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三章 故人又相逢
  “古百,你好受些了吗?”沐晚问道,“我先替你解开穴道。`”

  不料,古百立刻叫道:“不要!沐姐姐,我现在还控制不住自……”话未说完,他的粉色红眸一闪,短暂的清明又被疯狂吞没,“唧唧”的狂叫不已。

  与此同时,沐晚敏锐的“看”到,他的气息外面的血色光晕颜色又有变浓的趋势。

  有反复!

  心中一紧,她连忙又拿起狼皮水囊,给他灌了三大口——在外面,古百自己说过,他每次只需要喝三大口,损耗的神识就能补得足足的。

  古百喝了水,又闭上眼睛,痛苦的全身打颤。

  沐晚密切监视着他的气息变化。

  血色光晕渐渐变淡。大约过了十几息,它变成了月白色。但是,古百还在打颤。

  月白色的光晕越来越稀薄……又过了近二十息,光晕终于完全消退。

  古百再度睁开眼睛:“沐姐姐,我好饿。”他的声音还是很弱,但是,比先前好多了。

  沐晚松了一口气,从行李木架里取出一块柿饼,一边细心的剥掉外面的薄皮,一边说道:“阿百,你再忍一会儿。柿饼沾了水牢里的水,必须剥干净外面的皮,才能吃。”

  古百闻言,又闭上眼睛,咽着口水,蜷伏在她的膝头上。

  不一会儿,沐晚剥干净柿饼,解开他的穴道,将柿饼递过去:“阿百,可以了。”

  古百睁开眼睛,迫不及待的一口吞掉柿饼,一通狂嚼。

  看来真的是饿坏了。沐晚笑道:“别急,还有很多呢。”说着,她又取出一个来剥皮。

  古百接连吃了三只柿饼,才缓过劲来。他懒懒的趴在沐晚的膝头上,很是委屈的说道:“沐姐姐,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原来,他也被黄布条出的金光吸进了塔里。但是。他被扔到了一处到处暗无天日的密林里。 `

  他的耳朵也不停的响着和尚们的诵经声。不过,刚开始时,声音不是很大,再加之。在外面,他自己也诵过经,所以,勉强还能扛得住。

  一定要找到沐姐姐!这个信念撑着他,在密林里转来转去。然而。随着神识不断被消耗,耳边的诵经声变得越来越大。

  密林里也有野果和水。天性机警的他根本就不敢吃。

  不知道转了多久,他又饥又渴,几欲被如影相随的巨大诵经声逼疯。

  终于,他再也扛不住,趴在小溪边喝了一口水。

  “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变得清醒一些时,就到了这里,看到了沐姐姐。”古百难为情的用两只前掌遮住脸,“沐姐姐。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沐晚笑道:“不是,你很厉害。在本性迷失的情况下,我还能用神识联系你。刚才,如果不是你抵住魔念,迟疑了一下,我哪里会这么容易制住你。”

  古百心里好受多了,放下两只前掌,环顾四周:“沐姐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沐晚喟然长叹:“还能怎么办?这里就一扇生门。”她很想找到海蛇进来的那条通道。但是。想起国师的留言,她思量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去生门看看。现在,她大概猜到国师的意思了:生门不生。就是生门也相当危险。比如说,她触动生门,古百被放了出来。后者是头两阶灵兽,牙尖爪利,又灵活机敏,真心性命相搏的话。一般人很难制伏;而所谓“死门不死”,其实是指,能够制伏住从死门里冲出来的灵兽的话,性命无忧。只有象她这样,接连破了生、死两门,方是真正排除了这一层妖塔的危险。

  保险起见,她又用破阵手印推算了一次方位。果然,生门没有变化。而死门也没有再出现。

  “阿百,你准备好了吗?”休息了将近一刻钟,沐晚问道。

  古百恢复大半,跃下她的膝头,也站在海蛇的尸体上:“好了。”

  “你还是回行李木架里吧。免得过会儿,我们又散开了。”沐晚打开行李木架的蛇皮罩子。

  古百嗅了嗅,一脸的嫌弃:“又腥又臭!”

  沐晚一直封闭四感,自然闻不到任何气味。`她说道:“阿百,这里到处都有幻术。你试着封闭听、视、嗅、触四感,用气息感知外界。这样的话,不但幻术于你无用,就连和尚念经的声音侵扰不了你。”幻影灵狐一族能模拟变幻外物的气息,想来也能用气息感知外界。

  古百瞪大眼睛:“还可以这样?”耳边,和尚念经的声音一直没有消失,堪比魔音。现在,又有些加重了。他正犯愁呢——沐晚带了多少只水囊,他清楚得很。总共才四囊水,禁不起他如此频繁的消耗啊。

  沐晚肯定的点头:“我现在就封闭了四感。”

  “我也试试。”古百吐出一口浊气,试着6续封闭四感。十几息后,他的眼睛里露出欣喜之情,“真的!沐姐姐,没我用眼睛看得清楚,也看不了多远。但是,我能辩认出周边一丈之内都有些什么。”

