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七零章 此生无憾
  沐晚仔细的勘察一番后,确定那一处的范围约摸三尺见方。 `

  “不弃,你有把握跳进去吗?”她认真的问道。那里隔池边有五步远,堪堪三尺见方。稍有偏差,无异于投火自/焚。对于她来说,不是问题。但是,百里溪只是二级武者,就很难说了。

  百里溪看着火池,做了一个深呼吸:“小子一定要跳进去!”要么跳进去,要么活活被烧死!大漠里没有第三条路供他选择。

  也就是说,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喽。性命攸关的事,岂能儿戏?沐晚在池边的沙地上用脚划出一条直线,说道:“你把这条线当池边。”走出五步远,她又画出一个三尺见方的方框,“你试试,看能不能跳进来。”

  这个办法好!百里溪感激的飞瞄一眼五步开外的青色身影,轻轻的将亮子放到一边,站在直线后面,提气,纵身跃起。

  “叭!”他重重的落到沙地里。离方框还有一步半远。

  脚下的沙子飞起老高。

  亮子“哎呀”轻呼。

  古百翻了个白眼。

  百里溪羞愧难当,脸涨得赤红。

  说好的二级武者呢?就这德性?这是直接去送死的节奏!沐晚甩了一把冷汗。她看出来了。百里溪以前全是靠嫁木**撑着。实则,他的脚下功底几乎没有。化去嫁木**后,他这二级武者与炎华界的寻常男子并没有什么两样。

  呃,好吧,西地小界的男子普遍生得娇弱。他已经比一般男子强悍多了。

  “没事。你注意运气,还有起跳时,身子不要绷得笔直,双腿要保持一定的弯曲。”沐晚说着,走到直线边,“我给你示范一下。”

  “是。”百里溪心里暖洋洋的。

  怕他看不明白,沐晚一边做跳跃的起式,一边详细的解说。说完后。她才纵身跃起。

  呼——,微风拂过,她准确无误的落进方框正中心。象团青色的云一样,身形飘逸舒展。

  百里溪看呆了。

  沐晚佯装没有觉。让到一边:“你再试试。 `”

  “是。”百里溪回过神来,觉自己的失态,两个脸颊象是点着了一样,火辣辣的。

  他慌忙垂下头,走到直线后面。闭目敛神,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努力回忆起式的动作要领。

  十几息后,他再次眼开眼睛,盯着前方五步远的方框,奋力跃出。

  “叭!”

  声音比刚刚轻了一些。扬起的沙子也更少。更重要的是,他落在了方框的边缘上。这一跳,比第一跳,足足远了一步多。

  “不错。”沐晚点头,“你再练习几次。肯定没问题。”不得不说,百里溪的资质很不错:一来,他的气息里带有很浑厚的黄色,说明他是单土灵根;二来,他的悟性也很不错。

  可惜,因嫁木**之故,元阳早失,真正修行的年纪也太晚点。所以,他今生恐难结丹。唉,好好的修真苗子。生生的被糟蹋掉了,可惜得很!

  百里溪不知她心中所想,闻言,大受鼓舞。回到直线后,信心满满的反复练习着。

  接下来,他每次都能跳进方框里,身形也越来越轻松。十次之后,竟能将沐晚模仿的有七分相像。

  某人再次暗叹“可惜”,出声说道:“可以了。你先喝些水。吃点东西,歇息一会儿。半刻钟后,我们动身。”

  “是。”百里溪甩了一把汗,爽朗的应道。刚才的练习虽然很累,很辛苦,但是,他却心情愉快,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

  她就象是温暖而和煦的一缕阳光。和她在一起的感觉,真好!真想就这样,永远追随着她……

  从沐晚手里接过那只分给他的狼皮水囊,以及四块柿饼,他回到亮子身边,温声问道:“亮子,你喝水吗?”

  “好啊。”亮子点头。想了想,他又说道,“你刚才很棒。”

  “谢谢!”百里溪笑得眉眼弯弯,打开水囊,小心翼翼的喂他喝水。

  柿饼已经晒干,无须再剥皮。“这两块给你。”百里溪分出一半,并排放在亮子身边,自己拿出另外两块,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亮子毫不客气,一口一块。`

  半刻钟后,沐晚起身,重新背上行李木架。

  古百不用她招呼,飞身跃进行李木架里,说道:“沐姐姐,我准备好了。”

  沐晚走到池边,转身对百里溪说道:“不弃,我先跳。你抱着亮子,要多加小心。”

  “是。”百里溪起身,正色道。

  亮子仰头:“放心,我会罩着他的。”

  “那就好。”沐晚笑了笑,转回身去,带着古百,纵身跃进火池里。

  转眼,她的身影消失在熊熊大火之中。

  “该我们了。”百里溪弯下身子,伸手去抱亮子。

  这时,亮子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突然说道:“你要是害怕,就想象,她站在那里。你是往她怀里跳。我保管你绝对不会出错。”

  “刷”,百里溪的面皮又烧了起来。

  “你,胡说什么呀!”他又羞又气。

  亮子却哈哈大笑:“别装了!你在她面前,就跟只情的雄鸟一样。谁看不出来呀!”

