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七章 新的线索
  “剑下留人啊!”转眼,老怪跑到跟前,气喘吁吁的恳求道。 `

  沐晚将青云剑架在黑衣人的脖子上,问道:“你认识她?”

  老怪摇头:“同病相怜罢了。她的今日,极有可能就是我的明日。”

  果然,老怪知之甚多。只可惜,她戒心甚重,什么也不愿意透露。沐晚表示为难:“你应该看得很清楚。她完全迷失了本性。而且,并非我不顾同道之情义。实在是她不死,死门就不破。国师大人有言,参透生死二门,才能逃出生天。难道我们都要在困死在这里吗?”

  老怪脸上泛红,弱弱的说道:“外面的水,兴许能令她恢复神识……”

  沐晚冷笑:“兴许?你也说了,只是‘兴许’!这里的水有多宝贵,要是‘不兴许’呢?还有,我带进来的水有限得很。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救她,而置自己于险地?”

  “上天有好生之德。方才,沐道友不就是对我施以援手……”老怪坚持道。

  沐晚不耐烦的打断她,反唇相讥:“救了你,你却连一句实话都不曾有。宁死道友,莫死贫道。阁下定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我后悔了!去他的‘好生之德’!同样的蠢事,沐某人不会做第二次。”

  “我……”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老怪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沐晚作势要斩落黑衣人的脑袋。这时,老怪突然蹦出一句话:“别!就算看在溪儿的面上,好不好?”

  “溪儿?”沐晚打住,挑眉笑道,“原来阁下也是姓百里的,前朝皇室之人。失敬得很啊!”

  其实,她早就怀疑老怪是大秦皇室中人。哦,还有这位黑衣人,肯定也是姓百里:一来,戒心过重。自以为是,是天下皇室共有的臭毛病;二来,老怪在黑暗森林里呆了十余年,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但是。有修为护持,气息却没怎么变样。从面相上看,黑衣人,老怪,百里溪有三分相像。尤其是三人的眉毛和鼻子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被她一通冷嘲热讽。又毫不客气的揭穿身份,老怪却完全奈何不得,只好呵呵陪笑:“溪儿跟我不止一次提起过道友……”

  “打住!大秦皇室神龙见着不见尾,如果不是碰到阁下,在下还真不知道跟哪位王女讨赏呢?”沐晚恶心极了,冷声喝止,用剑轻拍黑衣人的颈脖,“这其实也是一位大秦王女?你,算是欠我半条命,加上百里溪。 `c om在下一共搭救了你们大秦皇室两条半人命。你准备拿什么来跟我换?不然,我一点儿也不介意费点力气把两条半人命收回来!”

  “我……”老怪愕然的望着她,“道友,性命攸关,您别开玩笑。”

  沐晚稍微用力,青云剑的剑锋切破了黑衣人的颈脖上的皮肤。顿时,黑色的血线嗖的流出。

  黑衣人神色更怒。可惜,穴道被封,她完全动弹不得。

  “别!”老怪这回是真正的急了。她尖叫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沐晚挑眉看着她。

  老怪垂头丧气的说道:“道友想知道什么?只要老朽知道。当知无不言。只求道友念在同道的份上,救老朽的九姑姑一命。”

  沐晚轻笑:“我想知道,如何才能回到炎华界。”

  老怪苦笑:“道友,你现在身陷琉璃塔……唉。数十年来,老朽还没听说过有人逃脱过。”

  “你管我能不能逃脱!阁下刚刚的话,是骗在下的吗?”沐晚略微提起青云剑,嗖的在黑衣人颈动脉以下半指的地方又拉出一道三指长的血口。

  皮肉翻开,又涌出黑色的血。瞬间,流了一脖子。

  “我说!我说!”碰上了一个油盐不进的狠角色!老怪无奈。据实以对,“不瞒道友,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去炎华界。但是,九姑姑完全狂前,告诉我一个秘密。我们的始祖其实就是来自上界百花谷的一名道修。始祖留有一本手札,非皇室宗令不能看也。我的九姑姑就是宗令。她看过那本手札,说,手札里写道,百花谷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修真门派。我们现在落到这副惨境,做梦也想能联系上界,求得百花谷助拳,灭了外面的秃子们。”

  沐晚眼前一亮:“手札呢?”也许手札里会有回炎华界的法门!至于百花谷,东华洲有这个“很了不得的修真门派”吗?抱歉,她真的没听说过哎。 `老祖的藏书里也不曾提及。

  老怪摇头:“我不是宗令,怎么可能拿到手札?”

