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零六章 放弃
  郝云天上前接过了所有帖子。本文由 。。 首发

  清沅真人拿出一枚玉简,对沐晚说道:“小晚,你的修为增进太快,确实太惹人注目了。为师这里有一套遮掩修为的法门,你拿去练练。与云天去赴宴时,以筑基四层示人。”

  “是。”沐晚上前接过,心道:怪不得外面都在传,师尊现在不过是金丹八层的修为。原来师尊是故意遮掩修为。

  郝云天翻完那些帖子,将它们全部交给沐晚,说道:“唔,我也将修为下调一层。”

  清沅真人却不以为然:“我让小晚掩盖修为,那是怕她招人嫉恨。而她现在修为尚浅,虽然香香他们护着,也难免有疏忽的时候。所以,她不妨低调些。你又不同。以你现在的手段,自保绰绰有余,何需遮掩?更何况,你带着小晚出去,还指望你护着她呢。”

  郝云天轻笑:“那样的宴会,无论是谁,都低调些好。”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师尊吩咐,要多多与人接洽,真不耐烦搭理他们。”

  沐晚好奇的看着手里的五张帖子:赏雪、赏梅、鉴宝各一张;双修大典两张。

  “这些,我们都要参加吗?”参加过一次受戒礼,她落下了心理阴影——真人们八卦起来,和凡人界的八大姑七大姨是一样的。

  清沅真人点头。

  回到小院,沐晚进入空间,坐在香樟树下,将玉简贴在额头上。《隐息诀》映入眼帘。

  这是师祖玄阳上人凝婴以后独创的隐息法门。主要作用是隐息,其效果相当于隐息符。与后者相比,它没有限时,只要有灵力,就能一直运转下去。除此之外,它还有自如调节外现修为的效果。不过,以沐晚现在的修为,只能往下调节修为。要想往上调节修为。至少得结丹。

  元婴上人创造出来的功法,对灵力和神识的控制都很高。换作一般修士,至少得结丹以后才能上手。但,清沅真人知道自家徒弟非一般人——她家小徒弟可是在炼气期就能练成金丹剑法的奇材!更何况。沐晚天生神识过人,现在虽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但是,其神识却已能比肩金丹后期的真人们。而身为五灵根,她的灵力也远比同阶修士浑厚。所以,清沅真人估计,沐晚学《隐息诀》,勉强能上手,只不过,肯定是很吃力罢了。

  知徒莫若师。沐晚在空间里闭关研习《隐息诀》。两个多月后,她终于完全掌握了《隐息诀》,可以自如的隐息和调节修为。

  但是,外面仅仅是两天多而已。

  是以,第三天清晨。清沅真人和郝云天见她仅有筑基四层的修为,皆吓了一大跳。

  “小晚,你已经掌握了《隐息诀》?”清沅真人问道。

  沐晚点头:“嗯。很难学的,我费了很多工夫。”在空间里的这两个多月,她几乎每天都要学习四个时辰以上——没办法,明天就要参加长安真人的双修大典,时间紧迫,不加劲不行啊。

  清沅真人呵呵:“当初,为师学习此法门时,已经是金丹二层的修为。也练了近两天。”

  郝云天叹道:“我是前年的时候,师祖亲传的。我也练了一天两夜。当时,师祖还直道我好悟性呢。”

  沐晚挠头讪笑。修为不够,时间凑。她足足花了两个多月呢。

  清沅真人召他们两师兄妹过来。是询问明天赴宴的事宜:“你们都准备了伴手礼吗?”修士们不太注重人情往来,但是,去双修大典观礼是一定要备礼物的。

  郝云天说道:“我准备了两份。一份是千年玉髓一瓶,当是我送的礼;另一份是一树红珊瑚,是小师妹的。”这次回来,和往年一样。他给沐晚带了很多礼物。不想,沐晚给他准备了上品蕴灵丹和聚神丹各一百瓶。有个炼丹天才的小师妹,感觉就是倍儿爽!震惊之余,他深深的觉得亏欠小师妹太多。所以,在接到帖子后,他就说了,与会的礼物都由他准备。

  清沅真人微微颌首,问道:“小晚,你还有上品蕴灵丹和聚神丹吗?”

  “还有一点儿。”沐晚答道。

  清沅真人说道:“大家都知道你擅长炼丹。长安是你师伯的二徒弟,也是你的同门师兄。所以,多少你要送一点儿。”

  沐晚问道:“师尊,各五瓶,如何?”

