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七一章 又不是没连进过级
  亮子探出头来,大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百里溪大惊失色,慌忙将他搂进怀里,伏身请罪:“国师大人……”

  不料,国师呵呵轻笑,打断他:“你个小东西,不记得本尊了?”

  亮子眨巴眼睛:“我们见过?”

  “你生于顾南深山。因先天羸弱,被父母丢入深涧。恰好本尊打涧中过,将你捡了回来。后来,本尊被困于此塔,在第三层的大漠界里偶得一只火盆。见你在壳中有所感应,便将你置于火盆边孵化。当初,本尊告诉过你,出壳后,勿要饮用盆边水,记得下来找本尊。”国师轻轻摇头,“小东西,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亮子歪着头,苦苦思索片刻,斜眼看着台上:“听你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是有人跟我这样说过……不过,声音不对。那个声音温润得很,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国师轻叹:“本尊身负重伤,元气大伤,又在塔底守了近六十载,哪里还能和当年相比?”

  百里溪壮着胆子,弱弱的问道:“国师大人,您为什么守在塔底?不出去疗伤呢?”

  国师笑了笑:“本尊在反省,也是在等待振兴我教的天命之人。”

  早在慧空和尚出现之前,大秦皇室与国师一派就已面和而心不和。两派暗地里争斗不停。最终,大秦国破,末代凤皇愧对祖先,自/焚以谢罪;道统不存,国师亦无颜面对广大道众。是以,他隐身于塔底,一是疗伤,二是自罚思过。同时,也是为了卦象中的“天命之人”——历代国师仙逝前,都会当着继任者的面,以心头血请卦,即所谓的终卦。前任国师的终卦为“倾巢之下。有一线生机;否极泰来,枯木又逢春”。后面两句,曾在七万多年前的终卦中出现过一次。后来,百里悠在天雾山横空出现。大兴道教。所以,国师坚信,先破后立,这一次又将出现一个重振道统的天命之人。

  没想到,等啊等。他终于等到了一个奇人。然而,那人却以“早有师承”之由,死活不肯要他的道传。接着,他又等到了一个人,却又是老百里家的后人。这人肯定是终卦里的“春”。因为他留在上面孵化的未来护教神兽,也随之一起下来了。

  难道老百里家气数还没尽?罢了,罢了,时也,命也,运也!所以。国师刚刚真的是感慨万千。

  国师等到的那个“奇人”,正是沐晚。

  沐晚跳下火洞,也是落在洞外。`出乎意料的是,洞中不但有五行灵气,而且其浓度不下于太一宗外门。

  刹那间,灵气入体,她听到了丹田里“咔嚓”一声脆响,筑基七层的壁垒上现出一道半寸长的小口子。

  这是要进级的节奏!

  与此同时,她收到了香香的神识:姐姐,你还好吗?这里是哪儿呀?

  她还不及回答。国师的声音响起,唤她“道友”,请她洞内一叙。

  香香也听到了,立刻又用神识说道:姐姐。我们都很好。你先去会会洞里的老金丹。

  古百也来凑热闹。他在行李木架里惊叫:“沐姐姐,我要进级……”话未说完,象是被人捂住了嘴一样,戛然而止。

  沐晚吓了一大跳,赶紧解下行李木架,打开蛇皮罩查看。只见古百抱着两条灵尾。缩成一团,正在呼呼大睡。

  “道友,你的灵宠进级了。如不嫌弃,我这里恰好有一陋室,可供使用。”洞里,国师又出声相邀。

  沐晚“看”到了他的气息。正如香香所言,他是一名金丹初期修为的真人。但是,金丹颜色黯淡,上面还有一条一指长的裂纹;双腿经脉枯萎,不良于行。

  一个身负重伤的真人而已。沐晚重新背好行李木架,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稳步走进洞里。

  双方见过礼后,国师充分释放出善意诚意,先表明身份,然后直言心意:想收沐晚为徒,承他的道传。

  不料,沐晚也道明身份,半点也不含糊的谢绝了。

  听说她和七万多年前出现的百里悠一样,也是上界之人,国师哪里肯轻易罢休?他知道沐晚也进级在即,劝之以种种优厚的条件。

  沐晚仍不松口。

  国师还要苦劝。

  又是一声细碎的脆响,沐晚的丹田里裂开了第二道口子,足足有第一道口子的三倍长。浓郁的白色灵气自内喷出。她暗道“苦也”,额头上象是雨后春笋一般,冒出许多黄豆大的冷汗。

  “本尊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投本尊门下?”国师冷声问道。 `

  “抱歉。晚辈已有师门,恕难从命。”沐晚提起手中的青云剑,坚决的回答。

  国师也是爱才之人,见状,唯有败下阵来。他轻叹:“罢了!”说说着,轻挥左袖。

  一道白烟立时将沐晚罩住。

  下一息,沐晚现自己站在一间白玉为墙,铺着碧玉的“玉室”里。

  国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沐道友,你就在本尊所座的玉台之中。本尊并无害你之意。玉台里的灵气更充盈,足以支撑你和你的灵宠同时进级。你且放宽心,只管全心全意进级就是。”

  没时间做过多安排。沐晚解下行李木架,用神识吩咐香香:香香,快,替我布下禁锢之力。我要进空间升级——越是关键时刻,越是安全第一。虽然国师从未表现出恶意,但是她却万万不能将自个儿的小命寄托在别人的“善意”之上。

