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二五章 调虎离山计
  清沅真人一行人赶到北翠山时,澳门赌博网站:长安真人还没有将陈茜送去戒律院。?.??`c?o?m他被长宁真人拦下了。

  陈茜被反剪着双手,用捆仙绳捆成了一颗人肉棕子,嘴上也被堵了,瘫坐在地上。

  看到清沅真人等人,她“呜呜”叫着,拼死挣扎,想要爬起来。可惜,捆仙绳不是凡物,她只是无力的弹了弹。

  “这是闹什么呀?”清沅真人拧着眉头走过去,“长安,你先说。”

  长安真人铁青着脸,列举了陈茜的两大罪过:一是,挑唆是非;二是,不安于室。

  陈茜闻言,叫唤的更厉害。

  沐晚很想看看半妖的气息是什么样的。是以,她站在师尊身后,封闭五感。

  立时,周边现出众多的气息。

  除了陈茜,其余人气息的相貌都与外貌相差无几。

  陈茜的气息总体上还是一个年轻女子模样。眉眼妖艳,两鳃有两团青黑色的鳞状物,额头有两支寸把长的黑尖角,屁股上挂着一条三尺长的青色尾巴,不象蛟尾,更象是条青鱼尾。不过,她没有丹田,气息之中也不带妖力。

  还好,沐晚在紫澜洞天里见多了四不像的妖兽,所以,见怪不怪,这会儿,她淡定得很,只是心里为长安真人不值——老婆是个怪模怪样的半妖也就算了,偏偏还跟他不是一条心,不知道是抱着什么目的,非要嫁给他。真是够倒霉催的。

  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她重新打开五感——以她现在的能力,还做不到用气息去“听”。

  “所以,你一回来,就要将她送去戒律院?”清沅真人冷哼。

  长安真人脸上飞红:“没有。与这妇人斗了两句嘴,一气之下,才捆了她……”说到这里,看着清沅真人那双清澈的眼睛,他顿住,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后背上冷汗直下:糟糕。今儿如果不是师弟拼死拦住,真的就中了这妖妇的**术!

  同时,心里疑云迷漫:她要去戒律院做甚?

  清沅真人看在眼里,眉头皱得更紧了。?.?`又问道:“一个凡女而已,捆住就行了,还要堵住她的嘴作甚?闹出人命来,怎么办?”

  长安真人深吸一口气,答道:“师叔莫被她的模样骗了去。她的嗓门忒大,不可小觑。”

  还会龙吟不成?清沅真人惊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陈茜,接着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非休不可吗?”

  长安真人斩钉截铁的点头:“非休不可!”这根桩子,他真心看不住哇!

  “牵涉到勾结外人,这事我也做不了主。”清沅真人抚额,“她不是宗门弟子,送戒律院做什么?长宁,你去一趟主峰,请王师兄过来一趟。好歹她也是同门弟妹,我们请同门大师兄过来判一下家务事。”

  长宁真人也是知情人。闻言,一双眸子立时被点亮——主峰除了有王师兄,还有老祖哇!

  “有道理。师叔,我这就去。”祭起法宝,他匆匆的赶往主峰。

  清沅真人踱到陈茜面前,低头冷笑:“颖川陈家,还吓不到我们剑道峰!”

  陈茜瞪着她,目眦欲裂。

  长安真人见状,火起,骂道:“贱人!”抬手欲打。

  沐晚眼明手快。赶紧伸手拦住:“谢师兄,使不得!”

  清沅真人回过头来,啐道:“你一个大老爷们,堂堂的金丹真人。至于跟一介凡女动手么?”

  正说着,王座的金色飞船往这边开了过来。

  沐晚讶然:就这么几步路,至于吗?不象是王师伯的做派啊……

  飞船在半空停住。从船舱里出来一个青衫男子。

  呀,老祖!

  众人连忙行礼:“弟子参见老祖。”

  陈茜的小脸刷的白了。

  广源道君站在船头,俯视全场,轻笑道:“长安。.?`c?om你的眼睛长在屁股上不成?娶谁不好,非要娶一只千把岁的半妖做婆娘?恶心不恶心?”

  终于忍到头了!长安真人委屈之至,跪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老祖,颖川陈家欺人太甚!恳请老祖容许弟子斩平陈家!”

  “瞧你这没出息的熊样。起来吧。”老祖轻哼。

  “是。”长安真人爬了起来。

  陈茜做垂死挣扎状。

  广源道君右手捏成一道剑指,轻点。指尖迸出一道红色的灵光,将其罩住。

  黑犄角、青黑鱼鳞和鱼尾巴渐显。

  虽然都有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包括清沅真人在内,众人无不齐齐后退。

  李倩倩险些惊呼出口。然而,老祖座前,不可失礼。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沐晚叹服:这就是道君的法力!

  陈茜原形毕露,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广源道君收回灵力:“傻小子,光是打打杀杀是解决不了问题滴!审完后,把这只半妖,敲锣打鼓的给你老丈人送回去。叫大家开开眼,颖川陈家都是些什么货色!”

