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七章 功德金圈
  得知沐晚与甜井巷赵府的关系,澳门赌博网站:城隍老爷笑道:“赵家人在此劫中积下不少阴德,定会福泽子孙。?要看?书1ka?nshu·cc”同时,他主动提出,今后定会力所能及的照拂赵家人。

  是以,沐晚此行甚是圆满。当晚,她带着香香赶赴京城,看望沐三爷,也要去生母坟前上柱香。

  城隍老爷带着幸存的鬼差出城相送。

  等离开燕云地界,沐晚等人闪身进了空间里——此地距京城不过五百来里远。而现在离天亮,开城门还有两个多时辰呢。所以,他们不如先回空间。

  外面两个多时辰,空间里却是四五天。

  四人在空间里继续修行。

  黑夜回到房间里,盘腿打坐练功。魔核在体内转动一周后,突然金光大作。他连忙内视。只见魔核的正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生出一道金色的圈纹。

  功德金圈!

  他惊呆了——这可是渡劫的好宝贝!他的传承里提及过。一道功德金圈可以护他安然渡过一重劫雷。但是,传承里却没有提及如何才能获得。

  它是什么时候加上去的?回过神来,黑夜飞跃而起,冲出房门。

  这时,对面的房门也打开了,常龙喜不自禁的从里面出来。

  “你也得了功德金圈?”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黑夜抢先问道:“你的功德金圈也能护你渡劫吗?”

  常龙点头:“可护我渡过一重劫雷。”

  “什么时候得到的?我居然半点不知情。”黑夜连道神奇。

  常龙也摇头:“我也是刚刚才察觉。”

  于是,两人决定去正房看看。

  刚到门口,就听到香香在里面欢呼:“功德金圈!姐姐,香香有了一个功德金圈!”

  两人相对一视,脸上的笑意更浓。

  常龙伸手敲门。?要?看书·1?k?a书n?shu·cc

  旋即,门开了。

  香香眉飞色舞,问道:“你们是不是也有了功德金圈?”

  黑夜和常龙也点头。

  见沐晚从里间出来,黑夜问道:“姑娘,你有功德金圈吗?”

  沐晚不确定的说道:“我刚刚内视过了,丹田并无变化。但是识海里多了一些金色的亮点。它们散落在识海里,并没有形成圆圈图案。”

  常龙说道:“可能你和我们不同吧。我的功德金圈象个金箍,套在魂魄之上。”

  “香香的是在金丹上面,象一个花冠。”

  黑夜也说了他的功德金圈模样。然后问道:“姑娘,你是什么时候觉识海里多了金色的亮点?”

  “刚刚。”沐晚想了想,又道,“好象喝了城隍老爷的茶后,识海里就暖暖的。当着城隍老爷的面。我不好察看。”

  香香“哦”的大叫:“对,香香喝了茶后,也感觉金丹里生出阵阵暖意。”

  “我好象也是的。”黑夜仔细回想后,说道。

  常龙抚掌,笑道:“原来那就是功德茶!以前在冥界,我曾听说冥司里有功德茶,喝了之后,可增加气运。但从来都没见过实物,也不见冥司拿出来售卖过。所以,我一直以为是那些老鬼编出来的鬼话。”

  香香无限神往:“是不是我们每次除妖邪。就会有功德茶喝?然后,我们就会得到更多的功德金圈?”

  常龙挑眉:“这倒不曾听说过。”

  黑夜又看向沐晚。

  后者抚额:“功德金圈应该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得到吧。再说,我们修道之人,当谨守道心。不管有无功德茶,斩除妖邪,都是我们应尽之责。”

  常龙点头:“正是。”

  黑夜嘿嘿:“当然能有功德茶喝,更好。”

  “没错!”香香笑眯了眼。一看书w?ww·1·cc

  黑夜又说,功德金圈是要细细炼化的。所以,他提议等他们三个炼化了功德金圈再去京城。

  离年底还差好几个月呢,有的是时间。沐晚满口应下。她的功德金点貌似用不着炼化。但是,她可以修行啊。况且,与蓝袍道士大斗一场,她收获不少经验教训。需及时总结反省。

  等黑夜等人都炼化了功德圈,空间里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是,外面才过了大半个月。

  香香掐指一算,外面是九月十四!

  她问道:“在燕云城,每逢初一和十五都会有庙会,可热闹了。也不知京城有没有。”

  沐晚两世为人。都养在深闺,还真不知道。她笑道:“明天去集市转转,就知道了。”

  黑夜和常龙照例留在空间里,沐晚与香香扮成云游的年轻道士,进入京城。

  新皇新气象。时隔数年,京城变化极大,呈现出一股勃勃生机。

  沐晚心里掂记着沐三爷,带着香香直接去了沐府。

  巷子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里边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有人在欢呼:“新娘上轿喽!”

