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一章医伤
  沐晚专往没有人烟的地方走,走了一个多时辰,接连翻过三座高山,在一处山谷,寻到一个隐蔽的山洞。 她背着人进去,暂时安顿下来。

  天将亮时,伤者发起热来,浑身滚烫,烧得满脸通红,跟只火炭似的。

  沐晚好久不曾与凡夫俗子打交道,一时疏忽,竟然忘了这一茬,连道“失策”她帮伤者将右小腿的断骨接上,削了两根树枝,绑上固定住。而右腿外侧的刀伤,她只是止了血,然后将伤口清洗干净,包扎起来。就象是给修士疗伤一样。而忘了伤者根本就不可能自行服用回春丹大汗。

  “阿百,你在这里守着他。我去寻些草药过来。”她吩咐道,“还有,记得加柴,莫让火熄了。”

  古百点头:“知道了。”

  沐晚在山谷里转了转,找到几株合适的草药,急匆匆的赶回山洞。

  远远的,古百飞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沐姐姐,那人身上带有金创药,我给他敷上了,又喂他喝了水。他现在睡得很安稳。”

  沐晚挠头:“唔,你在哪里找到的金创药”她怎么没有看到

  古百歪着头答道:“他贴身藏着。沐姐姐当然找不到。”

  那确实是。发现伤者是男儿身后,沐晚很是守礼东安的男子出生之时,会有右胸点一颗守宫砂。对于未婚男子来说,如果守宫砂消失,就意味着清白不在。男子也有守宫砂,不但沐晚两世为人,是头一次听说。就连老祖的藏书里也没有提及。所以,她不敢乱碰伤者,生怕弄没了他的守宫砂。不然,明明是救人一命,却变成了毁其清白。她纵然浑身是嘴,也撇不清干系。

  “阿百,你越来越能干了。”沐晚笑眯眯的蹲下身子。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下午。伤者醒来了。

  看到沐晚,他神色微变,下意识的往自己身上看去。

  “醒了”沐晚佯装没看见。起身去拿山鸡汤古百抓到一只山鸡。沐晚用山鸡熬了一瓦罐浓汤,一直煨在火堆旁。

  伤者见自己身上盖着厚实的毛褥子,身上的衣服都在,暗中松了一口气。挣扎着爬起来:“是您救了我”

  沐晚一听就知道,对方是故意拔高声调。在装女人的声音。

  “哦,我刚好在山顶露宿,顺手而已。”她问道,“不知官府追捕公子。为的是哪桩”

  身份被点破,伤者微怔。不过,很快。他拥着狼皮褥子,恨恨的说道:“我自一出生。就被官府追捕,从未有一天安生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胎没投好罢。”

  这是恼了。沐晚淡笑,从瓦罐里倒了一碗山鸡汤,放到他身边:“这是刚熬好的鸡汤,喝吧。”

  伤者狐疑的盯着她:“你是道士你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于是,沐晚问道:“在下沐晚,云游道士。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伤者垂眸,端起鸡汤,象是赌气喝药汤子一样,一饮而尽。然后,“当”的将空碗撂回原处,抬眸看着沐晚:“说吧,澳门赌博网站:你们这回又想玩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小爷不怕。”

  沐晚慢慢的走过去。

  刚才还自称“小爷”的家伙,此刻眼底尽是惧色,紧紧的抱着狼皮褥子。

  沐晚拿起空碗,转身回到火堆旁,又倒了一碗,放到他面前:“喂,慢点喝,管够。”不想说,就不说呗。她对他姓甚名谁,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只想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哪里牵涉到她返回宗门在这里混了几个月,走了数千里路。她隐隐感觉到,这里极有可能不是炎华界。回宗门的路,也许就是返回炎华界的路,并且,想寻到这条路,不是件容易的事。

  貌似这种从小就被追捕,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的人,非常人尔,不好相处。所以,她已经做好了花费水磨工夫,慢慢来的心理准备。

  伤者端起碗,真的小口小口的,慢慢喝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喝完后,放下空碗,说道:“饱了。”顿了顿,又说道,“我叫武云,不叫喂。”

  沐晚又过去,拿过空碗,应道:“知道了,武云。”那两名军士都说了,这位是前朝余孽。再联系到前朝太子被活活烧死在云霄殿的传说,沐晚用脚趾头都猜得出,“武云”只不过是随口胡谄出来的假名。大秦山经注里写的很清楚,大秦皇族姓百里,可不姓武。

  武云愣了一下,裹着狼皮褥子,背对着火堆,侧身躺下。

  沐晚起身,说道:“你先别睡,该换药了。”说着,她对蹲在火堆旁的古百说道,“阿百,你再帮武公子换一次药吧。”

