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零二章 避之不及
  出谷之后,四人身形一晃,先后钻进了旁边的树林子里。?一看书??w?ww?·1?k?an?sh?u?·cc和来的时候一样,黑夜和常龙藏在空间里,沐晚祭起祥云,带着香香赶路。不过,黑夜说,附近有不少闲人。所以,香香完全释放出金丹六层的威压。没有“闲人”敢靠过来,她们俩很顺利的离开了金银谷。

  当天傍晚,沐晚回到观云岭。

  清沅真人仍在闭关。沐晚收起护山大阵。香香去山脚的侍从院,给剑奴们解了禁。

  回到小院,她的院门上贴着不少传讯符。

  她先打开张逸尘的纸鹤:“小晚,我是师叔,我闭关了,大概要到年底才能出关。”

  然后又一一打开其它的传讯符。

  唐绍:“小晚,我是大少,明年二月,紫澜秘境开启,现在已经可以报名了,你去吗?”

  田鸿:“小晚,我是老田。我们小队组队去参加紫澜秘境试炼,好吗?小成也是这个意思。”

  伍孜孜:“小晚,我是孜孜,你去紫澜秘境试炼吗?你要去的话,我也去。记得喊我一起去报名哦。”

  陈次勇和6小六的传讯符也是邀她一起去报名。

  陈裁衣:“小晚,我是陈材。我得了一块皮料,很适合做靴子,你什么时候过来看一下。”

  上次从秘洞回来后,黑夜去后山去了三趟,一直没有寻找满意的妖兽皮料,所以,沐晚便向陈裁衣了一道传讯符,请他帮忙在丹霞峰布任务——相比于外峰弟子,本峰的亲传弟子有优先布任务的权利,无须排队。这是内门里公开的秘密。

  沐晚得了准信,进入空间去告诉黑夜。

  他和常龙正在翻土。按照香香说的养地方法,前面三茬灵草成熟了,都不用收割,要直接翻进土里,充当肥料。

  这会儿。他们已经差不多快忙活完了。

  “太好了!”黑夜高兴的说道,“明天去看看。??一看书1?ka?n?shu·cc”

  于是,沐晚出了空间,给陈裁衣了一道传讯符。问他明天上午有没有空,她可以过去看皮料。

  不一会儿,陈裁衣回讯:“有空,你过来就是。”

  半个时辰后,香香处理完一摊子杂事后。也回到了小院。沐晚问她明天去不去丹霞峰看皮料。

  她摆摆手:“出门前封的酒,明天要出缸。香香不去了。”

  常龙说道:“我不会炼器,去了也是白搭。我留下来巡山。”

  第二天上午,沐晚与黑夜一道去丹霞峰雁回岭找陈裁衣。

  陈裁衣在山脚接到她,直接带她去弟子院那边。不想,半道上,一名粉衣侍女飞跑过来,向他们俩福身行礼后,说道:“小公子,真人吩咐。请沐姑娘去花厅喝茶。”

  一般来说,他们亲传弟子之间的交往,师尊们都不参与,不干涉的。所以,不但沐晚很吃惊,而且陈裁衣也是一脸的意外。

  真人有请,他们当然得过去。

  两人跟着粉衣侍女一道去了紫荆真人洞府里的花厅。

  沐晚其实很宅的,在内门呆了十几年,这是她到过的第四个真人洞府。前面三个真人洞府分别是:师尊,赤阳师伯和阳伯伯。

  同样是女修。沐晚被紫荆真人的洞府惊到了——和她家师尊的洞府相比,紫荆真人的洞府简直就跟个雪洞似的。后者身为金丹器修,她所经过的地方都不见有什么华丽的摆设。与赤阳师伯和阳伯伯这两名男丹修的洞府没什么两样。

  怪不得师尊是出了名的有格调,会享受。实在是内门里大多数的真人们都太不讲究了。

  花厅里就只摆了一张石圆桌和四条石凳。紫荆真人对门坐着。真的在等他们。石桌上面摆着三只玉盖碗。壹看书·1?k?a?nshu·cc

  沐晚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在陈裁衣的受戒礼上,向她行过礼。修士都是过目不忘,是以,打过一次交道,也称得上是旧识。

  刚进门,紫荆真人便笑容可掬的向他们俩招手:“小晚来了啊。过来坐。”

  陈裁衣笑嘻嘻的在他师尊左下坐好:“小晚,坐啊。我师尊最不喜客套。你看,茶都给我们倒好了。“

  紫荆真人也笑道:“对呀,不要拘礼。”

  “是。”沐晚走过去,行了一礼,在她的右下坐好。

  寒暄几句后,紫荆真人问道:“小晚,听说你在找制靴子的皮料,是不是想自己做靴子呀?”

