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二二章 大获全胜
  哪知,这次闭关的期限竟然是四个月!

  加上空间里三十倍的时间流,沐晚差不多是关闭十年!

  就这样,她的修为也只是完全巩固而已!

  但是,她从百草会上购置的中低级药材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壹看?书·1?k?a?n?s?h?u·cc

  还有,她的炼丹天赋真心一般。十年里,常龙已经能炼高阶阴丹了,人家费的药材也远不及。而她还炼不出五转丹……真是货比货扔,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掐算的水平倒是提高了不少。比如说,今天早上,她掐指一算,说:“唔,今天我终于要解禁了!”

  过了一会儿,清沅真人就派剑奴过来传召她。

  “小晚,刚才任务分院派人来传令,说你们从今天起,可去任务分院登记上次试炼的成绩。接连登记三天。过期不去登记者,视为弃权。”清沅真人说道。

  沐晚笑道:“我打了好多妖兽,就指望着它们财呢。师尊,我马上就去哈。”

  清沅真人被她逗乐了,挥手啐道:“快去快去。小心掉灵石堆里,爬不出来!”

  沐晚赶到任务分院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试炼弟子。

  看到她,大家老远就抱拳打招呼:“小晚,你来了?”

  “沐师姐,好!”

  沐晚一一回礼。

  这时,田鸿从任务分院里出来,看到她,挥着手,蹭蹭的跑过来:“小晚,你进级了吗?”

  “嗯,进级了。”沐晚看了他一眼。哟,筑基六层!相隔不到仨月,连进两层,怪不得这么得意!

  田鸿笑道:“多亏了你的建议,我老田又进了一级!”

  “嘘!”沐晚竖起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嗓子提醒,“不能提里边的事!”

  田鸿使劲点头。也压低声音:“不提,不提。”旋即,他就凑过来,悄声说道。“我们几个师兄弟商量了,以后每年都要去绝魔山脉呆俩月。小晚,你去吗?”

  沐晚摇头:“我试过了,那里对我没用。”现在,她每进一级。都要海量的灵气。在没有积累到足够的灵气之前,她去了也是白费力气。

  田鸿惊道:“真的?那我们去有没有用?”

  沐晚说道:“个人的体质不同,应该效果也不同吧。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c?c?”

  田鸿飞快的说道:“行,那以后再说吧。我先走了!”说着,祭起飞剑,挥着手,象离弦的箭一样冲向天际。

  肯定是回去跟师兄弟们商量去了。沐晚笑了笑,走进任务分院。

  任务分院是一个四合院子。院子当中摆了一张台案,前来登记的弟子们在左手边排了一条长龙。有两个金丹长老在主持登记。他们一个在台案后面录成绩,一个负责查看出境符。

  和沐晚想象的大相径庭:先。查看出境符的法门很简单。待查的弟子双手捧着出境符,金丹长老拿着一条玉尺模样的法具轻点出境符即可;其次,从出境符里弹出来的,并非妖兽的尸体,而是五色的灵石!各种属性的都有。其中,以下品灵石居多,夹有中品灵石,甚至上品灵石。

  接连看了好几个,沐晚心里拔凉拔凉的,猛然明白。为什么出来之前,师尊会说“掉灵石堆里”之类的话了。原来,师尊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取笑她的意思。

  呜呜呜。来之前,她还跟黑夜说,妖兽们样子虽怪,但是皮坚骨硬的,肯定有不少好炼材,到时全交给他处置呢。

  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被出境符吐出来的灵石吸引住了。没人注意到她。

  半刻钟后,前面终于有人现沐晚,连忙挥手:“沐师姐,您上前边来……”

  其余人纷纷说道:“对,您请先!”

  “怎么好意思让您排队呢?”

  “是啊,您去前面。”

  ……

  当着两位师叔的面呢……沐晚红着脸,抱拳婉拒:“谢谢,我不赶时间,也想多看一会儿。挺有意思的。”

  大家呵呵轻笑。有些等得不耐烦的弟子闻言,也变得心平气和。

  金丹长老报道:“一千五百块下品灵石,一百块中品灵石,一百块上品灵石。下一个。”

  灵石被分成一大一小两堆。小的那堆是宗门的提成,金丹长老甩袖,将之收走。

  这名弟子欢喜的挥袖,收走地上的那一大堆亮闪闪的灵石,向两位真人行了一个道礼:“谢谢。”然后,转身抱拳环敬众人,笑道,“先走一步。??一看书1?ka?n?shu·cc”看到沐晚时,他特意加了一句,“沐师姐,我先走一步。”

  沐晚冲他挥挥手。于是,很多人也挥手与之道别。

  接下来,这套礼仪就象是固定了下来。每一名弟子收了灵石后,都会跟两位金丹长老,沐晚,以及院里所有的弟子们行礼道别。

  登记的度依然,也不见变慢。但是,院子里的欢声笑语多了起来。

  又过了一刻多钟,终于轮到沐晚。

  和前面登记的弟子一样,她上前,先是拿出身份玉牌和出境符,在台案旁登记身份,然后,双手捧着出境符,来到旁边的空地上:“师叔,请。”

  金丹长老微微颌,用玉尺轻叩她的出境符。

  “叭嗒”,出境符也是自中间碎成两半。

  “噼哩叭啦……”,前面象是下起了灵石雨。

  转眼,一座比金丹长老还要高出半个头的灵石小山出现在大家面前。

  金丹真人微怔,神识扫过,报道:“一万三千一百块下品灵石,三万七千六百块中品灵石,七千一百块上品灵石,一百块极品灵石。”他轻挥玉尺,瞬间将灵石也分成一大一小两堆,收了小的那堆。

  “天啊!”

  “好!”

