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七二章 筑基九层
  才走了两个大周天,新成型的筑基八层壁垒轰然粉碎。 `刚刚松快些的丹田,转眼又被喷涌出来的白色灵气撑得鼓鼓囊囊的。

  还算好,新增的白色灵气不是很多,仅有丹田里剩余的一半多一点点。也就是说,丹田里没有炼化的白色灵气总量比先前只增加了一成多。压力虽山大,然而,死命的忍一忍,还不至于玩崩。

  一个大周天……又一个大周天……沐晚完全豁出去了,催动功法,死命的炼气。

  “滴嗒……滴嗒……”

  五色灵根的底部凝出一滴又一滴的各色灵液。

  丹田扩大的度渐渐放缓……终于,当白色灵气又被炼化掉一半的时候,丹田停止扩大,内侧慢慢凝出崭新的修为壁垒。

  它比刚刚粉碎掉的筑基八层的壁垒明显要厚一些。这是筑基九层的修为壁垒!

  赌对了!

  沐晚按捺住心底的喜悦,长长吁了一口气,又引导白色灵气走了一个大周天。

  “滴嗒!”

  一滴碧绿的木灵液自五色灵根底部坠入丹田底部。

  这是沐晚此次凝结出来的第五十五滴灵液,也是筑基八层的修为壁垒粉碎后,她凝结出来的第三十滴灵液。

  至此,丹田里的形势终于稳定下来,而筑基九层的修为壁垒也完全成形。

  很好!丹田这边的进级已经告一段落。下面,该轮到器脏了。

  按照《四象五行诀》筑基八层的功法,她应该打通肠脏里的所有灵脉;筑基九层是打通脾脏里的灵脉。然而,刚刚她还来不及完成筑基八层的进级,修为壁垒就粉碎了。也就是说,她必须接连打通肠脏和脾脏里的灵脉。

  先从哪里下手呢?

  据功法上所写,肠脏里有两条灵脉。它们的长度居所有器脏灵脉之最。同时,它们也是最粗壮的;而脾脏里的灵脉情形刚好相反,四条灵脉是所有器脏里最细、最短的。

  现在,丹田里没有炼化的白色灵气还剩下近一半。 `力量狂野得很。沐晚当机立断,先从肠脏开始。

  她将白色灵气与五色灵气混合。好险!后者堪堪的将前者降住。

  下次不能再这么冒险,可以考虑再多走一个大周天。某人一边反思,一边将这股庞大的五色灵气引进肠脏里。

  刹那间。腹痛如绞,肠鸣如雷动——好吧,到了西地小界后,她每天都在进食,没有辟过谷。所以。肠脏里残留的杂质太多。灵气一进入,这些杂质便被完全搅动起来。

  会不会拉肚子呀?黑夜和老常都在旁边护法呢……某人好不尴尬。

  但是,再尴尬也只能忍着——功法上说,打通器脏里的灵脉时,最易走火入魔。而她6续打通了好几处器脏内的灵脉,没有一次走火入魔,完全是因为有黑夜护法。

  还好,腹部依然,肠鸣如故。但是,却没的拉肚子。总算还留了点面子。

  肠脏里的灵脉虽然很长。又弯弯绕绕的,百转千回,但是,它们足够粗壮,所以,这其实是一件费时费力的粗活儿。沐晚只要蒙着头,不管不顾的引导五色灵气麻花钻一路高歌猛进。

  感觉象是过了两个时辰左右,肠脏里的两条灵脉终于全部打通。杂质和着鲜血、死皮之类的,尽数从体表排出。

  肚子,不疼了!

  咕噜咕噜的声音。消失了!

  腹部从未有过的轻松,舒畅。

  当然,五色灵气的消耗也是惊人的:损耗了约摸八成!

  没有停顿,沐晚将剩下的五色灵气调到脾脏附近。

  这里的灵脉很是纤细。但是,它也有优点,那就是直。四根不及头丝三分之一的小灵脉两进两出,分别从脾脏的这一头通向另一头,中间几乎没有弯折。

  沐晚先用神识将五色灵气抽凝得细细的,然后拧了一把。做成一个最细小的五色灵气麻花钻,接着,引入脾脏的一根灵脉里。

  脾脏几乎就象是一个扁椭圆型的血袋子,娇小而敏感。`灵气钻刚进入一条灵脉里,整个器脏都象是要飞起来了,里面血液激荡。立时,沐晚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象是被搅动起来一般,又象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噬咬全身的血管。不是很痛,却比痛难受得多。她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

  黑夜盘腿坐在她左侧三步远的地方,感觉到她的心绪波动极大,神魂不稳,睁开眼睛,大喝一声:“姑娘,忍住!”

  这一眼,他险些惊落下巴。只见一个暗红色的血壳子将沐晚完全包住,就象一只巨大的血茧似的。

  他好奇得很:姑娘到底在做什么呢——沐晚在他见过的修士里,是少有的心志坚定。然而,此刻如果不是他坐在这里护法,她肯定会滋生心魔。

  黑夜一声吼,效果杠杠的。

  沐晚心头大震,感觉神识立刻清醒不少。麻痒没有减少半分,但是,却明显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

  继续!