  沐晚微怔,旋即释然:她的两个妹妹已到花嫁之年。

  继母钱氏所出的两个女儿只相差一岁半。所以,她拿不准今天出嫁的是大妹,还是二妹。

  这时,香香说道:“姐姐,今天出嫁的是二姑娘。”

  那就是大妹了。沐晚笑了笑,说道:“走,进去看看。”

  正说着,迎亲队伍从里边出来了。

  沐晚站在人群里观看。虽然比不上她前世出嫁的排场,但是,迎亲队伍算得上体面、热闹。新郎看上去十七八岁,五官清秀。他胸前戴着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不住的向周边的人们抱拳行礼。两个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上去了。

  看来这桩亲事,新郎倌挺满意的。沐晚放心了,铺开神识,查看府里的情形。

  她看到了继母钱氏。

  唔,钱氏老了许多,人也胖了两圈,穿着打扮既体面又喜庆。这会儿,她应该是刚刚送了大妹上花轿,扶着一个小丫头的手,抹着眼泪,向后院走去。身边跟着三个媳妇婆子。轻声的开解她。

  一个粉衣少女从内院跑了出来:“娘。”

  钱氏见了,啐道:“你怎么跑出来了?这里人来人往的,万一冲撞了人,看你怎么嫁得出去?”嘴上虽这么说。神情却甚是宠溺。

  小丫头和媳妇婆子们福身行礼:“三姑娘。”

  沐晚有些怔——前世,沐晚出嫁时,二妹才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因为钱氏之故,她们两姐妹被爹爹厌恶,在沐府就跟两个隐形人似的。沐晚何尝看到过她这副活泼鲜亮的模样?

  三姑娘摆摆手。上前亲热的挽住钱氏,飞快的吐了吐舌头:“我才不要嫁人呢。爹爹说了,我是要招婿的。以后,我招了夫婿,给您二老养老,还要等大姐……”

  钱氏大急,瞪了她一眼:“不记得老爷说的话了!要不要我在你嘴上挂把锁!”

  少女嘟起嘴:“这里又没外人……”

  钱氏飞快的看了看四周,使劲在她的额头点了一下:“不管有没有外人,老爷的话,你都要记在心里。你大姐的事要是泄出去半分。不等老爷责罚,我先撕烂你的嘴。”

  “知道了。”少女立刻老实了。

  母女俩手挽手的向主院走去。

  那里曾经是沐老太太住的地方。上次来的时候,院门是被封的。现在,院子又重新起用了。但是,院子变了大样。虽然张灯结彩,但是却远不及从前的富丽堂皇。院里的丫头婆子也少了一半多。

  沐老太太并不在主院里。显然现在是钱氏住在这院里。

  沐晚挑了挑眉,又看向前院的书房。

  她看到了爹爹。他穿着绛红色的新袍,背着双手,站在窗前呆。比起在黑水城那会儿,他胖了一些。气色很不错。

  看来爹爹转过弯来了,过得还不错。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准备离去。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人。

  是阿贵叔。他也穿着一新。腰上系着鲜艳的红绸带,管家打扮。他端来了一只汤盅,轻轻放在几案上:“老爷,您该喝参汤了。”

  沐晚拧眉,暗道:爹爹是哪儿不舒服吗?

  “哦。”沐三爷掏出帕子,揩了揩眼睛。转身走到几案前坐下。

  阿贵一边替他倒参汤,一边软声劝道:“老爷,姑娘是当神仙去了,你也不要太记挂。前几天,大舅老爷不是特意派表少爷送了信过来吗?姑娘托了师兄,特意给舅老爷们报平安呢。姑娘的师兄是神仙,姑娘肯定也是神仙,错不了。”

  沐三爷叹道:“燕云城的事太凶险了。所以,神仙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我宁愿她和寻常的女子一样,嫁个好夫婿,和和美美的,子孙满堂。唉,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打个转儿,哪怕是托其他神仙捎个信儿也好哇。”

  阿贵将参碗端到他面前,笑道:“您没听戏文里说吗?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算算日子,姑娘才回去几天呀。神仙的事多着呢。姑娘也要得了空才能回来看望您呀。所以,您每天喝一碗参汤,好好保养吧。”

  沐三爷点头,端起参碗,一碗而尽。

  沐晚不禁眼眶红。深吸一口气,她取出一张传讯符,折成纸鸽,给沐三爷送了过去。

  纸鸽避开人群,悄悄的飞进了书房里,悬浮在沐三爷跟前。

  沐三爷怔住。

  阿贵捂住嘴,喜道:“老爷,是姑娘!”

  沐三爷伸手接住。

  沐婉的声音自内传了出来:“爹爹,我是婉儿。恭喜大妹妹出嫁。”

  符火升起,纸鸽化成灰烬。

  “是婉儿!”他欢喜之至。

  “家里的事,姑娘都知道。姑娘这是给老爷报平安呢。老爷可以放心了。”

  沐三爷不住的点头,赶紧叮嘱道:“今天的事,出了这屋,再也不准提起。”略作沉吟,他又说道,“我给大舅兄写封信,告之婉儿的消息。你亲自走一趟,务必亲自将信交到大舅兄手里。”

  “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