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一四章 吃饭问题(上)
  因为没有储物袋,所以携带之物必须精打细算。?壹??看书·1?k要an?s看h?u?·c?c来之前,沐晚以为秘境里都是妖兽,绝对不缺吃的,故而没带辟谷丹。然而,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妖兽,她直犯恶心,真心下不了嘴。

  千金难买早知道。某人郁闷极了。

  貌似所有头次进来试炼的都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伍孜孜抱着肚子,愁眉不展:“这些妖兽能吃吗?”

  夏果成也唉声叹气:“都是些四不象,吃了不会中毒吧?”

  “我也担心……”陈次勇的神情跟犯了牙病似的。

  唐绍“扑哧”笑出声来。

  大家齐齐看向他。

  他仰头看着洞口,笑道:“我觉得,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拖一只下来。”

  陈次勇来了精神:“外面的妖兽都长得怪模怪样,它们的肉能吃?”

  唐绍白了他一眼:“废话!你吃妖兽肉,还要选美啊?再说,谁规定老虎不能长个狼身子?说不定,这里面的妖兽还觉得外面的妖兽是怪物呢。”

  田鸿竖起大拇指:“有道理!”

  6小六也仰头看着洞口:“要怎么样才能打到妖兽,又不会被出镜符吸走?”出镜符反应好敏捷的说。白天他们打死了好多妖兽,然而,出镜符却连根妖兽毛都没给他们留下。

  田鸿问道:“大少,你不是在里面呆了三十天吗?介绍点经验啊。”

  唐绍老脸红,哼唧道:“都说了,我是托师兄师姐们的福……咳,上一次,我只是负责在洞里烤肉。”

  伍孜孜大叫:“哎呀,我没带火折子!”她是单一火灵根,用惯了火球术。

  “我也是!”夏果成抚额。

  陈次勇慢腾腾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火折子:“我是带了。可是,我刚刚进来时,想点个火,却现它用不了。”以为是火折子坏了。他默不做声的收进袖子里,心想,七个人里,总会有人也带了火折子的。而现在。他的心是拔凉拔凉的——好象没人记得要带火折子!呜呜呜,难道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只能茹毛饮血吗?

  唐绍摆手:“外面的凡火在秘境里是用不了的。我倒是学会了在秘境里如何取火。问题是,我们要如何才能搞到妖兽肉?搞到妖兽肉,才是填饱肚子的根本!”貌似队友们到现在还没弄清楚问题的先后、主次。郁闷!

  郝云天也告诉了沐晚一个取火的法门。不过,麻烦得很。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c?c?既然唐绍也会,所以,她打算先看唐绍是如何取火的。若是不如大师兄的法门,再说。

  火的问题解决了。大家的注意力终于聚焦——如何才能搞到妖兽肉!

  沐晚问道:“大少,上次,和你一队的师兄师姐们晚上也出去猎杀妖兽的吗?”

  唐绍点头:“我大师兄、陈师兄和唐师姐,他们三个都是筑基十层的修为。他们三个会在比现在稍晚些的时候,组队出去猎杀妖兽。每次都能带回一大块妖兽肉。吴师姐带着我和另外三个师兄弟在洞里生火。”顿了顿,他又说道。“不过,上次,宿营地这边没有鸟妖。”

  言下之意,现在天上密密麻麻的飞满了鸟妖,他们根本就没法出洞。

  大家好不愁苦,懒得吭声。

  沐晚靠在洞壁上,看着亮白的洞口,脑瓜子转得飞快——有那么多的鸟妖把控天空,出去觅食,几乎不可能……如果让妖兽进来呢?

  她不禁想起前世赏雪时。与大家一起诱捕鸟雀的情景。

  对,我们不能出去,但是,可以让妖兽进来啊!

  她立马来了精神。探身问道:“大少,洞口结实吗?”

  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唐绍挑眉:“你想诱妖兽过来掏洞?!”

  沐晚点头:“就是怕洞口禁受不住。”

  唐绍说道:“放心,洞口可结实了。上次,有好几晚妖兽过来掏洞,山洞没有一次塌了方。我们也安然无恙。问题是。我们的剑法有那么快吗?”之前,他也想到了这个法子。可是,回想起上次的情形,他推翻了这个想法——妖兽们似乎很忌惮这些山洞,好不容易有几只妖兽过来掏洞,都是手脚飞快。他大师兄等人是筑基十层,也没能斩下一只妖兽爪来。

  “试试看吧。”沐晚应道。

  田鸿也道:“反正总比枯坐强吧。”

  “就是。”其余人纷纷附合。

  “我们合计合计。总会有办法的。”

  ……

  唐绍说道:“这里面的妖兽也爱吃丹药。上一次,大师兄他们曾用丹药成功诱捕过落单的妖兽。”

  沐晚摸着软软的洞壁:“洞壁是软的,我感觉不到上面的动静。”

  田鸿立马答道:“哦,澳门赌博网站:我进来的时候踢到了洞顶。那是硬的。”说着,他起身,挨着洞壁,站了一个马步,“来,大少,你最有经验,你踩着我的腿,察看上面有没有妖兽过来。一看书w?ww·1·cc”

  唐绍不客气,踩在他的大腿上。前者身量颀长,伸手就能摸到洞顶。

  到处摸了摸,唐绍说道:“附近没有什么妖兽。”

  “天上肯定有!”伍孜孜爬起来,走到洞口下面,探出身子,仰头观望。

  说时迟,那时快。洞口立时黑了。一道劲风吹进来,她当即被撩了一个跟头,哼都来不及哼一声。

  “哎呀!”

  “啊!”

