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 一 九章 紫澜洞天消失
  沐晚飞快的扫了一眼周边的情况:她在一处苍翠的山谷里,这里的灵气浓郁,和一个月前的传送阵里相差无几;和她一起的,还有众多参加试炼的弟子。??壹??看书·1·cc

  哦,负责传送的同峰尊长们也在!

  没错,是试炼提前结束,大家被送出了秘境!

  心中大定,她顾不上许多,赶紧盘腿坐下,敛神内视。

  黑夜也来一道神识:姑娘莫急,我们给你护法。

  沐晚回复:好。

  应该是在秘境里被压制得太猛,这会儿,丹田之内,筑基六层的壁垒尽碎,海量的白色灵气磅礴而出,转眼,丹田被陡然撑大了近一成!并且,还在继续扩大!

  必须马上炼化,否则,危矣!

  沐晚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始运气……

  山谷里,参加试炼的弟子们惊呼:“啊,我要进级了!”

  “进级了!”

  “天啦,壁垒碎了!”

  ……

  一些筑基中后期的弟子经验老道,当机立断的盘腿坐下。很多筑基初期的弟子被突如其来的进级吓得手脚无措。

  真人们反应过来,赶紧招呼众人:“快,就地进级!我们为尔等护法!”

  天尊啊,数百弟子同时进级,这得耗费多少灵气啊!

  为的真人长老将在场的真人们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安抚众弟子,另一部分立刻在山谷里布设聚灵剑阵。他自己则火联系王座——快快带灵脉过来!山谷里的这点灵气撑不住!

  王座收到消息,又惊又喜,二话不说,坐着金色飞船往这边赶。半刻钟不到,他给众弟子带来了一条上品灵脉。

  灵脉祭出,象一条五光十色的巨龙盘旋在山谷之上。

  王座左手护在胸前,右手捏成剑指,对着空中的灵脉大喝:“沉!”

  与此同时,在场的真人们合力。和他一样,也捏成剑指,大喝:“沉!”

  他们的指尖迸出各色的剑尖,在半空中交织成一道五色巨网。?壹?看??书w?ww看·1?k?a?n?s?h?u?·cc?将盘旋的巨龙紧紧的扣在离众弟子的头顶十丈远的半空。

  “聚灵剑阵,押上去!”

  王座令。

  “是!”刚刚布阵的那几位真人松开剑气,同时高高举起双臂。

  “聚灵剑阵,起!”

  一直静静立在空地周边的十二柄金色剑阵“嗖”的腾空而起。它们飞到五色剑气网之上,排成一圈。剑尖对内,叠加一起。

  “铮!”

  十二柄巨剑长鸣,绽放出夺目的金光,象一口金钟一样,将灵脉以及整个空地统统罩住。

  布阵的真人们降下飞行法宝,在“金钟”四周盘腿而坐,为众弟子护法。

  “收!”王座收回剑指,吐出一口浊气。

  金钟之内,灵气翻腾,好不壮观。

  他欣慰的捋须轻笑:“这次出来的所有弟子都进级了。快哉!壮哉!”

  为的金丹长老跃上金色飞船,走到他跟前,报告道:“王师兄,今天是试炼的第二十七天!”

  王座扭头看着他,愣住了:“试炼提前结束了?怎么回事?”

  这时,有两位金丹长老箭步冲上金色飞船。他们一齐压低声音对他们俩说道:“两位师兄,大事不好,我们都无法感应到秘境?”

  紫澜秘境有个特点:除了打开的那一个月,其余时间都是在剑道峰各处飘游的。期间,用老祖传下来的法门。可以准确感应到它的方位。

  此法门不轻传,按老祖订下来的规矩,每一代金丹弟子里只有三人能得此传承。由他们全权负责紫澜秘境试炼。

  这两位金丹长老,加上王座身边这位就是这一批的传承人

  闻言。为的长老色变,立刻双手交叉,在胸前捏成法诀,双目微闭,嘴里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他的额头象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黄豆大的汗滴。

  十息之后。??壹看书ww?w·1?k?anshu·cc他猛的睁开双眼,喘着粗气说道:“我也完全感应不到!”

  “怎么回事!”王座大惊失色,转身俯视在山谷里进级的数百试炼弟子,压低声音说道,“必须马上禀报老祖。你们在这里守着,任何人不得出入山谷!”

  “是!”三位真人跳下飞船,抱拳应道。

  王座挥手:“全返回!”他现在唯一感到庆幸的是,今年轮到老祖坐镇宗门。

  金色飞船拉出一串残影,“嗖”的不见了。

  剑道峰,主殿内。

  广源道君听完王座的汇报,沉默良久,说道:“紫澜洞天乃是当年本座去冥界接应五弟时,在黄泉道上偶然所得。当初,它来得莫名其妙;如今,去得也奇奇怪怪。兴许是因缘而来,又因缘而去。缘来,缘尽,如此而已。”

  王座竖着耳朵,仔细的聆听每一个字。品咂许多,他试着问道:“老祖,这事也太奇怪了。等试炼弟子进级之后,弟子可不可以亲自询问他们在里面试炼的情形?”

  广源道君轻轻颌:“也可。”顿了顿,他抬起眼皮子,轻声问道,“沐小丫头也在,对不对?”

