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五章 黑暗森林的老怪
  接着,沐晚再次询问了修为境界的事。`

  百里溪知无不言。

  西地小界的道修也有后天和先天之分。不过,后天境的道修通常被称为“武者”,共有十级;只有进入先天境的道修才是真正的“道人”,一共分为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等五个境界。

  沐晚和古百面面相觑:完全不相同!

  “武者”、“道人”之分闻所未闻,先天的五个境界也是头次听说。

  “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沐晚问道。

  百里溪脸上泛红:“二级武者。”双手在破烂的袍袖里悄然紧握成拳,他鼓起勇气继续说道,“我是进来后,才开始修道的。”

  原来如此。沐晚暗道:怪不得我先前没看出来他是修道之人。

  好吧,就是现在,她也没有看出来。百里溪身上灵力不显,看上去,与凡人没什么两样。

  沐晚忍不住“打量”百里溪,现他的气息丹田处一团漆黑。

  后天境?

  这时,百里溪接着坦白:“在外面时,我练的是嫁木**。嫁木**,就是移花嫁木,不是真正的武者。进来后,碰到老怪,她替我化掉了嫁木**。我才开始正式修道。”说完,心头一轻,他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

  她都知道了……会怎么看我?他不由偷偷的抬起眼皮,飞快的瞄了一眼沐晚。

  移花嫁木?回想起百里溪受伤时的脉相,沐晚懂了——那时,她还觉得很奇怪呢。百里溪体力竟然有数道真气。幸好这些真气都很微弱,成不了气候。所以,她才没有出手替他压制,只是在野山鸡汤里加了几味固本之药。

  所谓移花嫁木,定是指夺他们之功力为已有。听着象是邪功……沐晚心中狐疑:好端端的前朝皇孙,怎么会练这种邪功?

  “你从哪里学的嫁木**?”

  百里溪答道:“是我们皇室的传承。 `我们皇室有护教的责任。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修道的资质,所以……”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大秦皇室竟然有修练邪功的传统?用邪功护教?沐晚感觉三观完全被颠覆了。此时此刻。她一点儿也不同情被倾覆的大秦。哼,如果让她知道了,也定要提剑灭了这帮从骨子里腐烂透顶的皇子皇孙,哪里还轮得到佛陀动手?

  不过。浪子回头金不换。更何况,修练邪功是前朝皇室的传统。百里溪练移花**,也是环境使然。沐晚叹道:“改了就好。都是些前尘旧事,你既然已经修道,从此就要坚定道心。矢志不渝。”

  她没有拂袖离去,反而鼓励我努力修道!心底涌起阵阵暖意,百里溪感激的跪伏于地,哽咽道:“是,小子多谢上修教诲。”老怪说过,修道之人先应该有一颗包容、宽广的心。她是真正的道修!

  古百也听明白了。在妖族,夺他人功力为已有,挺平常的。所以,他倒没有丝毫看不起百里溪的意思。只是,这男人该不是水做的吧?不然。怎么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真心看不惯!

  沐晚起身,伸手扶起百里溪:“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道修。‘上修’二字不敢当。你以后还是唤我‘沐道人’吧。”

  “是,道长。”百里溪顺从的起来。他看不出沐晚的修为,但是,他见过沐晚攀悬崖如覆平地,比老怪还要厉害。所以,尊之为“道长”

  沐晚环视周围,说道:“老怪前辈在哪里?你带我去看看。”

  百里溪扳着手指飞快的计算一番,抬头说道:“道长,能再等一会儿吗?老怪的狂劲快要过了。”

  沐晚惊讶的问道:“就快要过了?她每次狂要多久?”不是说。一次就延长了两个时辰吗?而从她进来,到现在,最多也就是半个时辰而已。

  百里溪解答道:“黑暗森林的时间比外面要慢很多。这里面的一个时辰,大致相当于外面的一天。的是外面的时间。”

  沐晚想起自己的空间也另有时间流。点点头:“无妨,你现在就带我过去。也许我有办法治得了老怪前辈的狂病。”她必须找到老怪。百里溪修道尚浅,知之不多。关于西地小界与炎华界之间的联系,也许老怪会知道。

  百里溪本来想劝阻一二,转念一想:她的修为应该比老怪要高,也许能制伏老怪。

  凭心而论。老怪对他恩同再造。他也希望老怪能得到救助。

  于是,咽下涌到嘴边的话,他恭敬的说道:“请道长随小子来。”

