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四一章 你信不信我
  问题解决了。 `多了一个古百,黑夜又化成一道淡黑色的小旋风,继续向极北之地的大冰崖赶去。

  殊不知,他们一行人刚离开,从一棵参天古树后面闪出一道白色的人影。

  如果沐晚看到此人,定会惊落下巴熟人啊她认得的。外门坊市天心阁分铺的绿腰带伙计黄长顺。

  不过,此刻,他一改往日的伙计打扮,穿着一身白色长袍,风度翩翩。

  望着已然远去的小旋风,黄长顺摸着下巴,好看的丹凤眼几乎眯成了两道细缝。

  “滋”,他深吸一口气,神色阴晴莫测,小声嘀咕道:“为什么要牵就那只小狐狸呢”

  眉头轻皱,他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出了森林,就是一望无际的大冰原,没有人烟。黑夜憋屈了许久,又是回到了出生之地,是以,无所顾忌的在冰原上全飞驰。

  古百和大家一样,盘腿坐在平台之上,却吓得脸蛋儿煞白。他死死的抓住沐晚的一只袍袖,双唇紧抿。

  沐晚见状,关切的问道:“阿百,你怎么了”

  古百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太快了”

  头道:“阿百,黑夜没有骗你。极北之地以前就是魔族的领地。还有,炎华界真的不只黑夜一个魔。以前,我们就一次碰到了两个十级魔将。那次,我们差点儿都折了。师尊不许你下山,真是为了你好。”

  古百又往沐晚身边靠了靠,使劲的点头:“香香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回去后,一定跟神仙师尊认错,好好修行,以后再也不敢偷跑下山。”

  就在这时。远远的天际线上突然飘过来黑压压的一片大乌云。

  常龙一直有留心外面的状况,机警的将双手搭在额头上,凝神远眺:“黑爷,那片云,不对劲”

  黑夜也注意到了。惊呼:“比我的度起码要快十倍以上”

  大乌云乘着狂风,扑天盖地的汹涌而来。

  立时,前方,冰雪飞扬,伸手不见五指。

  沐晚惊道:“不好,是暴风雪。黑夜,快,掉头”

  事实上,黑夜已经掉头,夺路狂逃。

  可是。在连天的暴风雪面前,他化成的这道龙卷风真心不够看。暴风雪以吞噬一切的气势,在冰原上飞铺开。

  黑夜哇哇大叫:“不行我要再加,只能载姑娘一个”

  香香立刻明白过来,心念一动,进了空间。

  常龙跟紧其后。

  “沐姐姐”古百不知道该怎么办,情急之下,老毛病又犯了,“嘭”的一下,竟然变回原形。小白狐缩成一团。簌簌抖,动弹不得。

  小家伙是森林女皇的独子,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恐怕自出生以来。都没见过这种架式。

  沐晚将之紧紧抱在怀里。

  黑夜见状,立刻收紧身形,拼尽全力向冰原外围冲去。

  然而,他的度还是不够

  暴风雪越来越近

  沐晚缩成一团,坐在平台上。冷冽的寒风刮过来,竟然吹得她的袍角猎猎作响。

  怎么回事她愕然的抬起头来。扭身回望。

  刹那间,天黑了乌云赶着暴风雪,已然到了跟前

  “不”黑夜惨呼。

  刺骨的寒风,裹着大大小小的冰雹,“噼哩啪啦”,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黑夜化成的小旋风转眼散去一大半儿。但是,他仍然在拼命的往外逃。

  沐晚不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形那年,她还没筑基,逃离散修联盟总坛时,被一只十级魔将追杀,也似这样,被吸进了暴风雨里。

  不过,这次的情形比上次不知要凶险多少倍

  将白狐往火云战甲里一塞,她双手抱头,拼命的缩成一团,同时,神识一动,将黑夜收回空间里。

  至于自己,要不要也躲进空间里去呢沐晚有些犹豫空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查阅了老祖的藏书,也没详尽的解说。天知道,空间能不能抵住暴风雪还有,万一空间扛不住暴风雪,会不会和前世一样,自曝

  事实上,形势逼人,也容不得她多想。

  下一息,暴风雪打着转儿,咆哮着,将她整个儿吞没。

  刹那间,天旋地转

  “啪”应该是一个冰雹重重的打在她的后脑勺上。

  好痛

  世界突然黑了。与此同时,她的全身上下突然现出一道亮白的灵光,贴身护住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晚感觉有人在舔自己的脸。

  她呼的睁开眼睛。

  “沐姐姐,你醒了”

  耳边响起古百惊喜的声音。

  天,好黑

  沐晚翻身爬坐起来,瞪大眼睛,努力的看着周围。

  黑漆漆的,完全不可视

  “古百,这里是哪里怎么到处黑咕隆咚的”

  心中的狂喜象潮水一般逝去,古百看着伸出双手茫然摸索的沐晚,懵了:“沐姐姐”

  四周是茫茫的戈壁滩。炎炎烈日当空挂,白晃晃的,刺得人,呃,是狐狸,睁不开眼。连个遮阴的地方都没有。哪来的“到处黑咕隆咚”