  沐晚笑了笑:“坚持下去,你的感知会越来越清晰,范围也会越来越宽广。”

  “啊,沐姐姐,你在跟我说话,要我坚持下去,对吗?哈!我听不见,但是,却能知道你在说什么。”古百笑眯了眼,过了三息才说道,“真好,和尚们的声音完全消失了。”

  才开始时,有个适应的过程,是要反应慢些。沐晚忍不住逗他,拿过行李木架,打开蛇皮罩:“阿百,我们出了。”

  “好!”没有焦点的眼睛瞪得浑圆,古百奋力一跳。

  “扑通!”它跳偏了近两尺,径直跳入水中。

  沐晚哈哈大笑:“阿百,你往右偏了一尺九寸三。再来!”纠正偏差,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当初,她也是这么过来滴。

  “哦。”古百笨手笨脚的爬上来,甩干身上的水,嘴里轻声念叨着“一尺九寸三”,两只前掌比划了好一会儿,再度纵身跳起。

  “砰!”

  他很勇敢的一头撞到了行李木架上——高度不够。

  “很好。”沐晚又道。“低了两寸七。再来一次,阿百。”

  古百用一只前掌揉了揉前额,转过身去,准确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沐晚“见”了。啧啧赞道:“阿百,你的方位感挺强呢。”小家伙才一次就纠正了横向的方位偏差。比她当初强。

  古百信心大增,咧嘴笑了一个,又是一通比划,再次跃起。

  这一次。不偏不倚,不高不低,他终于成功的跳进了行李木架里,喜得哇哇大叫:“沐姐姐,我们走!”

  “好啊。”沐晚背上行李木架,再次用长布条将青云剑绑在右掌之上,澳门赌博网站:看着死门方向,硬着头皮跨了过去——那里是一面看上去很寻常的琉璃砖壁。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与撞墙貌似也没什么两样……汗!

  古百蹲坐在行李木架里,惊呼:“沐姐姐。我先前就是从这墙里蹦出来的吗?”

  话虽没错,可是,听上去怎么感觉怪怪的?沐晚满头黑线,正欲回答,突然,眼前一黑。她立刻屏住呼吸。

  古百的反应也不慢,屏息敛神,全身绷得紧紧的。

  这就是生门后面的世界?

  沐晚愕然的环顾四周。

  就如古百先前所言,她现自己处于一座黑暗的密林之中!

  明明封闭了四感来着!不可能再中幻术!

  古百惊道:“沐姐姐,难道真的是一座密林?”

  周边全是参天的古木。遮天蔽日。树下,稀稀落落的长着一些杂树。他们现在就站在一棵不知名的古树旁。那树干有四人合抱那么粗……

  “琉璃塔总共才多大,多高?连这一棵古树都容不下!莫乱动,我再看看。”沐晚说着。伸出两根手指抵住眉心,敛神以对。

  没错,周边的景象依旧,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简直匪夷所思!

  “滋——”,她倒抽一口冷气,用破阵手印飞快的推算起来。这里的方位显然比水牢复杂得多。但是还不至于难倒她。过了一刻多钟。她成功的推算出生门和死门。这就意味着,她仍然在琉璃塔之内!

  难道琉璃塔里也有空间?按下心中的狐疑,她试着解封四感。

  耳边立时响起许多和尚的念经声。没错,真的是在琉璃塔之内!除此之外,看到的,和刚刚用气息感知的,相差无几。

  万变不离其宗!气息比亲眼看到的要靠谱得多。沐晚想了想,依然封闭四感,对古百说道:“阿百,我准备先去死门。你怕不怕?”

  “不怕!”从行李木架的最上层传来古百坚定的声音。

  沐晚笑了笑:“行,我们就这过去!”

  往东北方向直走,百丈开外,就是死门区域。她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走过去。

  这时,西南方向突然现出一道气息。

  很熟悉!是一个年轻男人的气息!

  沐晚愕然的转过身去。

  “噌噌噌……”一道削瘦的黑影拼命的往这边跑过来。

  古百惊呼:“百里溪!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天,他们明明抹掉所有的行迹后,才离开的。官兵应该找不到百里溪。

  距他们还有百来步远的时候,百里溪显然也现了他们。他愣了一下,脚下打了个踉跄,喘着粗气大叫:“快,藏起来,老,怪,狂,了!”说着,他转身往东北方向跑去。

  那边,是死门!

  “回来!危险!”沐晚疾呼。

  腿比心快。“呼——”,不假思索,她施展“逍遥八步”,飞也似的冲了过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木耳朵2333的礼物,书友雨荷696的评价票,书友467o49678、蓝叶点点、蕞銗一秓~煙的月/票,谢谢!

  网络欠费,突然断了……跑到楼下续费,结果要实名认证……终于搞好了。交钱也这么难,电/信这么拽,咋不上天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