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四章 西地小界
  不出十息,沐晚追上了百里溪。 `

  后者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横眉立眼,拼命推开她:“谁,让,你追,来的?快走!”

  “那边是死门!”沐晚知道他也是一番好心,好脾气的解释道。

  古百蹲在行李木架里,气得只差没冒烟了——哼,好心没好报!

  百里溪正要再问,沐晚已经拉着他的一只手,向正东方飞跑过去。刚刚她推算过,正东边既不是死门,也不是生门。当然,她也很想知道“老怪”为何物。只不过,眼下不是问话的时候。

  出乎意料的是,百里溪居然没有再挣扎,顺从的任她拉着,尽可能的跑得快。

  一气跑出四里多,百里溪只觉得肺都要炸了。

  “可,可以,了!”他挣脱沐晚的手,一屁股跌在地上,双手撑地,象个破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沐晚停下来,吐出一口浊气,在他旁边盘腿坐下,解下背后的行李木架。

  古百掀开蛇皮罩,自内跳了出来,蹲坐在一旁,“看”着百里溪。

  过了十来息,后者终于喘过气来。

  沐晚拿出一只狼皮水囊,递到他面前:“喝点水吗?”

  百里溪拧眉:“这里的水不能乱喝。”

  沐晚淡笑:“我知道。这是我从外面带进来的水。”

  “从外面带进来的?”百里溪的眼睛亮了,忙不迭的接过来,扯出塞子,抱着水囊“咕唧咕唧”一气灌了三大口。

  然后,他满足的放下水囊,小心翼翼的重新塞好塞子,将水囊还给沐晚:“谢谢。”

  沐晚接过来,放回行李木架里,取出一只柿饼,又递过去:“这个也是我从外面带进来的。 `不过。沾了这里的水。你要剥掉皮才能吃。”

  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百里溪尴尬的垂下头,掩去眼里的热切,说道:“这里的吃食很金贵的。你自己吃……”缓过劲来。他越不敢面对沐晚——如果不是为了救他,沐晚怎么可能被官兵现?他到底还是害苦了她!所以,现在,他不能再拖累她了。

  “我还有好多呢。”沐晚将柿饼塞进他的手里。

  百里溪咬着下嘴唇,眼里阵阵热。哽咽道:“对不起……你身手那么好。如果不是我,你肯定不会被抓进来……”

  沐晚呵呵笑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被抓进来的。我是自己跑进来的。”

  “啊?”百里溪猛的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瞪着她,“自己跑进来?你疯了吗?”

  沐晚摊开双手,无奈的答道:“没办法,我要回家。只有在这里,也许才能找到回家的线索。”

  “回家?”百里溪听得一头雾水。

  沐晚又取出一只柿饼,一边细心的剥着皮,一边说道:“你先吃东西。等填饱了肚子,我再慢慢告诉你。”

  “哦。”百里溪红着脸。跟古百打招呼,“阿百,你长大了一些呢。”

  古百将目光从他手里的柿饼上挪开,默默的扭过头去,心里吐槽不已:什么男人呀,动不动就脸红!人都瘦得快脱形了,还想勾引沐姐姐……哼,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是副什么德性!

  貌似被一只小狐狸鄙视了。百里溪尴尬的低头剥柿子皮。

  很快,沐晚剥完一只柿饼,递给古百。小家伙是个大胃王。肯定已经饿了。

  古百眯起狐狸眼,瞥了对面的百里溪一眼,一口叨住柿饼,故意“吧唧吧唧”的嚼了起来。炫耀之情。溢于言表。

  不就是一块柿饼,至于吗?沐晚暗自好笑,取出另一只水囊,接连喝了两口水。

  百里溪吃完一个柿饼,胃里泛起阵阵暖意。`他跟沐晚说起密林,以及“老怪”。

  半年前。他被官兵抓住。随后,他被冠以“前朝余孽”,流放天雾山。三个多月前,他和另外九名“前朝余孽”一齐被扔进了琉璃塔。他也是被一道金光罩住,再睁开眼时,现自己和另外三人就被扔到了这座暗无天日的密林里。

  而“老怪”就是他们在密林里认识的一位前辈。

  “老怪是她的自称。她说,她在这座黑暗森林里被关押了很久,久到她都记不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了。所以,就以‘老怪’自居。”百里溪叹了一口气,“多亏老怪前辈照顾,我们总算活了下来。但是,她在黑暗森林里呆的时间太久了,神识被侵蚀,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时甚至狂。”

  而老怪起狂来,力大无穷,能一掌劈倒数人合抱的古木。并且,她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澳门赌博网站:双目通红,变得嗜血好杀。百里溪他们有一个同伴就是逃跑不及,被她逮住,生生的拧断脖子喝血。

  那是两个来月前的事。百里溪现在想来,还觉得后背阵阵冷,忍不住紧紧抱着膀子:“基本上,老怪是每个月都要狂一次。不过,老怪说,她最初是每年才作一次。”

  沐晚忍不住插话:“也就是说,她狂的间隔越来越短。”心中暗自猜测:所谓的狂,应该就是跟水牢里的大海蛇,还有古百先前一样,迷失了心智,完全不能自控吧?

