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一零章 全是妖兽
  沐晚立刻睁开眼睛。??壹??看书·1·cc

  额滴咯娘咧!

  黑压压的妖兽象洪水一样,远远的从左前方向冲了过来。

  目测……数不清呀!

  她立刻回头看身后。

  这时,负责殿后的唐绍大叫:“我们在悬崖边上,大家不能退!”

  没有迟疑,沐晚使出“逍遥八步”冲出人群,刷的拔出青云剑。

  呃,没有剑鸣!

  在绝灵境里,青灵剑的灵种被迫进入休眠状态。青云剑现在也就是一柄削铁如泥的上好宝剑而已!

  她回过神来,连忙举剑令:“丙九阵,集合!”

  这时,前面几个月的集训效果充分展现出来——很多人还没有看清周边的情形,听到‘结阵’二字,象是条件反射一样,迅靠了上来。

  “一队,在!”

  “二队,在!”

  “三队,在!”

  ……

  各位队长清点完自己的队员们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报告各队情况。

  很好,大家都在!

  沐晚高高举起剑,剑尖向前。

  这是他们在集训时,针对绝灵之境商量出的一套指令。意思是:一元初始,刺杀!

  哗啦,沐晚站在最前面,第七队的队员们迅在她的身后排成一条纵队,其余各队也是一行纵队,分列在两边。整个阵形呈箭头之状——没有办法,丙九阵的运气太差了,竟然被传送到了一处悬崖边上!兽潮在前,后面是万丈深渊。他们唯有从兽潮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就这么一会儿,兽潮已经只隔十余丈远。扬起的尘土汹涌而来,将他们全部笼住。

  “冲!”沐晚左手握拳,高举过头,右手扬剑,率先冲了出去。?一看书??w?ww?·1?k?an?sh?u?·cc

  阵形瞬间变换。七支小队的队尾飞跑上来,变成了七个七星困月阵。他们象七个圆圈一样,冲进了滚滚兽潮之中。

  这里的妖兽长得好怪异!沐晚与一只狼头马身狐尾的怪兽迎面对上。

  不能使用灵力。但,剑境还在!

  刚一照面,不等对方反应,沐晚已经一剑刺出。

  目标。喉下三寸。

  呃,管它挂的是狼头还是狗头,先照马妖刺一剑再说!

  “噗!”剑身没入一半。

  那妖兽象是被定格了一样,动弹不得。

  管用!

  沐晚大喜,手腕轻旋。嗖的拔剑。

  血线飞起,两尺多高的妖兽向前一头栽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挂在沐晚腰间的出境符出一道雪白的亮光。妖兽尚未倒地,却嗖的不见了——秘境里没法用储物袋,但是,参加试炼的弟子杀死妖兽后,出境符却有自动收纳妖兽尸体的功能。不过,如果碰到危害,捏碎了出境符,提前出局。所有的战利品都会化为乌有。

  青云剑就象一道青色的闪电。从出剑,到拔剑,整个过程不过半息,它周边的同族们都没反应过来。

  沐晚高声叫道:“要害,喉下三寸!”

  唐绍站在她的右侧,最先反应过来,高声重复:“刺之剑,喉下三寸!”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是什么度?杀神转世也只有这么快,好不好!

  周边都是这种狼头马身狐尾的怪物。很多人正不知道是斩头还是剁前蹄,不知如何下手来着。闻言。个个眼放精光,吼叫着:“喉下三寸!杀!”

  杀气冲天!

  最前面的妖兽们竟然乱了阵脚,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但是。后面的妖兽仍然象浪潮一样呼啸而来。丙九阵仍然被黑压压的妖兽困在悬崖边上。

  “杀出去!”

  沐晚带着第七队象把利剑一样,冲进了妖兽群里。??一看书1?ka?n?shu·cc筑基期的剑修最差也进入了剑气境。丙九阵都是亲传弟子,基本功非常的扎实。又找到了妖兽们的要害,是以,大家信心满满的冲上去举剑直刺、斜刺、挑刺、点刺……各种刺!

  一只又一只的妖兽张着血盆大开冲过来。然而,它们根本就来不及出招。便接二连三的轰然倒下,紧接着被一道道雪亮的白光收走。

  交了几次手后,大家的信心更甚:他们被封了灵力,这些妖兽也没妖力,靠的是一股子蛮力。

  转眼间,黑压压的妖兽群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其余队前后脚的跟上,七个七星困月阵,就象七柄飞旋的镰刀,极其残暴的收割着众妖兽的性命。

  不到半刻钟,他们在黑压压的妖兽群里杀出一块径圆十几丈的空地。

  此时,大家与妖兽们都交过手,多少摸到了一些它们的情况。比如说,这种妖兽相当于外面的两阶妖兽,有一口钢牙,还有一双强劲有力的后蹄。它们攻击的招术也是倚仗着这两样。另外,它们背部的皮厚实得很,失去灵力的本命灵剑都很难刺穿。

  所以,与妖兽搏杀时,只要避开对方的钢牙和后蹄即可。

  秘境与外面的情况不太相同。这里没有太阳。或者说,天上挂着两轮小一号的太阳。它们在天空中的位置固定不变,分别呈白、红两色,轮流亮。当红色的小太阳变亮时,就等于是外面的白天,这时,白色的小太阳是黯淡无光的。反之,则是黑夜。

