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二章 生门不生
  “来得好!”沐晚轻喝,不躲不闪,挥剑力斩!

  蛇信的度很快,但,青云剑更快!

  “刷!”

  青光一闪而过。 `

  血线飞起!

  蛇信被生生斩断!

  “嘶!”

  海蛇吃痛,惨叫一声,硕大的蛇头“扑通”跌入漆黑的水中。

  水花飞溅,象飞瀑一样,哗啦哗啦作响,扑头盖脸的打来。

  事实上,水幕之后,海蛇张开血盆大口,再次向沐晚飞扑过来。

  如果换作是寻常修士凭的是耳力与目力,恐怕会先应对水幕。然而,沐晚此刻五感封闭,全凭气息感知。水幕能掩住海蛇之形,却掩不住它的气息。

  沐晚“看”得分明,笑骂道:“好畜牲!”一只凡兽尔,竟然也这般狡诈!

  当下,右脚猛蹬砖壁,左手捏成剑指,整个人化成一道离弦的利箭,冲破水幕。

  “扑哧——”

  青云剑不正不偏,自海蛇的腹部刺入,剑身没入一尺有余。

  唔,孽畜倒是长了一张好硬皮!

  沐晚暗恨——如果不是灵力被封,孽畜已然是她的剑下亡蛇。

  海蛇的反应也不俗。硕大的三角蛇头立时下扫。

  沐晚果断放弃。只见她双腿齐蹬海蛇的腹部,右手拖着青云剑,顺势划出一条两尺来长的口子,再拔剑,反手斩向蛇头。

  “当!”

  青云剑斩在蛇头正上方,竟然出金石相撞之声,火星子飞起老高!

  虎口上传来一阵剧痛,血如泉涌。

  青云剑险些脱手。

  好强横!这真的是一只凡兽吗?沐晚一时有些恍惚。

  就在这一刹那间,海蛇呼的上来,在她的腰上飞缠一圈——刚刚那一剑,海蛇也被敲得脑壳疼。`这畜牲精着呢。接连吃了两次大亏,它充分认识到这一口活食绝不是那么好生吞的。所以,它准备将之弄死,然后再吞食。

  “咔嚓!”背上的行李木架当即被压扁。

  不过。也多亏它占了地儿,使得海蛇还没有完全贴身缠上来。故而,沐晚还有两个拳头宽的活动空间。

  没有犹豫,沐晚双手举剑。剑尖向内,剑身擦着自己的右腰,斜斜的刺入海蛇的腹部。

  这一次,她使尽全力。

  青云剑没入蛇腹两尺有余。

  “嘶——”海蛇大痛,立时松开。欲抽身逃走。

  想跑?门都没有!

  沐晚咬紧牙关,双手紧紧握住剑把不放松。从而使得青云剑牢牢的插在蛇腹之内。

  “哗啦——”随着海蛇的快逃离,它的腹部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它被生生的剖开了肚子!

  鲜血喷涌而出。

  海蛇“嘶嘶”狂叫,拼命的在水里翻腾着。水牢里全是它激起的水花。

  而沐晚一边紧握青云剑,一边施展“逍遥八步”,以蛇身为落脚点,与之周旋。无论海蛇扭头去咬,还是试图用尾巴横扫,都无法摆脱沐晚与青云剑。相反,它越挣扎。被开膛破肚的度就越快。

  蛇肠等内脏随着血,一道流了出来。漆黑的水面瞬间被蛇血染成暗红色。

  海蛇疯狂的扭曲,整个儿盘成一团,剧烈的翻滚着。

  沐晚站在蛇身上,终于得以“看”见它的全容。这是一条有五十余丈长的大家伙。一只凡兽,居然能长这么大个!她不禁咋舌。

  与之相比,水牢实在是太狭窄了。显然,水牢根本就养不下它!也就是说,水牢的底部肯定有通道与外界相联!

  这时,蛇头再次扑咬过来。

  它欲垂死一战。通红的灯笼眼里全是同归于尽的疯狂!

  沐晚才领教过,怎么可能与之硬拼?当即双足轻点,翻身跃起,轻松避开。`

  蛇头扑了个空。撞在砖壁上,出“砰”的一声巨响。

  墙壁被它全力一撞,居然连道裂隙也没有!

  但是海蛇自个儿却把自个儿撞得眼冒金星,摇摇欲坠。

  沐晚乘机纵身一跳,落在它的七寸处,双手举剑。用力斩下。

  “嚓!”

