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七章 破魔明心真经(上)
  事实上,上山打柴不过是一个幌子。`第一天上山打柴,沐晚就乘天还没亮,翻过小山,摸到禁区里去了。

  禁区的守卫比她想象的森严得多。守军纪律严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暗地里,暗哨比明哨还要多。林子里、山坡上、岩石中……机关、陷阱遍地。

  以她的身手,竟然也是行进艰难。天将亮,她才摸进禁区数里!

  只可惜,灵力被封!沐晚饮恨而归。

  回到柴房,沐晚将沿途的情形画了下来。古百蹲在一旁看着,主动说道:“沐姐姐,明天,我跟你一道儿去。禁区里太危险了,我们俩一起去,相互能有个照应。”

  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沐晚带着古百一起上山打柴。

  担心店主夫妇起疑,沐晚仍然只要禁区里呆了一个时辰。天将亮时,他们及时撤了出来。

  意外之喜,昨天她有意在一处隐蔽的机关旁布了个小机关,居然被毁掉!意味着,守军也没有明面上的那样敬业。这些地方,她们昨天整整一天都没来过!

  古百又道:“沐姐姐,那些机关和陷阱,我能识破。明天,我们分开探路,如何?”禁区方圆有三十里呢。单单只探得一条进出的路,实在是不靠谱。关键时刻,多条路,也许就是多条命。

  沐晚想了想,说道:“现在我们灵力被封,面对十万大军,万万急不得。我的计划是,先将山脚禁区里的情况探实,然后再去打探山上,最后是去山顶的塔里。打探情况很重要,但是,我们俩的安全更重要。”留着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嘛。

  古百说道:“但是,这样的话。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去了?沐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我是在迷雾森林里出生长大的。这些机关和陷阱,与迷雾森林相比,真的不足挂齿。我会和你一样。不但要记下路线,而且还要记下周边的机关和陷阱,以及兵力布局。回来后,我也画成图。”

  现在这样子,确实是慢了些。`更何况。古百今天在禁区里的表现确实令人惊艳。是以,沐晚答应了,但是,订下“三不准”规矩:“不准贪功冒进,天将亮,一定要返回;不能与守军冲突,打草惊蛇;不准大规模的破坏机关和陷阱。”

  总之,必须时时刻刻要牢记他们现阶段的行动目的:他们只是去侦察情况。以两人之力,挑战十万大军,看似勇猛。实则是不智之举,对他们后续行动,潜进山顶的塔里,百害而无一益。

  古百很认真的保证遵守“三不准”。

  于是,从第三天起,他们俩分头行动。每天回来后,各自将探得的情况绘制下来。

  两人合力,侦察度大幅度提高。近两个月后,他们终于探实了山脚的情形,得知:所谓的十万大军是唬人的。山脚的禁区里。最多有三万守军。并且,从外到里,防守渐渐松散。守军对机关、陷阱很自信。巡逻队只在各明哨和暗哨间来回巡走。隐秘的地方只要布设有机关和陷阱,他们根本不会涉足。

  山上的情形呢?如今。沐晚和古百已经在禁区里进出自如,没有必要再留在七星坡镇。是以,她辞了工,带着古百索性住进了山脚的禁区里。

  很快,他们现山上与山脚是不同的。

  山上也有守军,但却不是东安的军队。而是僧兵!他们都是年轻的男子,没有见到女人。

  在半山腰有一间气势恢弘的大寺庙。寺里的僧兵们组成九人小队,澳门赌博网站:每天都会执械巡山。没有佛令,任何人不得进山。擅入者,杀无赦!就连山脚的守军都不例外。

  令沐晚和古百头疼的是:明明是绝灵境,这些僧兵却很明显都是有修为的!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沐晚和古百想破头,也是无解。

  还好,而这些巡山的僧兵,绝大多数的修为不是很高,仅相当于炼气期的样子。沐晚虽然灵力被封,却能用气息感知外界,而古百干脆披着狐狸皮。所以,两人一点儿一点儿的摸上了山。

  又过了一个多月,沐晚他们终于摸到了寺庙外面。 `

  看到这些僧兵在绝灵境里也有修为,沐晚不由心动,临时改变计划:去寺里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修行的!

  如果能学得他们在绝灵境的修行之法,从而得以恢复灵力。后续的行动,他们将容易得多。

  这次,由古百打头阵,潜入寺中,先摸摸底儿。沐晚藏在寺外的密林里,负责接应。

  事实证明,他们的小心谨慎是完全必要的。

  一个多时辰后,古百灰头灰脑的回来了。

  “沐姐姐,里面的和尚好厉害。我差点儿露了行迹。”撤回山脚后,古百想起寺中的情形,心有余悸,“正殿里有一尊好高的佛像,就象是活的一样。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感觉他盯着我。所以,我不敢进去,只去了右边一间没有佛像的偏殿。”

  “这么厉害?”沐晚惊讶的问道,“佛像是什么样子的?你能画出来吗?”