  沐晚答道:“皮料是为我的一位朋友寻的。我现在还做不来。”丹霞峰广照老祖确实是将自己的道传都赠给了她,但是,她现在还只是初涉皮毛,连给黑夜打下手都够格。

  紫荆真人“哦”了一声,笑眯眯的说道:“如果你在炼器上碰到了什么难道,只管过来问我。你还不知道吧,逸尘是我的族曾孙。我与逸尘都是出自朔月谷张家。所以,你到了我雁回岭,无须客气,就当是自己家里一般。”

  沐晚很是意外,垂眸答道:“是。”不过,她也曾听师叔说过朔月谷张家的事。师叔出自旁枝,是六岁以后才到本家。貌似他对本家并没有什么好感,很少回朔月谷。

  紫荆真人又问道:“近来,你见过逸尘吗?”

  沐晚如实答道:“我昨天才从外面回来,不曾见过师叔。”

  紫荆真人点头:“我也好久不曾见过他了。这孩子素来勤奋,大概又是闭关了吧。”说着,她端起茶碗,招呼沐晚,“来,别光坐着,喝茶呀。”

  “是。”沐晚端起茶碗,浅喝一口。

  对面,陈裁衣笑嘻嘻的说道:“师尊,弟子带小晚去看皮料。”

  “去吧。”紫荆真人挥挥手。

  沐晚起身,澳门赌博网站:抱拳行礼,跟着陈裁衣离开洞府,去了他的小院里。

  陈裁衣取出一块一丈见方的黑色皮料,说道:“这是我收到的一张八阶黑犀牛后背上的皮。一般的,后背上的皮最你看合心不?”

  沐晚伸手摸了摸皮料,挺厚实的,纹理细腻,摸着柔软,很舒服。

  黑夜过来一道神识:还行。

  沐晚便抬头笑道:“行,谢谢陈师兄。一共多少灵石?”她估摸了一下,这张皮

  陈裁衣摆手:“跟我提灵石,多伤交情啊。这样吧,你炼的养灵丹和回神丹,各给我五瓶,如何?”顿了顿,嘻嘻笑道,“如果还能送我两坛子醉逍遥,那是最好不过。”

  黑夜用神识告诉她:他是花了一百五十万块下品灵石,还有两百点贡献值才换到的。在宗门,你炼的上品养灵丹是十万下品灵石一瓶,回神丹是八万。

  沐晚问道:“陈师兄也爱喝酒?”

  陈裁衣眼波流转:“哦,醉逍遥不错的。”

  沐晚爽利的拿出上品养灵丹和回神丹各十瓶,以及五坛子醉逍遥放到桌面上:“有劳陈师兄了。”

  “啊呀,哪能叫你这般破费……”陈裁衣欲推回去。

  “自家的东西,哪有什么破费的。”沐晚起身告辞,“说不定以后还要麻烦陈师兄呢。”

  陈裁衣遂收下,送她下山。

  离开雁回岭后,黑夜用神识告诉她:我读了紫荆真人的心思。她十多年没有见过师叔了——以他现在的修为,读解紫荆真人的心思完全没问题。

  沐晚:我知道。上次,陈师兄的受戒礼,青木峰也有好几位真人参加,但是,云霄山上下都没有去。紫荆真人应该是出自朔月谷本家。师叔这些年与本家基本上没有了往来。

  她将皮料放进空间里。

  过了一会儿,黑夜:皮料是真的还行。就是少了点,只够给你和香香大人每人做一双。我和老常去找找,多打几只七阶黑犀牛。

  沐晚咋舌:香香的脚很大吗?

  黑夜:不大呀。就是你们俩耗料少,所以才能给你们俩一人做一双。哦,我炼器的法门比较耗材料。

  沐晚不由想起了他拿几百张兽皮做了一身行头的往事,啧啧摇头——那不是“比较”耗材料啊。

  回到观云岭后,她立刻给张逸尘出了一道传讯符:“师叔,我是小晚。我今天去雁回岭拿皮料,紫荆师叔请我喝茶,还提到了你呢。说你好久不曾见过你了。”

  张逸尘正在闭关,这道传讯符就会自动停在他的院门上。等他出关后,第一时间就能看到。

  而年底,张逸尘出关,果然看到了这道传讯符。然后,他去赤阳真人那里打了一个转,给沐晚传了一道传讯符:“小晚,我是师叔,我要接着闭关,所以,紫澜秘境试炼不去了。”然后,他真的又闭关了。

  沐晚收到传讯符后,很是惊讶——师叔肯定是在躲避紫荆真人!师叔真的这么不待见本宗吗?

  最后,还是香香打听到内情,给她解了迷惑:原来,这些年,云霄山在青木峰的影响力日益增大,师修的修为也“噌噌”的往上窜,偏偏这些年与本家明显疏远了。所以,本家请紫荆真人给师叔牵红线。对方是族长夫人娘家的侄孙女。本来是想将师叔诓回本家后,直接将事情订下来的,试图牵制之。哪知,赤阳真人收到了一丝风声。愤怒之余,他向师叔点破了本家的企图。后者遂避之不及。

  当然,这些是后话。

  刚回到院里,香香迎了出来,说道:“姐姐,香香查到紫澜秘境试炼的相关资料了。”

  沐晚笑道:“辛苦了。进屋说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ming1iu2o56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