  “是的。她也突破了。”

  广源道君展颜轻笑:“就知道少不了她。唔,等她进级之后,你带着她来见本座。还有,你召集那些亲传弟子的师尊,还有相关的知情人,命令他们,此事不许向任何人扩散。违者,逐出宗门!”说到后面,他的声音甚是严厉。

  “是,弟子遵命!”王座打了个颤,抱拳领命。

  老祖的命令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一走出主殿,他又跳上金色飞船,再次赶往山谷。

  到达之后,他召集为的金丹长老:“马上拟出里面那些亲传弟子的师尊名单,并给他们传讯。半个时辰之后,我要他们全部赶到这里来开会!”

  “是。”

  半个时辰之后,清沅真人等三十多名真人踩着各自的飞行法宝,行色匆匆的赶到山谷。

  看到谷底的情形,众人吓了一大跳。

  王师兄,怎么回事。这是?

  怕惊扰了弟子们进级,他们用神识向王座问。

  王座挥手:“都到舱里去,奉老祖之令,我们开个会。”

  一听是老祖的命令。大家不敢再多言。连同在护法的那几名金丹长老也跟在王座身后,走进船舱里。

  “弟子们还在进级,离不得人。我长话短说。”不等众人坐下,王座关上舱门,开口说道。“紫澜洞天不见了。具体原因,不知。也许等问过试炼的弟子们后,能找到原由。你们不要向我、还有诸位长老打听情况。我们知道的,看到的,和你们一样。此事已经禀报老祖。老祖示下,你们回去后可以询问自己的弟子,但是,此事不得向任何人扩散。违者,逐出宗门!”

  “是,遵命。”众人抱拳称是。

  “老祖的命令传达完毕。”王座说道。“长老们各回原位,外边离不得人。其余人留下来,我们继续开会。大家先找个地儿坐下。”

  这间船舱平常就是用来开会的。里面有桌有椅。众人被刚刚的消息震到了,木木的在下找了个座位,胡乱坐下。

  王座说道:“大家也看到了,上空的那条上品灵脉。当时情况紧急,我不得不动用了峰里的公产。老祖说了,这事不得向任何人扩散,所以,这条灵脉的损耗不能入公中的帐。大家凑一凑吧。”

  还以为他又有什么爆炸性的内幕呢,众人闻言,“扑哧”乐了。

  王座一脸的无可奈何:“大家不要笑。宗门拒了大多数的岁贡,开销那么大。这几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现在,但凡一千灵石以上的花销都要记帐。”

  清沅真人记挂着沐晚的情况,不想在这里久耗,挥手说道:“我出一条中品灵脉。”

  王座赞许的点头:“6师妹,多谢!”

  清沅真人轻笑:“王师兄也是为了弟子们能顺利进级。应该是我向王师兄道谢。”说着,她起身行了一个道礼。

  “应该的。应该的。”王座笑嘻嘻的起身回礼。

  一条上品灵脉之价是十条中品灵脉。清沅真人只有一名弟子在里头,却出了十分之一。其他人见状,纷纷解囊。

  不一会儿,他们凑齐了一条上品灵脉。

  王座一一登记在册,最后,许诺:“外面的上品灵脉如果没有用完,我会将它打入谷底。”

  接下来,进入第二个议题:如何对外遮掩此事。

  毕竟紫澜试炼是众所周知的,试炼提前结束,怎么可能瞒过众人?只怕祖师峰那边也会派人过来询问。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己见,很快编出一套说辞:紫澜洞天碰巧升级,故而,提前关闭。

  至于三十年后,如何再向大家解释……唔,到时就说,升级还没结束。洞中一天,世上已千年。洞天进化,谁知道要多久?

  离太一宗千里之遥的一处深谷幽潭之中。

  “哗啦!”

  一名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壮汉猛的从水里钻出来,手里托着一只紫色的圆球,哈哈笑道:“老天不负我!”

  如果,沐晚和香香他们四个在此,肯定会惊道:“这人不是忘川客栈的伙计独眼吗?”

  虽然他看上去变年轻了不止十岁,人也精神、壮实了。但是,那黑眼罩,还有声音,那口大白牙,挺直的鼻子,那是一样一样的哈!

  而如果是广源道君在此,定会认出,那枚紫色的圆球,正是他的紫澜洞天。在黄泉道上初见时,它就是这副模样。

  独眼解下脸上的黑色眼罩,嘴里念念有词,拔开耷拉的残眼,将圆球往眼洞里塞。

  圆球出辉眼的紫芒,渐渐变小,半息之后,被他完全塞进了眼洞里。

  瞬间,耷垂的眼皮复原。

  一双眼睛斜飞入鬓,竟是好看的丹凤眼!左边的眸子是红、白双瞳。

  双瞳之中,“嗖”的迸出一道蓝紫色火光。

  整个水潭里的水沸腾了,“汩汩”的翻着水泡。水汽升腾,将他整个儿笼住,幻化成一件月白色的寻常布袍。

  幽潭干涸。

  独眼,啊不,现在是好看的丹凤眼,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潭边的青石上。他垂头捋平身上的一个小褶子,笑了笑。

  就这么一小会儿,他又变年轻了。现在看上去,他就象是一个二十一二岁,身量颀长,温文尔雅的读书相公。

  他随手隔空抓起路边的一块小石头。

  “嘭”,小石头到手里时,变成一个半旧不新的行李筐。背上它,他抬腿向谷外走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盈动天涯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