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四章 过河拆桥
  大约半个时辰,沐晚推着小木筏子,游到对岸。

  待百里溪和古百上了岸,她将小木筏子散开,抛入江中,这才上了岸。

  百里溪提着行李木架,静静的站在岸边,看着她。

  “走,先进林子里,藏起来。”沐晚一边快步朝他走过去,一边招呼道。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滴嗒嗒的淌着水。她也要去树林里换衣裳。

  “哦。”百里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递过行李木架。

  沐晚随手接过来,背了起来:“阿百,你去前面找找,看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山d。要隐蔽,不易被人发现。”

  古百“唧”的应了一声,嗖的跑进了前面的密林里。

  沐晚走了几步,发觉百里溪并没有跟上来。她狐疑的转过身去,问道:“怎么了”

  双手在袖中悄然紧握成拳,百里溪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双腿不听使唤的向沐晚走过去。他闷声应道:“无事。”

  “快走”沐晚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偏西,她必须尽快为百里溪找到一个安身之所。这样,她才能放心的离开。

  百里溪低着头,跟后面。

  等进了密林里,沐晚停住,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那边换下衣裳。”

  “好。”百里溪咬了咬嘴唇。

  沐晚解下行李木架,从最下面的那一层拿出狼皮褥子团。展开它,取出被紧紧包在里面的瓦罐。

  唔,狼皮的保暖效果不错,还是热的。

  她起身,将瓦罐递到百里溪面前:“乘热喝吧。”

  百里溪怔住了:“你不喝吗”这个女人是傻的吗她现在浑身湿透了,正需要喝口热汤,暖暖身子。

  沐晚笑道:“这是给你熬的。你左小腿的骨折虽然好了,但是,还要喝最后一剂药膳。这样,才能拔掉病根儿。不然。恐怕会留下暗伤。现在,你年轻气盛,还察觉不到。将来,等你年岁渐大。碰上y雨天,断骨都会发作。年岁再大些,恐不良于行。”本来是打算喝完了,再赶路的。不曾想,计划赶不上形势。所以,她只好将药膳带了出来。

  唉,这就是绝灵境里的不便之处。一粒上品回春丹搞得定的伤,非要喝好几剂汤药。

  原来如此百里溪心头大震。他极力克制住眼里的泪意,双手接住瓦罐。

  瓦罐热乎乎的。他贪婪的将之抱在怀里。心里从未有过的感到温暖。

  “你先喝汤。我去换衣裳。”沐晚提起行李木架,往右前边的一棵大树走去。

  那棵大树的树干有两人合围。她可以去树后换衣裳,又不用担心百里溪遇上什么危险。

  “是。”百里溪在她背后哑声应道。

  “叭嗒”、“叭嗒”他背过身去,眼泪再也忍不住,象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扑的掉进了冒着热气的瓦罐里。

  百里溪啊百里溪。你应该知足了他终于下定决心,抱起瓦罐,“咕噜咕噜”的,仰脖大口大口的灌着。

  沐晚躲在树干背后,从里到外,都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再剥了一颗黄澄澄的柑子吃掉。旋即,心底泛起阵阵暖意。她将换下来的衣裳拧干,塞进行李木架的底层。收拾妥当后,又背上行李木架。从树后走了出来。

  然而,树林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百里溪的身影

  人呢上哪儿了沐晚连忙封闭五感,感应周边的气息。

  很快,她“看”到了。五丈开外。百里溪怀抱着瓦罐,背靠着一棵大树,双目紧闭。

  这是做什么附近没有什么危险啊沐晚皱了皱眉头,重新打开五感。

  这时,古百象道银色的箭一样,嗖的从密林深处窜了出来。

  他冲沐晚点了点头。

  看样子是找到一处合适的山d。

  不过好吧。我们被过河拆桥了。沐晚苦笑,扬声问道:“阿百,你找到可以藏身的山d了在哪儿呢”

  古百被她的话弄糊涂了。不过,他还是很配合的“唧”的应了一声,抬起一只前爪,指着东北方向。

  “哦,在东北方向,走半个时辰就到了。”沐晚说道,“知道了。他已经走了。我们继续赶路,不去山d了。”

