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八章 破魔明心真经(下)
  根据古百挥动的节奏,沐晚轻声诵读经书。 `结果,她隐隐能感觉到识海的波动——自从莫明其妙的赶了这里后,她就再也感觉不到识海!

  而这一遍,她同样不知经文所云为何意!

  “我们习惯使然,进入了一个误区。”她向古百解释道,“不要去想经文是什么意思。只要静心敛神,照着这个节奏,唱读经文即可。”她大胆猜测,这些金文也只是注音而已。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用金文注音,而不是用东安国通行的凡俗文?

  古百难以置信的轻呼:“这样就能修行,提高修为?”不用打坐运气,不用吐纳?好新奇的修行法门。

  “你也试试。”沐晚将经书交给他。修士的记忆过目不忘。刚刚读了几遍,第一页的经文,她已烂记于心,不用再对着经书诵读。

  “嗯。我试试。”古百接过经书,吗呢吗哼,一边挥动一只前爪,一边轻声诵唱。

  读经书要心无杂念,效果才最佳。沐晚索性封闭其余四感,按照刚才的节奏,也和古百一道诵经。

  渐渐的,识海的波动越来越清晰。当诵到第四遍时,她终于捕捉到了识海的一个波动。刹那间,熟悉的感觉扑天盖地的袭来。时隔数月,她终于得以进入识海!

  沐晚打开封闭的四感,试着将神识抽凝成丝,悄然铺出。

  周边的情形立刻了然!

  成了!

  并且,时隔数月,她的神识比先前更加凝炼!这几个月,她在绝灵境里,再苦再难,也每天都坚持运气修行,功夫没有白费!

  古百天性机敏,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停下诵经,问道:“沐姐姐。你恢复修为了?”

  沐晚摇头:“只是重新打开了识海,而且,一旦停止诵经,最多能坚持一刻钟。另外。对灵力没有任何效用。丹田一直感觉不到。”

  古百喜道:“有用就行!也许第一页只对识海管用。`唔,我也隐隐感觉到了识海,可是,老象隔着一层纱似的,总是差了一点点。我还要更努力才行。”说着。他将经书推给沐晚。第一页,他已经背熟了,无须再对着经书读。

  这种修行方法,沐晚也前所未闻。不知有无危害、隐患。然而,此时此刻此种境界之下,她也顾不得那么多。接过书,翻到第二页,套着第一页的节奏试读。

  一遍生疏,两遍熟练,三遍烂记于心。效果渐显。

  第二页的经文还是只对识海管用。每读一遍经文,澳门赌博网站:她就感觉识海里的神识略有一些凝炼,其效果与以前运气行走一个大周天相差无几。但是,这个度要快得多——读一遍经文,不过半刻钟;而运气行走一个大周天,却将近要一个时辰!

  不过,此法门也有它的不足之处。太耗神识了。五遍之后,她的头就象针扎一样,隐隐作疼。这是神识被耗至警戒线的外在表现。

  沐晚只能停下来,打开狼皮水囊。接连灌了两大口。

  当神识恢复,她再度试着诵读第二页的经文,却现不能再凝炼神识。

  是暂时没了效用,还是以后都不管用了呢?沐晚又转回去。再诵读第一页的经文。

  不想,全身的血液象是被点着了一般,呼的涌动起来。

  “哧!”沐晚立时喷出一口血沫子。

  古百惊呼:“怎么了?”

  沐晚顾不得擦去嘴边的血渍,笑嘻嘻的说道:“我找到打开丹田的法门了!”

  就在刚刚。她突然感觉到了灵力在经脉里翻涌。但是,仅是在电光石火之间!

  沐晚将刚才的现尽数告诉古百:“刚才是我没准备好。再多来几次,哪怕联系不上丹田。但是我肯定能唤出青云剑!”

  古百却是忧心忡忡:“沐姐姐,你刚才的样子,很象是练岔气了。”

  沐晚闻言,下意识的敛神内视。顿时,体内的情形一览无余。竟然能内视了!

  “我能内视了!阿百,你呢?”

  古百闭上眼睛,试着凝视内视。过了一会儿,他又睁开眼睛,黯然的摇头:“我还做不到。”

  “也许要练到第二页的经文才行。”沐晚好言安慰道。

  古百点了点头,又将话题切回去:“沐姐姐,我们就在和尚们的眼皮子底下。你万万不能以身冒险。就象以前你劝我的一样,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知道了!”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沐晚心情大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这里离僧众们太近,不太安全。我们离开禁区,寻个隐蔽之地,先研习这些经文。”

  见她听进去了,古百松了一口气。

  事不宜迟,一人一狐立刻动身,撤离禁区。

  殊不知,半个时辰后,一队僧兵率领数百名合副武装的守兵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将这棵参天古树围得水泄不通。

  在禁区呆了数月,沐晚他们很是小心。临走之前,将行迹清理得一干二净。是以,僧兵们亲自查遍树下、树上的每一寸地方,折腾了个把时辰,最后一无所获,悻然离去。

  待九名僧兵走远,再也看不到人影,守在周边、被勒令不许靠近古树半步的守兵们完全松懈下来。

  “就地休整半个时辰!”为的副将令。

  守兵们毫无形象的胡乱坐在地上,小声着牢骚:“搞什么鬼,半夜三更的,把我们喊到这里来,包围一棵树!”

