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八六章 小插曲
  第三天清晨,广源道君撕裂虚空,返回剑道峰主殿。`

  沐晚按照王座的通知,早早的在正殿里等候。古百只是客居观云岭,是以,他不能进正殿,和香香他们一起,被安排在偏殿喝茶。由王座的大弟子安远鹏作陪。

  广源道君大刀金马的坐在主位上,问道:“小晚,你具体说说松树坡的情形,唔,还有那个丽皇。”

  “是。”沐晚一五一十的道出松树坡的具体方位,现在的情形,以及五千多年前一夜之间的剧变。至于丽皇,她也是客观描述,不带任何评论。

  她口齿清楚,不疾不缓,言语简明扼要,难得的是不带任何主观评断。广源老祖一边听着,一边微微颌。待她说完,他满意的说道:“既是如此,松树坡是必去不可了。”又侧过头去,向王座询问丽皇之子的下落。

  王座恭敬的答道:“禀老祖,丽皇之子随母姓,姓古名百。现在偏殿。”

  广源老祖称赞了他一句,随即宣布接下来的行情:因为有四条地灵之根,所以,宗门不可能再象以往一样,眉毛胡子一把抓。九位老祖商议,打通南地灵之根,以及守护的事宜,以后将以剑道峰为主,其余各峰协助。所以,此行,澳门赌博网站:除了沐晚和古百,王座也要一并跟去。

  “是。”王座和沐晚领命。

  此行是打前站,也是要保密行事。是以,王座不能出动他的座驾,只能和沐晚他们一起,乘坐黑夜化成的小旋风。广源老祖自然是撕裂虚空前往。后者几乎可以顷刻便到。

  “本座要去一趟祖师峰。你们先行,到了迷雾森林外面时,给本座传个讯,本座即刻赶来。”广源老祖如是吩咐道。

  “是。”

  下午,黑夜载着众人赶到迷雾森林的外面。

  这时,林中红影一闪。旋即,红花管家快走了出来。隔着老远,她笑容可掬的向众人打招呼:“客人临门,有失远迎……”

  模样没错。头上的那朵碗口大的红牡丹也没有错……但是,沐晚总觉得红花管家哪里怪怪的!

  古百突然尖叫:“快,拦……”

  心里“咯咚”作响,沐晚刷的亮出青云剑。`

  “铮”,一道黑影风驰电掣。自后面破空袭向‘红花管家’,出金石之声。

  那是黑夜的圆月弯刀。

  他的刀是那么的快,以至于,五丈开外,‘红花管家’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隐去,已被圆月弯刀击中。

  “哧!”弯刀扎在她的小腹上。

  在她的背后,三步远的地方有一棵高大的榆钱树。

  圆月弯刀带着她整个儿向后飞去,“砰”的一声,将其牢牢钉在榆树的树干之上。

  “拦住她!她不是红花姑姑!”而此时,古百的那一嗓子才喊完!

  “啊——”。‘红花管家’双手握着圆月弯刀的刀柄,痛苦的仰头,竟然试图拔掉刀,遁走。

  “想跑?”黑夜冷哼一声,身形一晃,眨眼的工夫,站在了榆钱树下,“叭”的封住她后颈上的要穴。

  立时,‘红花管家’动弹不得。身上的灵力被封住,灵光一闪。她变成了一只呲着牙的大红狐狸。

  呀,居然有五根尾巴!

  也就是说,这是一只元婴修为的幻影灵狐!而真正的红花管家才只有凝丹修为,是四尾。

  “黑夜哥哥。你反应好快哦。”古百星星眼的欢呼,佩服得五体投地。

  黑夜挑眉,不屑的看了一眼树林深处:“本座又不是没见过红花。这家伙一现身,本座就知道她是假冒的。”

  眼前这一只是元婴修为。她的变幻术自然是远远强过他。可是,年初,在去极北之地的路上。黑夜却连他的变幻术都识破不了。古百惊奇的问道:“黑夜哥哥,你能识破她的变幻术?”心里直道:怪哉。

  “小狐狸,想知道本座是如何识破她的变幻术的,对不对?”黑夜转过身来,问道。

  古百眼巴巴的瞅着他,老实的点头。 `

  不想,黑夜却魅惑的一笑:“不告诉你!”哈哈,才不要告诉小狐狸,他其实是蒙的。

  “啊?”古百石化了。

  “哈哈哈……”看着他的呆样儿,黑夜心情大爽。痛快!终于也让小狐狸吃一回憋!

  王座提着剑,走过来,问道:“这一只不是丽皇的手下吗?”幻影灵狐会变幻术,他是知道的。如何识破其变幻术,他也很想知道。但是,眼下,并不是请教破解之术的时候。他更关心这只五尾狐狸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冒充‘红花’?还有‘红花’才是丽皇的亲信,是吧?

