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六一章 死门不死
  女人闭紧眼睛苦笑:“不知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被扔到了一片不知名的海域里。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澳门赌博网站:才找到一小块可以落脚的礁岩。每隔一段时间,和尚们的念经声会消失,接着,礁岩周边就会翻江倒海,妖魔鬼怪齐出。我以为是海啸。躲过去后,海面上就会漂过来一些野果、海藻之类的。它们是我在这里仅能找到的食物。我应该进来很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吃过多少次‘海啸’,吃了多少野果。”想了想,她说道,“我是宁远五十四年八月初十被抓进来的。”

  宁远是大秦末代凤君的最后一个年号。宁远二年初,大秦国亡。

  沐晚飞快的算了一下——女人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泡了将近五年!

  这时,女人咧嘴笑道:“唔,我还剩了半个野果。”说着,她从身上摸出一物。

  沐晚定睛一看,胃里立时翻滚起来。

  女人那枯枝般的手里握着的,哪里是半个野果?分明是半个鸡蛋大的一块腐肉!

  和尚们食素,不可能给她定期投送肉食。那么,这块腐肉是打哪里来的?

  沐晚环视挂在砖壁上的累累白骨,一双手悄然紧握成拳。

  女人松开手,腐肉“扑通”掉入水里。她仰头苦笑:“不用说,这肯定也不是什么野果……我就知道不会是野果、海藻。可是,我不敢多想……也不敢睁开眼睛……其实,我早就应该死了。可是,我道不能绝,我不敢死。”说着,两颗硕大的眼泪自眼角泌出。

  女人伸手弹去泪珠,慢慢的睁开眼睛。

  然而,眼睛早已浑浊不堪。女人瞪大眼睛,一双手在自己眼睛挥了两下,沉默片刻,呵呵轻笑:“瞎了好。瞎了好啊!”

  此刻,她终于完全挣脱了幻术。

  沐晚强忍着悲意,从行李木架里取出一枚柿饼,塞进她的一只手里。`

  女人双手紧紧的攥着柿饼。贪婪的用力闻了闻,象个孩子一样,从心底里笑出来:“我闻出来了,这是柿饼!”说完,她捧着柿饼轻轻咬了一口。“真好吃。”然后,她双手捧起柿饼,心满意足的说道,“多谢道友。我是不成了。有生之年,还能尝到真正的果子,比起前辈们,我真是太幸福了。唔,这一口果肉已经能让我撑好一会儿。道友,请将我的穴道解开。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事关道统,请务必听我一言。”——道士。可以假冒;但是,柿饼里的灵气,如果不是修道之人,是保存不下来的。外面的那些和尚根本就做不了假。并且,柿饼里的灵气浓郁,足以证明,眼前之人的修为不在她之下。

  啊,苦苦捱了这么久,没有白费劲。女人心里既悲又喜。悲的是,又有一名同道落入绝境。外面的情形肯定是变得越恶劣;喜的是,眼见着她再也捱不下去了,终于有了可托付之同道。

  沐晚飞快的抹掉眼泪,伸手将她耳后的双穴解开。同时,自己也解开五感之口舌通道:“前辈,请说。”

  听到宛若清泉自石阶上流过的声音,女人微怔,叹了一口气:“还是个女娃娃呀。小丫头,你也太不小心了。”顿了顿。将手里的柿饼递过来,“好好收着吧,我是不成了,不要浪费。这里寻口吃的,比登天还要难。还有,要尽量少喝池中之水。这里的水虽然没有毒,但是,只要接连喝上两口,不但会让你深陷幻术之中,不能自拔,而且还会一点儿一点儿的摧毁你的目力。”

  她真的命不久矣,沐晚不忍见她为了一块柿饼而多耗气力,叹了一口气,只好双手接回柿饼。

  是个拎得清的。女人微微颌,继续说道:“我进来之后,曾碰到一位在这里关押了很久的前辈。她告诉我,国师大人曾说,琉璃塔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一个生门,一个死门。生门不生,死门不死,参透生死二门,方能逃出生天。前辈是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将这段话一字不落的转告我。惭愧得很,我完全不通阵法,这么些年来,既没有找到生门,也没有找到死门,更不用说参悟生死二门。小丫头,你不要过于悲观。据那位前辈说,国师大人最初被关押在第九层,结果,国师大人一层一层的打下来,最后从这里成功逃走。`希望你也能逃出去。”

