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三九章 三阶丹火
  稍微休息后,澳门赌博网站:沐晚用神识联系常龙,告诉他磨掉千年火影籽的护壳后,里面的籽肉不含阳煞之气。?.??`c?o?m

  后者大喜,很快回复她:准备先将护壳磨穿,炼化籽肉,等鬼火提升后,再反过来炼化护壳。因为护壳里的阳煞之气,可以助他炼体。

  沐晚:这样啊。护壳于我无用。我把籽肉炼化后,护壳都给你留着,如何?

  常龙:求之不得。

  千年火影籽之所以最后会化掉,主要是因为籽肉的温度远远高于护壳,脱树后,籽肉失去火影树的压制,日渐膨胀,最终将护壳撑裂,反过来将护壳烧掉。一旦将籽肉炼化了,护壳可以保存更长的时间。

  沐晚又用子石联系了张逸尘,告之破掉护壳的方法——他已经炼化掉一枚千年火影籽,已适就籽肉的高温,第二次再炼化时,护壳失去了炼化的意义。

  不久以后,张逸尘高兴的用子石联系她:“小晚,外壳真的能用冰晶磨掉,炼化时间起码能缩短一个多月呢。我告诉了师尊,大师兄和小定。大家让我谢谢你。”

  沐晚笑答:“谢就不用了。火影籽是您和阳伯伯他们一起找回来的,也是你们送给我的。哦,对了,师叔,护壳,你们留着有用吗?”

  “没用啊。”

  “那能给我吗?护壳里含有阳煞之气,老常说,可以助他炼体。”

  张逸尘爽快的应道:“行,我跟师尊他们都说一声,护壳都帮老常留着。”

  哈,有了子石,联系就是这么便利。

  因为空间里有三十倍时间流,所以,沐晚并没有象张逸尘他们一样,一天炼化三次,而是一天只炼化一次。余下的时间,照常修行。

  转眼。空间里过去了整整三年!沐晚终于炼化完了第一枚千年火影籽。

  她的丹火确实变亮了不少,但是,离进阶还差得远。另外,神识和灵气也都变得更加凝炼……好吧。她估计了一下,把手里的另外两枚千年火影籽都炼化完了后,丹火肯定是能进阶的。.?`c?om但是,修为能否进级,真的很难说——现在。她要进级,真的需要海量的灵气!

  就连黑夜他们都替她凝丹有心担心——修为进一小阶,都要这么多灵气。那么,结丹得要多少灵气啊!

  常龙估测:“估计起码要准备一条上品灵脉。”

  沐晚大汗:几位老祖的修真日记里写得很清楚,他们凝婴也才用了一条上品灵脉,好不好!

  不过,想到自己筑基里用的灵石堆得跟小山一样,她也相信了常龙的估测。

  将空空如也的护壳给了常龙,她开始炼化第二枚……第三枚。

  当第三枚的籽肉炼化了将近三分之一时,她的丹火终于进阶。成为三品丹火。

  从此,她可以炼制八转以下的丹药了!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可以而已。目前,受修为制约,六转丹已经是她的极限。

  除此之外,她炼制各种中、低阶丹的出丹数和上品丹率皆相应提高。例如,象养灵丹等四大基础丹,出丹数比先前提高将近一成,而上品丹率已然高达九成!

  炼了n种五转丹的某人,迫不及待试着炼制化虚丹——这是可以提高元婴大能进阶化虚成功机率的灵丹。是六转丹。目前,青木峰设置的满丹标准是三枚。

  以三清鼎的容量,理论上,一次可以炼制两份。但是。沐晚现在的修为严重滞后,所以,她一炉仅能炼制一份。

  化虚丹有二十一味主药,其中,有十二味如今在东华洲是有价无市——西部完全乱了套,很多的药田荒芜。无人种值。象六转丹以上的药材,对年份的要求起码是二百年以上。能够生产这种高级药材的,在整个西北仅剩下三家,即被称为“西部三雄”的年、向、蒲三家。但是,三家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联合声明,年景不好,各类高级药田歉收,且品质大不如往年。虽然三家损失惨重,但是,为了维护药商的名声,不得不暂停各类高级药材上市。

  还好,沐晚另外还有两条购药通道:一是,从天心阁的黄长顺;二是,迷雾森林的幻影灵狐一族。.`所以,到目前为止,她手里总存了五十份化虚丹的药材。

  前面因为受丹火的限制,她无法炼制化虚丹,但是,她也没闲着,一直以来,都在研究化虚丹药材的预处理。

  如今,在青木峰,炼丹之前对药材进行预处理,已经是炼制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环节。很多真人写了预处理方面的心得,放在青木峰藏书院的二楼。根据广仁老祖的法旨,一楼的藏书是向全内门开放;二楼只向本峰开放。而沐晚是唯一可以去二楼借阅的外峰弟子。

  沐晚经常去那里刻录各位真人的各种炼丹笔记,包括预处理方面的心得,拿回来仔细研读。不过,真人们研究的最多的是各种四、五转丹的预处理方案。她翻遍二楼,也没看到关于化虚丹的。

  花费了近一年之久,沐晚终于捣鼓出一份化虚丹的药材预处理方案。反复论证之后,她让香香帮忙看看。

  涉及到将近七十种药材,香香也是看了足足三天,才将方案还给她。总的来说,香香基本上赞同她的处理方案,仅改动了三处。

  沐晚参照其意见,又反复论证。最后,她终于读懂了香香的改动,将预处理方案订下来,单独用一枚玉简刻录下来。

  至于炼制的手法,同样,她也练得滚瓜烂熟。整个炼丹过程,象磨剑一样,在识海里预演了起码上千次。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第一次炼制化虚丹,可谓成绩喜人——沐晚共得两枚化虚丹,其中,一枚上品丹,一枚中品丹。

  炼丹是很耗灵力和神识的。以沐晚现在的修为炼制六转丹,非竭尽全力不可。所以,足足休整了三天,她才能再次开炉。

  经过改进后的第二炉化虚丹,得丹三枚:一枚上品丹。两枚中品丹。

  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和广仁老祖当年相当。而他老人家当年第一次炼制化虚丹已有金丹六层的修为。他在笔记里写得很清楚:丹成,力竭!

