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八章 忍无可忍
  “是祖姑婆让小子找道长的。 `”百里溪飞跑上前,两个脸颊红得能滴血。

  沐晚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做声。

  百里溪轻咬下嘴唇,细声说道:“小子也是刚才知道的。原来老怪也是皇室中人。她和小子一样,也是庶枝。论辈份,我应该称她‘祖姑婆’。见祖姑婆背回一个受伤的短黑衣女人,我们都不敢靠前。祖姑婆安顿好那女人后,偷偷找到小子。说那女人是宗令大人。嫡枝从来就不把我们庶出的当人看。祖姑婆担心宗令大人知道小子的身份后,命小子重练嫁木**,所以叫小子来寻道长。”用眼角余光弱弱的瞥了沐晚一眼,他继续说道,“祖姑婆说,龙兴山的地宫之门,要用皇室之人的血才能打开。恳请道长看在小子还有点用处的份上,带小子离开这里。”

  骗子!古百立刻用神识说道:沐姐姐,他肯定是有企图的!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回复道:无利不起早,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出点。他有所企图最正常不过。况且,我不是也需要他帮忙才能打开地宫吗?

  古百:可是,我担心他暗中使坏!

  沐晚:那也得他有那本事。若是不放心,你盯紧些就是。

  古百想想也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虚的。于是,他不再反对。

  沐晚对百里溪说道:“我现在要去破除生门,吉凶未卜,你也要跟着去?”

  “小子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百里溪欣喜的应道。

  沐晚挑眉:“行,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是。”百里溪垂眸,行了一个道礼,“道长仁义,小子感激不尽。”

  “跟在我后面。”沐晚转过身去,向生门区域走去。

  百里溪跟在她身后,保持三步远的距离,神情甚是谦卑。

  百古蹲坐在行李木架里。紧“盯”他的气息——这人比母狐狸还要狡诈善变,他实在是不放心得很。

  没走多久,一行人离生门只有一箭之地。沐晚站定,用破阵手印再次推算方位。

  百里溪也立住身形。两只手紧张的攥着破烂的裙摆。

  很快,沐晚推算完毕。`生门有变,不过,仍在附近,往左侧略微偏移了十步。

  转过身来。她指着后面的一棵古树,对百里溪说道:“不弃,你退后十步,在树后藏好,等我破解生门。”

  眼底闪过一道犹豫,百里溪问道:“阿百呢?要不要小子带他一起去藏好?”

  沐晚摇头:“不用。你只管照顾好你自己。”

  “是。”百里溪暗中松了一口气,转身跑去树后。

  沐晚目送他离开,用神识吩咐古百:阿百,你蹲在里头,不要乱动。

  古百想了想。问道:沐姐姐,你是担心老怪他们打我们行李的主意?

  沐晚轻笑:人家好歹也是皇室之人,哪有这么小器?不过,我一介草民,很小器就是了。

  什么意思嘛?古百瞪大眼睛。

  沐晚转过身去,检查了一下绑在右掌心的青云剑,照例从地上寻了一块斤把重的碎石块,掂了掂,慢慢的走近生门。

  隔着十步远,她扔出碎石块。果断砸门。

  这回,碎石块刚落在生门的地上,嗖的不见了。

  “啾——”一声尖利的鸟鸣有如实质,化成面盆大的一团火。呼呼的自生门里突然飞出,朝沐晚的面门砸过来。

  会喷火的灵兽!

  自从炼化了金莲圣火后,沐晚抗火抗高温的能力大幅度提升。而这一团火看似凶猛,实则不过是一团凡火而已。

  冷哼一声,沐晚挥剑将之截住,同时用神识将之牢牢缚在剑尖。而百里溪小心翼翼的从树后探出半个头。看到的俨然成了她用剑刺中了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球。

  好厉害!百里溪暗赞,星星眼。火辣辣的钦佩之情放肆的从亮若星辰的一双眸子里淌出来,片刻之间,流得满脸都是。

  生门里,一只拖着三根长尾翎的红眼金色大鸟破空冲出。

  红、黄、蓝,尾领呈三色,通体金黄,个头比野山鸡大不了多少……老祖的藏书里有提到过。`这是一只凤尾琴鸟,擅音攻。但是,声音能化火的,其实力起码相当于筑基后期的修士。在炎华界,已有数千年不见凤尾琴鸟的影踪。连老祖都以为灭绝了呢。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只活的。

  沐晚“看”得真切,瞅准时机,大喝:“回去!”扬剑甩出缚在剑尖的那团大火。

  呼——,火团以更快的度,打着转儿,拖着长长的火尾,象团流星一样,击向凤尾琴鸟。

  后者正要吐出第二声,见状,只好暂时改变攻击对象,“啾——”,又吐出一团大火,砸到迎面飞过来的火团上面。

  “砰!”两团火在半空之中撞在一起,竟然出金石之声。

  红艳艳的火星子象烟花一样炸开。每一棵火星子都落在沐晚旁边,呼的窜起半尺高的火舌。不过,一息不到,火舌们纷纷化成一缕青烟,飘散开来。

  沐晚很是意外,暗道:竟然不是凡火。

  凤尾琴鸟乘机飞出生门,落在旁边的一棵古树枝头,飞快的缩缩脖子,欲接连声。

  这时,古百呼的掀开蛇皮罩,不屑的哼哼,用神识说道:沐姐姐,我好久没吃过山鸡了。看我去拔光它的毛!