  “是。”沐晚呜咽道。

  女人深吸一口气,用力咬破舌尖。立时,她的脸上涌起一丝潮红,浑浊的双眼里竟然现出一道光亮:“小丫头,我道号云安,是五嵊观的第一百六十三代住持。宁远五年正月十九的子时三刻,观中突起大火。好端端的千年道观毁于一旦。还好,我的师尊早有准备,接到国师大人示警的那一年,就暗中将观中财物、藏书转移了出去。道观被毁,师尊带着我们五个师姐妹远走他乡,隐姓埋名。然而,逃亡十余载,还是没能逃脱官兵的追捕。几位师姐妹为了掩护师尊和我出逃,先后折殒。师尊身负重伤,不久也殒落。临终前,师尊将五嵊观传予我,嘱咐我,五嵊道传不能断。然而,道统不存,我寻寻觅觅数十年,竟连一个传人也没找到。道友,我是不成了。所以,现在我将五嵊观托付给道友。道友愿意看在同道份上,承我道传,当然最好不过。不愿的话,请道友将之传予有缘人。”说着,她翻眼望天,念了组数字,“七,廿,九,一,卅,五,东南七步。”这一段话,显然耗尽了她的真气。最后一个字说完,她几乎喘不过气来。顿了顿,她瞪大眼睛,问道,“道友,你记住了吗?”

  沐晚根本就不知道这组数字是什么意思,不过,为了令其安心,含泪重复道:“七,廿,九,一,卅,五,东南七步。”

  “天尊保佑,我道不绝!”云安道长仰头大笑。三声之后,她的头一歪,笑声戛然而止。

  沐晚蹲在青云剑上,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安道长的尸身一点儿一点儿的沉入漆黑、冰冷的水牢。

  眼前一片模糊,她强忍着泪意,低头摊开双手,摆出破阵手印。然而,眼泪却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叭嗒、叭嗒”的直往下掉。瞬间,满手背都是泪水。

  两世为人,她曾历经两次生死:一次是前世,被囚于魏府地牢整整五十天,后因空间自爆而亡;还有一次是今生,被流云捉去点天灯,幸运的抓住机会,逃出生天。在绝境之中,一死,一生,她以为自己早已看破生死。尤其是后面的那一次生死经历,使她心境大增。可以说,没有那次的经历,就不会有“水之轮回”成招。然而,此时此刻,她才现,自己的领悟远远不够。在生死面前,她远远没有云安道长的然。

  囫囵的抹了一把脸,沐晚止住泪,定下心神,继续用破阵手印推算方位。

  出人意料的是,此地的方位并无蹊跷之处。不到半刻钟,她便推算出生门与死门所在的方位。

  先去生门,还是先去死门呢?

  国师有留言:生门不生,死门不死。究竟是何解?

  思来想去,沐晚决定先去死门那边看看——反正“死门不死”来着。也许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死门的方位正好在水牢的对面。

  希望赌对了!沐晚一只手用力抠住一道砖缝,右手嗖的拔出青云剑,双脚用力在砖壁上一蹬,扬剑,飞身跑向水牢的另一边——如果没有幻术作祟,水牢不过就是座径圆数丈的大水池。而且,四面的砖壁虽是用琉璃砖所砌,却因为砌成圆形之故,砖壁并不平整,她用“逍遥八步”,完全可以在四面砖壁上自如跑动。

  同时,她甩出扣在左掌之中的匕,“呼”的掷向死门。

  进入死门区域后,匕有如泥牛入海,不见了!

  明明那边是一面琉璃砖墙!

  并且,自己现在五感封闭,神识清醒得很,没有中幻术!

  死门里面,到底是什么?

  去,还是不去!

  沐晚紧了紧手中的青云剑,呼吸有些滞重。

  正在犹豫之际,水面骤然生变!

  “哗——”水面突然现出一道水桶粗的水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死门。

  阴冷的风,乍起!

  沐晚立动,施展“逍遥八步”急退一步。

  “叭!”

  水柱挟着阴风,重重的打在砖壁之上。

  水花四溅!

  沐晚挥剑,接连挽住三个剑花,滴水不漏的将之挡回去。

  紧接着,她感知到水池里竟然多了一道气息!

  腥臭无比!

  个头不小!

  是海蛇!

  活的!

  水底真的有海蛇!

  原来,一旦激活死门,水牢的底部就会放出一条巨型海蛇!

  沐晚敛神,左手抠住砖壁,右手横剑于胸前,屏息以对!

  水牢的正中现出一个径圆数尺的大漩涡。

  “嘶——”,一个硕大的漆黑三角蛇头自水底猛然抬起。

  一双眼睛好比是两只大红灯笼。它现了悬挂在砖壁之上的沐晚,昂头,“滋”的吐出腥红的信子。

  “呼——”蛇信比婴儿的胳膊细不了多少。它象道鞭子,恶狠狠的朝沐晚劈面抽打过去,其度快如闪电!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絜妤姐妹、圆音寺的蜘蛛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