  也就是说,沐晚虽然仅有筑基七层的修为,但是。她的灵力和神识应该是不亚于广仁老祖当年!

  而这一切全是功法使然——《四象五行诀》就是这么牛气!

  又休整三天,沐晚再次小结,优化炼丹过程,炼制第三炉化虚丹。结果,得丹四枚!其中。一枚上品丹,两枚中品丹和一枚下品丹。

  此后,她又炼了十炉。出丹数、上品丹率皆无突破。多年的炼丹经验告诉她:这是进入了瓶颈状态。如想破之,要么是提升丹火的品阶,要么是提升修为。

  她的丹火刚进阶至三阶,将余下的大半枚籽肉炼化完,也只是略有提升,离进阶尚早;提升修为……沐晚真的好无奈。经脉、丹田里都鼓鼓囊囊的,然而,她总觉得离进级就只隔着一层窗户纸。却怎么也捅不破它!这样的状态,就跟前些年,她的修为停滞到筑基六层时一模一样。

  那一次,她是进入紫澜洞天,在绝灵状态下,凝炼灵气二十几天。出来后,筑基六层的禁锢立碎。

  难道说,同样是因为灵气不够凝炼的缘故?沐晚想了想,决定下山,去绝魔山脉或者是极北之地以北的冰崖历炼。

  那边的绝灵阵效果比不得紫澜洞天。也许此一去,要在那一带呆上数月。

  而现在比不得从前,有《太一新闻》拖着,她不能说走就走;更何况。不知不觉,又夏末,剑阵二月一次的试练即将开始。是以,她只好先将出行计划推迟到次年元月,同时,慢慢安排《太一新闻》的一干事务。

  香香他们三个知道后。都强烈要求同去,也和她一样,开始处理手里的事务。

  古百也很想去……想也是白想。没有筑基以前,清沅真人不给出行手令。

  年底,大师兄郝云天回山小住。这回,除了他自己一如既往的给沐晚带了大包的礼物,还替师祖捎回来一份礼物——去年,郝云天回来,沐晚让他捎了十瓶上品凝元丹和净神丹给玄阳上人。后者服用了,很是满意。当然,身为师祖,当然不能白用徒孙的丹药,尤其是高阶灵丹。所以,这次,玄阳上人托郝云天捎回了一份礼物——凝元丹和净神丹的药材各三十份,外加两味天材地宝级的药材,以及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炼材。

  炼材的品阶并不高,但是数量庞大。那是因为,玄阳上人听郝云天说,沐晚正在学炼器术。不过,她在这方面挺没天赋的。现在只只能锻材,不能制器。(注:所谓“锻材”、“制器”,是炼器的各个境界。前者为入门境界,即,处理炼材。比如说,从各类铁矿石里提炼铁晶;而制器,是炼器的中级境界,在这个境界的器修能炼制法器。在炼器一道上,沐晚得了广照老祖的传承,又有黑夜这个可以炼制宝器的宗师级炼器师随时指点,还有空间的三十倍时间流相助。结果,现在她还只能锻材,在炼器一道上真的可以说,资质平平,毫无天赋可言。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哇。丹霞峰上的弟子们,在筑基之前进入制器境的,也是屈指可数。所以,玄阳上人觉得自家小徒孙在制器一道上也是资质上佳呢。)

  各种各样的炼材,林林总总的,塞满了一个上品储物袋。

  沐晚感激之余,将师祖的三十份凝元丹和净神丹的药材全炼成了丹药,除去中品丹,将上品丹全部交给郝云天,托他进献给师祖。

  郝云天回去后,将储物袋转交给玄阳上人。后者打开一看,看到里面竟然是上品凝元丹和净神丹各五十瓶,真的吓了一大跳。

  宗门给每位元婴上人的供养,上品凝元丹和净神丹各十瓶;中品的,每样三十瓶。

  当然,这些供给,对于常年在外征战的上人们说远远不够的。所以,他们还要自掏腰包,从各种途径购置一些。然而,这些年来,药材闹饥荒,凝元丹和净神丹越来越难搞到了。和所有的同门师兄弟一样,他也不得不用蕴灵丹和聚神丹代替。没想到,自家小徒孙的炼丹术进步神,去年进了二十瓶上品丹给他。一下子,就解了他的困境。

  小徒孙炼的丹,比宗门给养的上品丹还要略胜一筹,所以,没有犹豫,他将自己存的所有凝元丹和净神丹的药材都送给了小徒孙。目的主要是为了贴补小徒孙。因为他清楚其为人,去年都托郝云天献丹药,今年肯定还会继续。一个筑基期的小家伙能有多大财力物力?所以,不如他主动把药材送过去。

  玄阳上人估摸着最多也是两种丹药各十五六瓶。不想,郝云天竟然给他带回来这么多。

  “小丫头哪来这么多药材?”他狐疑的问道。

  郝云天一五一十的答道:“禀师祖,小晚说,这是用您赐的药材炼制所得。她现在是三阶丹火,炼丹术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玄阳上人咋舌,吩咐道:“此事要保密,不可道与外人听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天才真正成长起来之前,低调是顶顶重要的。

  “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