  玉台里布有聚灵阵,确实比山洞里的灵气更浓一些,但是,还远远达不到她进级的灵气要求。所以,她只能进空间里去升级。当然,绝不能让国师觉空间的存在。

  紧接着,一个绿色的气泡自她的丹田里飘了出来。脱体之后,它迅变大,转眼将扩大到整间玉室,轻飘飘浮的贴在四面的白玉墙上。

  香香从空间里闪身出来,左手在胸前捏了一个法诀:“好了。古百已经在进级。不宜进出空间。姐姐将他交给香香就是。”

  于是,沐晚飞快的解下行李木架,交给香香,心念一动。快步进入空间。

  浓郁的灵气扑面袭来,“咔嚓”,壁垒上又添一道新口子。更多的白色灵气喷涌出来!

  呜呜呜,来不及了!沐晚连周边的情形都没有看清楚,赶紧盘腿坐下。

  黑夜和常龙飞跑过来。说道:“姑娘,别急。我和老常帮你护法!”

  好久不见,大家都在,真好!沐晚匆匆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深吸一口气,静心敛神,内视丹田。

  在西地小界,她每天照常练功,从未间断过。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如今,终于进级了!

  只是,进级来得太突然,完全没有任何预兆!

  方才在外面,沐晚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而国师接下来的所作所为,也正如他自己所言,没有恶意。

  幸运的是,现出三道大小不一的口子后,壁垒的情况暂且稳定下来。然而,从口子里喷涌出来的白色灵气分化成数缕。象没头的苍蝇一般,在丹田里横冲直撞。它们时不时撞到刚刚稳定的壁垒上面。显然,后者的稳定维系不了多久。

  沐晚又不是头次进级,可谓经验老道。

  凝神。运气,功法走起!她立刻着手炼化这几缕白色灵气。

  十几息之后,壁垒“轰”的一声,骤然倒塌一半。大量精纯的白色灵气冲出来,立时,丹田变得鼓鼓囊囊的。也许是在绝灵境呆得时间太久了。这次的进级显得格外凶猛。额头上全是汗,沐晚倍感压力。

  不能慌,不要急!她如是告诉自己,按照功法,稳打稳扎的炼化白色灵气。而且,进级之时,如果没有白色灵气冲击,丹田如何能够扩展、变大?

  “滴嗒!”终于,在丹田底凝出了本次进级的第一滴金色的灵液!

  也许是心理作用,一时间,沐晚感觉丹田里的压力缓解了许多。而此时,丹田已经比进级之前扩大了半成。另外,还有小半的壁垒附在丹田内侧,摇摇欲坠。

  沐晚一边炼化白色灵气,一边分神密切注意着残存的壁垒,暗道:怪哉!它们怎么还没有碎掉?

  在以前的进级中,凝出第一滴灵液以前,修为壁垒早就碎成了渣渣。

  正思量着,她引着五色灵气麻花钻恰好经过这一大块残存的壁垒。进级后,会生成新的修为壁垒。在此之前,旧壁垒必须破掉!心一横,她引着五色灵气麻花钻轻轻撞了一下残块。

  结果,这一撞,俨然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轰——”,残块竟然炸开,粉碎!

  和先前差不多的巨量白色灵气喷涌出来。

  好痛!

  两眼直黑,沐晚痛得险些背过气去!

  果断的咬破舌尖!

  腥甜在唇齿间弥漫长开来。丹田依旧胀得硬。但是,人总算缓过劲来了。长吁一口气,她强忍着巨痛,继续炼化白色灵气。

  “滴嗒……滴嗒……”

  一滴又一滴的五色灵液自灵根底部滴落,汇入丹田底部的五色灵液花里。

  凶险过去,丹田里的形势渐渐缓和。

  沐晚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知道已经凝结出二十滴五色灵液,丹田的内侧,新的修为壁垒渐成。可是,白色灵气才炼化了三分之一多一点点!

  按理说,此时,她应该按照筑基八层的功法所说,松开丹田,引导残余的白色灵气去打通肠脏里的灵脉……现在还‘残余’将近三分之二的白色灵气!

  她根本就没法松开丹田啊!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看了看粉粉嫩嫩的新壁垒,她咬牙,继续炼化白色灵气,凝结灵液。

  一滴,一滴……又一滴!

  又凝结出五滴五色灵液。这时,新的问题出现了:新的修为壁垒娇嫩得很,白色灵气经过丹田内侧时,不可避免的会与之摩擦。这才炼化五滴灵液,筑基八层的壁垒已经扛不住了!

  丹田里还有三分之二的白色灵气没有炼化,好不好!

  这么多没有炼化的白色灵气,她体内的五色灵气根本就降不住。贸然引进肠脏里,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不管它,继续炼化。新的壁垒破了就破了,又不是没有连级过两级?

  某人心里直打鼓:这样,真的成吗?

  正在犹豫之际,新的壁垒“滋拉”一声,被强悍的白色灵气拉开一道三指长的口子。新的白色灵气“嗖”的冲出来。

  在肆虐的白色灵气面前,丹田可比器脏强悍得多。两害相权取其轻。沐晚咬得后牙槽“咯吱”作响:不管了!继续炼化!

  两级就两级,又不是没连进过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941甜品、白谨凉、彝魈淋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