  沐晚又背上行李木架,带着古百,与百里溪一同走向黑暗森林的西南边。

  沿途,百里溪向沐晚讲了一些此地的生存之道:森林里的水是万万不能喝的。只需一口,就能使人狂。但是,森林里有一种被尊为‘圣树’的树木。它们的叶子上凝结出来的露水,喝了不会使人狂。所以,他们都是收集露水饮用;在圣树的周围,时常会生出一种月白色的蘑菇,象撑平了的伞一般。生吃的话,会使人狂。但是,用露水煮得熟烂,每次只吃一小碗的话,还不至于完全失控。事实上,就是这种蘑菇汤也还是含有微毒的。老怪的狂病就是明证。但是,除此之外,偌大的森林里再无可食之物,他们只能用蘑菇汤裹腹;还有,密林里有各种各样的狂兽,老怪不狂时,也奈何不得。他们碰到了,唯有逃命。好在这些狂兽都有固定的活动范围,轻易不会进犯。

  某只曾经的“狂兽”尴尬的用神识对沐晚说道:沐姐姐,狂后的事情,我一点儿也记不清了。不过,我清醒的时候,真的没有碰到一个人。

  沐晚想了想,答道:你那时应该是被困在森林里的某一个地方。

  据她推测,塔里应该关了不少灵兽。平时,它们都被分开圈养。当它们抵抗不住,彻底迷失本性后,就会变成百里溪口中的“狂兽”。当生门或死门被触时,这些狂兽就会随机的被送出去攻击触者。而触者只有切断琉璃塔对狂兽的控制,才能破掉生门或死门——不一定要灭杀掉狂兽。以古为例,在水牢里,她虽然没有灭掉古百,但是,却灭掉了他的狂性。琉璃塔完全失去了对他的控制,生门一样也被破。

  一行人很快走进了一片更加茂密的林子。

  远远的,沐晚看到了一棵高大的古樟树,顿感亲切。

  “那棵就是这一片里最老的圣树。我们称之为圣王树。”百里溪指着它介绍道。

  对哦。樟树本来就有清神之效。沐晚点点头。

  在他们的左手边,二十步开外,一丛杂树下,有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女人。看到他们,她惊恐的“咕咕”疾叫。

  百里溪立马站住,回过头来,紧张的压低声音说道:“老怪……”

  话未说完,劲风袭来,从右边的一棵古树后突然冲出一道人影。

  沐晚早就注意到了。古树后面藏着一道中年女人的气息。

  这道气息的丹田亮堂堂的,呈黄绿色。也就是说,中年女人是土木二灵根,其修为相当于筑基初期。但是,她身上也没有任何灵力波动。

  并且,她的一双眼睛通红似血,处于狂暴状态。

  不用说,这一位定是老怪前辈!

  “不要乱动!”一把将百里溪推开,澳门赌博网站:沐晚扬剑迎上去。

  中年女人飞扑过来,一双黑瘦的手如钩,直取沐晚的双眼。

  换作是真正的对敌,沐晚肯定是不客气的挥剑剁了这双爪子。但是,眼前之人,并非真正的敌人。是以,她施展“逍遥八步”,左脚跟转旋,匪夷所思的转到了中年女人的后面,左手抬起,一记掌刀,干净利落的砍向中年女人的后脑勺下方。

  中年女人听到耳后起风,赶紧收回双爪,欲回防。

  然而,晚了!

  “啪!”掌刀落下。

  她应声向前扑倒。

  沐晚伸手将之揽住,轻轻放倒在地。

  整个过程就是一息之间。百里溪先前被一把拉开,这会儿才堪堪立住身形。

  藏在杂树丛中的年轻女子则华丽丽的石化了。

  周边一片死寂。

  沐晚抬头问百里溪:“这位是老怪前辈吗?”

  百里溪回过神来,使劲的点头:“正是。”

  “过来帮我扶住她的头。”沐晚说道。

  “是。”百里溪连忙跑过去,蹲在老怪的旁边,依言将她的头扶起来。

  沐晚解下青云剑,放进行李木架里,取出一只狼皮水囊,扳开老怪的嘴巴,给她喂水。老怪的气息外面也蒙着一层光晕,粉色的。所以,沐晚估计,救治的方法应该差不多。

  这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几岁的女子,面黄肌瘦,依稀可见年轻时的姣好面容。枯的头白了大半,在头顶挽成道髻。不过,此时已然散了大半,乱蓬蓬的跟只鸟窝一样。

  三口水下喉,老怪幽幽醒转。

  她缓缓睁开眼睛,眸子里的血色已然褪尽,恢复清明。同时,粉色的光晕也消失殆尽。

  百里溪松了一口气,依然扶着她的头,喜道:“老怪,你好了?”

  “哎,好了。”老怪的目光从他脸上挪开,看向沐晚,满脸愕然。她看不出眼前之人的修为,但是,直觉告诉她,对方的骨龄虽然才二十几岁,但是,修为却远远高过她!

  顾不上脑后的疼痛,她翻身从地上爬坐起来:“您,您是……”

  沐晚笑了笑:“在下沐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老萌萌、jxmdni1981、zyc1o29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