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四九章雪山大神
  第二天,唐家兄弟的脚程更慢是以,到了第五天的正午时分,一行人终于走到山脚。

  “站住”从前面的一处大岩石旁突然闪出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壮女。

  沐晚一直封闭四感,早就知道他们藏在岩石后面。

  重新打开四感,她欲抱拳行礼。这时,唐阿九欣喜的飞跑过去:“小姑姑小姑姑”

  唐阿十往前走了两步,又站住,双手紧紧的抓着裙边,指尖尽快。眼底现出惶恐。

  有意思。沐晚收回手,冷眼旁观。

  显然,唐阿九的小姑姑是那队人里的头头儿,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她一把将人拉过去,拧眉问道:“你们怎么下来了那人是谁”

  唐阿九据实以对。

  “没有见到雪山大神”小姑姑脸色大变,质问道,“你们是私自下山”

  唐阿九diǎn了diǎn头。

  “啪”小姑姑脸色大变,竟然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将唐阿九打倒在地,咬牙怒道,“那你们下来做死啊”

  “小姑姑”唐阿九捂着脸,躺在地上,仰头看着暴怒的小姑姑,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小姑姑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挥手下令:“来人,将这两个小畜牲捆了,送上山去。”

  后面的女子们面面相觑,竟然无人响应。

  另一名三十出头的大嫂弱弱的问道:“七娘子,要不先去给大娘子报个信儿”

  小姑姑转过身去。斩钉截铁的说:“小畜牲不顾全城人的死活,大姐也饶不了他听我的命令,绑了”

  还是没有人动。

  “你们,想造反”小姑姑指着众人,满脸愕然。

  大嫂叹了一口气:“七娘子,何必把事情做绝呢”

  “就是。”其他人纷纷附和。

  小姑姑刷的拔出腰刀。

  “七妹,你想做什么”从对面的山坡上现出数十条同样装扮的黑色身影。为首之人dingdiǎn小说,23o< s"a:2p 0 2p 0">s;<>,是一名相貌甚是威严、身材槐梧的中年女子。

  “大姐”小姑姑惊呆了。

  大嫂乘机冲上前,劈手下了她的刀。

  “属下见过堡主。”众人齐齐抱拳行礼。

  小姑姑宛若霜打的茄子,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唐阿九捂着脸。蹲身行礼:“阿九见过义母。”

  沐晚也弄明白了:唐阿九是唐家堡堡主的义子。

  也是。若是亲生的,堂堂的堡主之子,怎么可能当活人祭品而且,唐阿九也不象是那种真正的大家子。虽然他一直都在极力扮演一个大家子。但是。举手抬足间还是底气不足。

  这边。唐阿十也蹲身行礼:“阿十见过义母。”

  沐晚挑眉。看来“义母”也不是打小认下的,含金量不高。

  很快,唐堡主带着一行人赶了过来。

  她走到小姑姑面前。冷笑道:“七妹,澳门赌博网站:你上窜下跳,联合族老们,搞什么活人祭,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么”

  小姑姑双唇紧抿,偏过头去。

  “回去再跟你细说”唐堡主挥手,“来人,带七娘子回去。”

  “是。”

  两名壮实的年轻女子出来,将小姑姑架起来,拖到一边。

  至此,这场内斗终于告一段落。

  处理完内务,唐堡主走上前,冲沐晚抱拳行礼:“壮士,在下唐家堡唐世宁,请教尊姓大名。”

  沐晚抱拳回礼:“在下沐晚。”

  唐堡主笑道:“沐壮士,是何处而来欲往何处去”

  沐晚如实回道:“哦,在下从吐夏国过来,准备去东边,路经此地。”

  “也就是说,沐壮士是从雪山的另一头翻过来的您翻过了高高的大雪山”唐堡主眼波流转,只差没在额头上写着“我不信”。

  沐晚笑道:“具体来说,是翻过了九个山头。”

