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二章男人心,海底针
  “我无家可归。”武云低头绞着一只袍袖角,轻声说道。

  说得这么顺溜,应该是早有打算。沐晚又问道:“你想去哪里如果顺道的话,我可以送你去。”

  武云抬起头:“你不是云游吗还有不顺道的”

  沐晚轻笑:“云游也不是瞎转啊。我这次准备去东边。”

  眼波流转,武云挺胸说道:“我也去东边。”

  “唔,那正好顺路。”沐晚说道,“明天清晨出发,如何”

  武云低头看着自己的破破烂烂的衣裳:“这副样子,我”

  沐晚看了他一眼,说道:“先穿我的吧。等到了市集,再换合适的。”

  武云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

  好吧,沐晚明白了。这是嫌她的衣服有些长,不乐意呢这里的男子身材普遍娇小。武云的个头在男子里是高挑型的,不比这里的寻常女子矮,但也比沐晚矮了小半个头。

  真当自己是皇太孙呢。爱穿不穿沐晚从行李木架里取出一件干净的长袍,轻轻放在身边的石头上面,说道:“我去谷口看看,是否有野兽被困。”说着,转身离开了。

  武云抬起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轻咬嘴唇,眼珠儿在眼眶里直打转。

  古百看不下去,嗖的跑出了山洞,追上沐晚。

  “阿百,怎么了”沐晚放慢脚步,配合着他的小短腿,问道。

  古百气哄哄的说道:“太娇气了。我们又不欠他的。”

  沐晚笑了笑:“你跟一个半大小子置什么气。走,去看昨晚有什么收获没。”

  自从在谷中摆下八卦迷宫石阵后,每晚都会有一两只走兽被困在里头。前天晚上还困了一只三百来斤的黑毛野猪。古百都吃撑了。

  “好啊。”古百嗖的窜了出去,“沐姐姐,我们比一比,看谁最先到”

  又抢跑沐晚施展“逍遥八步”,噌噌噌,三步追上他。转眼,将他远远的抛在后面。

  石阵里边传出阵阵呻吟声。

  阵中有人沐晚立住身形,抬起右手,示意后面追来的古百噤声。她自己嗖的纵身跃到一块阵石的后面。探身查看阵中情形。

  石阵里有五名军士她们应该是在阵中困了整整一宿。这会儿,一个个抱着膀子,缩成一团,冷得直打哆嗦,已经神识不清。呵呵。山谷里的晚上本来就很冷,更何况,谷口就是风口。而沐晚布阵时,做了点手脚,将山风全引进了石阵之中。前天晚上,那只三百多斤的黑毛野猪都只差没冻成冰砣子。这五人还活着,真的很抗冻。

  官兵追来了沐晚封闭五感,感知谷外的情形。

  果然,外边有数百名将士严阵以待。为首的,正是那天晚上带着部下打“野猪”的锁子甲将军。

  竟然能追出这么远。倒是有些能耐。沐晚轻哼。

  这时,古百追上来,嗖的跳到阵石上面。看着阵中被困的军士,他悄声问道:“沐姐姐,他们怎么办”幻影灵狐一族的传承告诉他,凡人,是不能吃的。不然,万年的大天劫绝对是过不了。

  “还能怎么办,放出去呗。”沐晚轻声说道。五条人命,就这么没了。也是造孽。

  为了保险起见,她先飞出五枚小石子,打中五名军士的昏睡穴。然后,跳进石阵之中。将五人先后扔了出去。

  这些都是凡人,又冻得半死不活,所以,沐晚特意放轻了手脚。

  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两队军士在数十名军士的掩护下,飞跑上前,架起昏迷的同袍。迅速撤回军中。

  沐晚看得分明,忍不住赞了一声:有章有法

  锁子甲将军非等闲之辈。

  这时,武云穿着她的长袍,怒目圆瞪,站在石阵之外。

  唔,袍子是有点长。不过,凑合着也能穿嘛。沐晚纵身跳出石阵。

  “你为什么要放走狗官兵”武云横眉立眼的质问道。

  沐晚淡笑道:“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不能放走他们”

  武云大怒:“就是他们无缘无故的追杀我,害我至此”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沐晚转身离去。对于她来说,武云的性命,是一条人命;外面将士们的性命,也是一人一条人命,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些天,她已经充分释放出了自己的诚意,澳门赌博网站:可是,武云却连半句真话都没有。她凭什么帮他哼,她还不信了,没有这个前朝皇太孙,自个儿找不到回宗门的路

  古百抬头,给了武云一个不屑的眼神,飞跑着跟了上去。

  “该死的”武云气极,恨恨的瞪着沐晚,在喉咙里小声咒骂了一句,双手紧握成拳,指尖尽白。

  沐晚听得真切,挑了挑眉,悠然的回到山洞之中,盘腿打坐。

  古百陪着她坐了一会儿,无聊之至:“沐姐姐,我去抓山鸡。”

