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零七章 师尊的烦恼
  随后,澳门赌博网站:长宁真人师徒四人也过来了。?要?看书·1?k?a书n?shu·cc双方见过礼后,长宁真人打三个徒弟去帮喻瑟等人的忙,自己留在彩棚里。

  看到沐晚的修为,他皱了皱眉头:“小晚,你受伤了?修为怎么跌了这么多?”记得在品丹会的时候,沐晚是筑基六层的修为来着。当时,他被震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所以,印象特别深。

  咦,难道师祖没有将《隐息诀》传给二师伯吗?还是,二师伯没有传给门下弟子?沐晚不好明说,讪笑道:“没事。是师尊吩咐的。”

  郝云天说道:“对我们剑修来说,修为提升太快,剑境跟不上,也并非好事。”

  长宁真人恍然大悟,严肃的对沐晚说道:“小晚,师叔也是为了你好。就如郝师弟所言,我们到底是剑修,以剑入道方是正理,不可过于依赖丹药之力。”同时,心里更加佩服清沅真人——肯定是沐小师妹过于借用丹药之力提升修为,被师叔知道了。师叔命其自废两层修为!换作是他,未必有这种壮士断腕的气魄。

  越说越不像!沐晚更加肯定,长宁真人不知《隐息诀》一事,遂起身抱拳说道:“是。”

  郝云天满脸黑线——他什么时候说自家小师妹是靠嗑药提升修为来着?他不过是帮小师妹圆场而已!

  郁闷!

  长宁真人却以为郝云天是在生沐晚的气,遂缓了神色,软声安慰道:“你不过才二十出头,已经是筑基四层的修为。很多和你一般年岁的,还未筑基呢。”

  “嗯。”沐晚点头。

  郝云天看不下去了,果断换了个话题:“刘大师兄还没来么?”

  长宁真人解释道:“大师兄帮着二师兄去迎亲了。他门下的弟子也一并跟去了。”顿了顿,他起身说道,“你们安坐片刻,我去外面看看,迎亲队伍回来了没有。”

  “好啊。”郝云天起身应道。

  沐晚也跟着起身。?要看?书1ka?nshu·cc

  长宁真人匆匆离去。

  待他走出彩棚后。沐晚摸着鼻子笑了笑:“我怀疑秦三师兄是去招呼门下弟子,谁也不许过问我的修为。”在他手下集训了好几个月呢,她深知他的脾性。

  郝云天坐回原位,招手示意她也坐下来。用神识说道:《隐息诀》是师祖特意为师尊所创的。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师尊的修为精进很快。师祖又避世在即,是以,特意创了这个法门。传给师尊。

  原来如此。沐晚点头:“明白了。”

  这时,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沐晚过去开门。

  李倩倩说道:“小师叔,大典就要开始了。师尊派我过来,请两位师叔过去观礼。”说着,她飞快的上下打量了沐晚一眼,神情甚是关切。

  沐晚笑道:“知道了。我马上去请大师兄。”

  李倩倩见她笑靥如花,暗中松了一口气,称了声“是”,退下。

  郝云天走了过来,摇头轻笑:“这下师尊‘严师’的名头恐怕更甚。”

  沐晚大汗:“要不。我去跟秦三师兄解释一下?”

  郝云天摆手:“那倒不必。秦师兄向来嘴严。况且,师尊也从来不在意风评。”

  两人走出东厢厅。大厅里奏着欢快的喜乐。宾客们济济一堂,围在喜堂之下。

  沐晚放眼看去,修士的喜堂与凡俗没有太大的区别。也设有香案,龙凤红烛。谢三太爷夫妇坐于喜堂之上。两旁是吹吹打打的乐师们。

  “新人到!”门外,司仪高声唱到。

  人群里一阵喧哗。人们纷纷转过身,向门口看去。

  司仪引着两个身着大红喜服的人自大厅门口走了进来。壹看书·1?k?a?nshu·cc

  宾客们无不惊落了下巴——天尊啊,长安真人的双修道侣竟然是一个凡女!

  双修大典与凡俗的婚礼不同。凡俗里,新嫁娘要头戴大红盖头,遮住头脸。而双修大典之中。女修虽也是头戴凤冠,却只是放下凤冠上的珍珠面帘,意思一下而已。

  此刻,众人看得真真切切:那新人身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长相也寻常得很。

  以长安真人的身份地位,在东华洲娶个天仙似的女修一点儿也没问题,何至于娶个凡女啊!莫非另有内情?再看向喜堂时,大家的眼里都充满了探究。

  云屿谢家欺人太甚!沐晚也忍不住用神识问郝云天:大师兄,知道谢师嫂是什么来头吗?

  郝云天摇头:不知道。不过,谢师兄对这门亲事很满意。

  沐晚暗叹:没有被谢家逼迫的就好。

  喜堂之上。双修大典正式开始。

  和凡俗的婚礼一样,也是司仪唱礼:“一拜天,二拜地,三拜高堂!”