  “不是!”古百很肯定的答道,“她确实是我们幻影灵狐一族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也绝对不是母皇的亲信。还有,我之所以敢断定她是假冒的,主要是因为,红花姑姑根本就不能离开松树坡,更不用说走出迷雾森林。”

  既是幻影灵狐一族的,那么是丽皇的家务事。王座问明白了,点了点头,对黑夜抱拳说道:“前辈,请莫伤了此狐的性命。晚辈以为将之交给丽皇处理为上。”

  黑夜点头:“好。”说着,他伸手收回圆月弯刀。

  一道血线飞出。“叭嗒”,五尾狐狸重重的坠落在地上。

  黑夜抬手,袖中飞出一道亮银的亮光。

  嗖——,眨眼的工夫,五尾狐狸被一根大拇指粗的银绳五花大绑,跟只红粽子似的,一动也不动。

  王座松了一口气,走到一旁,寻了块干净的平地,盘腿坐下,双手在胸前各捏了一道指诀,联系广源老祖,顺便报告:活捉了一只狐狸探子。

  “干得好!”一旁的空气突然剧烈的扭曲起来。红光一闪,广源老祖撕裂虚空,自灵光里提腿走出来。

  看得出,老祖很重视这次与丽皇的会面。因为他穿着正式的道冠、道袍、道履,而不是平时那般身着青袍。随意的挽个道髻。

  “元婴末期修为……八千多岁。差点儿就能化形了。”老祖晓有兴趣的瞅了瞅地上的大狐狸,“提着它,呆会儿交给丽皇。”

  站在大红狐狸面前,他并没有隐去身上的威压。是以。前者紧闭着双眼,簌簌抖。

  “道君大人,请恕小王迎驾来迟。”从对面的密林里传出一个俏生生的声音。

  大家闻声望去。只见密林边上猛的腾起一团白烟。片刻,白烟散开,丽皇满头珠翠。身着霓裳羽衣,正向这边行着正式的道礼:“请道君大人恕罪,小王诅咒在身,不能出林相迎。”

  “贫道贸然叨拢,古道友无须多礼。”广源道君还礼。

  古百提起地上的大红狐狸,走过去:“母皇,刚刚她冒充红花姑姑,被黑夜哥哥识破了。”

  “嗯,知道了。”丽皇看了黑夜一眼,抱拳笑道。“小王治下无方,让黑道友见笑了。”

  黑夜摆手:“我方才也是猜的。前次承蒙红管家款待,她从来就没有行过道礼。”说完,他右手轻挥,将一道银光收进袖中。

  大红狐狸身上的银索不见了。

  “多谢黑道友。”丽皇淡笑着抬手,隔空将大红狐狸收进右袖之中。

  原来是在行为上露了陷!古百摸了摸鼻子,站在他母后身后,恍然大悟。方才,他曾一度怀疑是沐晚将幻影术传给了黑夜。想到这里,他垂眸。心虚的飞瞥了沐晚一眼。

  后者已经收起青云剑,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垂手侍立在王座的左后侧,执弟子礼。根本就没往他这边看。

  古百暗地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又涌起一丝惆怅。尽管他清楚得很,在她心里,他不过就是一只灵兽幼仔。但是。他真的好想能引起她的注意。只要她在场,无论他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真正的忽视她。可是,她却连看都不曾往这边看一眼。

  古百,你要管住自己的眼睛,不要引起母皇的怀疑!想到这里,他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再往对面看。

  前面,寒暄过后,丽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盈盈笑道:“小王在舍下备了一杯薄酒,道君大人请移步。”

  “丽皇,请!”广源道君爽朗的也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丽皇抿嘴一笑,脚下腾起一道白烟。下一息,白烟散尽,而她的身影已然不见了。

  广源道君微微颌,吩咐王座等人:“丽皇相邀,本座先行一步。你带着小晚他们不要急,慢慢跟来就是。”丽皇是主,他为客。为了表示诚意,他当然要给主人家一点面子,让一让的。

  “是。”王座领命。

  广源道君这才撕裂虚空离去。

  黑夜叹了一口气。他还做不到撕裂虚空呢。事实上,丽皇刚刚的那一手漂亮的遁法,他也看不明白。

  常龙上前,轻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在冥界时,听说过,妖族有一种万里行法卷。驱动法卷,万里之内,眨眼就到。”

  黑夜挑眉:“你是说,丽皇刚刚用的是万里行法卷?”

  常龙点头:“看着很象啊。不过,这种法卷可不便宜。丽皇一来一去,用了两张法卷,真是大手笔也。”

  王座也是头次听说世上还有这种法卷,忍不住转过身来,赞道:“常前辈好见识。”

  常龙摆摆手:“道听途说而已,谈不上见识。”

  香香一直没有吭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对面的树林子边上,一只手轻轻的放在那棵大榆钱树的树干上,装着翘张望的样子。

  古百误以为她在找自己的母皇,走过去,笑道:“香香姐姐,不用看了。常叔叔说的对,母皇是用了行卷赶回松树坡。这会儿,母皇肯定已经在宴请道君大人了。”此举其实也是变相的向大家解释他母皇刚刚的遁走法门。

  因为广源老祖刚刚有令“不要急,慢慢跟来”,所以,他们好比是闲庭信步,走到松树坡——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老祖与丽皇此次会谈是协商南地灵之根的事。而有些话,不是他们能听的。

  大约过了个把时辰,一行人终于远远的看到了那面青石崖。

  一只桔红色的大狐狸飞快的从谷中跑了出来,在青石崖边化成了一个红衣女子。

  她才是真正的红花管家。诚然如古百所言,她并没有出谷,笑盈盈的在石崖下站定,冲大家挥手示意。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梅子~~~、最爱扮猪、黄瓶子、一掬清泉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