  这回又换成了细致活儿。沐晚屏息敛神,一点儿一点儿的试着往灵脉里探入灵气。渐渐的,她习惯了通身血管里的麻痒,度不断加快。

  花费了三个多时辰,脾脏里的四根灵脉也尽数打通。

  麻痒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最后一小截灵脉最打通的刹那间,沐晚只觉得精神大好,浑身充满了力量!

  五色灵气还剩下最后一点点。沐晚将之引回丹田。

  “咕噜咕噜……”丹田底部的五色灵液相继升腾,重新化成五色灵气,将略微有些瘪的丹田撑圆。

  沐晚从中抽凝出木灵气,祭起回春术,医好将丹田、经脉和器脏里的伤口。

  最后,她再次运气,接连走了三个大周天。新的大周天里包括了肠脏和脾脏里。

  丹田里,筑基九层的修为壁垒化成正红色,完全巩固。

  哈哈,连进两级!筑基九层,已成!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

  咦。怎么周边都是黑漆漆的?

  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抬起手。

  “咔嚓!”

  暗红色的血茧裂开,亮光从肘部的裂缝迸射进来。

  她有些不适应的眯缝起眼睛。

  同时,恶臭冲鼻!

  太难闻了!她冲仍然盘腿坐在两边的黑夜和常龙二人匆匆道了声谢。施展“逍遥八步”,象一阵狂风似的奔向远处的院子里。

  “咔嚓!咔嚓……”暗红色的血茧碎了一路。

  待她跑远,常龙吐出一口浊气,转过头去,望着黑夜。啧啧赞道:“连进两级,筑基九层!姑娘此番获益不浅!”

  黑夜却叹道:“以姑娘的悟性和韧性,修为嘛,迟早会上来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被困在西地小界,要如何返回炎华界?”沐晚在进级的时候,恰好百里溪和亮子也进入山洞。有禁锢之力的隔绝,香香大大方方的听壁角,并将听到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转述给他们俩。是以,他们对目前的处境也有一些了解。

  常龙笑了笑:“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姑娘的气运和才干,我们肯定能回去的。”

  “那倒是。”黑夜表示赞同。

  澡池里,满满的一池水。沐晚踹掉一只靴子,用脚尖试了试温度。是温热的,很好!

  三下五去二,扒掉身上的衣物。她先站在外面,用葫芦瓢舀水,冲洗干净身上的污垢,然后才“扑通”,一个猛子扎进澡池里。

  啊。真舒服呀!

  某人象条鱼儿一样,哗啦哗啦的在澡池里游了一圈,展开双臂,往池边的大石头上一靠。舒服得直叫唤。

  因为带着古百的缘故,她好久不曾这般自在的泡过澡了。

  回到空间,沐晚终于暂时结束了绝灵境里颠沛流离的苦日子,练功、练剑、炼丹……她一刻也不曾放松的苦修——事实再次证明,绝灵境是凝炼体内灵气的最佳之地。前提是,体内的灵气已经达到饱和状态。所以。她现在的任务是,乘着古百进级的时候,利用空间里的三十倍时间流,尽可能多的吸纳灵气。

  修行的空隙,她详细的询问了黑夜他们这段时间的情形。尤其是黑夜。常龙和香香的修为都略有精进,但是,黑夜的修为不进反退,掉了一小阶。

  难不成空间里生了什么变故?

  黑夜也没隐瞒,如实道出原因。

  原来,那天在极北之地碰到暴风雪。他逃避不及,被暴风雪重创,当时,修为就掉了整整半阶!

  沐晚闻言,惭愧不已:“对不起,黑夜。如果不是要护着我,你肯定早就逃掉了。”

  黑夜却不以为然的摆手:“这段时间,我们三个没少回忆当时的情形。姑娘,那场暴风雪出现得太蹊跷,其威力非常了得。我在它面前完全不堪一击。如果危急时刻,不是你把我召进空间里,我恐怕是要折在那里了。经此一事,也并非完全没有益处。现在,伤好了九成,修为也差不多回来了。最主要的是,我感觉体内的煞气比受伤前略有凝实。我先前进级太快,体内的煞气有些虚浮。呵呵,也算是给我的一个教训吧。提升修为,要的是水磨工夫,急不得。”

  沐晚闻言知雅意——黑夜这是借己说她,提醒她不要贪功冒进呢。

  “我知道了。这些天,我确实有些急躁了。”她诚恳的道谢,“谢谢你,黑夜。”

  于是,接下来,沐晚变得从容多了。每天只走六个大周天,余下的时间用来炼丹、练剑、看书,还有去灵田和药园里照料各种灵植。

  四十天后,古百在玉室里醒来,成功进级化身中期。

  期间,香香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感觉到他快要醒了,她闪身进入空间,换了沐晚出来。

  所以,古百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沐晚。

  “啊,沐姐姐!”古百从地上弹了起来,化成人形。

  唔,他长大了,个头窜到了沐晚的耳垂那里,看上去象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依然是一头银及地。完全进入变声期,声音很不稳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白鼠45、任飞扬11、惜妙妈、*飞翔的龙*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