  百里溪怔住:“她也知道……”

  “当然!”亮子看了他一眼,“她,还有那只该死的狐狸崽子,都是在装没看见。”

  红云褪尽,百里溪身形微晃,脸色又青又白,神情灰败,喃喃说道:“她那么好,怎么看得上我这种人……”

  亮子同情的瞅着他:“你也别胡思乱想。据我看,她也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她只是对你无意而已。大漠那边的村子里,不乏象她这样的人,心里只有修行,只有大道。以前,我和土仔还议论过呢。喜欢上这样的人,也许永远都得不到回应,是件很悲哀的事。你真的要痴心不改,继续喜欢她吗?”

  百里溪垂眸,两颗硕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滑下。哽咽道:“我从未敢奢望她会喜欢上我……我只要能跟在她后面,就好。”

  “她一心想离开这里。”亮子叹道,“她不属于这里。”

  “我知道。上天能够让我碰到她,还让我跟在她后面走这么远的一段路。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此生无憾。”百里溪擦干净眼泪,强颜笑道,“谢谢你,亮子。愿意听我说说心底的话。我好受多了。我们走吧。”

  亮子歪头看着火池,说道:“试试我刚才说的法子。别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知道了。”百里溪吐出一口浊气,双手抱着他,坚定的走向火池边。

  亮子张嘴,吹开那一处的火苗丛。

  刹那间,一个三尺见方的火红色洞口乍现。

  欢腾的火苗渐渐变得模糊。他仿佛看到那道青色的身影,站在五步远的地方,转过身来,冲他展开双臂,目光温柔似水:“不弃,别怕。勇敢的跳过来。我会接住你的!”

  明明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的幻想。但是,百里溪却响亮的应道:“好!”话音刚落,他抱着亮子,飞身跳进去。

  脚下一空,整个人直线往向坠落。

  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里,他“啊”的惊呼。

  “啊——”魔音穿耳。

  怀里,亮子双眼紧闭,叫得比他更大声……

  耳边,风呼呼作响。

  百里溪不敢睁开眼睛,唯有双手紧的抱着亮子。仿佛那是一根救命的稻草。

  终于,十几息后,脚下涌起一道柔和的力量,坚定的将他托住。

  风。停了!

  百里溪惊喜的睁开眼睛。

  啊,他悬空站在一个亮晃晃的山洞顶部!离地面起码有十几丈高!

  头好晕……双脚一软,他禁不住双膝跪倒,手里仍然神经质的紧紧抱住亮子。

  后者从他怀里挣扎着探出头来,痛呼:“放开我……你快闷死我了!”

  “扑通!”

  下一息,他竟然双膝着地。跪在地上!

  碰到实地,一颗心终于踏实了。百里溪惊魂未定的抬头察看四周。

  他确实是在一个亮通通的巨大山洞里。

  耳边那挥之不去的诵经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这里的空气,沁人心脾。他贪婪的深吸一口,立时,神清气爽。

  “外面的小子,愣着做什么?还不进来!”耳边响起一个苍老男人声音。

  那声音不大,却透着威严,令人不敢拒绝。

  百里溪闻声望去。

  左侧有一个两人高,四尺多宽的长拱洞。亮光从拱洞里透出来,将整个山洞照得通亮。

  说话之人在拱洞里?

  “是。”他慌忙爬起来,抱着亮子往洞口走去。

  亮子小声说道:“轻点,你碰到我的断骨了。”

  不得不说,这声小小的抗议,大大缓解了百里溪的紧张。他放软双臂,小心翼翼的抱起亮子,走进拱洞里。

  圆拱洞里是一个小得多的山洞。正对着洞口,有一个白色的石台,大概有半人高,五尺见方。

  一位披着银的男人微闭着双眼,盘腿坐于台上。他的头象银色的缎子一般,闪闪亮,不掺一丝黑色。面容俊美,身着月黄色八卦道袍,仅从面相上看,最多二十出头。他高高的坐在那里,尽显仙风道骨。

  她呢?小狐狸呢?洞里空荡荡的,一览无余。百里溪顿时心神大乱。

  银男人抬起眼皮子,轻叹:“痴儿!他们在进级。你不要担忧。”其声和刚刚在外面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竟然能看透我的心思……百里溪心头大震,“哐唧”跪倒,抱着亮子行礼:“小子百里溪叩见仙人。”

  “原来是百里家的人。”银男人轻笑,“本尊与你们百里家牵扯了一世,到头来,碰到的,还是一个姓百里的。这是什么缘份啊?唔,百里小儿,你且抬起头来,让本尊好好看看你。”

  难道是……百里溪心中一动,愕然的抬起头:“您,您是国师大人?”

  “好聪明的小儿!”银男人微微颌,望着他,双目精光闪闪,“单金灵根,元阳已失……嗯,这资质也勉强够用了。”(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