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七四章 跑了和尚跑了庙
  过了一会儿,澳门赌博网站:百里溪自洞内出来相请:“沐道长,家师有请。”

  沐晚点点头,跟着他再次走进去。

  国师正式的将百里溪和亮子托付于她。

  沐晚也需要百里溪帮忙才能打开兴龙山地宫,自然应承下来。

  于是,国师吩咐他们去外洞站成一个圆圈,而他自己则在石台上启动塔底的守护阵法:“走”

  刹那间,沐晚觉得脚下涌起一股稳健的推力。耳朵响起呼呼的风声。下一息,热浪袭来。她已经身处火海之中,右手仍然拉着百里溪,但是,左手拉着的古百又变回了一根尾巴的白狐。

  脚下用力一蹬,她带着一人一狐飞跃而起,稳稳的落在火池边上。

  火池依旧是在一个巨大的沙窝里。

  此时正值深夜,冷月如钩,沙窝外面寒风呼啸。

  亮子窝在百里溪的怀里,甩甩头,说道:“上面也没有和尚念经的声音了。”

  丹田封闭,空间再次失联,识海没有受影响在空间里,沐晚把破魔明心真经拿给黑夜他们看。结果,黑夜和常龙仔细的研读后,都说它其实就是个强化神识的咒语,具有一定的攻击力。神识强大了,寻常的心魔自然难以下手。但是要用这法门去“破魔”,某魔将大人不屑的点评“找死”;某半步鬼将大人也直言“言过其实”。不过,两人一致认为,平时多多练习,对识海和神识都有好处。事实上,他们俩也每天早中晚坚持诵读来着。令沐晚郁闷的是,以魔将大人念咒的威力最大。唉,说好的“破魔”呢

  先前在塔底,国师大人告诉沐晚:除了第一层的水牢没有芥子空间,其余八层,每一层都有芥子空间。现在。加持在芥子空间上的守护法力已经脆弱如薄绢,法门必现。以她的能力既然准确的找到每一层的生门和死门,那么,肯定也能找到每一个芥子空间的法门。以第三层为例。她只要找到大漠空间的法门,破之,就能脱塔而出。九层法门是一个整体。破了一个,就等于九个法门全破。这样一来,托她的福。被困于塔中各层的道众也都能解困。到时,国师再布阵,从塔底将整座琉璃塔炼化,据为已有。那样的话,半山寺的和尚们再也不能往里扔道修了。

  所以,沐晚摊开破阵手印,开始寻找所谓的“法门”。

  果然如国师所言,除了生门和死门,她真的推算出一道法门。就在正西方,离此地十余里远

  “走。我们去法门那边”

  “好”古百第一个响应,熟门熟路的跳进行李木架的最上层。

  百里溪转过身去,对着火池行了一个道礼,轻声禀报:“师尊,弟子走了,您多多保重。”

  火池里,无数火苗轻轻摇摆,仿佛象是在跟他摆手道别。

  深深的看了一眼,他抱着亮子,跟着沐晚。一道出了沙窝。

  他在塔底苦修,如今已经是五级武级。然而,大漠的晚上,风沙很大。他们又是逆风而行。是以。出了沙窝,他抱着亮子,完全睁不开眼,宛若是秋风里的一片落叶,被风沙吹得滴溜溜打转。

  沐晚见状,将青云剑的末端递给他:“牵着剑。”

  就这样。一手抓着青云剑,一手将亮子护在怀里,他高一脚、低一脚,走得非常辛苦。

  为了照顾他的速度,十余里的路,他们走了将近半个时辰。

  和生门、死门不同。法门是隐约可见的。它象一个模糊的淡黄色光圈,径圆一尺多,悬浮于空中,离沙地有两尺来高。

  “到了。”沐晚吐出一口浊气。三十几步开外,有一个背风处。她把百里溪带过去,“你们在这里等着。没有我的招呼,不要离开这里。”说着,她解下行李木架,取出狼皮水囊连喝三大口水后,连同古百,一并交给百里溪。

  破法门什么的,她也是头一次。破了之后,芥子空间会有什么反应,她心里真没底。所以,务必让百里溪他们离得远一些。

  百里溪背上行李木架,郑重的说道:“沐道长放心,我会照顾好阿百的。”

  “好。”沐晚欣慰的笑了笑。三日不见,更目相看,用来形容百里溪最恰当不过。此时此刻的他象是脱胎换骨,与初见时完全不相同了。

  古百却不领情,用神识联系沐晚:沐姐姐,你只管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沐晚将青云剑绑在右掌里,紧了紧,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向法门,心思转得飞快:怎么破

  且待我刺它一剑

  拿定主意后,她提剑上前,用尽全力,对着大光圈,嗖的一剑刺出。

  “当”

  火星子飞溅。好比是刺在了一面铜墙铁壁之上

  虎口被震痛。

  反冲之力袭来。沐晚就势退后半步,侧身挽了一个剑花,化去其力。

  再看悬浮着的光圈。

  呀,它居然比先前缩小了三分之一多

  攻击很有效

  沐晚大喜,全力再刺出一剑。

  “当”

