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八章 这是我的道场?
  沐晚最终没有进府,随着看热闹的人们一道离开了巷子。壹看书·1?k?an?s?h?u?·c?c?

  香香不解的问道:“姐姐,为什么不进去看看?”

  沐晚叹了一口气:“不是已经看过了吗?爹爹过得很好,我放心了。”她已经不是凡俗世界里的人。她有她的缘法;而爹爹也自有他的命数。冥冥之中,天道自有公论。她若强行干涉,极有可能弄巧成拙,反而害了爹爹。所以,只要报声平安即好。

  香香听明白了,换了一个话题:“姐姐,香香刚刚查过了。京城也是初一、十五赶庙的,还专门有一条庙会街呢。”

  沐晚笑道:“行啊,我们明天去逛一逛。”

  眼下,她要去北郊给生母上香。

  生母的坟象是重新修缮过,比先前更加气派。坟前摆着三碟供果,香炉里插着一把香棍儿。其中有三根尚有余烟。

  沐晚取出三柱清香,点燃,在坟前叩了三个头,起身插进香炉里。

  这会儿,香香已经读过周边的草木的记忆,说道:“姐姐,青衣的男人每天清晨陪着田妈妈上来祭拜夫人。逢年过节,青衣姐姐全家都会上来呢。哦,青衣姐姐已经有三个孩子了,两男一女。他们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还有,夫人的坟是四年前,沐老爷重修的。赵大老爷也过来了。沐老爷在山脚买了二十亩祭田,交给青衣的男人打理,亲口对赵大老爷许诺,百年以后,他不会进沐家祖坟,是要与夫人合葬的。每年清明,沐老爷都亲自过来祭扫。”

  “怪不得舅舅们能与爹爹重修于好。”沐晚欣慰的点头:爹爹终于走了出来,敢面对娘了。

  吐出一口浊气,她笑道:“走,去城里转转。”此次出来,她还有一个目的。想查探她的信仰元力之由来。她总觉得与当年的国师府有关。

  “好的呀。”

  两人直奔国师府旧址。

  结果,她们看到了一座巍峨的皇家道观——大周皇室以黄/色为尊。所以,寻常的道观若是想在屋顶铺设琉璃瓦,只能用青碧色的。唯有皇家道观才能用黄/色琉璃瓦。此为其一;另外,此观的门坊上刻着一双只有皇家才能用的五爪金龙。

  “除魔观!”沐晚环顾四周,“香火比城隍宝殿旺盛得多呢。”

  观里人头攒动,烧香的人们往来如织。正殿、左右侧殿前都摆着一只一人高的黄铜蟠龙三足大香炉。香客们捧着一大把长香,每一只香炉都会烧到。故而,三个香炉里都是火光闪烁,青烟缭绕,整间道观无处不弥漫着檀香。

  三大殿的门廊上都拉了一条长绳。??壹??看书·1·cc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祈福符。

  很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大殿,还是左右的侧殿,都有身着镶黑边的青布道袍的道士守在门口。香客们只许在门廊上叩拜。因为人数众多,所以,连门廊上也不能逗留太多,通常时叩了头。许了愿就得走。然后,等在玉石台阶下的另一批香客立刻补上。

  沐晚见了,不禁摇头轻笑:“无论什么,一旦跟皇家沾上边,规矩就多了起来。”

  不料,香香“扑哧”笑了:“姐姐,你知道正殿里供得是哪位神仙吗?”

  沐晚见她笑成这副德性,猜测供的那位神仙定不寻常。好奇心大起,她放出神识查看。

  哪知,她先是看到了数不清的五光十色的泡泡。它们争先恐后的向她飞来。落在她的身上,不见了。

  “这是……”沐晚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这是我的道场?”

  “是的呀!”香香调皮的抱拳,“青袍剑仙!”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沐晚一头雾水。

  香香飞快的向她道出除魔观的来历。然后。指着两边的侧殿说道,“左边的侧殿里供奉着你当初划在地上的字,他们说是‘劝世仙迹’;这边供奉着一截剑痕,被称为‘除魔沟’。两样都被称为‘京城至宝’。”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吃吃笑,“香客们深信两样‘至宝’有不同的功效。‘劝世仙迹’可令人迷途知返。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除魔沟’主正气,可去晦气,防小人。”

  沐晚大乐,戏道:“正殿有什么效用?”