  手起剑落,鲜血喷出。海蛇被她自七寸处被斩成两截。

  “叭!”硕大的蛇头无力的坠落,掉进水里。

  但是,蛇身反而翻动得更加猛烈了。

  头,隐隐作痛。刚刚与海蛇一战,沐晚的体力和神识都损耗巨大。无力再躲避。是以,澳门赌博网站:她飞身跃起,将青云剑插进一条砖缝里,蹲在剑上。

  在山涧里,行李木架被沐晚用软藤条加固过。这会儿,它虽然被箍扁了,却还没有坏。里面的东西都还在,不过,全部变得湿溚溚的。

  沐晚取出狼皮水囊,仰脖连灌两大口。

  她深吸一口气,头痛的症状消失。又从第二层取出一枚湿透了的柿饼,她小心翼翼剥开外面那层薄皮,只吃里面的果肉。

  一只柿饼下肚,胃里涌起阵阵暖流。三息之后,沐晚的体力全部恢复。

  这时,海蛇尸体也渐渐变成蠕动,几十息后完全消停,团在狭小的水牢里。

  沐晚跳下去,踩在海蛇的尸体上,用青云剑剥下一大截比较完好的蛇皮——行李木架只是凡物,能禁得起几下折腾?而里面穿的东西又至关重要。所以,她准备将剥下来的蛇皮刮洗干净后,蒙在行李木架的外面。

  因为堆着海蛇尸体的缘故,水牢里的水面大大上升。水牢里的水虽然不能饮用,不过,用来清洗剥下来的蛇皮却是无妨的。沐晚花费了近半个时辰才将剥下来的蛇皮刮洗干净。按理说,晒干之后,才好使用。而现在条件有限,哪有那么多讲究?她留出干缩的余地,将蛇皮松松的蒙在行李木架上。

  不知不觉,将近个把时辰过去了。

  死门已经领教过了,现在,沐晚准备见识一下生门。好吧,经过刚刚的奋战,她对国师大人所谓的“死门不死”深表怀疑——难道葬身蛇腹。就是“不死”吗?

  不知“生门不生”又当何解?

  沐晚低头,飞快的掐算起来——先前,她已经推算出生门的方位。不过,经过刚刚一战。她担心水牢之中的方位生了变化。保险起见,她重新掐算一番。

  结果,这一算,她心中大惊。

  方位果然生了变化。

  新的生门竟然转移到刚才的死门位!

  那死门呢?

  她继续掐算。

  呀,死门竟然不见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还有第二条海蛇?

  沐晚看了看只差七尺来高就要涨到顶的水面。很快推翻了这个判断。水牢空间有限,再也容不下第二条几十丈长的大海蛇。

  先前还能二选一,现在是只有一道生门,完全没得选。沐晚吐出一口浊气,敛神用剑尖挑起那截蛇尾,奋力砸进死门区域。她要看看,这回,又会放一只什么东东出来。

  一入死门,蛇尾“轰”的一声,不见了!

  “唧——”。从里头传出一声尖利的兽吼。

  紧接着,一道银色的身影从死门里飞掠而出。

  “阿百?”沐晚惊呼。与古百相处了这么久,她对他的气息熟着呢。

  但是,此刻,古百的气息古怪得很,与平时完全不同:不但与凡兽没什么两样,而且气息的外围蒙着一圈血红色的光晕,就和刚刚的那条大海蛇一样。

  所以,沐晚反应过来,不敢贸然伸手去接住飞扑过来的毛团。施展“逍遥八步”。她侧身避开。同时,用神识联系古百:阿百,醒醒!是我!你怎么了!

  很庆幸,她还能用神识联系上古百。

  后者身形一晃。血红的眼睛里闪过一道迟疑。

  右脚轻旋,沐晚乘机转到他的身后,伸手封住它后脖子上的大穴——这是古百无意中透露的。这一处要穴被封的话,就是他的母皇也会动弹不得。

  立时,古百象个毛球一样,直往下坠。

  沐晚这才伸手。稳稳的接住他。

  “唧唧唧……”古百瞪着一双血色红眸,呲牙裂嘴的狂叫。

  连人话也不能说了吗?沐晚心中酸,在蛇尸上站定身形,轻轻抚摸他的后背,软声说道:“阿百,我是你沐姐姐呀。你不认得我了么?”

  古百仍然疯狂的叫唤着。完全已经没有理智可言。

  看到他这副样子,沐晚不禁垂泪,哽声说道:“阿百,我该怎么帮你?”大穴不能久封。过半个时辰,还不解开的话,古百的性命堪忧。可是,若是解开穴道,眼下他神识不清,恐怕他会性命相拼。

  等等,神识!她心中一动,立刻从背上解下行李木架,取出一只狼皮水囊,蹲在蛇背上,将古百放置在膝头之上,说道:“阿百,我喂你喝些水。”

  古百当然不肯喝。“唧唧唧……”叫得更加疯狂。

  可惜,他现在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晚扳住他的嘴,往里灌水。

  事实上,沐晚“见”它这般抵制,也不敢多灌,试着给他灌了一大口。

  “咕噜……”

  一口水入喉,古百绝望的闭上血红的眼睛,蜷缩在沐晚的膝头上,簌簌抖。

  沐晚吓坏了,颤声叫道:“阿百!阿百……你回答我呀,别吓我……”

  一息!

  两息!

  三息……

  十息过后,沐晚却感觉象是过了百年!如果不是现蒙在古百气息外围的那圈血色光晕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变淡,她简直要狂。

  终于,古百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的血色红眸也明显淡了许多,现在变成了粉红色。

  “沐姐姐……”他的声音又沙又哑,“我总算找到你了……”

  “阿百!”沐晚抱着他,喜极而泣。心中已然明了:大海蛇肯定也是只灵兽。

  该死的妖塔!好端端的灵兽一进妖塔,生生的变成了凡兽不说,还迷失了本性,变得狂性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白谨凉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