  走了古百嗅了嗅,狐疑的看着百里溪藏身的那边。人就在那边,沐姐姐不可能发觉不到。

  “阿百,走了”沐晚叹了一口气,大步流星的走向密林深处。

  哼,还算识趣古百甩甩头,呼的纵身跃上行李木架,在最上层蹲坐着

  树后,百里溪转过身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挺拔的背影渐行渐远。

  转眼,他已然泪流满面。

  多想冲出去,抱住那人,叫她不要走

  多想跟她一起走,哪怕是浪迹天涯

  可是,他不能

  十六年来,他的世界漆黑冰冷。她是唯一出现过的一缕阳光,一丝温暖

  所以,他不能啊

  明晚就是十五月圆之夜,他会害死她的

  哪怕他无比清楚的知道,放走她,会意味着什么百里溪抱着空空的瓦罐,顺着树干,慢慢的滑坐下来,蜷缩成一团。

  瓦罐渐冷。就如他的心,他的世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树林里光线变得黯淡下来。刮起了冰冷的晚风。脸上的泪痕已干。百里溪回过神来,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的从树干后走了出来。

  沐晚临走之前,说的那番话,他听得真真的傻女人怕他晚上没地儿落脚,特意告诉他山d的方位呢。

  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没地方儿去。先去山d里对付一宿,明天再另做打算他紧紧抱着空瓦罐,踉踉跄跄的往东北方向走去。

  走了半个多时辰,突然,前面的杂树丛上挂着一件铁灰色的狼皮袄。

  和他之前在山d里盖的那件狼皮褥子,毛色一模一样

  眼前一亮,百里溪飞跑过去。

  取下狼皮袄,树上挂着一根用枯树枝做成的木箭。箭头指向树丛右内侧。

  是她肯定是她留的记号百里溪飞快的扯下木箭,拔开杂树丛。

  果然,右内侧隐隐现出一个半人高的小d。如果没有木箭标记,他很难发现。

  她来过百里溪不由热泪盈眶,探身钻进杂树丛,沉下腰身,钻进小d里。

  这是一个葫芦d。d口小,澳门赌博网站:里头藏三两个人,完全没问题。

  d里还有一捆码得很整齐的干柴火,断口处都是崭新的。柴堆的上面摆着火折子和半只烤山j。不用说,也是她特意留下的。

  她肯定知道他藏在树后。但是,她什么也没有问,选择了尊重他的决定。并且,先行赶过来,替他张罗好一切。

  这人怎么这么傻啊

  傻瓜,你知道你救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打你的主意

  你知不知道,我想尽办法勾引你,跟着你,只是想吸走你的功力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百里溪再也忍不住,趴在柴火上,象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沐晚站在杂树丛外,听到d里的哭声,默默的站了一会儿,转身,清除掉周边的痕迹。最后,悄然离去。

  走出很远,那处杂树丛完全消失在视线里。古百吐出一口浊气,问道:“沐姐姐,他一点儿也不象是个好人,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沐晚一边走,一边淡笑道:“阿百,你说说,什么叫做好人什么叫做坏人相处这么久,他有伤害过你吗”

  古百被问倒了。眨巴着眼睛,想了想,他弱弱的哼道:“反正,他肯定不是善茬他对你就没安好心”

  沐晚深吸一口气:“他对我有所图。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我这些年的道岂不是白修了不过,最后,他不是放弃了吗这世上,既没有绝对的好人,也不会有绝对的坏人。不同的际遇,造就了不同的人生。浪子回头金不换。只要他愿意改过自新,而我又能帮他一把。何乐而不为呢”

  从百里溪的身上,她依稀看到自己前世的一些影子。前世的她,也曾自弃过,也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过天道昭然,最终,她也没能落到一个好下场。现在想来,如果那个时候,也有人能帮她一把,好好的引导她,也许她的人生会完全不同吧。当然,话又说回来。没有前世的种种,今生她哪里会义无反顾的踏上修真之路可以说,正是前世的苦难,成就了她今生的道心。

  而在这里,这个绝灵之境里,数月来,她从西走到东,看尽世间百态,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带着记忆,回到幼年,一切重新开始,获得新生。

  可是,天道之下,世间众生,有太多的不幸,又有几人能象她一样,回到最初,重新开始

  庆幸之余,沐晚的道心越发坚定,也越来越渴望,今生能求得大道,从此长生不老,得大逍遥。

  同时,也是因为前世的经历,看到在痛苦中挣扎、彷徨的人,她感同身受,一颗心也变得柔软。唉,相逢就是缘,能帮一把,就尽量帮一把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絜妤姐妹、每天听书、书友17083598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