  不同的是,新人们行的是道礼,而非凡俗的跪拜礼。

  接下来,司仪端过一个两个拳头大小的双耳圆玉盆:“新人盟誓,结双修缘。”

  长安真人从指尖逼出一滴血,滴入玉盆之中。随后,他的道侣也咬破食指,往玉盆里滴入一滴血。两人并肩站在玉盆之前,双手合十,齐声说道:“我愿与谢潜(陈茜)结为双修道侣。”

  司仪捧着玉盆,大声宣布:“礼成!”

  宾客们已经调节过来,纷纷上前向两人道贺。谢三太爷夫妇也走下喜堂,与儿子儿媳一同热忱的招呼大家。

  从头到尾,长安真人都是满脸喜欢,乐得合不拢嘴。而新娘子陈茜的脸上也是满满的幸福。

  至此,沐晚已经明白:她误会了谢家。显然,这桩亲事是长安真人自己挑中的。

  也许,相对于长安真人八百年的天寿来说,谢茜的寿命确实太短。但是,有情人终成眷属,都是件可喜可贺之美事。她跟着郝云天,也过去向这一对新人道贺。

  看到他们师兄妹俩,长安真人很是开心,热忱的向新娘介绍他们:“茜娘,这位是清沅师叔门下的郝师弟和沐小师妹。”

  郝云天和沐晚抱拳行礼,口尊“谢师嫂”。

  陈茜虽是一脸娇羞。却举止大方。她向两人福身回礼,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凡女身份。

  吃完喜宴后,长宁真人带着门下弟子过来邀他们一起返回宗门。

  郝云天问道:“刘大师兄呢?”

  长宁真人答道:“陈家来了两兄弟送亲,大师兄要留在这里陪他们。过两天才能回宗门。”

  沐晚好奇的问道:“谢师嫂是出自修真家族?”

  长宁真人点头:“二师嫂是颖河陈家的嫡女。因为没有灵根,所以无法修行,只是学了一些凡俗的武功。”

  沐晚不再做声。她虽然很少出门游历,但是,看了老祖那么多的八卦闲杂书等。对一些知名的修真世家还是很了解的。颖河陈家传承已有三千余年,是东部沿海一带的修真巨阀,有“东海王”之称。如果陈茜不是凡女,那将是金凤凰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下嫁到云屿谢家?后者传世不到千年,只是寻常的一流世家。

  果然,回到观云岭,清沅真人听他们师兄妹俩的汇报后,淡笑道:“修真家族联姻,向来是各取所需。都说‘海上有奇方’。长安恐怕是想借助陈家在海上的人脉,寻找治伤良方。”

  郝云天听了,眼波流转,轻笑道:“他确实不是一个轻易就会放弃的人。”然后,话题一转,跟沐晚聊起紫澜秘境试炼之事。

  其实,沐晚也一直想向他好好请教来着。现在,他主动提起,她当然乐意之极,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末了,还说道:“我听说,其余剑阵也和我们一样,也是每月都在操练备战。”

  清沅真人听完。掩嘴轻笑:“可苦了秘境里的那些妖兽。”

  郝云天也禁不住摇头:“你们这一批,确实是占尽了人和。”

  沐晚好奇的问道:“他们参加过的人都说,秘境里的妖兽跟潮水一样的多,是真的吗?还有,里面的妖兽真的可以任意猎杀,没有限制吗?”

  清沅真人笑道:“紫澜秘境是个小洞天。是老祖早年偶然所得。没人知道它的来历,只知道此境里全是妖兽,三十年开启一次。开境之时,也是里面爆兽潮之刻。以前,老祖自己也曾进去过几次。不过,五千多年下来,紫澜秘境的界力越来越弱。如今最多只能禁受千余名筑基修士的威压。你们这次进去,除去的妖兽越多,就等于是给洞天减去越多的负担,对其有益无害。”说完,她端起手边的茶碗,“小晚,你先退下,为师有几句话想问云天。”

  “是。”沐晚起身离开。

  清沅真人揭开茶盖,慢悠悠的拨弄着浮在茶汤上的五色茶花瓣。等沐晚出了洞府,她才抬起眼帘,问道:“二师兄有跟你打听过当年小晚医伤之事吗?”

  郝云天答道:“没有。不过,二师伯倒是跟我说过谢师兄丹田受了伤的事。我觉得他是来打听小晚当年是如何医好丹田的。所以,我主动告诉他,小师妹当年也是丹田受伤,师祖特意从海上寻了灵药,医好了小师妹。师祖行色匆匆,我们都不知道详情。”

  清沅真人拧眉说道:“二师兄性子耿直,只怕已经问过师尊了。而师尊肯定也是告之以实情……”她“当啷”盖上茶碗,恼火的揉着一边太阳穴,“果然,说谎是有报应的。只要说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长安肯定不信师尊的解释。”

  郝云天问道:“要不要给小师妹提个醒?”经历流云老贼一事,他确实是留下心理阴影了。

  清沅真人摇头:“罢了,是我惹的麻烦,我来解决。长安品性纯良……我给长安个帖子,叫他过几天来一趟。”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oo圆舞曲oo、彝魈淋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