  “男人家家的,就是这德性,头长,见识短。”

  “切。他们都是光头,没有头!”

  “哼,没头,也一样没见识!”

  “好好的男儿家,当什么和尚哟。凶巴巴的,造孽……”

  “嘘,小声点儿。这些和尚耳朵长着呢。”

  此时,沐晚带着古百已经走出禁区。在这里面呆了数月,她熟知这里的一切,闭着眼睛都能绕过那些岗哨、机关和陷阱。更何况。她现在恢复了神识。

  为了保险起见,沐晚选择远走高飞。她带着古百一气往西南走了三百多里,最后,藏身于一处周边人烟绝迹的峡谷。

  峡谷里有一口深潭。沐晚在潭边搭了一间简易的木棚子。与古百暂时安顿下来。

  经过数天的研习,沐晚总结出,第二遍经文每天可在日出、日中、日落时诵读三次,每次可读至耗光一次神识。除此之外,再多读也毫无效用。

  而两页经文反序诵读的话。无一例外都会引起全身的气血翻涌。并且,气血涌动的幅度,一次大过一次。在第三次试验时,她终于抓住时机,成功的从丹田里召唤出青云剑。当然,代价也是相当惨重的——她吐身半升,脱力到连青云剑都拿不住。

  可把古百吓坏了。事后,沐晚深刻检讨之余,向他再三保证:不再贸然行事。

  于是,除了早、中、晚诵读第二页经书外。沐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注解第三页经书上面。当初一个字一个字的翻译《四象五行诀》的时候,她得了不少经验和决窍。如今,仿佛又回到那时。只不过,这回,她能凭借的是仅前两页的注解。

  幸运的是,第三页的经文,有九成五以上的字与前两页相重合,总共只有七个生字。

  这时候,沐晚深谙四种文字的优势突然显现出来。参照四种文字的造字法,她连猜带蒙。小心试读,花了十多天,最后,定下了这七个生字的读音!

  第三页经文是第二页的延续。有静化识海之神效。说白了,就是这页经文能抵制心魔!

  好厉害!怪不得叫做‘破魔明心’,也不是吹牛皮的。

  古百从未学过佛经,进度慢很多。花了近一个月,他才勉强联上识海。又过了半个月,终于恢复七成多的神识。然而。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在沐晚的建议下,他开始研习第二页经文。

  而此时,沐晚已经破译出了第四页经文,也是这本经书的最后一页。

  这一页经文更加厉害。沐晚头一次诵读,古百听到诵经声,突然“扑通”一头栽倒在地,抱头痛呼。

  沐晚以为他是练功出了问题,连忙止住,扶起他:“怎么了?”

  哪知,古百使劲的甩甩头,讶然说道:“奇怪,刚刚好象脑门上被什么东西狠狠抓的刺了一下似的,痛死了。这会儿,却什么事也没有。”

  沐晚心中一动,赶紧问道:“具体是什么时候?”

  古百一点就透,细细回想,很肯定的答道:“就是你刚刚诵经的时候!”

  沐晚明了,吐出一口浊气,笑道:“阿百,你说,要是你自己诵读第四页的经文,结果会怎么样?”

  “不会念得我自己头痛要死吧?”古百无奈的摊开两只前爪,“怪不得我最多只能恢复七成多的神识。”

  哈哈,这本真经是在歧视妖族呢,还是歧视妖族?

  从此,沐晚诵经时,都会离古百远远的。

  而古百研习第二页经文也有新现:每次诵经,他的神识略有凝炼,同时,还会排出一些黑乎乎的油垢。

  而他活了三百多岁,竟是头次现自己的神识里有这种东西。

  沐晚细细思索后,建议:“阿百,你试试不吃荤腥。”也许和尚不荤腥是有其深层次的原因。而修士们虽没有绝荤腥的说法,但是,事实上,金丹以上修为者,也是极少动用荤腥。正如黑夜所说,新鲜的血食里都含有戾气。

  “也许,这些油垢就是戾气之类的杂质残留。”她如是解释道。

  古百很听她的话,闻言,果断的开始吃素。三天后,他说道:“排出的油垢少了。而且,颜色也比先前要淡一些。”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所文静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