  古百“唧”的应了一声。

  沐晚径直出了山洞。没办法,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子的。女子为尊,也意味着,女子为强。身为女子,她得让着这些弱男子。

  背后,传来武云的轻呼:“啊,小狐狸,你叫阿百你会换药一直都是你在帮我换药”

  想到武云的伤势,没法挪动,必须在山洞里养一段时间的伤,沐晚在山谷里忙活起来她要布一个石阵,防止大型猛兽夜袭,更要防犯官兵进谷搜查。这里是绝灵阵,没有灵力,修真界的阵法都启用不了。不过,只是唬一唬凡兽和凡人,也用不着高深的阵法。

  她搬来数十块大大小小的岩石,取八卦迷宫阵之形,摆在山谷入口处。说穿了,就是一个大点的八卦迷宫。擅入其中,若不得其法的话,在里头被困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是挺正常滴。

  忙活了小半个时辰后,石阵成了。沐晚很细心的清理掉谷口的脚印,这才放心的返回谷中。

  “沐姐姐,我帮他换好药了。”古百跑了出来,放低声音问道,“他明明说的是假名字,沐姐姐为什么不揭穿他”

  沐晚笑道:“名字就是个称谓而已。他自己乐意我叫称呼他为武云,那么,我就称他为武云呗。有什么不妥”

  “也是哦。”古百点头,又两眼亮晶晶的问道,“沐姐姐,武云真的能帮我们找到回宗门的路吗”他受够了这里,恨不得能立马回到宗门。这里的月光精华稀得跟水似的,苦修一个月,也比不上从前一晚;还有,这里的男子都象是用水做的一样,娇滴滴的不说,还只会勾搭人,讨厌死了最主要的是,他要变成人形。他要做帅帅的古百,而不是小狐狸阿百。

  沐晚闻言,又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肯定的点头:“没错,他身上有一个大秘密,确实能帮我们找到回宗门的路。而且,他的配合至关重要。”

  古百吐出一口浊气,仰头说道:“我会努力,好好的和他相处,帮他换药,让他早点放下戒心,心甘情愿的帮我们找到返回宗门的路。”

  “好啊,我们一起努力。”

  接下来,沐晚谨守东安的规矩,没有丝毫冒犯之意。

  渐渐的,武云不再象是一只刺猬似的,态度有所软化。他尤其喜欢和古百。若是沐晚出去采药了,他常常抱着小狐狸,喃喃自语。

  殊不知,夜深人静,待他熟睡之后,古百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沐晚。

  只是,武云的嘴紧得很,就算是单独对着古百,也没有一言片语提及他的真实身份。他说的最多的是,对沐晚身份的猜疑。最初,他坚信沐晚是官府的密探,处心积虑的接近他,只是为了套取宝藏的秘密。就象那两个在树林里被他毒杀的随从一样。不过,经过几天的相处,他越来越相信沐晚真的是一个云游道士。理由是,沐晚出尘脱俗,一言一行,很象是一心向道的道士。并且,他看得出,沐晚身怀绝技。象这样的高人,往往心高气傲,不会为功名利禄所惑,沦为朝廷的鹰犬。

  沐晚听了之后,忍不住感慨:武云小小年纪,戒心可真重。

  武云身上带的金创药有限,从第四天开始,他不得不敷用沐晚配制的草药。换了两次药,发觉后者效果更好后,他不再抵制草药。

  又过了三天,左腿外侧的伤口终于结疤。

  沐晚告诉他,绑在右小腿上的直树枝也可以松开了:“骨头已经愈合,你可以试着慢慢行走。”

  武云惊讶的问道:“我的断腿已经好了断了的骨头能无药自愈”不是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吗他才躺了几天

  沐晚点头:“嗯。我在鸡汤里加了一些草药。你年岁轻,气血旺盛,底子不错,所以,骨头愈合得很快。”

  武云满脸的难以置信,却仍然搂着狼皮褥子,没有急着去松解绑在左小腿上的布条。

  沐晚意会过来,摸了摸鼻子,说道:“唔,我再去采几味草药。”

  待其离开,武云立刻揭开狼皮褥子,伸手去解上面的布条。

  可惜,他的力气太小了些。根本就解不开。

  古百实在是看不过去,跳上石台,用牙齿帮他解开。

  “谢谢你,阿百。你真的太聪明了”武云伸手去揉他的头。

  古百原本想躲开。转念一想,为了能早日回到宗门,忍了

  两天后,武云已经能走能跳,跟没事人儿一样。他对沐晚的戒备也大大降低。

  是时候离开山谷了。沐晚问武云:“我准备带着阿百继续云游。你有什么打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zl清、尾号3659的书友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