  众弟子惊呼,情不自禁的鼓掌。

  沐晚挥袖,将地上的灵石统统收进空间里。

  也和前面的弟子一样,沐晚抱拳行了礼,挥手离开。

  回到观云岭,香香迎上来:“姐姐,妖兽带回来了吗?”

  沐晚摊开双手:“没有妖兽,都变成灵石了。”

  “啊?”香香瞪圆了双眼。“绝灵境里的妖兽会变成灵石?”

  “走吧,进去问过师尊就知道了。”

  清沅真人在花厅插花,见她们俩进来,放下手里的五色茶花。笑道:“掉灵石堆里了吗?”

  沐晚在案前的蒲团上盘腿而坐:“师尊,妖兽怎么会变成灵石了?我明明在里面吃过的,是肉,不是灵石。”

  清沅真人笑道:“为师也不知道。里面的妖兽一到外边,就会变成灵石。云天当年还不信。第二次去试炼的时候。他特意在怀里揣了一小块妖兽肉,带出来。结果,回来后,他打开一看,现那一小块妖兽肉变成了一小块灵石碎片。唔,他没跟你说这件事吗?”

  沐晚摇头。

  “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大师兄告诉我如何寻找宿营地,如何烧火,一些注意事项。还说,里面挺有意的,有杀不完的怪。要我自己去细细体味。”

  清沅真人挑眉:“估计是在里头混得挺惨的,不好意思多说。他三次试炼加起来,也不及你斩获的两成。”

  沐晚和香香相对一视,齐齐嘿嘿轻笑。

  三天后,登记完毕。

  次日,澳门赌博网站:任务分院公布本次试炼的前十名。丙九阵很不客气的囊括了所有的名额,其中,第七队占据四席:沐晚,唐绍,田鸿。陈次勇。其余的六名,就是其余六队的队长。

  丙九阵是这次试炼的先锋,第七队又是先锋中的先锋。各位队长都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所以。这样的结果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

  按照试炼规则:所有坚持到最后的弟子都会得到三百点的贡献值;前十名,还会有另外再各奖励五百点贡献值和一百块上品灵石。

  贡献值,任务分院会自动加上去;上品灵石,前十名在一个月之内去任务分院领取。过期,作废!

  香香撇嘴:“光姐姐缴纳的上品灵石就足以当两次试练的奖励。”

  清沅真人也不屑的哼哼:“这回,你们上缴了那么多的灵石。也不把奖励标准提高一些,真小气!”

  黑夜神补刀:“最后一回了,以后就没得赚了,情有可原。”

  清沅真人“扑哧”乐了:“哎哟,我感觉好多了!”一直以来,她认为那捞什子的紫澜试炼变态之至,没了,更好!

  沐晚见机跟师尊讨要出行手令。

  药材没了,她想去以前的外门坊市再买点。外门坊市不在外门大阵之内。所以,现在去逛外门坊市麻烦死了,需要申请出行令符。

  清沅真人说道:“库房里有些药材,需要什么,你自个儿去挑。”自从小徒弟学了炼丹,她手里的丹药比糖豆还多。并且,小徒弟并没有因此而荒废了剑道,所以,她对小徒弟炼丹是全力支持的。

  在空间里,一天两炉丹,再乘以三十倍……沐晚的药材消耗量大的惊人。但是,又不好明说,所以,她只好嘻笑道:“还缺了几味药。我想去天心阁转转。”好吧,这也是她不敢去青木峰药堂大举购置药材的原因。

  清沅真人不再多问,立刻给了她刷刷的写了四份手令,一边写,一边叮嘱道:“买了药就回来,不要在外面闲逛。这两天,又有不少人在打听紫澜试炼的事呢。”

  “是。”沐晚也没想出去逛。现在,她越来越意识到进级之难,需要巨量的时间堆积,恨不得全天候的呆在空间里,哪有时间去闲逛?

  第二天清晨,她带着香香等人出了宗门——香香他们三个依然是呆在空间里。这是黑夜提出来的:这样的话,他们就能省出三份出行令符。以后要是有个什么紧急事需要出去一趟,也便利些。

  被太一宗分了出来,外门坊市的名儿没有改,却比先前更加热闹了。几条街道上,商贾如云,人头攒动。

  沐晚服下易容丹,依然是扮做相貌平平的年轻道士。

  意外的,她又看到了从前那个摆地摊卖米的马二丫。后者现在是妇人打扮,在地摊街的旁边开了一家小铺子,卖灵米酒,店名叫“仙人醉”。和她一起招呼生意的年青男子也是个凡人,看着象是她的相公。店子的生意挺不错的。去店里买酒还要排队。

  沐晚本来想去给老熟人捧个场,看着在店前排队的人们,笑了笑,歇了心思。

  她正要转身离去,这时,马二丫的一脸惊喜的分开人群,朝这边过来了。

  沐晚又惊又喜:这样也认得出?

  她定了定神,迎上去。

  不想,马二丫从她身边一溜烟的小跑过去:“表舅,您来了!”

  沐晚抚额——好吧,果然是她想多了。

  身后,一个温润的男音答道:“我去送货,路过这里,顺道来看看你们。生意好吗?”

  “好,托表舅的福,生意好极了。”马二丫欢快的答道。

  沐晚拧眉:这声音好熟,好象在哪儿听过!

  她佯装察看地摊上的药材,转过身子,飞快的瞥了一眼。那是一个穿着天心阁伙计服饰的青年男子,身量高挑,大约二十出头,一双丹凤眼斜飞入鬓。身上不见灵力波动,也是一个凡人。

  怪哉,明明面生得很!她皱了皱眉,狐疑的离开。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xo11221、蓝叶点点、~**~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