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零八章 半妖
  接下来的十天里,澳门赌博网站:沐晚跟着郝云天又参加了四次宴会。??.?`除了南风真人的双修大典,其余的三次宴会,挂着赏梅,或赏雪的名头,实际上是变相的相亲会。郝云天身为最年轻的金丹真人,又是颜值爆表,本来应该是女修们心仪的人选。但是,他坐在那儿,摆出千年寒冰脸。众女修望而生畏,连打他面前经过,刷一下存在感都不敢。

  而沐晚也是志不在此,默声不响的坐在郝云天身旁,赏梅或赏雪。

  这样一来,很多想过来搭腔的筑基期男修看到从头到脚都散着逼人寒气的郝云天,皆望而止步;而金丹期的真人们看到沐晚不过双十年华,岁数比自家的侄孙们还要小一两圈,又不过是筑基四层的修为,也抹不下那张老脸。故而,沐晚如愿的落了个耳根子清静。

  三次宴会下来,人们都私下里传着:观云岭上的“郝冰天”名不虚传。如今,又多了一只锯嘴的“沐葫芦”。

  不少男修为之扼腕:真真是白瞎了“水灵仙子”这个美丽的名字!

  香香将这些传言告诉沐晚。后者笑了笑:“如此甚好,省了不少麻烦。”

  时间稍纵即逝。转眼,半个月过去了。郝云天度完假,起程离开了。观云岭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又过了半个月,长安真人递来拜帖:次日上午,将携夫人陈茜前来拜访。

  清沅真人召来沐晚,吩咐道:“明天上午,长安夫妇要过来。到时,你负责接待长安的夫人。唔,东南边的那几株茶花开得不错,你带她去那里转转吧。”

  “是。”

  第二天上午,长安真人携夫人如期而至。

  清沅真人在大厅招待了他们夫妇。聊了片刻,陈茜主动说道:“听潜郎说,师叔山上的五色茶花灿烂似云锦,艳冠宗门。晚辈颇为心动。”

  清沅真人笑道:“你来的早了些,这会儿只有廖廖几株老树进入花期,开了几树花,称不得‘花海’。.?`c?o?m?小晚。你带你谢师嫂去看看吧。”

  “是。”沐晚从她身后出来,上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谢师嫂,这边请。”

  陈茜福身道了谢,跟着她走出大厅。

  待出了洞府。陈茜放眼四望,赞道:“这里的云海,真美。难怪被称为‘观云岭’。”

  沐晚笑了笑,遥指东南的那几株老树,说道:“谢师嫂,那边有几株茶树开了花,我们去那边转转,如何?”

  “劳烦了。”陈茜低头道谢。

  待走到那几株老树下,看到树上象繁星似的花朵,她满脸的惊艳:“百年的茶树还能开出这么多花。真真难得。”

  沐晚笑道:“没想到,谢师嫂也是行家。”

  陈茜嘻嘻笑道:“不过是平时闲来无事,伺弄一些花草罢了,当不得行家。我喜欢兰花,打小养了几盆。这次全搬了过来。等过几日,我将花房收拾出来了,再请小师妹过去玩儿。”

  “好啊。”沐晚爽快的应下。

  这时,一名剑奴小跑过来,福身行过礼后,禀道:“姑娘。长安真人要回去了,请夫人过去。”

  “知道了。”沐晚点头,挥手令其退下。

  陈茜福身道谢:“叨扰小师妹了。”

  沐晚摆摆手,送她回去。

  长安真人背负着双手。站在洞府的门廊上,看到她们俩,快步走下来,抱拳笑道:“有劳小师妹了。”

  沐晚回礼:“谢师兄客气。”

  长安真人祭起飞行法宝,一只白玉圆盘,体贴的扶着夫人站上去。转身跟沐晚道别。

  沐晚一直站在原地,目送他们夫妇俩,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天际线上。.`

  香香闪身从空间里出来,神秘兮兮的对她说道:“姐姐,陈夫人不是真正的凡女。”她只是想看看传说中的新娘子,故而特意藏在空间里。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看破了陈茜的真实身份。

  “什么!”沐晚吓了一大跳。

  “香香闻到了陈夫人身上有一丝蛟族的气息。黑夜也说,陈夫人是个半妖。”香香现后,第一时间用神识联系了黑夜。是以,黑夜也特意“看”了一眼,肯定了她的判断。

  事关重大,沐晚赶紧说道:“走,我们赶快向师尊报告。”老祖的藏书里有记载:所谓半妖,就是人族与妖族生下的后代。在妖族,半妖是被诅咒的,不能修行。而在人族的眼里,半妖和妖族没什么两样。所以,半妖与半魔一样,都是尴尬的存在。

  清沅真人听了,也是大惊失色:“香香,你能确定吗?”