  事实上,唐家堡祖传有一条翻越雪山的秘道,非堡主不能知也。而这条秘道正好要经过九座雪峰。是以,唐堡主闻言,神情立刻变得恭敬,抱拳长躬到底:“在下乃山野粗人,狂妄无礼,得罪之处,请大侠多多海涵。”

  沐晚上前,伸手相扶。

  唔,唐堡主倒是有diǎn儿内力。不比吐夏国的那些什么勇士差。沐晚抬手将之扶起,面色如常,笑道:“唐堡主客气了。”

  而唐堡主心头大震对方虽然年纪轻轻,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却轻松化解了她十成的内力。

  绝对是高人

  于是,她对沐晚翻越雪山的话,深信不疑,态度越发恭敬。

  沐晚对她的态度之类的,根本不在意。之所以搭理她,主要是为了清除雪山隐患。一旦山洪暴发,唐家堡千多条人命,难逃大劫。

  所以,寒喧过后,沐晚开门见山的说道:“唐堡主,可知唐家堡大劫将至”

  在场的人皆惊呆。

  唐堡主反应过来,“哐唧”,双膝跪地,长伏于地上:“请您示下。”

  其余人纷纷下跪。就连唐阿九和唐阿十也跪伏于地。

  “好说。”沐晚伸手又将唐堡主扶起来,“你们滥砍滥伐,雪山之上,雪水浸泡,土松石散。三日之后,暴雨将下,与消融的雪水汇成山洪,唐家堡将毁于一旦。”早上,她算了一卦。三天之后,雪山上将有大暴雨。故而,现在疏通水道,加固山体已经来不及了。

  啊,雪山大神要发怒了唐堡主汗涔涔,对着山ding“梆梆梆”的叩头求饶:“请雪山大神息怒。”

  “雪山大神息怒啊。”其他人亦大声哀求。

  现在要紧的是,回去动员全城人搬至高处。躲过山洪。叩头有个屁用啊。跟这些人真心说不到一块儿去。沐晚叹了一口气,顺着他们的心理,说道:“此乃天劫,不能避也。尔等速速回去,动员全城老少,搬至高处,也许能保命,躲过大劫。”

  众人大恸,放声悲嚎。

  唐堡主又是一通叩头,苦苦哀求:“难道没有止住山洪的法子吗”

  沐晚轻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砍光了雪山上的树木。就为今日之大劫埋下了祸根。”又催促道,“若是还在这里磨矶,延误天时,山洪之下。小命难保。”

  该说的。都说完了。为了让这些人相信自己所言。她运用“逍遥八步”,用最快的速度扬长而去。

  唔,没有灵力。速度慢了许多。不过,用来唬弄一通凡人还是可以的。

  临行之前,她扔下一句话:“记住,东边的石山,才能护住尔等。”

  转眼,人已经不见了。而这句话仍在山脚回荡。

  “啊,是雪山大神”唐阿九尖叫。

  唐阿十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其余人也纷纷四顾:“人呢”

  唐堡主飞快的爬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将之提溜起来,亢奋的问道:“阿十,你们是在哪里遇到的雪山大神的”在唐堡主的印象里,阿十为人诚实,不擅说谎,所以,先问他。

  唐阿十不假思索,飞快的答道:“在祭台。我被冻晕了。醒来时,就发现我们俩挪地方了。我们俩并排躺要祭台前的冰崖下。身上还盖着一张厚实的皮毛褥子。唔,嘴里全是药汁味儿。”

  唐堡主又看向唐阿九:“阿十说的是真的吗”

  唐阿九diǎn头,补充道:“干娘,阿九昏迷之前,隐约看到雪山大神是从冰崖里飘出来的。”

  “真的”唐堡主两眼放光。

  “真的。”唐阿九使劲的diǎn头,“阿九如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接着,他又道出这几日与沐晚相处的所见所闻:手劈大树根、手指一抬,十来丈外的孢子毙命活灵活现。

  唐阿十多次张嘴,却插不上话来。

  如果说,先前,唐堡主只是有七成相信沐晚是雪山大神,那么,待唐阿九说完,她已经信了九成九,又问唐阿十:“阿十,你想说什么”