  此时,沐晚也感觉到情况不对。

  心中“咯咚”作响,她难以置信的双手在自己眼前轻挥。

  看不见

  她完全看不到

  怎么可能

  我是开了天眼的我能夜视

  一双杏仁眼瞪得象铜铃一般大,沐晚又飞快的在自己眼前挥着手。

  一下

  两下

  三下

  看不见完全看不见

  “啊”沐晚双手痛苦的抱住头她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古百回过神来,蹲在她身边,呜呜的哭了起来:“沐姐姐,我们被扔到了一个好大的戈壁里。周边连一棵树都没有。香香姐姐,黑夜哥哥,还有常叔叔都不见了。”

  对,有香香呢她会治愈术。肯定能治好我的眼睛沐晚连双手都没有放下来,赶紧用神识联系香香。

  等等

  居然用不了神识

  怎么回事

  沐晚立刻调动灵力。

  灵力被封

  难道这里是绝灵境

  心念一动,她敛神联系空间。

  空间,联系不上

  真的是绝灵境

  青云剑还润养在丹田里呢这下。拿不出来了

  好象被人敲了一记闷棍,沐晚不由身体轻晃。

  “沐姐姐,你怎么了”古百急得团团转。

  不能慌不能急沐晚深吸一口气,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同时,飞快的整理着眼下的情形:

  那阵暴风雪将她和古百扔到了一处戈壁里;

  这里是绝灵之境;

  空间打不开;

  香香、黑夜和常龙都在空间里没错。她记得很清楚,紧要时刻,是将黑夜收进了空间里。

  青云剑在丹田里,取不出来;

  还有,她的眼睛瞎了。

  此时,应该是正午时分。因为太阳晒得头皮烫

  当务之急,是要寻个避身之所。

  沐晚定了定神,低头说道:“阿百,莫急。我们先寻个地方遮凉。”然后,试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万幸。身上的零件都在。除了后脑勺上有点疼,也没感觉到哪儿不对劲。

  她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很快找到了疼痛的原由那里肿得高高的,跟馒头似的。

  也不知道是冰雹砸的,还是摔的。

  想起馒头,她立刻想起挂在腰间的储物袋下一息,她心里刚刚涌上来的狂喜,“哧”的一下,没了。

  绝灵之境里,用不了储物袋

  伸手摸到腰带上。她无奈的摇头苦笑。呵呵,腰带上空空如也,挂着的两个储物袋皆不知影踪,十有是落在了暴风雪里。

  口。好渴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向古百伸出一只手:“阿百,你在哪里”

  古百仰头看着她的手,眼睛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呜呜呜”

  怎么又哭了难道阿百受伤了眉头紧锁,沐晚着急的低头问道:“怎么了。阿百”

  古百却哭得更凶了。

  沐晚不得不蹲下身来,向着哭声摸过去。

  很快,她摸到了一个乱蓬蓬的小毛球

  呃,在绝灵境里,阿百的灵力也被封了。所以,他变回了原形。就象紫澜秘境里,那些四不象的妖兽一样。

  “世间还有这样的怪兽你没有看过它们的气息”耳边不由响起黑夜以前问过的话。

  对了,眼睛瞎了,但是,我可以用气息感知外面的世界呀

  沐晚试着封闭五感。

  一下子,她“看”到了:地下,一只一条尾巴的小狐狸缩成一团,呜呜的哭的好伤心。呃,它的毛又脏又乱,掺了不少沙石。呃,好吧,她现在的尊容也比小狐狸好不到哪里去道髻散了,头上跟顶了个鸟窝似的,估计也藏了不少沙土;罩在外面的青布法袍残旧不已,里头的火云战甲没有灵力的支撑,变得灰朴朴的,就象一件寻常的半旧皮铠;脚上穿着的是黑夜炼制的黑金底犀牛小靴,澳门赌博网站:蒙着一层厚实的灰,完全看不到底色。

  她还“看”到了:烈日当空;到处都是砂石,连一根草都没有。

  好吧,“看”是没问题了。但是,她封闭五感的话,不能听,不能说,没法和古百交流啊。

  比如说,她现在就没法劝古百别哭了。

  少封一感,如何

  沐晚试着将嘴解封。

  唔,还是能“看”见,不过,没之前清晰。

  再解开听力,又如何

  她又试着将双耳解封。

  呃,不行。

  周边的气息立刻全消失。

  她只好又重新将听力封上,蹲下身来,对古百一边比划,一边说道:“阿百,不要哭。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

  古百闻言,抽泣着说道:“可是,我现在这副样子,也帮不到你。就是个累赘。”他无比的痛恨自己的四条小矮腿。不要说带沐晚走出茫茫戈壁,就是连扶她一把,也做不到

  啊啊啊,古百,你太没用了

  小白狐难过得直掉眼泪。

  沐晚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原来,说话的时候,气息是会动的她虽然不能听,却能明白古百在说什么

  哈哈,没问题了

  她笑道:“阿百,你信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