  香香使劲的点头:“嗯,香香能确定。况且,黑夜也看得很真切。陈夫人应该一生下来,就切除了头顶的两只虬角,又服用了上品塑颜丹,所以,看上去与寻常的凡女没什么两样。不过,半妖通常都会继承妖族的天寿。陈夫人身上的蛟族血统比较稀薄,天寿大打折扣,活个千儿万把年,是完全没问题的。”

  清沅真人觉得不可思议:“颖河陈家的嫡女怎么会是个半妖呢?”

  “真人,不如让香香去陈家看看?”香香也很好奇,八卦心大作。

  “也好。”清沅真人点头,“颖河陈家是一方霸主,势力非比寻常,你让黑夜陪你一道去吧。”

  “好的呀。”

  当天,香香和黑夜两个就出了。

  清沅真人特意叮嘱沐晚:在香香他们查出真相之前,莫对外声张。

  这是自然的。沐晚进入空间,继续修行。

  两天后,香香和黑夜风尘仆仆的回来了。他们俩带回两个爆炸性的内幕。

  其一:陈茜并非陈家亲女,是陈族长从外面带回来的。她的生母是谁,就连族长夫人也不知道。

  陈茜的身世,陈家撒了弥天大慌:在十七年前,陈家老祖与陈族长命族长夫人佯装有孕。族长夫人拗不过,只好依从。怀胎七月后,她又奉命佯装早产。

  陈家对外宣称,诞下嫡次女,但是,因为是早产儿的缘故,婴儿弱得很,见不得一丝丝的生风。所以,连满月宴上,都没有抱出来。

  此后,陈家一直都对外放出陈二小姐的相关消息,比如说,时不时的说她又得了重病,有夭折之险;在她六岁的时候,说她没有灵根,是个凡人之资……等等。事实上,那时的陈二小姐只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

  过了十四年,陈茜才真正进入陈家。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陈家又放出风来,说寻得一张“海上方”,彻底断了陈茜的病根儿。从此,陈茜才正式走进众人的视线。

  此事,陈家做得极为隐密。只有三人知道陈茜是半妖之身,即陈族长、陈家老祖和她本人。就连族长夫人也蒙在鼓里,一直以为陈茜是陈族长的外室之女。

  其二:长安真人云游东海,被海妖重创,然后,幸运的被海浪推上岸,最后为陈茜所救,根本就是陈家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那只“偶然”跑进近海来飙的海妖,其实就是陈家喂养的一条八阶海蛇。

  清沅真人紧张的问道:“他们的目标是长安吗?”

  香香摇头:“不像。应该是长安真人比较倒霉,恰好碰上了。”

  目标不是长安,那肯定就是太一宗喽。清沅真人抚额:“陈家处心积虑的送一只半妖进我宗门,到底想做什么?”

  沐晚弱弱的说道:“师尊,他们该不是和胡家抱有同样的图谋吧?”

  清沅真人也是这么想的,吐出一口浊气,说道:“行了。这事,为师会立刻上报宗门,你们都要守口如瓶,并且没有为师的吩咐,不要擅自探查陈氏。”

  “是。”

  清沅真人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小晚,如果陈氏请你去看什么兰花,你定要告诉为师,不可擅作决定。”

  “是。”

  打沐晚他们离开后,清沅真人立刻联系了玄阳上人:“师尊,我有急事面禀。”

  而沐晚回到小院后,询问香香:“除了陈茜,陈家还有其他的半妖吗?”

  黑夜摇头:“没有看到。”

  沐晚又问:“陈家私底下有没有不利宗门之举?”

  香香答道:“香香仔细查过,陈家素来特立独行,不喜与修真门派往来,也从不与任何修真门派结怨。就连东华大比,他们也是一届也不曾参加过。但是,陈家乐于与各修真世家联姻。三千多年来,东部的修真世家大都与陈家沾亲带故。这次与南部世家结亲,倒是头一桩。”

  沐晚哼道:“祖师爷出自南部,南部的修真世家大多与宗门往来密切。陈家肯定是自知根基不稳,不敢妄然伸爪。”

  香香的眼睛闪了闪:“姐姐,陈茜定有图谋,真的不再追查了吗?”

  沐晚摆手:“听师尊的吩咐。她已经是在明处了,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现在的关键是要找出真正的幕后主使。若是惊走了她,天知道幕后主使又会换一个什么样的来。”

  “是哦。”香香挠挠头,又问道,“那么,她若是来请姐姐,姐姐会过去吗?”

  沐晚笑道:“就怕她不会妄动呢。”

  一语成谶,过了好几个“好几日”,直到二月初九,紫澜秘境开启,陈茜也没有下帖子,请她去看那几盆打小养的兰花。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guee的礼物,多谢书友scay1ett、那兰红叶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