  古百摇头:“我看不清他的真容,只知道他很高,浑身金光闪闪。哦,他是男的。还有,寺里也全是和尚,没有看到尼姑。”

  古百是可以化成人形的灵狐,居然也看不清佛像的真容,显而易见,这尊佛像肯定是有神通的!

  沐晚甩了一把冷汗:“好险!我要是刚才和你一道进去了,估计就出不来了。”在全是光头男子的地方,她实在是显眼得很。

  不过,古百此行还是很有收获的。寺中的僧众在做早课,他从头到晚看完了。

  “他们在齐声诵经。我完全听不懂,不过,看样子,他们象是在练功,所以,找机会偷到一本。白天太显眼了,不好带出来,只能先藏起来。晚上,我再去把它偷出来。”

  好象也没有别的办法……呵呵,便宜从事。沐晚的节操又碎了一地。

  半夜,两人又小心翼翼的摸上山。晚上,巡山的僧兵不减反增,是以,沐晚连寺庙都无法靠近,只能藏在更远的地方接应。

  还好,古百很机灵。半个多时辰后,他叨回了一卷经书。

  那是一卷绢书。沐晚将之贴身收着,与古百急匆匆的下山。

  回到山脚的禁区,寻了个安稳之地,沐晚将经书摊开,与古百看了起来。

  翻到第三页,古百傻了眼:“沐姐姐,里面写的字,和外面的完全不同啊。我一个也看不懂!”

  很坑人的。加上封皮,绢书不过五页。但是,里面的文字却和凡俗里的文字完全不同。好吧,封皮和前两页里的每个字,旁边都有用金文一一注解,但是,从第三页开始,再无注解。

  古百不认识金文,所以,无论是原文,还是注解,他都看不懂。而在寺里,根本容不得他细看。最主要的是,一路上走来,他现无论是康梁、吐夏,还是东安,用的都是凡俗字,所以,也没有多想。经书到手后,他立刻就寻了个妥当的地方藏起来,并没有翻看。

  纵使沐晚精晓四种文字:凡俗文、金文、妖文、魔文。也不认得这种怪异的文字。

  还好,她认得注解。翻了翻,说道:“这本书的主人还只学完前两页,所以只在前两页有注解。用的是金文,我认得。”

  古百说道:“那我再去偷一本每页都有注解的。”

  沐晚拦住他:“别急。先看完这两页再说。”

  “是哦,先看看有没有。”古百歪头看着经书,问道,“沐姐姐,经书的名字叫什么?”

  “《破魔明心真经》。”两人坐在一棵参天大树的高杈上,就着月光,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

  文字深奥难懂。注解的金文,沐晚都认得。然而,连在一起,她却如坠云雾之中,完全读不懂!

  古百识字很快。沐晚仅读一遍,他就认得了所有注解的金文。

  “什么呀,狗屁不通!”他急的直挠树干。

  “和我以前看到过的佛经不同,行文完全没章法。”沐晚拧眉,脑瓜子飞快的转动着:既是给普通僧众读的入门功法,而且,僧众们都读得懂,所以,肯定不会太难才对。

  “滋——”,她深吸一口气,说道:“肯定是我们没找到研习的法门。阿百,你看到他们是怎么研习这本真经的?”

  古百答道:“他们也没用别的法器。一个个闭着眼睛,齐声诵读,跟唱歌一样。旁边有一个修为高些的,时不时的敲一下木鱼。哦,每敲一下,他们就略作停顿。”

  “你还记得那木鱼是怎么敲的吗?”心里划过一道亮光,沐晚两眼亮晶晶的问道。

  她想到一个读解此经的法门,但是,得靠古百帮助。

  古百闭上眼睛,细细的回想在偏殿里看到的情形。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肯定的说道:“如果沐姐姐按他们的度读的话,我记得。”

  “太好了!”沐晚喜道,“我们来试试。你先跟我说说他们的读经度。”

  古百如实告之。

  沐晚前世也是读过佛经的。所以,很快就找准了度。

  接着,古百又闭上眼睛,一下一下的挥动右前爪。他每挥动一下,沐晚便略停。

  很快,读完了第一页。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我懂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hannee的平安符,多谢书友蕞銗一秓~煙、~**~、飞羽明蓝、heng87的月/票,谢谢!

  抱歉,某峰外出刚刚回来,所以更新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