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六章 镇妖塔
  老者从年轻女人手里拿过包袱,低声吩咐:“云姐儿,你看着点儿。 `如果巡逻的来了,赶紧告诉我。”

  “哎。”年轻女人应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转过身去,面向街口,替老祖望风,嘴里还小声问道,“爷爷,这个办法到底灵不灵啊?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世上还有城隍奶奶呢?”

  “你知道什么?我说有,就有!我们小时候,这里就是城隍庙。那个时候,谁家的孩子哭闹不休,都是到这棵树下来请一小把神土。回去用水煮沸,小孩子喝下后,立马就好了。”老者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小包袱。

  里面赫然摆着一叠纸钱,一个小小的瓦质香炉,三根清香和一个火折子。

  老者点了三根清香,迅摆了一个简易的香案,朝古树跪下来,“梆梆梆”的叩了三个响头,嘴里轻声祷告:“城隍奶奶,小老儿的长曾孙女儿整日里哭闹不停。周边的郎中、寺里的高僧都不管用,请您大慈悲,赐些神土,护佑小老儿的长曾孙女儿,叫她莫再哭闹了。”说完,他脱下脚上的两只鞋,叭嗒扔在地上。

  一只向上,一只向下。

  “城隍奶奶同意了!”老者欣喜的又趴在地上叩了一个响头,顾不得穿鞋,赤着脚,去树根下用一方白帕子包了一小把细土,放进怀里藏好。

  接着,他又回到香案前,一边焚烧纸钱,一边继续祷告道:“城隍奶奶,要是小老儿的长曾孙女儿服了您的神土后,断了哭闹,小老儿过两天再来给您烧座宝山。”

  年轻女人听了,神色大变,转过身来,悄声说道:“还要来?爷爷,我们在这里焚烧纸钱,要是被巡逻的抓到。会被当成妖孽,关进镇妖塔!镇妖塔离我们这儿几千里地呢。好多人都是死在半道上……”

  这会儿,老者已经烧完了纸钱,轻声打断她:“啰嗦什么?还不过来帮我收拾东西?把钱纸灰都收拾干净。莫留下痕迹。”

  “哦。”年轻女人松了一口气,踩熄残火,尽数将之捧进小香炉里。

  三根清香还没燃完,老者穿上鞋,将之掐灭。一同收进小包袱里。年轻女人搀着老者小心翼翼的返回。不一会儿,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古百喜道:“沐姐姐,还有人拜城隍呢。`”虽说“城隍奶奶”听上去,感觉怪怪的,但是,这确实不失一个好消息。照老者所言,他们现在就在曾经的城隍庙里。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细细察看着古树,暗道:要是香香在就好了。她准能从这棵古树的记忆里,查出几十年前到底生了什么。

  可惜。她没有这种神通。古树沧桑,静悄悄的站在那儿。她什么也看不出。

  略做思索,沐晚又打开《大秦山经注》——她刚刚听到年轻女人念叨着镇妖塔,还说什么妖孽都关在那里头。烧几张纸钱就是妖孽了?管制得好严!也许,从那里能找到有用的线索。不过,她怎么不记得书里有提到镇妖塔呢?难道是看错了?

  又翻了一遍,她没记错,也没看漏,整本书里确实没有“镇妖塔”的存在。

  看来是东安朝弄出来的东西,并且家喻户晓。应该不难找到。

  心中主意既定。沐晚拿出一颗柑桔慢慢的剥着,对古百说道:“阿百,今晚,我们就在这棵树上对付一宿。明天。我们先在城里打听镇妖塔的事。”

  “镇妖塔里肯定有人知道上哪儿去找城隍。”古百也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清晨,沐晚带着古百又在城里转悠。

  她先想的是去书铺里买些八卦野史之类的闲书。然而,这里的人们都起得慢。转了半天,商铺还没开门。

  她只好继续转悠。

  路过一个街口时,恰好看到几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在打架。三个围殴一个。

  为的女孩长得膀大腰圆。她一边用脚踢,一边恶狠狠的骂道:“死妖孽。全家都关镇妖塔的货!”

  另外两个瘦弱些,也跟着拳打脚踢的。

  挨打者双手紧紧护着头,蹲在地上,任她们踢打。

  这已经不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打闹了。再打下去,会把人打坏的!

  沐晚走过去,厉声制止:“做什么呢?”

  “快跑!”为的女孩儿尖叫,带头拔腿就逃。`

  就那两条小肉腿,怎么逃得过?

  沐晚放过她的两个同伙,将之一把抓住:“为什么打人?”

  这位也是个怂的,白长了一副壮实身板,吓得脸色煞白:“她,她抢我地盘……”

  嗬,小小年纪就知道占地盘了。沐晚在她头上轻叩了一下:“打死了人,怎么办?”

  “不,不会的。她很能挨打。”壮女孩感受到了她并无恶意,神色稍缓,“大姐姐,我们闹着玩儿呢。”

  地上那个也不是个省油的,她呼的站起来,飞快的踢了壮女孩子一脚,滋溜跑了。

  沐晚没留神,居然让她得手了!

