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六章 戒心重重
  百里溪飞快的答出沐晚的来历。`

  老怪挣扎着起身,非要给沐晚行一个正式的道礼。沐晚无奈,只好回以道礼。

  这时,藏在杂树丛中的年轻女人,以及四下逃避的其他人6续的现身,围了过来。加上老怪和百里溪,总共有二十一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无不衣衫褴褛,面有菜色,身形削瘦。

  老怪的资历和修为都最高,在这群人里威望最高。大家相互见过礼后,老怪一一向沐晚引见。

  很快,沐晚了解到,二十一人之中,以老怪的修为最高。其中,先天境的,包括老怪在内,只有四人。其余都是先天武者境;在黑暗森林里呆得最久的,也是老怪。不过,进来后才开始修道的,却只有百里溪一人。

  在西地小界,进入先天境之后,就是“道人”,都会有正式的道号。但是,老怪等四人皆认为道统断送于自己之后,没脸以“道人”自居,死活不愿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道号,分别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老怪,懒鬼,蠢包,怂货。

  先天境的高人且是如此,那些后天武者自然也是有样学样。请老怪赐名,成了此处新来者必做的第一件事。比如百里溪的外号叫做“不弃”。

  沐晚正要暗道此外号很有深意时,老怪又指着另外几个年轻人,报出他们的外号:不离,不三,不四、不明,不白,不偏,不倚……呃,后天境的武者们,不分男女,也不论老少,都是“不”字开头,两个一组。先天躲在杂树丛里的那位年轻女人脸色青白,跟只鬼一样。却外叫“不白”。

  沐晚摸了摸鼻子。呵呵,她想多了。

  老怪看上去只有四十几岁,实则年近百岁,也是这群人里见识最广博的。据她自己说。这得感谢外面的那班秃子,年复一年,不遗余力的追捕她。她不得不浪迹天涯。走过的地方多了,没长本事,光长见识了。

  得知沐晚想返回炎华界。她微闭双目,沉思良久,长叹道:“要是有办法去上界,我们又何至于与上界断了联系?”

  沐晚的心,瓦凉瓦凉的。她不死心的问道:“那么城隍呢?此界的城隍都去了何地?”

  老怪很肯定的答道:“抓的抓,除的除。宁远十几年之后,我在外面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城隍庙,也再没听说过城隍奶奶。”

  城隍其实是鬼魂……“她们能被关在哪里?”沐晚又问。

  老怪一脸茫然的摇头:“从来没有见过城隍奶奶。`”

  古百再也忍不住,用神识气呼呼的说道:沐姐姐,我感觉到。老怪没有说实话。

  沐晚也是这么认为的。老怪要是这么容易相信一个陌生人,又岂能在黑暗森林里呆十年之久?

  罢了。不说,就不说。沐晚决定按原计划,先破掉生、死二门。

  于是,她向老怪等人辞行。

  “你要去破二门?”老怪惊道,“你能找到它们?”

  沐晚说道:“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想去试试。”

  老怪沉默片刻,抱拳行礼:“祝道友马到成功。”

  众人也纷纷行礼:“马到成功。”

  “谢谢。承大家吉言。”沐晚抱拳,行了一圈礼,又背上行李木架,带着古百。头也不回的走了。

  百里溪急了。他咬咬牙,欲从老怪的身后冲出去。

  不料,老怪伸手将他拦住,用只有他们俩听得见的声音。飞快的说道:“不弃,你跟去的话,只会拖累她。”

  百里溪立时泄了气,顿住脚,望着那抹渐行渐远的青色身影,眼圈渐渐泛红。

  当沐晚走出两里多远时。古百突然问道:“沐姐姐,老怪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凭什么不相信我们?”

  沐晚呵呵轻笑:“就算她相信我们,她也不会跟来。”用她自己的话说,跟过来,除了拖累,还能做什么?

  所以,她真的不在乎老怪信任与否。

  古百吐出一口浊气,轻声骂道:“该死的塔!”

  想起百里溪说过,这里的生门和死门飘渺不定,沐晚停下来,又用破阵手印推算了一次。

  一刻多钟后,她算出结果,暗叫:好险。

  死门真的变换了位置。此刻转到了正南方。她只要再往前面走四十来步,便进入死门范围。

  “阿百,我们马上就要进入死门范围!”沐晚说着,解下行李木架,从中取出青云剑,将之缠在右手掌上。

  “沐姐姐,我帮你守着行李。`”古百依然蹲坐在行李木架的最上层:一来,背着行李,很是碍事;二来,在这里,行李里的水囊和干果都是顶级重要,不能有任何闪失。

  “好啊。你在这里等我。”沐晚取出水囊接连喝了三大口,这才从地上捡了一个拳头大的石块,往正南方慢慢的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三十步!

  也不知道这回会跑出一只什么来!她站定,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深吸一口气,左手用力平掷出石块。

  “砰!砰!砰!”石块在死区范围里接连弹了三次。

  三息之后,前方仍然静悄悄的。

  沐晚皱了皱眉头,全身警戒——在死寂的背后,她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

  这是在水牢里不曾有过的感觉。意味着,这回从死门里出来的,更厉害!