  老祖的藏书里的是到过。灵狐是凤尾琴鸟的天敌!

  沐晚连忙说道:“留它一命!”

  “唧——”古百大叫,象道银色的闪电一样,嗖的飞扑出去。

  凤尾琴鸟听到声音,顾不上沐晚,打开翅膀,从树上俯冲下来,伸出一双红色利爪,抓向古百。

  是见阿百还没有筑基,想当捡软柿子捏么?沐晚冷哼一声,暂且冷眼旁观。

  显然凤尾琴鸟太轻敌了。天敌就是天敌。哪有那么容易逆袭?古百才不是软柿子!

  他的度明显比凤尾琴鸟快。一个腾跃,他准确无误的将之扑到在地,一屁股砸坐在其身上,两条后腿紧紧按住它的一双利爪。“噼哩叭啦”,两只前掌抡得飞快。掌掌扇在凤尾琴鸟背上的火囊要穴——如果不是沐晚特意吩咐留这家伙一命,古百早就扑上去,一口咬断了这家伙的脖子。一了百了,何须这般麻烦!

  “啾啾啾……”暴打之下。火囊要穴被完全封住,看家本领使不了,凤尾琴鸟无计可施,唯有趴在地上,瞪着一双火红的眼睛,惨叫连连。

  没想到小毛团也是这般凶猛……沐晚摸了摸鼻子,快走过去,从行李木架里取出一只狼皮水囊:“阿百,掰开它的嘴。”

  古百挥起左掌,呼的打在凤尾琴鸟的后脑袋上。右掌却死死的按住火囊要穴。

  凤尾琴鸟被他简单粗暴的打昏过去。

  沐晚蹲下身子,掰开那尖尖的朱色尖喙,往里灌水。

  “咕噜”,一口水下喉,凤尾琴鸟浑身直抽抽,十息之后,才恢复平静。

  再来……沐晚接连灌了五口。终于,蒙在它的气息外面的光晕由血色消褪成月白色,最后完全消散。

  “好了。”沐晚收好水囊,起身说道。“阿百,松开它吧。”

  古百“哦”了一声,这才一脸嫌弃的跳回行李木架里。

  “它没事了吗?”百里溪小心翼翼的走过来,问道。

  沐晚没有做声。飞快的用破阵手印推算起来。

  果然!黑暗森林里的生门和死门也都已不复存在!

  “真想走,就扔掉外衫!”沐晚飞快的悄声说道,左手拎起地上的凤尾琴鸟,猛的跑进了生门里。

  原来她都知道!百里溪又惊又喜,二话不说,脱掉外衫。往右侧尽力掷得远远的。

  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生门里。

  半刻钟后,黑衣人带着老怪飞跑过来。看到地上的外衫,她在十步远的地方站定:“阿蓝,去捡起衣衫!”

  老怪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黑衣人拧眉催道:“快点!磨蹭什么!”环顾四周,恨恨的骂道,“小贱人没脸没皮,不知廉耻,跟着沐晚跑了!”

  眼底的寒光飞闪而逝,老怪从地上捡起外衫,慢慢的直起身子。

  黑衣人退后三步,指挥道:“用力抖三下!”

  老怪依言,将破破烂烂的外衫抖得哗啦作响。

  不见有什么异样,黑衣人阴沉着脸,又道:“拿过来,我瞧瞧!”

  老怪手捧外衫,快走上前:“神识印记还在。“

  黑衣人一把夺过来,背过身去,低头仔细的检查着,嘴里恨恨的咒骂道:“你们这些庶孽!成事不足,坏事有……”

  呼!

  寒光乍起!

  咒骂声戛然而止。

  “你……”黑衣人愕然的低头。

  后腰上传来剧痛。她的小腹上现出一个三寸来长峨眉刺尖。闪着黑色的寒光……有剧毒!

  峨眉刺自她的后腰刺入,穿透她的腰腹。丹田被刺了个对穿。里面,真气乱窜。

  “为什么!”她嘶声怒道。

  老怪没有吭声,双手紧握峨眉刺,猛的旋转一圈。

  “啊!”黑衣人抬头惨呼。

  “嗖”的拔出峨眉刺,老怪往后飞掠出数步。

  “噗——”血线冲出,黑衣人重重的一头栽倒在地上。

  真气象流沙一样,和着黑色的血水,从她的丹田里飞快的流淌出来。她瞪大眼睛:“杀我了,你也当不上宗令!”

  老怪扔掉手里的峨眉刺,“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双手痛苦的捂住脸:“九姑姑,我从来没想过要当宗令。我只想专心修道。”

  “你怕我再吸收你的功力,误你修行,所以,你杀了我?”黑衣人用尽最后的气力狂叫。

  “不是!”老怪放下双手,大叫,“九姑姑,百里家早就从骨了里烂掉了!你的复辟梦,是祸害!”她以及九姑姑经历大劫之后,会大彻大悟,获得新生。不想,却是变本加厉……她真的再也无法忍受了!

  “庶……孽……”黑衣人从齿间吐出两个字,头一偏,断了气。两眼瞪得浑圆,死不瞑目。

  老怪瘫倒在地,已然泪流满面。

  ===分界线===

  今天有三更哦。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