  而秘境里的妖兽到了晚上,妖力会大涨。

  沐晚忙里偷闲,看了一眼天色。

  此时,红色的小太阳呈正红色,应该是正午时分。

  她不禁有些着急:在天黑之前,必须赶到宿营地,躲过更加肆虐的妖兽。否则,晚上大妖们出来,就他们这几十号人还不够给它们塞牙的。

  又拼杀了一刻多钟。第七队终于杀到了兽群的边缘。

  沐晚大喜,一剑刺死挡道的那只妖兽。白光乍现,将之收进了出境符里。

  “走!不可恋战,快离开这里!”她扬剑,号令后面的队员们。同时,左手摆出破阵手印,飞快的确定宿营地的方向——郝云天不止一次来紫澜秘境试炼过。但是,每一次,他被传送进来的方位都相差甚远。是以,他总结出了一条寻找宿营地的规律。以红色的小太阳为正东方。宿营地在其东偏南两指的方位。沐晚细心的跟大师兄比对过。大师兄的手掌比她要大得多。他说是“两指”,换成她的手指,刚好是“三指”。

  用破阵手印确定方位是最简单不过。她找准方位后,高高举起青云剑。剑尖向前:“跟我来,这边走!”

  此时,大家也有些着急了,闻言,二话不说。提剑杀出了妖兽群,重新结成“一元初始,刺杀”阵型,向前急奔——不快不行啊。现在,周边的妖兽群是被他们杀懵了,乱成一团。若是此时不乘机脱身,再拖延片刻,这帮畜牲回过神来,铁定又要追上来。大家没有灵力,凭着两条腿。真心跑不过这般四条腿的怪物。

  果不其然,他们才跑出二三里,原本四处逃窜的妖兽们又汇在一起,踢踢蹋蹋的追了上来。

  它们的奔跑度起码是他们的两倍以上。是以,十几息后,与剑阵的距离就拉近了一半。妖兽们瞪着一双双着绿光的眼睛,哈濑子长流。

  沐晚大概猜到秘境里为毛每三十年要闹一起兽潮的原因了——饿的!

  从进秘境,到现在,她就没看到一兜草,一棵树。恐怕是妖兽们过度繁衍。吃光了一切可吃的东西,是以,就只能这样成群结队的迁徒,寻找食物。

  如果在天黑之前赶不到宿营地。那么,摆在他们面前的出路只有两个:一个是,捏碎出境符,出局;另一个是,与越来越多的妖兽们生死搏杀,最后。寡不敌众,捏碎出境符,出局。

  又过了二十息,负责殿后的唐绍再次示警:“三十丈!”

  意思是,妖兽离剑阵只有三十丈远了!

  “扔霹雳球!”沐晚赶紧下令。爆破符在秘境里面是用不了的。但是,黑夜帮她研制了一批霹雳球。这玩意儿,凡人都能用,只要用力扔出去就行。它一沾到东西就会爆炸。上一次集训的时候,她带去峡谷里,每人了十枚。效果也是当众试验过。拇指甲盖大小,扔出去后,能炸出一个径圆丈许,深半丈的坑。是以,进来之前,唐绍还特意提醒过众人,腰带里至少要放一枚霹雳球。

  三十丈正好是他们的有效攻击范围。

  大家急停,齐齐转过身去,用尽全身的力,往向后出一枚霹雳球。

  嗖嗖嗖……

  扔完之后,所有人掉头继续狂奔。

  “轰——轰——轰……”

  背后,炸雷似的巨响,一声紧接一声。

  大地在震动。

  出境符的收纳距离不能越过十丈,所以,那些妖兽的尸体,他们是收不到了。

  好吧,尘土飞扬的,这会儿正逃命呢,也没谁顾得上。

  右前边有一个小山坡,沐晚带领众人嗖嗖的冲了上去——要是妖兽们追上来,大家居高临下,也能借点地利,省些气力。

  唐绍在坡底停了下来,喘着粗气说道:“它们,没,跟上来。”

  没有灵力撑着,度慢了许多不说,耐力都相差甚远。沐晚也是累得满头大汗。她拄着剑,举起左手,大拇指向上。这是暂停,就地歇一会儿的意思。

  众人转身,向后望去。

  就这么一小会儿,他们已经奔出十几里。

  站在小山丘上,他们看得真真切切:地上炸出了一个巨坑,黑压压的妖兽们冲进坑底,疯狂的撕咬着同类的残躯。而它们,很快又被后来者践踏,沦为食物。

  低沉的咆哮声此起彼伏,刺鼻的血腥味向四周弥漫开来。

  沐晚不是头一次见血,但是,也看不来这种惨烈的情景。她默默的转回身,走到山丘顶。

  唔,没想到,这里竟然是高山之巅。

  俯视山脚,她心里“咯咚”作响——娘咧,满山满谷的,全是妖兽!

  有尾巴的,没尾巴的;四条腿的,好多条腿的;长角的,长很多角的……形形色色,各种各样!

  唯一让沐晚感到庆幸的是,这里头没有长翅膀的。不然,大家都被封了灵力,各类法宝、符印也派不上用场,真心奈何不了那些会飞的妖兽。

  貌似血腥味儿飘到了山底,一些在高处的妖兽站起身子,仰头看向山顶!眼里精光四射!

  沐晚猛的缩回身子,澳门赌博网站:轻手轻脚的退后几步,接着,转身跑回剑阵,压低嗓子说道:“快,离开这里。底下是个妖兽窝,全是妖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