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九章 一线生机
  穿过生门,沐晚等人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沙漠。 `烈日当空,炙烤着大地。

  古百惊讶的用神识说道:沐姐姐,我们是不是回到了康梁国?

  此情此景,简直与康梁国的大漠一模一样!

  凤尾琴鸟还没苏醒。沐晚将之平放在地上,用破阵手印推算着。

  百里溪双手抱胸,站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怯怯的环顾四周,心乱如麻:这里是哪里?除了沙子,还是只有沙子。是传说中的大漠吗?

  这时,凤尾琴鸟的一只利爪轻微弹了一下。

  古百“看”到后,立刻从行李木架里跳出来,蹲守在它的旁边。

  凤尾琴鸟幽幽醒转,一双眼睛又圆又黑,清亮得很。

  看到古百,他当即吓了一大跳,扑楞翅膀,挣扎着要爬起来。

  不想,两个翅膀都折了!

  好痛!

  古百幽幽的说道:“不想你的翅膀从此废了,你现在最好不要乱动!”

  “你,你折断了我的翅膀!”凤尾琴鸟尖叫。其声音听上去象是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

  后面传来一声“扑通”。百里溪听到一狐一鸟口吐人言,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手抱头,哇哇大叫:“妖,妖怪!”

  声音又尖又利,堪比魔音。

  “闭嘴!”古百转过头,冲他吼道,“没见过灵兽说话吗?大惊小怪!”

  百里溪立刻安静下来,面无血色,浑身打颤,象筛糠一样。正君的院子里确实有灵兽护院。可是,他是小侍所出,身份卑微,连去正君跟前请安的资格都没有。所以,长这么大,他还是头次亲眼见到灵兽,也不知道灵兽会说话。以前。他只是听说过,灵兽怒时,是要吃人的。

  凤尾琴鸟哼道:“哈,灵兽大人好威风!”

  古百呲牙:“死山鸡。`你挖苦谁呢!”

  “你才是山鸡……”

  “都住嘴!”沐晚已推算完毕。这里显然是另一个芥子空间,也有生门和死门。不过,都离这里很远。

  一狐一鸟闭了嘴,齐齐望向她。

  沐晚解下行李木架,将被浸湿的狼皮褥子、衣物、干果等物一样一样的取出来。摊在地上。这里的太阳很大,正好可以晒东西。唔,连行李木架里面也要好好晒一晒,都快长蘑菇了。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晒东西?百里溪石化。

  “愣着做什么,不过来帮忙吗?”沐晚淡淡的说道。

  目光盯着那一堆干果,凤尾琴鸟口水长流,含糊的应道:“我的翅膀折了,动不得。”

  沐晚翻了个白眼:“又没指望你。”

  是对我说的吧?百里溪回过神来,心里喜滋滋的。恐惧、慌乱之类的立时烟消云散。

  “是。”他赶紧爬起来。快步走过去。

  “你把这些干果全摊开,晒一晒。”沐晚吩咐道,“摆得离那只鸟远一点。”

  “给我一个,我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凤尾琴鸟大叫。

  古百冷笑:“其实你的声音还不错,唱起来,肯定更好听。”

  “什么意思?”某鸟微怔,旋即,哇哇大叫,“你才说的比唱的好听呢。”

  百里溪“扑哧”笑出声来。

  沐晚将衣物等物全部摊开摆在沙地上。忙活完后,她“哗啦”撕下一条两指宽的袍边。又从行李木架里折下四截短木棍,走到凤尾琴鸟跟前,蹲下身子,说道:“你的骨头错位了。我先帮你复位,然后再用木棍固定住。可能有点疼,你先忍一下。”

  凤尾琴鸟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那你轻一点。`我最怕疼了。”

  不会吧,连这里的雄鸟都这般娇情?沐晚轻笑:“我尽量。”说话间,“咔嚓”一声。她已经将一只翅膀复位。

  “啊——”,凤尾琴鸟象杀猪似的惨叫,瞬间,眼泪横流,“呜呜,好痛!轻点……”

  沐晚温声应道:“好。你再忍一忍……”说着,干净利落的将另一只也复位。

  “啊——”又是一声惨叫。

  古百鄙夷的扭过头去。这也配叫雄性?哼哼,眼不见为净。

  百里溪偷偷瞄了瞄那道青色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想:那时,她也是这么替我正骨的吗?

  这样一想,心里觉得好可惜——为什么当时我是昏迷的,不醒人事呢?不然,她肯定也会象现在这样,温柔的跟我说话。

  沐晚一边麻利的固定翅膀,一边问道:“不弃,干果都摊开了吗?”

