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二一章 虚以委蛇
  北翠山。一??看书??·1要k?a?n?s?h?u?·cc

  长安真人收到清沅真人传讯符,沉默片刻,说道:“来人!”

  门外,一名剑童走进来,抱拳行礼:“老爷,有何吩咐?”

  长安真人说道:“去告诉夫人,说,小师妹回讯了。她要闭关,这段时间不能过来游玩。”

  “是。”剑童转身欲离去。

  “等下。”长安真人叫住他,“传瑟儿即刻来这里。”

  “是。”

  待剑童离开后,偌大的练功室里又只剩下长安真人。

  右手紧握成拳,上面青筋条条暴起。他的脸色铁青,眼里充满恨意。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师尊,瑟儿求见。”

  恨意全消,长安真人松开右手,幽幽的吐出一口浊气,看向门口,平静的说道:“进来。”

  “是。”

  他的小弟子,喻瑟走进来,抱拳行礼:“师尊,您传见弟子?”

  长安真人看着她,点点头,指着前面的一个厚实圆蒲团,温声说道:“坐。”

  “是。”喻瑟过去,盘腿坐下。

  长安真人将目光挪开,看向半开的房门,问道:“瑟儿,你是几岁入我门下来着?”

  喻瑟垂眸答道:“七岁。”

  “七岁!”长安真人笑了笑,“一转眼,将近四十年过去了。你也由当初的黄毛丫头,长成了大姑娘。”

  喻瑟抬起眼帘,瞪着一双小鹿般的眸子,愕然的问道:“师尊,您怎么了,突然跟弟子说起这些?”

  长安真人摸了摸鼻子:“才跟夫人呆几天,你倒是把她的做派学了个七分像?”

  “师娘,很美,待弟子们挺好的……”喻瑟半垂着头,讪笑道。

  “是挺好的。”长安真人放下手,声音骤然变冷。“所以,你就忘了谁才是你的师尊?成了她的耳目,到处替她打探消息?”

  喻瑟猛的抬起头来,惶恐的望着他:“师尊。一看书w?ww·1·cc弟子……”

  长安真人挥袖。

  一道劲风吹过。

  “啪!”半闭的房门应声紧闭。

  他身子前探,盯着自家小徒弟那双看上去纯净的眸子,挑眉问道:“说,当初为什么要骗我去东海?”

  喻瑟连忙跪下来,拼命的摇头:“没有。弟子没有……”

  长安真人吐出一口浊气,又问道:“这两天,你在替她打探什么?”

  喻瑟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唯有一个劲的摇头:“没……没什么……”

  “说!”长安真人厉声喝道。

  他的声音里加了三分威压,是以,喻瑟扛不住,当即,“噗”的喷出一口血沫。

  她浑身打颤,趴在地上,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娘。师娘让弟子去问问,紫澜试炼结束了没有。试炼是什么样的情形。”

  长安真人眯缝着双眼,没有做声。

  于是,喻瑟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师娘还问,大师兄和二师兄去哪里了。还有,弟子为什么不去参加试炼。”

  “你怎么回答的?”长安真人哼道。

  喻瑟抖得更厉害了,结结巴巴的答道:“弟,弟子,据。据实回,答。”

  长安真人默声望着她,良久,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好一个据实回答!”

  喻瑟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做了近四十年师徒,她深知,师尊这是怒极了!

  长安真人止住笑,眼角里涌出两颗硕大的泪珠:“你七岁入我门下,九岁炼气。二十五岁筑基,今年,你四十六岁,筑基五层。近四十岁,我教你习字,练功,授你功法,待你如亲女,然而,你又如何待我?啊?”

  喻瑟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但是,她心里还存一丝侥幸:不,师尊不会知道的……

  长安真人弹去泪珠:“喻瑟,在你心里,本尊还比不上一条中品灵脉,对不对?”

  “师尊……”喻瑟飞快的爬到他的跟前,仰起头来,好看的眼睛里噙满泪,澳门赌博网站: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泪水。要?看??书·1书k?a?nshu·cc

  到了此时此景,还在妄想用从陈半妖那里学到的半吊子勾魂术蒙混过关!长安真人看得烦躁,挥袖:“死不悔改!”

  “啪!”喻瑟被一袖甩开,重重的撞在南墙上。

  “师尊……”她“哇”的吐出一口血,媚态全无。

  长安真人冷哼:“说!你是怎么和陈茜勾结上的?她要你做什么?都给本尊一五一十的道来。你若是不说,本尊自然有一万种手段,叫你如实招来。”

  原来师尊知道了!喻瑟的心理防线崩溃,跪伏在地上,象倒豆子一样,托盘而出。

  她的招供与师祖提供的情报完全吻合!果然是这两个贱人害我至此!长安真人将一双拳头握得“咔吱”作响。

  努力让自己不要失去理智,他厉声问道:“说,那贱人为什么想法设法的接近小师妹?”

