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八五章 冰山一小角
  丽皇身为迷雾森林之王,日理万机,能抽出一天的时间过来,已极为不易。 `况且,女王大人于半个月前已经放出年底退位的风声,所以,迷雾森林现在暗波汹涌,各路势力对丽皇的一举一动皆极为敏感。

  而丽皇此番过来,是打着“巡视领地”的幌子,不可久留。宴请过沐晚等人后,当天下午,女王大人摆驾离开,要去下一块领地,继续“巡视”。

  临行之前,她特意挽留沐晚等人。不过,女王大人说的却是:“此处为阿百的出生之地。他回来一趟不容易,请沐道友容他在此多住一晚。”

  好吧,前世,沐晚已经习惯了这种绕着弯儿说话的方式。她明白丽皇此举的用意:一来,古百在太一宗吃苦了,她身为娘亲,心疼儿子,是真的想多留儿子住一晚;二来,谷外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待女王大人离开后,他们住一晚再悄悄离开,可以不露行迹,省去不少麻烦。

  由此可见,丽皇身为迷雾森林之王,多有掣肘。为了保护自己唯一的幼子,她也做不到真正的随心所欲。

  待丽皇离开后,香香忍不住八卦,问古百:“阿百,为何不见你的父亲?”

  沐晚也很好奇。以西地小界为例,同样是以女尊,但是,按制,凤凰也拥有一个庞大的后宫:一正君、三侧君、六侍君,以及没有名额限制的侍夫。其中,正君相当于男权社会里的皇后;侧君和侍君也对应妃嫔;侍夫则等同于“美人”之类的存在。

  以此例推,丽皇活了九千多岁,更应该拥有无数后宫才对。可是,这一次,至始至终也不见丽皇身边有一位类似于后宫的存在。

  古百如实答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听母皇说,我在母腹里甚是羸弱。父亲按照银狐一族的传统,将其血脉精华尽数传给了还在母腹里的我,替我固本培元。父亲也因此而没能扛过万年大劫,在我出生之前就殒落了。”

  听这话的意思。他的父亲也是一只万年老狐狸……香香赞道:“怪不得你的血脉如此纯正。”

  古百点头:“嗯。`我的父亲出自银狐皇族,是血统纯正的银狐。和我幻影灵狐一样,银狐一族也是上古就有灵狐族群。”

  “哦,原来你的毛是源自银狐一族!”香香点头。“我说呢,幻影灵狐一族鲜有纯白的毛色。”

  “是的。我完全继承了父亲的色。”

  沐晚听他们俩说话,就象在聊“呀,你的指甲颜色好漂亮,怎么染的?哦。我将凤仙花捣碎成汁,先后染了三次”一样,神色轻松,心里惊讶不已:换成是人族,提起为自己如此付出的亡父,虽不至于人人都做出痛彻心肺之状,但至少也得神色凝重……果然,妖族和人族的感情不太一样。

  又在松树坡行宫住了一晚,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沐晚一行人告别红花管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迷雾森林。

  走出迷雾森林,沐晚笑道:“反正也不赶时间,我们沿途游历一番吧。”主要是古百太受罪了。她真心看不下去。

  古百却从怀里掏出一个明黄色的小香囊,说道:“哦,母皇知道了,赐给我一枚定风珠。所以,沐姐姐,我不会再晕了。”

  香香眼波流转:“阿百,你什么都跟你母皇说的吗?”

  古百摇头:“怕母皇担心。我很多事都没有说。但是,母皇在位数千年。迷雾森林里的事,只要母皇想知道,从来就瞒不过母皇。”

  事实上。如果不是看到香香、沐晚他们是真心待古百好,丽皇怎么可能亲自令,要红花管家以上宾之礼招待他们?

  沐晚心中一动,问道:“西地小界的事,你告诉了丽皇吗?”

  “说了啊。”古百点头,“母皇还夸了我呢。对了。沐姐姐,母皇让我转告您,修复西地灵之根,是造福整个炎华界。我们迷雾森林也义不容辞。如果要用到妖族,宗门只管派人与母皇交涉,不用客气。”

  丽皇不愧是只万年老狐狸……沐晚笑着揉了揉他的头:“知道了!”她肯定会将丽皇的表态上报宗门的。`

  依然是黑夜化成一道小旋风,带着他们返回太一宗。

  怀里揣着定风珠,就是不一样。古百和众人一样,盘腿坐在小平台上,神色自若,虽然还是挨着沐晚,却不再暗中紧攥她的一只袍袖。

  正午时分,他们一行人回到观云岭。

  清沅真人也行色匆匆的从外面回来。见到他们,她飞快的说道:“小晚,为师有事嘱咐你,且随为师进洞府详谈。”

  “是。”沐晚跟在她后面,一道进了洞府。其余人相对一视,各自散去。

  清沅真人将沐晚带到了练功室里,坐下后,立刻说道:“小晚,伸出手来,为师好好的替你把一下脉。”

  沐晚在她身侧坐下,一边捋衣袖,一边问道:“师尊,出什么事了?”