  百里溪点头:“不仅如此,她狂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上个月,她狂的持续时间就比上上一个月增加了两个时辰。不过,她狂时,我们只要逃到离她十里远的地方,就安全了。”

  照这样下去,这位自称是“老怪”的前辈恐怕终有一天会彻底迷失。沐晚长叹,问道:“百里公子,我听说,国师大人曾有留言,你听说过吗?”

  “是‘生门不生,死门不死。参透二门,逃出生天’吗?”百里溪抬起头,“除了国师大人的留言,老怪还告诉我们,整座黑暗森林其实是琉璃塔第二层里的一个芥子空间。要想离开黑暗森林,唯有破掉生门和死门。可是,生门和死门总是飘泊不定。老怪花了十年的时间,也未能找到它们。”

  沐晚又问道:“老怪是什么修为?”

  百里溪肯定的答道:“老怪自己说。她进来之前是融合大圆满,但是,进来后,境界不停的下跌。如今已跌至融合七层。”

  融合境?是什么境界?根本就没听说过!沐晚抚额:“你们这里都包括哪些境界?”

  “你不知道?”百里溪讶然的看着她,心思转动如飞:先前,她说要回家……难道她并非本界之人?

  沐晚老实的点头:“我应该是来自另外一个界面。”

  真的是来自外界!百里溪不由身子前倾,两眼亮晶晶的问道:“那你们是什么界面?”

  “炎华界。”沐晚狐疑的答道——他的表现好反常!

  “炎华界!”百里溪闻言,竟然双手掩面。喜极而泣,嘴里呜咽着,“天尊保护,上界总算来人了!”

  “上界?”沐晚一头雾水。大道三千界,炎华界只是一个中等界面而已,算哪门子的“上界”?

  古百蹲坐在一旁,静静的听了半天,也是越听越迷糊。他忍不住用神识询问:沐姐姐,我们怎么成了‘上界’之人?不要是飞升,才能进入上界吗?

  沐晚耸耸肩膀:不知道。

  这时。百里溪已经恢复常态。他红着脸,半垂下头,恭敬的致歉:“真对不住,喜讯从天而降,小子一时无状……”

  沐晚摆手止住他:“你先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界面?”

  “上修真不知道?那么,上修来此有何贵干?”百里溪愕然的抬起头。

  沐晚童叟无欺的点头:“我在试炼途中,不小心掉进暴风雪里。醒来后,就到了你们的界面。”

  “不是上界派来的?”百里溪黯然。

  古百“听”得着急,“唧”的叫了一声。该死的。大老爷们啰里啰嗦的,半天也讲不清。想急死小爷么?

  沐晚也催道:“百里公子,暂且不讲这些。你先告诉我,这里是什么界面?”

  百里溪垂下眼帘。细声细气的说道:“不敢当,上修如果不介意,唤我一声百里即可……”

  额滴咯娘咧!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重点!沐晚差点冲他翻白眼,不禁提高声量,第三次问道:“百里,这是到底是界面?”

  “回禀上修。这里不是**的界面,而是炎华界的一个附属小界,叫做西地小界。”百里溪总算答了正题。

  西地小界?沐晚低头,飞快的看向古百。

  后者茫然的摇头,用神识说道:沐姐姐,我从来没听说过还有附属小界。

  看来还是只能问百里溪。沐晚接着问道:“你也是修道之人吗?”

  百里溪微怔,眼里不禁又起了泪意,弱弱的说道:“也算是吧。”顿了顿,他接着说了起来,“上修不知西地小界,想来也在情理之中。自七万余年前,我们就与上界断了联系。但是,我们一直都相信,终有一日,上界会派人下来的。在三千多年前,终于有一名男子自称是‘上界之使’。然而,他却是一个和尚,信奉的是佛祖……”

  这位自称是“上界之使”的和尚法号慧空。慧空和尚能言善辩,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当时的大秦凤君。后者对于他的“上界之使”的身份,深信不疑。不顾当时的国师的极力反对,允许他在大秦自由行走,弘扬佛法。

  就这样,在凤君的大力扶持下,佛教从无到有,渐渐盛行起来。后来,慧空和尚在天雾山圆寂。其追随者们奉之为“佛祖”,为其铸造赤金佛像,供奉于他生前修行的半山寺。

  历任国师都感觉到了威胁,极力主张灭佛。然而,阴差阳错的,他们屡屡失手。佛陀不灭,反而大兴。出家为僧为尼,以求来世富贵荣华,在民间广为流行。就连东安的开国凤君早年也曾在尼姑庵里当过三年小沙弥。

  “我大秦的道基就这样被这班和尚蚕食掉,如今国破道毁,落到了今天这般惨境。”百里溪恨恨的说道。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阿里斯开心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