  高招!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

  长安真人恍然大悟,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是,弟子遵命!”

  送走老祖后,长安真人又向清沅真人行礼道谢。

  清沅真人摆摆手,带着沐晚回观云岭。

  哪知,远远的,她们就看到看到了王座与七名金丹长老站在洞府前面的空地上。唔,地上也捆了一只‘人肉粽子’!

  清沅真人火起——真是唱的一出调虎离山哩!当本尊的观云岭是什么地儿!

  不等沐晚降下祥云,她气冲冲的跳下来,抱拳与众位真人见过礼,指着地上的‘人肉粽子’,怒道:“王师兄,这是谁?”

  沐晚降下祥云,也向众位尊长行了礼。地上的那一位穿着黑色短打,昏迷不醒。他被揍得很惨,头肿的跟只猪头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面目全非。这会儿。估计连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王座走过来,哼道:“祖师峰的弘光长老。哼,藏的可真深!”

  “他跑我这里来做什么?”清沅真人咬牙,好不容易才忍住上前踹一脚的冲动。

  “还没审呢。”王座答道。“老祖听了长宁的禀报后,命我带着一队人过来你这边。我们赶到时,刚好看到这家伙鬼鬼祟祟的从弟子院里出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进洞府。6师妹,回头,你好好检查一番。若是动了什么东西。马上告诉我。我现在要带着他去向老祖复命。”

  “多谢。”清沅真人又抱拳行了一礼,向王座和他身后的七位长老道谢。

  “不客气。”

  送走他们一行人,清沅真人回头看了看沐晚,冷不丁说道:“为师有种直觉,小晚,今儿这出戏,是冲着你来的。”

  沐晚一头雾水,摊开双手:“我有什么好让他们费心的?”

  清沅真人笑道:“谁叫你这么优秀?”说着,她抬手理了理一边鬓角的碎,“看来。为师还是很有眼光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自夸呢!沐晚大汗:“师尊,您不进去看看,丢了什么没有?”

  清沅真人笑眯眯的摆手:“今儿这事,为师一听,就觉得蹊跷。所以,出门之前,为师启动了防御剑阵。这会儿剑阵没有启动,显然,那家伙根本就没进洞府。”

  好吧。沐晚再次折服——她家师尊胆大心细神反应,厉害!

  “倒是你那小院,要好好检查一番。既要看是否少了东西。也要仔细找找,有没有多出什么来。”清沅真人吩咐道。“找完后,记得来禀报一声。”

  “是。”沐晚暗自庆幸:空间里的院子盖好后,香香他们三个的房间就搬空了。而她的房间也是仅是摆设,里面没什么重要的东西。

  经过仔细的检查,她在练功室的蒲团下面找到了一块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的黑色小圆镜。非铜非铁,象是用晶石所制。正面打磨得极其光滑,背面刻有一个小小的八卦罗盘,比指甲略厚,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她可以肯定,此物绝对是“多出来的东西”。

  “师尊,这是什么镜子?”她上交给清沅真人。

  不料,后者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卑鄙!无耻!下流!”拿着圆镜,象一道旋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等沐晚追出来,暴怒的师尊踩着穿云梭,已经化成了天际上的一个小黑点。

  直到太阳西沉,清沅真人终于回转。

  将沐晚带进练功室,她说道:“那物叫做八卦窥镜。”

  “啊?”沐晚大怒——实物,她是头次见。但是,这名儿,老祖的藏书里却是有提过的。

  八卦窥镜,全称叫做‘子母八卦偷窥镜’,通常是两个一组,也有多个一组的。子镜可透视。上好的八卦窥镜,即便是隔着两千余里,也能通过母镜可以看到子镜里照到的东西。此物专门用来窥人私隐,为修真正道所唾弃也。

  “为什么要偷窥我?”气死了!

  清沅真人答道:“那厮开始满嘴淫词,胡说八道。后来,从他的住处翻出母镜,以及一份女弟子名录和十几份留影石。老祖亲自坐镇审问,他才从实招来。”

  和沐晚猜测的一样,弘光长老是颖川陈家埋在太一宗的暗桩。但是,他的任务却令沐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他接到命令,与陈茜配合,在太一宗里寻找二十出头,资质上佳的女修,将偷窥到的影像送至陈家。

  清沅真人说道:“翻出来的名单里面,有十七名单灵根以上资质的女弟子。这四个多月来,他们已经查访其中的十六名女弟子。你是最后一个。干完这一票,陈茜就完成了任务,所以,她才铤而走险,唱了这么一出。听说你是五灵根,弘光还连道‘情报有误’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白鼠45、voi1et、touzn的月/票,谢谢!

  另,突然现被点叔页热点大封推了……事先也没个通知,喜从天降……呵呵,某峰是不是有点得瑟啦……大封推当然要加更了。所以,中午十二点有加更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