  喻瑟答道:“不止是沐小师叔,只要是二十出头,资质上佳的女修,她都感兴趣。弟子斗胆猜测,那贱人象是在找人。要找的人是一个女修,二十出头,且资质上佳。”

  “那贱人?”长安真人望着她,眼神变得冰冷,“喻瑟啊喻瑟,翻脸如翻书,见利忘义,原来这才是你的禀性!”

  “师尊……”喻瑟猛的抬起头来,欲辩解一二。

  长安真人厉声叫停:“住嘴!你勾结外人,欺师灭祖,本尊门下容不得你这样的无耻之徒!”

  喻瑟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师尊,弟子是有苦衷的呀!师尊,您就原谅弟子这一回吧。弟子再也不敢了。”

  长安真人冷笑:“你的苦衷不就是喻家家主命你与颖河陈家结交么。在你眼里,宗门到底是什么?本尊又是什么?是你们喻家的踏脚石吗?”

  喻瑟跪伏在地上,一时无语。

  长安真人深吸一口气,仰头含泪说道:“可是,本尊念着四十年师徒情份,却下不了狠手。罢了。此室有一密室,本尊暂且将你关押在其间。等此事了结,宗门对你自有公论。”

  “不……”喻瑟大哭。这回是真哭,眼泪、鼻涕横流。她跟了狂一样,向长安真人爬过来。

  然而。刚刚长安真人那一袖子已经封了她周身的灵力与神识。此刻,她与凡人俗子相比,也就是体能强横而已。在金丹真人面前,却连只蝼蚁都不如。

  长安真人挥袖。

  劲风又起。

  下一息。喻瑟不见了。

  屋子里又只剩下长安真人独自盘腿坐在东墙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用双手抹了一把脸,起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传本尊命令,谁也不能迈进练功室一步!夫人也不例外!”

  “是。”侍立在门口的剑童抱拳领命。

  “什么连我也不能例外呀?”通道的一端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长安真人的新婚夫人陈茜用端了一只汤盅,款款的走了过来。

  长安真人转身,看着她,笑了笑:“夫人,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么?”陈茜娇俏的半歪着头,嗔笑道,“我做了一碗莲子羹,老爷尝尝。”说着,欲往屋里走去。

  长安真人指着外面:“在练功室里吃东西。成什么体统!去外面吧。”

  陈茜嘟了嘟嘴:“好吧。”小腰一拧,转身径直走向外面的花厅。

  长安真人背负着双手,跟了过去。

  陈茜一边走,一边软声软气的抱怨:“瑟儿呢?我刚刚叫她帮我看个火,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长安真人答道:“哦,这丫头天天只知道疯玩,修为半点不见精进。我命她闭关了。”

  “啊?”陈茜回过头来,“老爷,瑟儿是个女孩儿,不能拘得太紧了。”

  长安真人正色道:“她是剑修!修道之人只讲正邪。何来男女之分?再说,孽畜们可不会因为她是个女孩儿,就会对她手下留情。”

  “行行行,老爷说的有理。”陈茜眉尖轻皱。一脸疑惑的说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天,好多的弟子都闭关了。上午,瑟儿还跟我抱怨,说大家都闭关了。连个玩伴儿也找不到呢。”

  长安真人冷哼:“人人都知道上进,知道苦修。哪象她,成天游手好闲,跟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说着,他气愤的一甩袖,大步向洞府外面走去。

  “老爷,不喝莲子羹了?”

  “没胃口!”长安真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茜端着汤盅,站在原地,眼波流转。

  观云岭,弟子院。

  沐晚闪身进入空间。

  呀,空间里6地和水域变大了近一倍!

  香香飞跑过来:“姐姐,你进入秘境后的第三天,空间就又升级了,直到四天前才结束。是不是你在秘境里又得了什么宝贝?”

  沐晚摊开双手:“没有哇。”

  黑夜走过来:“不会吧?你的丹火色儿都变了!”

  这一点,沐晚在进级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现在,她的丹火的焰心象是染了一丝淡蓝色。那是一种很淡很淡的蓝色,跟薄烟似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注意不到。没有黑夜说的那么夸张。

  为此,沐晚还刻意多走了一个大周天。见没什么不适反应,她便没放在心上。

  沐晚挠头:“会不会是雪火的缘故?”说起来,雪火也是淡蓝色的。

  “什么雪火?”常龙过来,好奇的问道。

  沐晚如实以对。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常龙叹道。

  黑夜难以置信:“还有这样的怪兽?你没有看过它们的气息?”

  沐晚懊悔的抚额:“我没想到……”好吧,因为灵力、神识统统被封,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观察周边世界的法门!

  好可惜!

  香香软声安慰道:“没关系的。姐姐,出境符里不是收了很多妖兽吗?现在再看看也不迟吧?”

  “里面的东西,要到任务分院才有法门查看。”沐晚说道,“师尊说,紫澜洞天失联了,尊长们都忙着查原因。我们所有试炼弟子奉师命闭关。可能要过一段时间了。”

  “那也没关系呀。反正它们在出境符里,又跑不掉。”香香满不在乎的说道。

  也对。沐晚点头。

  一个多月没洗澡了,现在最最顶要紧的事,就是去美美的泡个澡!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usan4ever、jxmdni198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