  还是不肯说么?沐晚翻了一个白眼,提剑在黑衣人颈脖的另一侧,拉出一道三指宽的血口。流出来的血水呈暗红色。

  “道友,听我说完!”老怪大叫,“手札,九姑姑看过的。只要令九姑姑恢复神识……”

  沐晚冷哼,在颈窝上方拉出第四道血口。暗红色的血水立刻灌入这边的锁骨窝。

  黑衣人依然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目眦欲裂。

  “始祖最后隐于龙兴山的地宫,不知所终!龙兴山的地宫方位是五,十七,六,卅,正东,十。”老怪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几乎要哭了,“道友,我真的全告诉你了。”

  “这串数字是什么意思?”这是沐晚第二次听到这样的方位标记法。先前,在水牢里,云安道长仙逝前也报出一组类似的数字。

  “道友只要寻来一本《大秦山经注》,按照数字去找对应的字。就能译出地宫的方位。前面四个字,两两一组。第一个字是页序,第二个字是字序;最后的‘十’,是行走的步数。”老怪说完,问道,“道友,现在,你能救我九姑姑了吗?”

  沐晚笑了笑,右手飞旋,嗖嗖嗖的,澳门赌博网站:飞快的挽着剑花。一时间,青光将黑衣人完全罩住。水泼不进。

  血线不住的飞起。

  就是一息不到的事。老怪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嗷嗷双手扑抢上前。沐晚已经收剑,身子微偏。打了个转儿,灵巧的避开。

  老怪收不住,径直扑到黑衣人身上,与之滚成一团。

  她尖叫着,从黑衣人身上爬起来:“沐晚。我与你拼了!”

  就在这时,她的左手被人一把拖住。

  “咳咳咳……”身后传来一通剧烈的咳嗽。

  老怪愕然的回过头去。

  只见黑衣人一手抓住她的左手腕,一边躺在地上,使劲咳嗽。她的眼睛黑白分明,血红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然褪去!

  “九姑姑!”老怪反手抱着那只手,喜极而泣。

  黑衣人终于咳出一团暗红色的浓痰,缓过劲来,哑声说道:“唔,阿蓝,你踩着我的手指了……”

  老怪慌忙弹开。小心翼翼的扶她坐起来:“九姑姑,你全好了?”

  黑衣人浑身是血:她的颈脖上,一双手腕,两只脚踝,拉出了两条三指长的血口。身上的黑袍也被割了近百道三指长的口子。下面全是血淋淋的伤口。

  老怪恍然大悟,呵呵笑道:“是我眼拙,误会道友了。原来道友一直在替九姑姑放血去毒。”

  这脸变得比翻书还要快……沐晚实在对她喜欢不起来,不想与之多打交道。问到了想要的线索,死门也破了,此间事了。她漠然的转身。走到古百面前,温声说道:“阿百,我们走。”

  “唧!”古百欢快的跳进行李木架。

  老怪起身欲唤住她。

  黑衣人拦住,伸手摸着自己的短。不爽的说道:“急什么!她迟早会回来的。”龙兴山地宫,必须用皇室成员的鲜血才能打开!所以,她且等着那家伙来求血!

  老怪意会过来,脸色乍变。

  “怎么了?”黑衣人问道。

  老怪讪笑道:“我身上的积毒也很深了……”事实上,她想说的是,黑暗森林里还有第三个皇室成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九姑姑冰冷的眼神,她不由自主的撒了谎。

  “有这身伤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黑衣人冷哼,“下次你作时,我也帮你放血去毒就是。”

  “是。”老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颈脖。左右两侧原本各有一个黄豆大的硬块。她很清楚,这便是令她狂的积毒。而喝了外面的水后,她感觉到颈脖从未有过的轻松。现在,两个硬块都消失了。所以,相当一段时间里,她应该是不会作了。

  偷偷瞥了一眼沐晚离去的方向,她在心里忍不住想:也许沐晚很快就能破了生门呢。那样的话,大家很快就能离开黑暗森林了。

  “什么愣呢?”黑衣人不满的哼道,“先背我去你那里养伤。”

  “是。”老怪连忙蹲下身子,背起她,向寄身的密林,大步流星的走去,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沐晚其实并没有走多远。她拐了一个弯,闪身躲在一棵巨树的背后——死门到底有没有被破?生门在何方位?这些她都没有推算,怎么可能乱走?万一激活了生门,跑出一只厉害的家伙来,怎么办?她可不敢指望后面那两个家伙能施以援手。

  待老怪背着黑衣人走开后,她才施展破阵手印飞快的推算起来。

  死门确实消失了。而生门又挪了方位。这回隔得比较远,离她尚四里之遥。

  先补足体力和神识再说。她解下行李木架,在树下盘腿而坐。古百也跳了出来,递过一只剥掉了皮的柿饼:“沐姐姐,给!”

  “谢谢!”沐晚接过来,顺手揉了揉他的头。

  吃饱喝足,沐晚的困劲儿上来了。古百说道:“沐姐姐只管睡。有我看着呢。”

  于是,沐晚小睡了一刻多钟。

  醒来后,她又推算了一下生门的方位。没有改变,仍在原处。这时,她敏锐的感觉到,有一道熟悉的气息正往这边飞跑过来。

  百里溪!他来做什么?

  她狐疑的从树后现身。

  隔着百多步远,百里溪看到她从一棵巨树后面踱出来,心中大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韵响福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