  “正殿里供奉着你的神像,效用可大了。京城里都编了童谣呢。”香香故意掰手指,一条一条的数着,“升官财,保平安,药到病除,求长寿……”

  沐晚大汗,赶紧叫停:“怎么搞得这么夸张?”她只不过是个筑基期的小修士而已,真心做不到哇。

  香香撇撇嘴:“你做不到,但是观里的道士做得到哇。观主是太上皇。里面的道士是宗室子弟。每逢初一,皇帝下了朝,也会带着皇子皇孙都会过来当一天道士呢。有什么冤屈,上这里烧香,比去官府告状管用得多。京城人们都知道。”

  “有道理啊。”沐晚挠头,“呵呵,看看我的神像是什么样儿。”

  好吧,香香直接笑喷了。

  沐晚真的被雷到了,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我的脸有这么黑吗?还有,我哪有这么凶?那眼睛瞪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香香敛了笑,眼波流转,轻声提议道:“姐姐,太上皇亲自帮你照看着道场呢,他快要过寿了,要不,我们也给他撑下场子?”

  沐晚警觉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香香指着正殿前的两株一人多高的牡丹,说道:“这两株花是太上皇的至爱,特意从皇宫里迁出来的。?一看书?·1?k?a?n?s书h?u·cc可是,到了这里后,一直不曾开过花。其实,这两株花是在迁栽的时候,被人暗伤了主根,不死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能开花?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拿这两株花做文章,私下里嘀咕,说蓝袍剑仙也不见得有多灵验。这个月,甚至有人上书谏言,道教过盛,佛学被抑。不利于长治久安呢。”

  沐晚问道:“朝廷禁佛了?”

  香香摇头:“哪有。这里的香火好了,澳门赌博网站:周边的寺庙香火自然就清淡了。庙里的尼姑和尚们坐不住了呗。”

  沐晚冷哼,说道:“现在并不是牡丹开花的时节。你让它们现在开花,恐怕有心人又要说是怪力乱神。非祥瑞之兆。”

  香香愣住了:“啊,还会有这样的说法?”

  “朝堂上的事,复杂着呢。”沐晚叹道,“这个道观在四年多前就盖好了。两株牡丹也是从那个时候迁栽过来的。也就是说,这步棋。背后之人早在那时就布下了,一直隐而不,就是在等候良机呢。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就算开了花,他们也会有另一种说法的。”

  香香泄了气。

  沐晚又道:“不过,这两株牡丹何罪之有,遭人毒手?你治好它们吧。明年春天,它们花开满枝,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是。”香香用回春之术医好了两株牡丹。

  接着,沐晚带着香香离开除魔观。在附近寻了条僻静的巷子。她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自从识海里有很多金色光点后,沐晚现自己象是突然开了窍一样,研习金莲峰广茂老祖的功德传承变得容易多了。最近,她都在空间里学习掐算之术。呵呵,算得还挺准的。比如说,她可以准确的推算出空间里的每一株灵草什么时候抽新叶。这一点,连香香都直道神奇。

  沐晚决定帮太上皇算一算运程。她的道场全是太上皇罩着呢。只要太上皇不倒,除魔观谁也撼不动。

  结果,她算出。太上皇正在经历生死之劫。若是能冲过此劫,他又有十三年好活。

  “香香,查探一下,太上皇的近况。”

  香香查看了周边草木的记忆。说道:“太上皇应该是病了。这两个月,太医院的院使大人每天都会亲自去观里。以前,太医院是每个月的月底派一名太医去观里请脉的。”

  “走,去看看。”沐晚说道。

  绕到除魔观的后院,香香又查看了院中的草木记忆,很肯定的说道:“太上皇确实是病得很重。已经卧床近一个月。哼,怪不得有人开始在朝堂上对除魔观难呢。”

  两人翻过高高的院墙,直接进入太上皇的寝殿,翻身飞掠上大梁。——虽是道观,但是,后院无论是建筑的格局,还是殿内的摆设,都是遵循皇宫的制式。

  寝殿里弥漫着浓重的药味儿。龙床上的黄色绫绸帐轻垂,两名年轻的道士静静的守在床前。

  沐晚放出神识。帐内,床上躺着一个花白头的老头儿,面若金纸,正在昏睡。他半张着嘴巴,出浑浊的呼吸声,跟拉风箱似的。

  屋里摆着好几盆花木,香香查看了它们的记忆,用神识说道:太医院的院使大人说,太上皇是‘邪风入体,饮食不当’。切,其实就是老头儿一直有点风寒,病根没除,上个月多吃了几个螃蟹,禁受不住,拉肚子拉的没人形了,然后,十五那晚还要硬挺着出来赏月,又受了寒,搞得病情加重。院使大人见老头儿身体虚弱,又有些年岁,只敢用三成药剂,所以,就拖成了这副德性。

  沐晚问道:可以治好吗?