  唐阿十小脸涨得通红:“雪山大神有一只银白色的仙狐,长得很好看,还会和我们一样,说人话。昨天晚上,我半夜睡醒,听得很真切。仙狐向雪山大神告我和九哥的状。说我们俩走得太慢了。”

  “会说话的狐狸”最后一丝怀疑也没有了。唐堡主转身看着远处的唐家堡,眼里涌起阵阵悲意真的要举城搬上石山吗

  身后,众人在向唐家兄弟打听仙狐的情形。

  两兄弟知无不言,双手比划着,说的很是仔细。

  唐堡主听着,眼神越来越坚定,挥手说道:“走,回去搬家”

  “是”众人齐声响应。

  当天,雪山大神显灵示警的话传遍全城。人们虽然满心不舍,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连夜收拾。第二天清晨,全城人拖家带口,连提带挑,赶着畜牲,往东面的石山搬迁。

  他们在山ding扎起篷子,暂且安置下来。

  天气越来越热。太阳火辣辣的照着,天空瓦蓝瓦蓝的,连一丝云气也没有。

  有人开始怀疑:“雨气都没有,会下雨吗”

  还有人嘀咕:“雪山大神既然是发怒了,要降罪于我们。又为什么要显灵示警呢”

  立马有人翻着白眼反驳:“不信,你自个儿回去啊。没人拉着你。”

  于是,质疑的人立刻闭紧嘴巴,不再多言。

  第三天正午,雪山那边的天空突然聚出一大块沉甸甸的黑云。不一会儿,山风大作。

  一刻钟后,一道亮白的电光划破了黑云。紧接着,天空象是滚过无数战车一样,轰隆巨响。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一个多时辰后,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雪山的山腰那儿崩了一大块。

  山ding的冰雪紧随而下。

  “啊,山崩了”

  “雪山大神真的发怒了”

  人们惶恐的跪伏在大雨之中,双手合十,拼命的祈求:“雪山大神息怒息怒”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雨水裹着泥石,象一条泥龙一样,自雪山上呼啸而下半个多时辰后,唐家堡有近九成被泥石覆盖。

  这场暴雨持续了三天两夜。雪山崩塌只是开始,后来,周边有半数的山陆续崩了。唐家堡被完全埋在了泥石之下。城区夷为平地。

  幸运的是,全城人早早的搬到了石山上面,人牲平安。

  “我们砍光了雪山上的神木,这是雪山大神的惩罚。”雨停后,唐堡主号召人们重建家园时,如是说道,“雪山大神仁慈,不忍伤我等性命,只是小惩以大戒。”

  山洪过后,雪水下来了。玉河改道。人们在新的河湾旁重建家园。不过,这一次,没有一个人敢提出上雪山砍木料。不但不砍树,人们还自发的去雪山以及周边的山上植树。

  同时,沐晚亲自将唐家兄弟送下山,也被唐家堡人解读为:雪山大神品洁高尚,不喜活人祭祀。从此,唐家堡废了活人祭祀之礼。而先前极力主张活人祭礼的唐七娘一派,遭到了全城人的唾弃,再也无人相信。

  唐家兄弟分别被其家人接回。次年,两人先后热热闹闹的嫁得如意妻主。

  山洪带来了大量肥沃的泥土。这一年,人们大获丰收。为了感谢雪山大神的恩赐,人们在山脚,沐晚最后消失的地方盖了一座雪山大神庙。

  好吧,沐晚终于有了第一尊女身神像。因为没有易容,所以,这尊神像与她的真容很相像。大殿之上,她身着华丽的皮袄,面容俊美,神情于威严中透着慈爱。左边放着一个法宝箱,另一边蹲着一只银白色的小狐狸。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当看到山洪下来,而全城人呆在石山之上,安然躲过一劫时,沐晚终于放下心来,带着古百,悄然离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镜之、彼岸之天、天使~音阶、on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