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三章 相逢恨晚
  沐晚好歹前世也是婚过的,澳门赌博网站:身为过来人,当然知道百里溪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所以,回过神来后,她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场她不是什么“沐娘”。她是修士,有自己的事要做,没时间陪他去玩复国的把戏。

  百里溪眼泪涟涟,呜咽道:“说到底,沐娘还是嫌弃我”

  这人怎么就听不进话呢,还要装出这副样子沐晚呼的起身:“百里公子若是听不进旁人的话,那么,在下这就告辞”说着,她提起行李木架,准备背上就走。

  百里溪见她不是拿捏做假,心中大急,赶紧扑过去,死死抓住她的一只袍袖:“不要不要走,好不好”

  沐晚拧眉。呀,一直没看出来,原来是功夫伴身的一时间,心底的厌恶更甚。

  百里溪见状,识趣的收回双手,弱弱的说道:“外面,好多官兵。我,打不过。沐道长,请再救我一次吧。上天有好生之德,难道沐道长就忍心见我落入外面的官兵手中”

  这脸皮也真够厚的。也罢。沐晚叹了一口气:“好吧。仅此一次。”心里暗下决心:带这位前朝皇太孙离开山谷后,立刻与之分道扬镳至于通过他,找到回宗门的路计划作废,想都不再想

  百里溪福身行礼,柔声说道:“小子多谢沐道长。”

  这家伙,变脸跟翻书似的,比族里的母狐狸还厉害。古百叹为观止,“叭嗒”,叼在嘴里的野山j掉了。

  百里溪连忙坐到石台边上,笑盈盈的冲古百招手:“阿百,又抓到山j了呀。来,到哥哥这里来。”

  古百甩甩毛,叼起地上的野山j,转过头,头也不回的出了d。

  被一只狐狸崽子嫌弃了么百里溪好不尴尬。瞅了沐晚一眼,悻悻的收回手。

  “你先好好养神。我们子夜离开。”沐晚起身,“我去看一下,外面的官兵撤走了没有。”

  百里溪怔怔的看着她离开。脸上神色莫测。

  d外,古百正在用一只前爪,有一下,没一下的踢打地上的野山j,嘴里轻声叽哩咕噜的念叨着。

  说的应该是狐族的语言。沐晚站在他身后。听了一会儿,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她忍俊不禁:“别再踢了。再踢,这j就没法吃了。”

  “啊,沐姐姐”古百立刻转过身来,两眼亮晶晶的,“你也看不惯他,对不对”

  沐晚笑了笑,不置可否,蹲下身子说道:“阿百,我们晚上离开这里。”

  “太好了”古百欢呼。旋即,他瞅着d口,压低声音,“他也一起,对吗”

  沐晚点头:“我跟他说得很清楚,只护送他出谷。”

  古百松了一口气。

  沐晚起身,往谷口走去。她是真的出来查看谷外的情形,并非借口。锁子甲将军排兵布阵厉害着呢,治军又严,不可小觑。

  古百丢了野山j。小跑着跟在她身后。

  谷外,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人呢都走了吗”古百跳到阵石上,左看看。右看看。

  哼,只怕是兵不厌诈沐晚施展“逍遥八步”,跑到石阵的外围,封闭五感,察看外面的情形。

  果然谷外的密林里确实没有人。此刻,数百人象一群壁虎似的。全趴在山谷右侧的石壁上。他们嘴里衔着一根短树枝,默不作声的奋力往上攀爬。锁子甲将军身先士卒,在最上面,已经爬到了三分之二的高度。而后面的士兵也离地面有十五六丈高。

  呵呵,居然没有留人守着谷口将军阁下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沐晚重新打开五感,转身返回谷中,对古百说道:“他们试图翻过右侧的石壁,进入谷中。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右侧的石壁比较陡峭,有四十多丈高。这会儿官兵们全吊在石壁上,进退维谷,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阿百,你在这里盯着官兵,我去叫百里溪出来。”沐晚转身,施展“逍遥八步”跑回山d。

  百里溪站在d口,看到她,惊讶的问道:“怎么了”

  “形势有变,官兵们快进来了”沐晚说道。

  “啊”百里溪轻呼,“怎么办”

  “我去拿行李,我们马上离开。”沐晚绕开他,快步走进山d,拿起煨在火堆上的瓦罐,将之安放在行李木架的最下层,又麻利的卷起石台上的狼皮褥子,将瓦罐紧紧包住,固定好。这样,里面的j汤就不会洒出来。

  百里溪看得目瞪口呆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却连罐破j汤都舍不下究意知不知道什么叫逃命

  沐晚背好行李木架,提起碗口粗的短木g,三步并做两步走到d口:“你不走吗”

  百里溪早已掩去眼里的不屑,连声说道:“走,当然走。我跟着道长走”

