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九章 古怪的佛像
  要一只狐狸不吃荤腥,澳门赌博网站:其实是件很难的事情。,古百坚持了二十来天,只觉得嘴巴里都能淡出鸟来。好吧,接连几晚,他都是在做同样的梦逮到一只肥嘟嘟的野山鸡,拔光毛,烤得油汪汪。啊,真香呀。

  每每,在梦里,他张大嘴巴,准备咬一大口,立马就醒了。

  然后,月光清冷如水,而他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

  山上的野果真心不抗饿呀。

  当然,吃素的效果也是杠杠的。现在,他诵读第二页经文时,神识里很少会排出油垢了。

  沐晚知道后,试着在他面前念第四页的经文。

  奇迹出现了他居然安然无恙,毫无异样的感觉。

  沐晚肯定的说道:“阿百,你要再坚持吃一些时候的素才行。”通读了破魔明心真经后,她得出一个结论:佛修的法门,与道修的法门不同。前者主要以修心为主,动用的是神识攻击手段。象那些僧兵,貌似都没有灵力;而道修主要以炼气为主,攻击手段大多要动用灵力。

  这里是绝灵境,身为道修,她和古百都很吃亏的。还好,古百偷到一本佛修的入门真经。也许那些僧兵的神识攻击手段,对他们俩无用。而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俩还是清理干净神识为上。

  “等回到宗门,我一天吃十只烤野山鸡,每一只都要肥嘟嘟的,烤得油汪汪。外焦内嫩”古百吞着口水说道。而现在,他只能继续吃素。

  转眼,秋去冬来,冬尽春又到。

  古百终于练熟了第四页经文。感激之余,他将幻影灵狐一族的变幻术告诉了沐晚。不过,因为灵力被封,后者暂时没法练习。

  是时候再探天雾山了沐晚带着古百,再次潜入了天雾山禁区。担心禁区里的布防有所变更,他们俩很是小心。

  结果,貌似沐晚太高估那些守军。禁区里一切依旧。

  是夜。月黑无风。他们顺利的潜到半山腰。

  晚上。巡山的僧兵比白天要多三成左右。但是,沐晚已经恢复神识,又有青云剑在手,而这些僧兵不过相当于练气期修为。所以。她的忌惮比先前少了许多。避过一队僧兵后。她带着古百。飞身跃过了丈许高的黄色护墙,潜入寺中。

  果然如古百所言,寺中的守备比寺外要松泛些。看来。寺中不乏高僧。沐晚不敢贸然放出神识。按照计划,她首先得去搞到一身僧袍。在古百的指点下,她潜入前院,悄然摸进一间不显眼的偏殿。据古百两次潜入寺中所察,这里住的全是低阶僧兵。

  殿内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大通铺上睡着十几个光头的年轻男子。他们的僧袍、僧帽整齐的叠放在枕边。北墙前,有一个多门的大木柜子。

  古百跃上黄色的木窗台望风。而沐晚则悄手悄脚的走到大通铺前,准备拿走一套僧帽和僧袍。

  不想,旁边的一名僧人竟然嘟囔着,睡眼朦胧的爬起来。

  一时间,沐晚竟然无处可藏。

  僧人愕然,瞪大了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沐晚飞出一枚干果,“噗”的打中了这人的昏睡穴。

  那名僧人立刻闭上眼睛,头一歪,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沐晚眼明手快,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他,将之轻轻放平。

  很好,僧人们睡得很沉,无人发觉。

  沐晚蹲在通铺前,轻抚胸口,长吁一口气。本来,两世为人,头次作贼,并且还是跑到一堆和尚的睡房里偷衣服,她已经够紧张的了。没想到,还偏偏碰上有人突然起夜。

  起身扫视通铺上的众僧人,她从中选了一位高矮与自己最为相近的,取走了他的僧袍和僧帽。想了想,她又将所有人的僧袍和僧帽,以及摆在通铺前的僧鞋全弄乱。

  最后,她在殿内的一个角落里,穿上僧袍,将头发全部罩在僧帽里。然后,再背上行李木架。

  她冲古百挥手。

  后者跳下窗台,跃上行李木架。

  出了偏殿,沐晚施展“逍遥八步”跑向前院的正殿。那里,据古百说,有一尊象是活人的佛像。

  直觉告诉沐晚,这尊佛像太古怪,搞不好就是寺庙的关键所在。去镇妖塔前,必须先解决掉它。

  此时,已经过了子时。然而,正殿里竟然人影晃动

  有人

  沐晚皱了皱眉头,飞身跃上正殿门廊上的横梁,隐在阴影里,居高临下,探身查看殿内的情形。

  正殿里,一张超大的长条供桌上点着许多油碗灯。数以百计的火光跃动着。供桌之后,黄色的帘幔低垂,沐晚所在的方位,只能看到一只纯金打造的莲台。

  三个老和尚跪坐在供桌前的蒲团上。当中的那一个,在轻言细语的说着什么。

  沐晚侧耳细听,心中诧异:老和尚竟然在跟一尊佛像禀报东安各处寺庙的收益。

  想了想,她封闭五感,感知正殿内的气息。

  这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从佛像上感觉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

  这道气息令她胆颤心惊,立时,后背上,冷汗如雨下。

  佛像上附着的气息,属于一位修为不知高过她多少倍的大能

  感觉他比老祖们还要厉害很多

  额滴咯娘咧,东安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存在

  可是,这里明明是绝灵境啊

  等沐晚缓过劲来,三个老和尚已经从殿中鱼贯而出。

  而佛像上的那缕气息也消失了。

  沐晚重新打开五感,压低声音问古百:“刚刚。你感觉到了什么吗”