  清沅真人说道:“上午,王师兄召见为师,说,近段时间,外面接连有年轻女修失踪。据查,这些女修都是单灵根以上资质,二十四五岁。王师兄很担心你,特意召为师过去,再三嘱咐。唔,为师要仔细替你看一下,骨龄增加,有没有真的影响到年岁。”

  原来黄长顺说的是真的!沐晚依言将右手递过去。

  清沅真人认真的探脉,过了半刻钟,又命她换一只手。又过了好一会儿,终于长吁一口气,神色轻松的说道:“没事。从脉相上看,你现在也是三十四五岁。”呃,先前,她还替小徒弟惋惜来着,平白的老了十岁。才过了一个多月,她又为之庆幸不已。虽说,太一宗从来不惧那些藏头遮脸的宵小之辈,但是,老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小徒弟现在的情形。很好!

  果然,世事无常,福祸相依哇。某师尊感慨不已,当即拿出子石。向王座澄清:“师兄,小晚去了一趟西地小界,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你不要记错她的年岁。”

  子石的影像里,王座瞪大眼睛,半天才回过神来。“哦哦”的叫了好几声,不住的点头:“知道,知道。”

  清沅真人切断联系,对沐晚笑道:“没事了。”

  沐晚却想起一桩陈年旧事,皱眉说道:“师尊,您还记不记得,几年前,陈半妖一伙也在宗门里偷偷收集过资质上佳、二十出头的女修信息?他们还在我房间里动过手脚呢。”

  清沅真人“滋”的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的说道:“推算一下,那时二十出头。到了今年恰好是二十四五!”她愕然的看着沐晚,“显然,两次的目标都是相同的!难道说,这次是陈家老妖在捣鬼?”

  沐晚哪里知道?她老老实实的摇头:“弟子不知。”

  清沅真人略作沉吟,喃喃自语道:“不行,我还得去一趟主殿,跟王师兄好好说道说道。”

  沐晚连忙说道:“师尊,我有一要事禀报。”

  清沅真挑眉:“什么事?”直觉告诉她,小徒弟此行又有了不得的新现……

  “这次去迷雾森林,找到了南地灵之根的确切位置。”沐晚一五一十的道出位置。以及丽皇借古百之口的表态。

  貌似这件事更重要!真的有必要立刻再去一趟主殿。清沅真人起身:“行,为师马上再去一趟主殿。”顿了顿,她轻拍沐晚的肩膀,感叹道。“小晚,于公于私,你确实应该多出去游历。”

  “是。”沐晚应道。

  傍晚时分,清沅真人回来了,立刻召见了沐晚。

  “小晚,南地灵之根的事。老祖已经知道了。现在,宗门正在全力打通西地灵之根,而且,迷雾森林那边,也无我宗门的势力。所以,老祖的意思是暂时不要对外声张。不过,三天后,老祖会返回宗门,到时,你陪老祖去趟迷雾森林,与丽皇先碰个头。王师兄的意思是,要我们先跟古百商议一下,能否先让他跟丽皇透个信。你以为如何?”

  沐晚点头:“王师伯行事很稳妥,值得弟子学习。”

  清沅真人笑了笑:“如此的话,你与古百去商议吧。”接着,她又说起年轻女修失踪的事。王座也觉得沐晚的怀疑很有道理,与清沅真人一起去翻阅了当年的审问存档。两人越看越觉得,有人在东华洲找人,目标是和沐晚同年出生,并且是单灵根以上资质的女修。

  “会不会他们要找的人就是沐晚呢?”想起老祖们对沐晚的评价,王座心里直犯嘀咕,也将此事一起禀报了广源老祖。

  后者的回复很干脆:“不是,更好;是,也必须不是。”

  王座立马意会过来,向老祖请罪:“弟子记错了沐晚的年龄,幸好还没有给她造成伤害。弟子以后会长点记性,不再犯类似的错。”

  老祖轻笑:“又不关你的事,少往自己身上扯。祖师峰上还有掌教真人呢。”

  王座会意,从里屋出来,传达了老祖的法旨,末了,说道:“老祖的意思,既然小晚的年岁不符,那么就不要瞎猜测。此事,掌教师兄肯定会关注,不用我们操心。”

  清沅真人听明白了,满意的起身告辞。回到观云岭,第一时间召见沐晚,传达老祖的指示。

  既然老祖亲自了话,座真人也提了要求,沐晚肯定要立刻行动起来。离开洞府后,她径直去了茶花园,找古百商议。

  后者是知情人,地灵之根的事可以开门见山的告诉他。

  古百闻言,惊道:“这么巧?唔,我肯定要马上告诉母皇。啊呀,要请黑夜哥哥连夜陪我回一趟松树坡才行。到了那里,我才能联系上母皇。”

  事有急缓轻重。去申请通行令符已然来不及了,清沅真人亲自送黑夜和古百通过护山大阵——身为内门之山主,她有特别通行令符,无须再额外申请。

  第二天傍晚时分,黑夜和古百风尘仆仆的回来。后者带来了丽皇的口信:道君大人亲临,吾在松树坡扫榻恭迎。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q1135615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