕后黑手了,要往死里揍。非得摆这么多大道理出来,听得我脑壳痛。还好。小兔崽子们在《太一新闻》上都是说话直白,不绕弯子。不然的话,我真心看不下去。”

  坐在他下的广仁道君翻了个大白眼:“行啦,三哥。大师兄夸了《太一新闻》几句,你至于这么显摆吗?”

  “这话也太直白了些……唔,我收回刚才的话。以后要多向二哥学习。还是绕着弯儿说出来的话,好听些。”广源道君嘿嘿笑道。

  大家哈哈大笑。看到宗门九峰同仇敌忾,空前团结,他们身为老祖,很是欣慰。尽管东华洲现在暗流汹涌,真正的敌人也不知道是谁,但是,他们对宗门前所未有的充满了希望。一个个都心情好得很。

  又过了两个月,香香再次向沐晚爆料:“姐姐,金莲峰那边也和我们剑道峰一样,金丹真人们打着闭关的名头,分批悄悄的离开宗门了,去向不明。”

  “哦,是吗?”沐晚心中一动,连忙伸出右手掐算。过了一会儿,她笑道,“是好事。北地灵之根的入口找到了。开挖任务应该是交给了金莲峰。”

  香香瞪大眼睛:“就这点子事,香香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姐姐,你还要掐算吗?”

  很明显的嘛,先前,青云峰的人去极北之地寻访入口;前段时间,他们6续回来了。张逸尘还给他们带回来一大包极北之地特有的上好冰晶呢;这会儿,金莲峰就生了和剑道峰一样的情况。他们不是去开挖北地灵之根的通道,又是去做什么?

  沐晚满头黑线,反驳道:“行啊,那你用脚趾头给我想一个,北地灵之根的入口具体在极北之地的什么方位?”

  香香微怔,旋即,笑嘻嘻的说道:“哦,姐姐忘了么?香香是灵体,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脚趾头呢。”话锋一转,她正色道,“姐姐,你说,真的和大家议论的一样,老祖们也在积极备战吗?”

  沐晚摇头:“我们修行,求的是变强,最终是为了长生。有朝一日能得道飞升,才是我们炎华界修士们共同的梦想与追求。现在四大地灵之根都找到了,只要打通它们,修复四象,天梯将重现。换作你,在这紧要的关头,你会暂停修复四象,把大好时光浪费几个藏头露脑、嗯嗯乱叫的宵小之辈身上吗?”

  香香恍然大悟,抚掌说道:“对哦,提高修为,早日得道飞升才是我们的追求。与那些恶心的家伙纠斗不清,浪费时间,简直就是正中幕后黑手的下怀!哼,香香差点被恶心的家伙们乱了心神。就不该理睬他们!”

  沐晚笑了笑,继续运功炼气。

  外面才过去两年,而空间里却已是六十年过去了。惭愧得很,她现在才仅是筑基九层的巅峰状态。丹田里,筑基九层的修为壁垒坚如磐石。根据以往的经验,她大概还需要在空间里呆上百来年的时间!如果没有空间里的三十倍时间流,以她这种修行度,在短短的两百年天寿里,真的是结丹无望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月之天的礼物,多谢书友就瞧瞧、tom27、尾号3659的书友、q1135615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