  清沅真人摆手:“太多了,上品丹的话,各两瓶就行了。”

  “是。”

  接下来,清沅真人拿出一张礼单:“云天,你去库房,给长安备一份礼。下午给他送过去。” 太一宗对于门下弟子双修的态度,向来是既不主张,也不反对。以九位老祖为例,就没有一人找过双修道侣。宗门的态度摆在那里,故而,她身为唯一的同门师叔,也不便出面道贺,只是备了一份厚礼,由门下大弟子提前一天送过去。一直以来,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次日上午,沐晚随着大师兄郝云天去云屿赴宴——所以,宗门之内,不操办双修大典,俨然成了一条潜规定。长安真人出自云屿谢家。他的双修大典选择在云屿举行。

  云屿在东华洲的南边,是一座海滨修真城。谢家是城主。是以,整座城市都披红挂绿,张灯结彩,洋溢着浓浓的喜色。

  收到郝云天的传讯,长安真人门下的小弟子喻瑟立刻出城迎接。见过礼后,她略带迟疑的问道:“小师叔,外面都传您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观云岭一枝,人数虽少,但风头却远不是他们所能及也。尤其是这位小师叔,剑、丹双修,且样样都出类拔萃。关于她的种种传言,早就传遍了东华洲。现在,放眼东华洲,有几个不知“水灵仙子”的名头?甚至有传言说,这位小师叔早就进入了筑基后期,结丹在望。

  沐晚笑道:“我筑基才几年,哪有那么快?”

  喻瑟也笑道:“是弟子妄听了。”她是筑基五层的修为,自持修为高过沐晚一层。无奈郝师叔也在。所以,不得不以“弟子”自称。

  双修大典在云屿城大厅举行。喻瑟将他们俩引至大厅。门口设有唱礼台。郝云天领着沐晚过去,登记贺礼。

  将两个大红储物袋递过去,郝云天提笔在烫金的礼薄上写道:“太一宗剑道峰观云岭清沅真人门下星罗真人(郝云天的道号)。率沐师妹道贺。”

  负责唱礼的迎宾司仪是一位筑基十层的谢家子弟。他抱拳行了一礼,先后打开两个储物袋大声唱礼:“星罗真人,贺千年玉髓一瓶;沐仙子贺三尺红珊瑚树一株、上品蕴灵丹五瓶、上品聚神丹五瓶。”

  另有一位负责登记的谢家子弟在另一本礼薄上刷刷的写着。

  周边的人们听了,无不投来惊艳的眼光。不少人窃窍私语:“不愧是大宗门里的,出手就是不凡。”这两份贺礼。分别占了“珍”和“贵”,已经不能用“出手阔绰”来形容。

  将两人引至大门口,喻瑟的任务完成了。她抱拳行礼告退。

  郝云天带着沐晚步入大厅。

  谢家的族长与族长夫人双双过来迎接:“真人,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谢家有祖训,非金丹以上修为不能担任族长。所以,三年前,谢族长只是将云屿城主一职传给了长子。

  “谢老城主,客气。”郝云天抱拳回礼。

  这会儿离大典开始还有半个多时辰。大厅两旁的偏厅都被临时改成了很多间彩棚。那里是上宾们休息之所。谢族长夫妇亲自将两人送至东厢厅的一间彩棚前。

  族长夫人笑道:“年轻的女客都在西厢厅,水灵仙子如有兴趣前往。老身也想凑个趣儿。”她是筑基九层的修为,看上去却宛若双十年华。

  沐晚扫过她头上镶着定颜珠的九凤赤金凤钗,婉言谢绝了——师尊说过,相比起宗门女修,这些修真家族里的女眷们更加八卦,与凡俗女子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某人来之前就打定了主意,绝不与她们单独相处。

  族长夫人也不勉强。毕竟,象沐晚这样的大宗门核心精英弟子,就算是出自凡人界。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也不是他们谢家的儿郎们所能高攀的。笑盈盈的道了几句客套话,她随谢族长一并离开。长安真人出自谢家三房,并非他们之亲子。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尽地主之宜罢了。

  这时,长安真人的父母,谢三太爷和三太夫人双双过来,向他们俩道谢,并陪他们俩在彩棚里小坐了一会儿。不过,二老的面上却是感激之情明显多过喜色。

  寒暄过后。郝云天笑道:“谢伯伯,今天是谢师兄的好日子,您事多,尽管去忙,不用在这里陪小侄两个。”谢三太爷不过是筑基十层的修为,所以,他改以世俗的称谓。

  夫妇俩这才起身离开。

  彩棚里终于清静了,沐晚吐出一口闷气。

  郝云天见状,澳门赌博网站:笑道:“很无聊,对不对?”

  沐晚诚实的点头。

  郝云天长叹,说道:“前年,我二师伯说,谢师兄外出游历时,丹田被重创,怕是止步于金丹了。没想到,这次回来,就参加了谢师兄的双修大典。”说着,他的眼神渐冷。

  沐晚只知道谢师兄这些年一直在闭关,却不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如此看来,谢师兄的双修道侣也是谢家张罗的。在修真家族里,仙途有限的子弟,无论男女,往往最后都会沦为家族联姻的棋子——与宗门不同,修真家族以是血脉传承,所以,最看重的是子孙繁衍。

  是以,她愤恨的握拳:“金丹真人有八百岁的天寿,他们谢家也太性急了吧!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太一宗放在眼里!”

  郝云天摆手:“谢家只是一个方面而已。昨天,我去替师尊送礼时,见到了谢师兄。他本人也无心再修行。”

  沐晚默然。仙道艰难,谁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五千多年来,整个东华洲仅有祖师爷一人得道飞升,就是明证。

  ===分界线===

  不好意思,某峰传错了,所以,这一章节当是加更,向亲们致谦……呜呜,好不容易有了两章存稿,就这么用了。

  下午六点,照常更新,敬请亲们继续围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