  不等反冲之力袭来,她刷的接连刺出第二剑。

  “哐啷”

  光圈竟然发出一声象铜镜破碎的响声。不过,这声音比打破一面铜镜响了不止一百倍

  沐晚横剑于胸前,全身戒备,屏息以对。

  光圈摇呀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待光亮完全消失,那一处竟然现出一个大破洞三尺多的破洞里也是漆黑一团。好不真实的说。

  沐晚拧眉,小心翼翼的靠上前,用青云剑刷刷的在破洞里捅了数剑。

  没有任何力道。

  法门就破了也太轻而易举了些吧

  沐晚放出神识,探入破洞里。

  唔,她“看”到了:上面是漆黑的夜空,下面是白色的沙地。一座九层琉璃塔静静的立在夜色之中。远处有森林。周边不见人影

  真的破了法门呢国师诚不欺人也

  沐晚欢喜的转过身,冲百里溪他们挥手:“快,我们马上离开”说着,她提着剑,率先纵身一跃。自破洞里飞出。

  亮子飞快的对百里溪说道:“你只管放心跳就是。万一有什么,我会护住你的。”

  古百哼哼:“有沐姐姐在外面,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百里溪深吸一口气,飞跑过去。猛的一蹬腿,跃进了破洞里。

  下一息,冰冷的寒风象小刀子似的,刮得他睁不开眼。

  身子急速往下坠落。

  外面是空的

  “啊”他忍不住张嘴轻呼。

  就在这时,亮子“呼”的张开翅膀。稳稳的驮住了他。

  沐晚藏在白色沙地外面的树林子里,惊讶的看着他们。一只比山鸡大不了多少的凤尾琴鸟背着一个比自己大了好多倍的人,自琉璃塔的第三层上滑翔下来。最重要是:他们竟然平稳的着落了

  呵呵,亮子身为筑基期的灵鸟,还是有两把刷子滴。

  “快,过来”她招手,轻声招呼他们。

  亮子眼尖,第一时间发现了:“去那边”

  终于出来了百里溪松了一口气,立刻抱起他,噌噌的飞跑进小树林里。

  “我来背行李。”沐晚接过行李木架。轻声吩咐道,“山上现在没有和尚。不知道以前的陷阱和机关还在不在,你一定要紧跟我,只能走我走过的地方。”

  “是。”百里溪使劲的点头。

  于是,沐晚在前面带路,百里溪紧跟其后,下山而去。

  一路上,陷阱和机关大多数都还在,但是,已经变得老旧。难道半山寺的那些和尚没有维护沐晚狐疑。试着将一部分神识抽凝成细丝,探向半山寺。

  啊,半山寺没有了

  那座金碧辉煌的皇家寺院不见了。一人多高的乱草丛里,立着一些残垣断瓦。显示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不会吧,那么多和尚呢,总要救出一两间来吧再说,不是已经过了三年吗就算房子被烧得精光,和尚们都在,一直都没人重建吗

  探明山上再无和尚。沐晚带着百里溪走得飞快。

  路过半山寺时,她特意站在废墟前看了看。时隔三年,现场仍然处处可见火灾的痕迹。

  古百咋舌:“沐姐姐,我们不过是放了把火而已,又没有伤到人。那些和尚呢怎么也不见了”

  亮子欣喜的说道:“活该天雾山本来就是我道传之祖地。和尚们在此修筑这座半山寺,分明是鸠占鹊巢,用心险恶。”

  百里溪也道:“师尊说,两枚舍利子关乎他们的根基。想必是舍利子被毁,他们在这里再也立不住脚,所以,只好弃寺离去。”

  有道理。沐晚点点头:“也许山脚的禁区也有变故。不过,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正如她所料。禁区里的数万守兵也已撤走。大军似乎也是匆匆离开,大部分的陷阱和机关也都没能来得及撤掉。

  沐晚感慨之余,有些可惜:空间又封闭了。不然,有香香在,定然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到目前为止,她仍然无法相信:佛教在东安被奉为国教。一场大火而已,难道东安朝廷和僧众们这么容易的就放弃了

  天蒙蒙亮,沐晚带着百里溪走出了禁区。

  翻过一道山就是七里坡镇,沐晚想去那里打听一下情况。是以,他们休息了一个时辰,待天色大亮后,再动身去七里坡镇。

  在山顶,沐晚看得清楚:昔日热闹的小镇,冷清得很。太阳都升得老高了,镇上大多数的人家还没有开门。破落的街道上,只有三两个人在慢慢的行走。

  心思一转,她想明白了:七里坡镇本来做的就是禁区里数万大军的生意。大军撤走了,谁还会来这个深山沟里住宿

  不过,只要有人,应该就能打探到消息。

  “不弃,你留在这里,我去镇里打探消息。”她如是吩咐道。

  百里溪点头。他懂她的用意:又偏又小的山沟里,冷不丁来了两个陌生人,搞不好会纠来全镇人围观,还怎么打探消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白鼠45、susan4ever、guoyijun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