  大约过了半刻钟,约三十步开外的一棵大树后,冷不丁的闪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高挑女人。她身着黑袍,油黑亮的长胡乱的披着,拖到了地上。肩上扛着一把黑色的阔剑,面无表情的看着沐晚。细眯的眼睛红彤彤的。

  沐晚拧眉。如果不是“看”到来人的气息是如假包换的正常女人,她肯定以为是兔子成了精。

  黑衣人同样也是灵力不显。但是,沐晚“看”到她的气息,不难得知她的修为比老怪要高,相当于筑基后期。气息的外面的光晕红艳用火。

  原来被圈养的不止是迷失本性的狂兽,还有狂人!

  突然!“嘶——”黑衣人呲牙,双手举着阔剑,象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噌的疾冲过来。

  呼——,劲风乍起!

  沐晚的衣袍被吹得哗啦作响。

  古百蹲在行李木架里,紧张得弓起腰身,屏息敛神。

  好勇猛!沐晚暗赞。不进反退——再往前走就是死门。天知道那边的林子里有什么玄机。她才不要在死门里作战呢。

  黑衣人才不管什么死门的界限。转眼,她追了上来,却半道上变了招,双手一旋,对着沐晚的腰腹平斩过来。脚下半点儿也不见减慢。

  一把玄铁重铁而已!沐晚挑眉。立剑挡之。

  “当!”

  两剑相撞,火星四溅。

  黑衣人手中的阔剑应声断为两截!

  吃了一个大亏,黑衣人的脸上却跟戴的是人皮面具似的,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她闷哼一声,举着半截短剑,呼的冲着沐晚的面门,直劈下来。短剑裹着劲风,虎虎生威,刚猛之极。

  这是做什么?砍柴吗?沐晚哭笑不得。在剑道峰,就是初学剑的弟子也不会这般使剑。好不好!

  而且,这位真气不畅,一身的修为完全没有挥出来。

  沐晚暗道奇怪,又试着与之过了两招。

  黑衣人仍然空有一身猛力,断剑使得毫无章法。

  定有内情!沐晚运用“逍遥八步”绕到其身后,欲用剑鞘敲晕之。不想,黑衣人那头油光黑亮的长这时竟然诡异的分成数十缕,每一缕都不过小指粗,打着转儿,向沐晚缠绕过来。

  沐晚不曾防备。立时,双手、双脚,以及腰腹尽数被缠住。

  呼啦,长用力收紧。

  大意了!沐晚暗恼。不得不马脚下蹲,全身紧绷,试着用青云剑划断长。

  而长象是通了人性一般,力度骤然增大好几倍。

  沐晚一个踉跄,被往前拉了两步,叭的撞在黑衣人的背上。

  唔。黑衣人身上好冷!后背**的!

  与此同时,黑衣人头也不回,断剑向里,恶狠狠的往背后捅插。

  噗!断剑刺穿了她腰侧的黑袍。

  血流如注!

  够狠决!但是,沐晚的反应俗来不慢。尽管右手腕被长紧紧束着,一时间,无法旋剑挡住,但是,她的“逍遥八步”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俨然成为了她的一种本能。

  她的身体不可思议的稍稍左旋,恰好避开断剑!

  刷!

  短剑擦着她的腰线刺过。她没事,而束在腰腹上的那几缕长却被齐齐割断。

  一击不中,黑衣人毫不犹豫的举剑。

  第二剑更加凶狠,竟然是对着她自己的小腹刺下去!

  而沐晚此刻腰身得到了解放,活动能力大大提高。“见”状,她奋力提起右脚,抢在黑衣人力之前,“啪”的狠狠踢在其屁股上。

  “嗷——”黑衣人当即被她踢飞,澳门赌博网站:竟然出一声兽吼般的惨叫,重重的摔在三丈开外。

  束在沐晚双手双脚上的长尽数被生生的扯落,不少根上沾着血淋淋的头皮。

  这还是人吗?沐晚叹了一口气,先挽了个剑花,刷刷刷,割断这些长,然后,提着剑,不紧不慢的向黑衣人走去。

  后者狼狈的趴在地上,一直没有动弹。

  不过,沐晚知道她既没死,也没晕。因为她的气息好好的呢。

  果然,当她又往前走了数步,只隔丈许时,黑衣人象诈尸一样,猛的从地上直挺挺的立起,举着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来。

  同时,她的长全部倒飞,又分成数十缕齐齐缠绕过来。

  沐晚一直防着她这招呢。当下,左手拿着剑鞘做长剑使,粘字诀,“当啷”,将断短挑飞。右手接连挽了三个剑花,嗖嗖……长纷纷而下。黑衣人的一头及地长被她削成了齐耳短。

  “啊!”黑衣人怒吼,一双血眸愤怒得几欲立起。她张着嘴,现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挥舞着双手,冲上来!

  这是要咬人的节奏?堂堂筑基后期的修士竟做恶犬状!沐晚大汗,好久不曾碰到过这种无赖的打法!

  “叭!”果断用剑鞘点住黑衣人的穴位,将之定住。

  黑衣人动弹不得,愤怒之极,满脸通红,脑门上现出数根青筋。

  就在这时,一直远远的躲在一株大树后面观战的老怪终于冲了出来,大声疾呼:“沐道友,剑下留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ynntextile、机器猫的包、五只猫1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  月票又逢百,所以,明天周六,中午有加更哦。某峰多谢亲们的热忱支持,敬请围观!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