  香香的神色极其轻松:现在还只波及肺脏,小毛病啦,没问题。

  于是,沐晚取出两张瞌睡符,噗噗的打在两名道士身上。

  两人翻下大梁,来到龙床前,揭开帷帐。

  香香眼珠子一转,笑道:“姐姐,香香治好老头儿后,你跟他说几句话,如何?”

  沐晚意会过来,啐道:“就你鬼子点多。”

  香香用衣袖轻轻从太上皇身上拂过,洒下一道轻烟似的木灵气,笑嘻嘻的说道:“好了!”说完,她化成一道绿光,闪身藏进空间。

  床上,太上皇悠悠醒转。

  沐晚手提青云剑,站在床前,说道:“醒了?”

  看到自己的床前立着一名身着镶黑边的青布道袍的年轻道士,面生得很,手里还拿着一把长剑。而两名内侍刚站在床前,象是睡着了。太上皇微怔,旋即,他翻身爬坐起来,难以置信的问道:“青袍剑仙?”

  沐晚笑盈盈的颌。

  太上皇长跪在床上:“供奉了您好几年,一直不知大仙名讳,请大仙赐教。”

  沐晚说道:“我是佘凌。”说着,她闪身进了空间,同时收走了两道瞌睡符。香香说,燕云城的事已经传遍京城,无人不知佘大仙。而太上皇做了几十年的皇帝,精明着呢。她只要略微提点一下就行。

  “佘凌?佘大仙!”太上皇眼前一亮,喜道,“真的有佘大仙!”

  两名道士醒来,惊呼:“太上皇,您……”

  很快,原本死寂的除魔观后院热闹了起来。

  第二天,沐晚和香香去庙会。庙街里,人们在绘声绘色说着青袍剑仙显灵的事。

  “青袍剑仙昨天中午显灵了,治好了太上皇的病。”

  “原来,青袍剑仙就是佘大仙,佘大仙就是青袍剑仙!”

  “真的?啊,我要去除魔观好好拜一拜!”

  “明天去吧,今天观里做法事,圣人亲临,不让进。”

  很快,燕云城那边的事情也有了定论。

  大周天子下旨:原燕云城府令潘犯庆云,勾结妖邪,冒充城隍,妖言惑众,祸害全城之百姓,罪大恶极,家产充公,诛满门。

  与圣旨一道送过去的,还有一道御笔亲书的横匾:侠义燕云商会。从此,燕云商会誉满大周,被敬称为“燕云侠商”。

  燕云商会筹集的善款,替受灾民众盖了新房后,还有节余,经商议,他们在东郊向阳的山坡上修了一座佘大仙庙。关于佘大仙的传说,在燕云城比比皆是,但是,唯有那里是全城人公认的佘大仙最先显灵的地方。

  于是,沐晚有了第二款神像。呃,这一款的更加威猛:还是青袍道士打扮,他长着浓眉大眼,相貌堂堂,右手拿着宝剑,左胳膊上缠着一条火龙,气宇轩昂,威风凛凛。

  每次出门走货,出之前,人们都会去庙里烧香求一道平安符。是以,但凡燕云侠商走货,连镖师都不用请。因为盛传他们有佘大仙庇护,万枪不入,又是皇帝御笔亲书的,所以,黑、白两道都不敢找他们的麻烦。

  而事实上,燕云的商队是各地的城隍老爷在暗中庇护——燕云城的城隍老爷回冥司述职,不但没有受罚,反而被冥王判为有功,破格提拔,当上了冥司副判官,统领炎华界的城隍。副判大人很感激沐晚,遂私底下跟各地的城隍们打了招呼。是以,城隍老爷们对在自己地面上走货的燕云商队照拂有加。

  次年春天,大周京城除魔观正殿前的两株牡丹盛放。同一株树上,竟然开出红、黄、粉、白、绿五色的牡丹花,富丽堂皇,艳冠京城。一时间,观者云集,成为京城又一盛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jenok、huey7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