  “跟上”知道他会武功,沐晚也没客气,率先离开山d。

  百里溪在心里骂了一句“臭女人”,飞跑着跟在后面。

  唔,轻功还不错。沐晚挑眉,脚下略微加快。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赶到谷口。

  古百见到沐晚,象银色的箭一样,嗖的飞奔过来,纵身跃上行李木架,蹲坐着。

  “牵着木g,我带你出阵”沐晚立住,将短木g的另一端伸到百里溪面前。

  后者愣了一下,伸手抓住木g。

  沐晚见他神色有些恍惚,提醒道:“抓紧。”

  “是。”百里溪点头,神色微暖。

  沐晚带着他,三转两转的,出了石阵。

  这时,山谷右侧传来一声尖叫:“将军,有人出来了”

  百里溪闻声回头观望。看到所有官兵都挂在陡峭的石壁上,心中微动,眼底泛起阵阵狠厉。

  这时,沐晚催道:“你还走不走”

  百里溪只好敛神,回过头来,抓紧木g说道:“走啊。”

  沐晚带着他,钻进东边的树林里。

  石壁之上。将士们全在石壁中段,上、下皆两难,竟是无计可施。锁子甲将军眼巴巴的看着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绿树丛中,气得脸色发青:“可恶”

  这一次。沐晚吸取经验教训,边走边清理行迹。对于她的各种反跟踪手法,百里溪皆看在眼里,默记于心。

  一个多时辰后,一条奔腾的大河拦住了两人的处路。这里是没有人烟的深山。哪里找得到摆渡的船夫

  “没路了”百里溪气急败坏的一p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忍不住埋怨起来。如果按照他的想法,乘那些官兵在石壁上进退不得,一举歼灭之,何来此刻的走投无路

  沐晚问道:“你会水吗”

  百里溪摇头。河面有六七十丈宽呢,水流这么急,如果不是水性特别的好,根本就游不过去。

  沐晚将背上的行李木架放下来,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着。吩咐古百也留在原地,不要乱走。

  古百从行李木架的上层跳出来,蹲坐在百里溪跟前。他将沐晚的话理解为:看住这个家伙,莫让他使坏。

  其实,他高估百里溪了。后者被沐晚用木g拖着,一路疾奔,这会儿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哪里还有那力气使坏

  百里溪没有理古百,盘腿坐好。调息养神。

  半刻钟后,他听到背后传来树叶哗啦作响的声音,不由转过身去。然后,他惊呆了沐晚扛着一个用树枝和树叶扎成的小木筏子。大步流星的往这边走来。

  这个小筏子很小,不到三尺宽,四尺来长,最多能坐一个人。

  眼波轻转,他咬了咬下嘴唇,问道:“你准备用这个渡河”心里一片冰凉:果然。危急时刻,女人都是靠不住的。这个女人也要扔下他,独自逃命。

  沐晚以为他是害怕,安抚道:“你和古百坐在上面。我水性好着呢。有我在水里推着你们,不会有事的。”说着,她将小木筏拖到水边,又折回去,消去留在岸上的脚印。忙活完,见他仍然盘腿坐在那儿,没有动弹,拧眉问道,“你不走”

  百里溪回过神来,连忙起身:“走,走的。”不用沐晚吩咐,他主动抱起旁边的行李木架,走向小木筏子。

  沐晚快步走过去,将小木筏子推进水里,固定住。

  古百飞也似的窜了上去。

  百里溪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站在小木筏子中间。

  沐晚见状,提醒道:“你坐在上面,这样稳妥些,不易摔倒。行李木架也不用时刻抱着,搁在旁边就行。”

  眼底闪过一丝犹豫,百里溪依言放下行李木架,默声坐了下来。

  沐晚最后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小木筏子,确认无误,然后,将前袍塞进腰带里,走到前面,反手拖着小木筏子,一步一步的走进河水里。

  慢慢的,河水漫长过她的膝盖大腿腰腹

  当河水齐胸时,沐晚游到小木筏子的外侧,单臂划水,护着一人一狐,往对岸游去。

  百里溪垂眸,象蝶翼一般的长睫毛轻颤,眼里一片朦胧。他很清楚,这个时节,河水还很冷;他更清楚,这个女人与官兵没有任何交集。她完全可以一走了之。

  可是,现在,她却在泡在冰冷、湍急的河流里,为他推小木筏子。她小心翼翼的避开漩涡,神情认真,眼神专注,不带半点私欲。

  她,和他以前碰到过的那些女人,都不同。

  奶公生前说的对,这世上真的还是有好女人的。可是,为什么却要让他到现在才碰上现在的他,比烂泥更烂、更脏,还有什么资格妄想幸福

  一滴硕大的眼泪水潸然而下,“叭嗒”,打在他的一只手背上,摔得粉碎。

  他收回神思,佯装打呵欠,囫囵的抹了一把脸,悄悄揩掉脸上的泪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木耳朵2333的礼物,多谢书友蕞銗一秓~煙、尾号3659的书友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