  “哦,快了!”百里溪慌忙敛神,手忙脚乱的摆干果。

  不一会儿,沐晚忙完了,起身欲走开。

  凤尾琴鸟扭头看着绑好的双翅,目光微闪,轻声说道:“我叫亮子……还有,谢谢你。”

  沐晚回头,垂眸笑道:“哦,不客气。我叫沐晚。”

  亮子说道:“这里,白天又晒又热,到了晚上,却能冻死人。我知道这里有一个火源。如果你们想去,我可以带你们去。”

  居然有火源?沐晚很是意外。她刚刚完全没有推算到。“火源是什么样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火源不简单。

  亮子答道:“就是一个火池子。我就是在那里凝出火囊的。”

  古百忍不住插嘴:“火池有毒,对吗?”不然,这位怎么会迷失本性?

  亮子摇头:“火池无毒。是火池旁边的水有微毒。我没有察觉,日复一日的饮用。等我觉时,为时已晚。”

  他是只快嘴的鸟。很快,大致说出了这里的情况。

  先,据他所知,大漠里是有人的,并且还不少,不下百人。他们占据了大漠里唯一可以饮用的水源,聚居在一起;

  其次,他是大漠里唯一的凤尾琴鸟。他不知道自己打哪里来,只知道从破壳时起,就在火池边了。亮子这个名字,其实是他唯一的好友。一头叫土仔的火狼给他取的。三年半前,土仔了狂,跌进火池里,立时不见了。但是。他可以誓,土仔绝对不是被烧成了灰。因为,土仔和他一样,也是以火籽为食,火池根本就伤不了他们。而他也是从那时才现。自己身体里也有不少积毒。

  沐晚听了,对他口中的火池越的感兴趣——火池莫非是生门或死门的入口?不然,她怎么完全没有推算出来?

  大漠的太阳很烈。待亮子说完,沐晚过去摸了一把海蛇皮和狼皮褥子。这两样最厚实,都已晒得差不多,其它的应该都晒干了。是以,她捡起那件被撕去袍边的长袍抛给百里溪:“这件,给你。”

  “是。”百里溪感激的伸手接住,当即穿在身上。他原来的外袍分别被高祖姑婆和祖姑婆加了两道神识印记,被他扔在了黑暗森林里。现在。他上身没有着外衫,仅穿了一件白色的亵衣。在东安,男子这般穿着,极为不雅。他挺不自在的,仿佛束手束脚一般,都不敢正面对着沐晚。

  亮子的两只翅膀都被固定住,行动不便。百里溪主动请缨照顾他。于是,大家喝了水,吃过干果,在亮子的带领下。赶往火池。

  火池离这里约摸有五十多里。照顾百里溪的脚力,沐晚走得并不快。是以,他们足足走到两个时辰,才到达目的地。

  火池位于一个巨大的沙窝里。约摸十丈见方。池面上,跳跃着无数火苗。最矮的,不过寸许;最高的,有五尺多高。而亮子提及的“火籽”就是,火苗时不时会“噼叭”一声爆开,溅出池子的火星子。

  沐晚用气息感知。火池里居然有淡淡的火灵气。所以,火池之火应该也是灵火,并非凡火,只不过,品质不佳。这也是为什么亮子吐出来的火,猛一看象是凡火的缘故。

  在沙窝的东北边上,有一小洼浅水。亮子说,他就是喝了这里的水,才积毒狂。

  沐晚对这洼水一点兴趣也没有。站在火池边,她掐指细算。结果表明:东南五步远,大吉!

  池底是另有乾坤呢,还是接连生门或死门的入口?心中一动,她又用破阵手印推算起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她再次推算出生门和死门的方位。正如她所料,两门的方位已变动。但是,都不是这里!

  真的是另有乾坤!

  按住心中的喜悦,她转身,指着东南五步远的方位,问道:“亮子,土仔当年是跌进了这一片地方,然后不见了,对吗?”

  亮子躺在百里溪的怀里,惊讶的点头:“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古百掀开蛇皮罩,趴着行李木架的边缘,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沐姐姐能掐会算,准得很呢。”

  百里溪闻言,望着沐晚的背影,眼里全是钦慕。

  沐晚……没听见。她盯着那一片区域,心思转得飞快:不是生门,也不是死门,土仔掉进去,也立时无影无踪……试,还是不试?

  试的话,没有金莲圣火压制,仅是站在火池边,她都感觉到了炙热的火浪。更不用说跳进去了。搞不好,她会直接被烧成灰的!

  不试的话,只能再去破生门和死门……天知道,琉璃塔里有多少个芥子空间!她一一都破除,要猴年马月才能打出塔去?

  从水牢,到黑暗森林,再到大漠。火池是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变数……双拳紧握,她终于做出决定: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必须抓住唯一的变数!

  因为那也许就是一线生机!

  说完计划后,沐晚如是说道:“我先跳。你们如果害怕的话,可以留下来。”

  古百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就坐在行李里。沐姐姐去哪儿,澳门赌博网站:我也去哪儿。”

  亮子也道:“这火伤不了我。如果不是迷失了心志,我早就跳下去找土仔了。”

  只剩下百里溪了。老实说,看着熊熊大火,他真的好怕。但是……上天入地,他跟定了她!心一横,他昂说道:“我也不怕!”(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