  唐绍也不曾防及,被这道劲风掀倒,砸翻了田鸿。

  “小心!”沐晚反应快,一把抓住伍孜孜的脚踝,麻溜的将她拖回来。

  还好,她只是被劲风打懵了,连皮外伤都没有。

  6小六和夏果成也赶紧扶起唐绍他们两个。

  田鸿哇哇大叫:“好厉害!刚刚是什么东西?”

  唐绍苦笑:“应该是一只鸟妖在掏洞。”

  陈次勇失声惊呼:“这么快!”

  “天空里到处都是鸟妖!”伍孜孜缓过劲来,心有余悸的紧贴着洞壁,“飞得太快了!我就看到了道黑影!连它是胖是瘦都没看清。”

  沐晚定了定神,刷的拔出青云剑,斩钉截铁的说道:“再试一次!必须搞到妖兽肉!”她敢肯定,大家都没有带辟谷丹。

  “再来!”田鸿抹了一把脸,又挨着洞壁站了一个马步,“大少,上!”必须搞到肉。折腾了一天。前胸贴后背的说!

  “好!”唐绍再次踩着他的大腿,开始察探上面的情形。

  陈次勇扶着唐绍:“老田,我们俩轮换!”

  后者点点头。

  夏果成和6小六也双双拔出本命剑,与沐晚面对面的站成三角阵。

  伍孜孜抓着剑。好不纠结——队里,就数她的剑法最稀疏平常,所以,她是要当诱饵呢,还是要当诱饵?

  沐晚“扑哧”乐了:“我们以丹药为饵。孜孜。你过去,站在我的对面。我们四个负责剁妖兽的爪子。”

  “哦。”伍孜孜连忙提剑,沿着洞壁跑到她的对面。

  “注意!有一只两千余斤的四足妖兽向这边走来。”唐绍突然说道。

  沐晚抬头看着洞口:“两千余斤?爪子应该伸得进来!你们戒备,我要放诱饵了。”说着,她从腰间取出一个白玉瓶儿,倒出一枚养灵丹,扯下一角袍子,包裹住,弹到洞口的正下方。

  唐绍闭紧双眼,把两只手掌紧紧的贴在洞顶。过了片刻。他压低嗓子说道:“它跑过来了!”

  管用!

  沐晚双手握紧剑柄,目不转睛的盯着洞口。

  所有人都紧盯洞口。

  一时间,洞里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二十丈远……三丈远……”唐绍压着嗓子报数。

  他第二次报数的声音未落,洞口一黑,呼——,疾风又起!

  电光火石之间,沐晚猛然挥剑:“斩!”

  青光闪过洞口。

  “当!”

  火星四溅,竟然出金石相撞之声。

  虎口火辣辣的,生痛!

  一股力道袭来,沐晚站立不稳。被当场震飞,狠狠有撞在洞壁上。唔,还好,洞壁是软的。她就地打了一个滚儿。化解力道。

  夏果成等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们只觉得被一道温热的液滴洒了一脸。刹那间,血腥味冲鼻。

  伍孜孜茫然的摸了一把脸,蹦了起来:“啊,是血!打中了!肯定是!”

  不过,她的尖叫声被外面的兽吼完全遮住。

  “嗷——呜——”

  紧接着,唐绍从田鸿的大腿上跳下来:“那只妖兽跑了!得手了吗?”

  就是眨眼的事。谁也没有看清。

  “兽爪呢?”6小六回过神来,顾不得抹去溅在脸上的血滴,提着剑,到处寻找。

  沐晚提着一截血淋淋,长满硬针似的黑毛的腿状物,嗡声说道:“在这儿呢。”说来也巧,她恰好滚在蹄子旁边。

  “大少,你说,这是什么妖兽的蹄子?真能吃啊?”她表示怀疑。

  这只黑毛蹄状物长约四尺,比一腿三阶青牛肉要多得多,连毛带骨不下两百斤。

  大家围过来,好奇的看着这块不知道是前腿还是后腿的东东。

  陈次勇摸着下巴,猜道:“长着蹄子,有点象马。”

  “马腿上哪有这么硬的马毛?”伍孜孜反驳道。

  6小六咋舌:“这么粗的马腿,那马得有多大啊!”

  夏果成用剑将洞口正下方的那枚养灵丹拔拉过来,吹干净,握在掌心,跑过去,交给沐晚:“小晚,丹药,你先收着。”不然,又会有别的妖兽闻着味儿过来。

  “谢谢。”沐晚接过来,连袍边带丹药一并放回丹药瓶里——下次再用。

  没办法,各种物资紧缺,得省着点儿用。

  “哇,小晚,你太厉害了,真的斩掉了一只兽爪!”唐绍沿着洞壁过来,乐呵呵的接过去,掂了掂,“管它是什么,这里面的妖兽肉都是一个味,无毒,能吃。”

  沐晚笑了——这要感谢黑夜和常龙的陪练。她修为不够,唯有以快压制。

  进入秘境后,空间联系不上了,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此刻在做什么?某人有些恍惚。

  “都是一个味儿?”

  “不会吧?”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唐绍耸耸肩:“不信?你们以后多试几种,就知道了。”

  田鸿指着血淋淋的断口:“大少,其它妖兽不会被血味引来吧?”

  唐绍说道:“不会,只要不拿到洞口的正下方去,就没事。”说着,他提着这腿肉,问道,“你们谁来收拾?和外面的妖兽一样处理就行了。我要烧堆火。”

  伍孜孜挽起袖子:“我来吧。上次,我跟小晚学了几手片肉的手法,这次正好派上用场。”

  “我来帮你打下手。”6小六笑嘻嘻的说道。

  “我的短剑剥皮最好。”

  “大少,我来帮你烧火。”

  “好啊。”

  今天的晚饭到手,大家心中不慌,分成两拔,忙活起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紫泪猪猪、昀阳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