  古百紧张的说道:“殿内不知道有什么,我不敢直视。不过,现在没事了。”

  没有错沐晚深吸一口气说道:“刚才那个老和尚在向佛像禀报各地寺庙的收益。那时,佛像上有一缕很强大的气息。”

  古百立刻明了:“他们是通过这尊佛像与一个很强大的佛修联系”

  沐晚点头:“对,他很强大。比老祖们还要强大很多。只是一丝气息,就令我感到无比恐惧。”

  “那,我们该怎么办”古百的声音有些发颤。刚刚殿内的威压,何尝不是令他肝胆欲裂

  沐晚说道:“现在这丝气息没有了。计划继续”

  他们的计划就是炸掉这尊佛像

  依然是古百在横梁上望风。沐晚跳下去,轻轻推开门,闪身进入殿内。

  黄色的帘幔轻垂。罩住了大半分的佛像。是以。沐晚站在门后,只能看到径圆五尺有余,高两尺金色莲台。以及佛像的两只脚这是一尊坐身像。佛像打着赤脚,盘腿坐在莲台上。

  怪不得古百说。佛像金光闪闪的。原来是尊赤金像。

  沐晚有些犯了难。估计有误。原以为是尊塑金的泥胎像。是以。她只配了三筒寻常的火药。显然是不够的。

  咬咬牙。她从行李木架里拔出青云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挑开帘幔的一角。

  佛像全部现入眼帘。

  如古百所言。沐晚也看不清佛像的真容,只看到金灿灿的一片。佛像明明是坐在莲台之上,然而,她站在佛像前,却感觉自己象一只蝼蚁,站在参天大树前。不同的是,她没有感觉佛像在盯着自己看。

  难道是佛像上动了什么手脚沐晚又封闭五感,用气息感知。

  唔,就是一团金疙瘩

  沐晚又仔细察看了周边的情形。

  很快,她发现,供桌上的油灯有些古怪。这些火焰的气息猛一看,与凡火没什么两样。然而,再仔细看,她发现每道火焰里都夹有一丝神识

  火又不是活物,其气息里怎么可能有神识呢就是她的金莲圣火也没有神识

  沐晚小心翼翼的用青云剑挑下一盏,左手挥动,将之扇熄。

  “唉”,就象是累得筋疲力尽,终于可以休息了一般,油灯里竟然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

  沙哑,低沉,是老年女人的声音

  油灯怎么会知道累,还发出女人的声音呢

  沐晚不禁毛骨悚然。麻着胆子,她又挑下一盏,如法炮制,将之扇灭。

  “唉”又一声叹息。还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女人声音。不过,与前面的不象是同一个人。

  沐晚敛神,察看油灯的气息。

  没什么异常之处

  呼呼呼她挥剑,试图用剑风将供桌上的油灯全部扇灭。

  不想,剑风过后,灯光依旧,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肯定是供桌之故。

  于是,沐晚只得将油灯成排的挑下来,再扇灭。

  她的剑不慢。所以,也没用多长时间,供桌上的油灯全部被她撤了下来,熄掉了。

  无一例外,这些油灯熄掉之时,都发出了一声叹息。有老有少,全是女子的声音。

  心中一动,沐晚重新打开五感,再抬头察看佛像。

  终于,她看到了佛像的真容。

  很明显,这不是一位东安人,额头很窄,眉骨突起,眼睛深凹,鼻子高耸,长相很奇特。并且,先前看不清,没有发觉。这会儿,沐晚看得分明,佛像的眼睛里没有雕刻眼球,而是各自现出一个黄豆大的圆孔。这两个小圆孔和整尊佛像相比,实在是太小了。是以,她刚刚用气息感知时,没有察觉到。

  看来,名堂就在这里

  沐晚没有犹豫,纵身跃起,刷的一剑刺出,斩下佛头。将之挑下来,撂在地上。又嗖嗖两剑,捅进佛像双眼中的两个小圆洞。

  佛像的双眼之中,竟然各自泌出一滴血泪

  哈,果然如此,玄机就在这里

  沐晚从背后的行李木架中取出一只竹筒,打开,浇在佛头上面。

  竹筒里装的是她提前准备的粪水前世,她在寺庙里,曾听一名老尼说过,佛具圣洁,最沾不得污秽之物。

  “滋”粪水泼在两滴血泪上,立时,浓烟滚滚,恶臭连连。

  沐晚赶紧屏住呼吸,连退数步,避之。

  待浓烟散尽。她再定睛细看。呀,纯金的佛头居然化成了一滩金水

  一不做,二不休,沐晚挥剑,呼的挑起尘土,混进金水里。还不放心,将残像也劈成数块。

  这时,古百在横梁上飞快的轻声叫唤三声:“唧唧唧”

  有人来了

  沐晚收了剑,踢倒一株铜灯树,一把扯掉一块帘幔,胡乱抛在其上,再将三筒装满火药的竹筒也尽数扔进帘幔堆里。

  “走”她带着古百,钻进了茫茫的夜色里。

  二十几息后,“轰隆”,正殿方向接连发出三声巨响,火光冲天。

  旋即,整个寺庙沸腾了。

  “走水了走水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cocoliea的香囊、木耳朵2333的礼物,多谢书友小白鼠45、尾号3659的书友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