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五零捡了一只“野猪”
  没了唐家兄弟的拖累,沐晚的脚程恢复如常。古百蹲坐在行李木架的上层,心情大好,伊伊呀呀的哼起了小曲儿。

  继续东行。

  一路上,沐晚碰到了几个猎户和樵妇,向她们打听周边的情形。这里的人世代居于此,比较闭塞。不过,据祖上传,往东走,距这里大约五百来里,有一座很大的城市,叫做平西府。

  于是,沐晚带古百,又走了两天,在第三天上午,看到了猎户们口中的那座“很大的城市”,平西府。

  其实就是一座边城。

  貌似这里的边界安逸得很。城门居然是黄泥垒砌,木头搭筑。如果不是泥洞门上写着“平西城”三个字,沐晚真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很有意思,康梁国、吐夏国,以及这里,文字是一样的,只是字体不同;语音也大同小异。

  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妪,穿着黑色的厚夹袄,坐在城门根下晒太阳。她们俩的胸前都写着一个白色的“防”字。

  居然是军士。手无寸铁、白发苍苍的军士。

  沐晚表示服了。这里的人对雪山这道天然防线实在是太信心了。

  她吐出一口浊气,背着行李木架,手里提着两只山鸡,三只野兔,装成猎户,走进城去。

  两名老妪默默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城里不大,多半都是低矮的黄泥房子。不过,整座城市比被泥石流埋掉的唐家堡要大好几倍。

  在集市上,沐晚卖掉了山鸡和野兔,得了七十枚铜钱。随后,她找到一个专卖旧书的摊子。花五十枚铜钱买到了一卷残旧的大秦山经注。上面绘制了大秦的地貌、风土人情,以及物产。原著应该是很精美。而这一本显然是仿制本,粗糙得很,勉强能看。

  据摊主介绍,这是前朝倒数第二任国君在位时命人刊印的,成书有九十余年的历史。

  集市里总共有三个这样的旧书摊,不过。都大同小异。这本大秦山经注沐晚能找到的类似书里。年代最近的。

  这会儿,买书的人不多。沐晚跟摊主闲聊了一会儿,得知。现在的朝代国号叫“东安”,建国五十七年。这里的皇帝被称为“凤皇”。东安第三任凤皇三年前才登的基,年号“元兴”,现在是元兴三年二月初六。

  康梁国和吐夏国是共用钱币的。但是。东安不是。它有自己的铜钱。所以,沐晚还剩了三枚铜制的大钱。现在都成了废钱。只有那两块散碎的银子尚能通用。

  有雪山天险阻隔,东安这边与吐夏等国并无大多的交集。但是,这里的人也都知道雪山那边有人相传,古时候。先祖们与蛮族大战。后者不敌,最后逃至雪山以西。有天险阻隔,蛮族的后代再也没有回来过。

  好吧。这些都与沐晚无关。她对本朝的历史也不感兴趣。这一趟进城,她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大秦山经注。然而翻遍全书数十副地图。她也没找到“天莱山”。

  想必是年代太过久远,地名发生了变化。根据先前看到的“天莱山”的描述,沐晚最后圈定了东部的三座名山:天雾山、玄照山和龙兴山。

  这三座山都曾有凤皇祭天。她决定都去探访一下。

  除此之外,沐晚在集市里买了一些果子。这里的物产与康梁国和吐夏国不尽相同。但是,澳门赌博网站:果子和水对灵力和神识依然有效用。

  在城里转了一个多时辰,沐晚出了城,带着古百继续东行。

  看过大秦山经注,她得知,这里也有道士并且,他们供奉的也是三清。在先朝大秦,是以道教为国教。不过,大秦末年,佛教大兴。东安的开国凤皇就曾当过沙弥。现在是佛教大兴,道教式微。

  也许能找到修真者。沐晚索性作云游道士打扮,顺道去一些名山名刹转转。

  照图索路,两天后,她来到最近的一座道教名山,石青山。据大秦山经注上介绍,山顶有一座云霄殿,有近千年的道传。

  结果,九十多年前的信息确实有些旧了。原先的云霄殿已毁。据说是,前朝国破,太女一路西逃,遁身于此。东安大军追过来后,一把火烧掉了千年宝殿。后来,东安的开国凤皇晚年每每思及此事,皆有悔意,遂下旨在山脚另择宝地,重新盖了一座云霄殿。

  沐晚看了新殿。与其说那是一座道观,不如说是一间寺庙。从神像,到殿里的主持,都是佛门做派。

  沐晚转了一圈,寻访到山顶,连断壁残垣都看不到,只在一人多深的杂草丛里发现一些断瓦碎片,和宝殿的地基。

  这是要灭道呀。沐晚颇为感慨

  此时,天色已晚,她选了一处背风的干爽之地,燃起篝火,烧水煮茶这一带气候渐渐温润,草深林密,多湿气。天天在潮温的密林里穿梭,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啊。更何况,她和古百现在都没有灵力护体。所以,她配制了一些去湿热的药茶。