  壮女孩被踢中肚子,痛得泪如泉涌,哇声大哭。

  果然,熊孩子打架,大人插手不得。沐晚尴尬的松开她,取出一颗柑桔哄道:“别哭了。给你果子吃。”

  壮女孩果然止住哭,抽泣着接过果子:“我是大女人,我才没哭呢。”

  “好,没哭。是我看错了。”沐晚忍俊不禁,问道,“你知道什么叫镇妖塔吗?动不动就咒人全家关进镇妖塔里。”

  “我当然知道。”壮女孩一边低头剥着柑桔,一边说道,“学堂里,先生教过的。”

  沐晚心喜,挑眉说道:“哦,是吗?背给我听听。我看你有没有开小差。要是背得对,我再给你一颗果子。”

  壮女孩中了激将法,象倒豆子一样,叭啦叭啦的背了起来。

  于是,沐晚意外的知道了镇妖塔的相关信息:镇妖塔是民间的说法,事实上,它的真名是七宝如意琉璃塔,位于天雾山之巅。是东安开国凤皇亲自下旨修筑的,共有九层。

  当年,东安开国凤皇兵围大秦国都。大秦的末代凤皇在宫中的摘星楼上引火自/焚,而国师不忍京城毁于战火。率众出城降顺。

  凤皇筑此塔,供奉之。

  不想,国师其实是诈降。不过是缓兵之计,她一直在暗中聚集各地的门人,试图反攻。

  结果。门人之中出了叛徒,事泄。

  凤皇召告天下,国师与其门人实乃妖人,妄图祸害东安,已被降住。又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凤皇每天都派高僧在塔外为他们诵颂真经,感化他们。

  从此,国师等人,以及后来6续从东安各地抓来的所谓“妖人”。都被关押在此塔里,接受佛祖的感化。

  久而久之,民间广泛传开:七宝如意琉璃塔里关的都是“妖人”。此塔也因此而被人们称为“镇妖塔”。

  沐晚听完,更加坚信:镇妖塔里关的肯定都是修道之人。

  必须去天雾山!解救塔中的同道,护我道统,义不容辞!

  又给了壮女孩一个柑桔,沐晚坚定的出城而去。

  出了城,走至没有人烟之地,古百蹲坐在行李木架的最上层,问道:“沐姐姐。我们现在是去天雾山吗?”

  沐晚一边走,一边点头:“是的。”

  “大秦已经覆灭,距今将近六十年。国师他们怕是已经不在了。”古百忧心忡忡的说道,“还有。那里肯定重兵层层把守,机关重重。就凭我们两个,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得塔里。”

  沐晚答道:“事在人为,我们先过去看看,到时再做打算。”

  “好,我听你的。”古百应道。这里是绝灵境。他们俩被困在这里,措手无策。难道真的要生生的耗死在这里吗?天雾山之行,虽然凶险万分,却也许暗藏生机。况且,身为修道之人,怎么能眼睁睁的看到道统断绝,而无动于衷呢?是以,于公于私,他们都必须去。

  日夜兼程,十天后,他们终于赶到天雾山周边。

  不出所料,这里果然驻有重兵,守卫森严。天雾山的周围,三十里以内,都是禁区。没有通行令符,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沐晚不敢贸然闯入,在附近的一个叫做七里坡的小镇暂时安顿下来。

  七里坡全镇只有一条街。镇上不到三十户人家。其中,有七成是开客栈的。剩下的三成人家,虽然没有直接开客栈,但是其营生也与之有关联。

  为什么在这个山沟沟里的破地方,客栈生意如此火爆呢?

  无他,相传天雾山里藏有十万大军!等到轮休,将士们会出来逛逛。按照镇里人们的说法是“哪能成天在山上跟佛祖呆着,也要偶尔沾人间烟火才行”。另外,将士们常年守在山上,回不得家。是以,也有亲属过来探亲。禁区里头,亲属也进去不得,只能就近找一间客栈安置。

  沐晚就以探亲为由,寻了一家最寻常不过的“王家客栈”住下。

  这里的房钱可不便宜,五十铜钱一晚,饭钱另算。沐晚也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并且,她全部身家才不过二两银子。

  住了一天,她跟店主王大娘商量,能不能以工抵房钱——好吧,夜里,她听到王大娘夫妻两个商量:店里的伙计回老家了,要重新请一个才行。

  王大娘对她印象不错,让她劈柴、挑水,先试工。见她做事挺麻利的,遂,当场答应,包吃包住,工钱全抵房钱——伙计当然没有五十铜钱一晚的客房住了。柴房里搭了一个铺,那里就是沐晚的“房间”。事实上,这还是王大娘见她带着一只小狐狸宠物,额外照顾她。不然,她得和另外两名伙计同住。

  于是,沐晚就成了“王家客栈”的一名杂工:劈柴、挑水、打扫庭院,每天清晨还要去山里砍一担柴。

  另外两名伙计都为她抱屈——这也太苛刻了。然而,沐晚却任劳任怨,做事勤恳。每天,天还没亮,她就顶着星星上山砍柴。挑回来的柴,份量也很足,很大一担,不下两百斤。

  从此,店里的柴火完全够用,无须再隔三岔五的从外面购买。王大娘对此很满意,每隔个四五天,会吩咐王大爹暗地里给她在碗底加一个荷包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任飞扬11、彼岸之天、机器猫的包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