  “好啊。”沐晚点头。

  古百小跑到洞口,遥望谷口那边。

  武云依然站在原地,瞪着这边,一步也不曾挪动。

  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骄傲的。大秦早在几十年前就被灭了。连东安都换到了第三个凤皇。而这位还在做梦,端着皇族的空架子呢。他这个正宗的狐族王子都不曾这么拽过古百轻哼一声,掉头钻进了浓密的山林之中。

  过了很久,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越来越灼热。

  武云终于动了。他叹了一口气,慢腾腾的走回山洞。

  沐晚听到了他的脚步声,继续闭着双眼打坐,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武云在洞口站了一会儿,最后鼓足勇气,走进洞来。然而,看到沐晚一副风淡云轻的神仙模样,气不打一处来,编得好好的腹稿,统统乱了。他本来是想过来服个软的,哪知,出口却变成了凶巴巴的口气:“你知不知道大秦”

  态度是差得很。不过。这是打算说真话了吗沐晚决定给他一个机会。抬起眼帘,她轻声说道:“知道。书上有。”说着,她侧过身子,从一旁的行李木架里翻出那本大秦山经注。递了过去。

  武云没有接,只是飞快的看了一眼,两行眼泪夺眶而出:“你果然也是为了宝藏而来”

  沐晚问道:“为什么这么认为”

  “你不要跟我装糊涂”武云哭喊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先皇在书里留下了宝藏的线索”

  是吗沐晚真的是头次听说。她无辜的收回书,解释道:“我又不是”

  不料。武云双手捂住耳朵,失态的叫了起来:“骗子你也是个骗子我不想听你的鬼话,不听”

  这是要疯了吗简直不可理喻沐晚摸了摸鼻子,放下书,重新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好比是一拳打在了棉花团上。武云失神的看着她,眼泪流得更凶了。

  可是,沐晚仍然安坐如山,连个小眼神都没有给他。

  武云哭了半刻钟,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小石头上面。问道:“说吧,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这是什么态度沐晚理都不想理他。

  武云尴尬之极。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泣着说道:“我知道是我不对。你救了我,可是,我却连真实姓名都一直瞒着你。可是,我还在爷肚子里的时候,就是被人追杀”

  沐晚惊呆了,愕然的睁开眼睛,忍不住打断他:“你说什么,在爷肚子里的时候”男人生子我没听错吧

  终于有反应了真的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武云的眼泪掉更凶了:“我的爷是在逃命的路上生的我”

  真的没听错沐晚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这里竟然是男人生子”唔。她在这里呆了几个月了,居然一直不知道。

  啊武云愣住了。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敢情眼前这位连男人生子的常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心里立时涌出一种鸡同鸭讲的无力感。

  好吧,男人生子真的不是重点沐晚讪笑着问道:“你其实是先朝皇室之后吧照书上说。你应该姓百里”

  该死的,软硬都不吃活生生一个不解风情的木头桩子今天是十四,明天就是十五可是,这块笨木头要怎样才能开窍武云不由心里有些着急。他用袖角揩去眼泪,清了清嗓子,说道:“对。我其实叫百里溪。”

  据大秦山经注上介绍。大秦皇族嫡庶之别甚严。皇位从来都是传嫡不传庶,甚至连取名字都是泾渭分明。嫡出的皇女皇孙取名都是双字。而庶出的,一律只取单字名。也就是说,这位是一名庶出的皇太孙。

  沐晚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都亡国几十年了,还娶夫纳侍,守着以前的旧规矩。所谓的前朝皇室也真是够了。

  “狗朝廷以为要用我们的血才能打开皇族地宫,一直以来,都在追捕我们。”百里溪恨恨的说道,“我在爷胎里,就开始逃亡了。我的爷生下我后,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大出血而死。所以,我和狗官兵有不共戴天之仇,誓不两立”

  沐晚叹了一口气,说道:“抱歉,我真的爱莫能助。这样吧,你还有家人吗我护送你,与家人团聚。你还小,不要在外面乱跑。”

  不料,百里溪竟然别过身子,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又是怎么了沐晚一头雾水,无可奈何的问道:“怎么了”

  百里溪止住哭,抽泣道:“我知道,你嫌弃我。嫌弃我不是清白的男儿身”

  好比是一道强雷劈了下来。沐晚被雷得两眼直冒金星。甩甩头,她努力的解释道:“我真没碰过你”转念一想,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解释是以,她又改口说道,“我没注意”大家萍水相逢,她去注意他还有没有元阳作甚更加犯不着嫌弃啊。于是,又说道,“我没有嫌弃你”

  “真的”百里溪转过身来,含着泪,一脸惊喜,飞快的说道,“我没有家人了。你不嫌弃我,那,以后我就跟着你。”说着,他脸上飞红,娇羞的念了一句“沐娘”,捂住脸,扭过身去。

  沐晚满头黑线,华丽丽的石化了说好的大秦皇族之后呢大周的村姑都比这位皇太孙要矜持一些,好不好

  还有,“沐娘”是个什么鬼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jk、圆舞曲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