  古百自己跑进密林里狩猎。这里没有妖兽,小家伙的胆子越来越肥,早就试着自己狩猎了。如今,不但他的吃食完全不用沐晚操心,而且还能给沐晚带回一些好吃的野果。

  这里的凡兽肉,沐晚吃了后,第二天就觉得身体会有些滞重。所以,早在康梁国的时候,她就是以野果充饥,基本上不食用兽肉。

  夜半时分,古百吃饱后,回来了。这次,他给沐晚带回了一小袋黄澄澄的,拳头大,类似柑子的果子。

  “甜的,略带一点酸味。”将背上的小布袋交给沐晚,他如是说道。

  沐晚刚好运气走完两个大周天,正要吃点果子还补充灵力。闻言,她乐呵呵的接过来,道了谢。

  拿出一个,剥开,她尝了一瓣,连连点头:“味道不错。”说着,分了一瓣给古百。

  后者美滋滋的吃了。

  沐晚吃完一个,灵力已然回满。喝了些热茶,神识又满满的。刚漱了口,准备睡觉,这时,从半山腰的树林里,突然“扑楞扑楞”的,群鸟齐飞。

  有人

  沐晚连忙跃上树头,探身查看。

  山脚现出一线火把,在黑色的夜色中,格外显眼。

  而群鸟齐飞的那片树林子里,也确实有人影。

  这架式,象是在搞追捕。心中一动,沐晚低头,飞快的掐算起来

  半个多时辰后,火光逼近,数十名军士朝山顶包抄过来。

  “搜给我仔细搜”有人厉声施令。

  “是。”军士们四下散开。

  原本静寂的山顶立时闹腾起来。

  少顷,一名士兵在一处岩石下发现了一堆残火,举着火把大叫:“将军,这里有一堆灰烬,还是热的”

  呼啦,众军士围了过去,将那一处照得亮若白昼。

  一名身披锁子甲的中年女子走过去,蹲下身子,摸了一把残留的灰烬。

  尚有余温。

  火堆旁有一行凌乱的脚印。

  中年女子拧眉,冷声说道:“果然有其他余孽接应余副将,你带一队人马追击一个也不能放过”

  旁边,一名副将举起火把,挥手:“一队跟我走。将军有令,一个也不能放过”

  “是。”数十名军士跟着她,沿着脚印追了出去。

  中年女子又发令:“其余人在山顶继续搜查。”

  “是。”军士们再度散开。

  这位将军挺有老辣的,居然没有上当。然而,没有什么用。百步之外,有一处悬崖。沐晚背负一人,象只灵猴一样,攀岩而下。很快,消失在浓浓的月色之中。

  背上之人是她从半山腰的树林子里“捡”到的。先前,她算了一卦,发现与自己颇有些渊源,不能置身事外。于是,急匆匆的跑去救人。

  她在树林子里找到了三个人。其中,有两个随从模样的人脸色乌紫,已经中毒身亡。而背上这个的穿着打扮象是她们的主人,没有中毒,只是左大腿外侧中了一刀,刀深见骨,因流血过多,而昏死过去。除此之外,他的右小腿骨折,也伤得不轻。

  山下全是火把,上山的路全被封死。沐晚飞快的替伤者止了血,将之背上山。然后,等官兵追至山顶时,她再背着人从山后的绝壁直接下山。

  伤者年岁不大,身着女装,却很明显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他身材削瘦,轻飘飘的。沐晚背着他,另外还单手提着行李木架,古百蹲坐在里头,在绝壁上如履平地。

  一刻多钟后,沐晚顺利来到山脚。

  路口有两名军士把守。

  除此之外,还有一队五人的军士在来回巡逻。

  沐晚深吸一口气,施展“逍遥八步”的轻功,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呼”,转眼,她冲过关卡,纵身跃上旁边的大树,藏于浓密的树梢之中。

  一名军士打了个哆嗦,惊道:“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她的同伴茫然四顾:“没有啊。是山风吧。”

  “哦,是刮风啊。”军士抱着膀子,抱怨道,“山里好冷。半夜三更的,抓什么前朝余孽”

  这时,巡逻队往这边过来了。

  另一名军士赶紧“嘘”道:“别乱说,我们是来陪将军打野猪的。”

  “哦,对打野猪”

  待巡逻队走远,沐晚背着她们将军的一只“野猪”跳下树,几个纵跃,消失在浓浓的夜雾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941甜品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