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五章 丹火,升级!
  常龙的眼底闪过一道亮光。一看书ww?w?·1k?a?nshu·cc

  黑夜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神色更加坚定。

  香香哼道:“歪门邪道,算哪门子的大道!”

  小炼丹手打完,蓝袍道士的修为骤降,全身竟然长出黑色的长毛。

  常龙嫌弃的皱了皱眉头:“黑僵是这么个德性!”

  沐晚继续施展小炼丹手。

  熊熊大火之中,蓝袍道士象只野兽一样的哀嚎。时不时冒出断绝断续续的人声“你——会——后——悔——的——”。

  沐晚不为所动,又一路小炼丹手打完。

  蓝袍道士身上的黑色长毛褪尽,却又长出一身白毛!

  香香恶心极了:“什么毛病!”

  常龙解释道:“修为又降了,这是白僵境。”

  此时,蓝袍道士已经不出声来,只是象只破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喘气如牛。五官扭曲,张大嘴巴,现出一口七横八错的大白牙,却直挺挺的,无计可施。

  等沐晚打完这遍小炼丹手,覆盖在它全身的白毛也褪净。它终于没了声息。

  沐晚又打了一遍小炼丹手,却不见它有什么变化。

  想了想,沐晚招呼众人:“你们松开它。我试试翻天掌。”

  常龙说道:“还是小心点好。香香姑娘,你先松开。”

  香香点头,立刻拔出黑金签子。

  干尸的背心现出一个透明细窟窿。

  不见有什么动静。

  黑夜说道:“老常,你也松开。”

  常龙依言,“滋啦”,收回亮银长枪。

  干尸皮肉翻卷,险些断成两截,仍然不见有什么动静。

  黑夜对沐晚说道:“我也松开了!”

  沐晚点头,同时,双掌一变,祭起翻天掌。

  黑夜立刻召回圆月弯刀。

  就在这时,干尸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它的双臂立刻平举,试图从重重包裹的大火团里冲出来。

  常龙惊呼:“小心!”身形立动,长枪嗖的刺出。

  对面,黑夜也呼的出刀。??壹??看书·1·cc

  但是。沐晚的巴掌比他更快!

  “啪”的一声,一个大大的掌印落在干尸的脸上。

  干尸欲从另一边出逃。

  “啪!”

  又一个掌印干净利落的打在它的脑门上……

  总之,翻天掌使得虎虎生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黑夜等级人见状,退至一旁。

  “真解气!”香香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路翻天掌打完。干尸身上布满细碎裂纹,象蒙着无数张蛛网一样。

  再打一路!

  “咔嚓!”

  掌印所到之处,无不断裂,就跟劈柴火一样。不一会儿,干尸被沐晚“劈”成数截。

  继续!

  又打了一路翻天掌,干尸终于粉碎。

  “噌!”火舌猛然变亮,火焰的中心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干尸被烧得连渣都不见了!

  同时,丹田里腾起了一道暖流。

  沐晚连忙敛神内视。丹火焰心的那道白光变宽了一倍,比先前更加明亮!

  啊,丹火。升级!

  二品丹火!

  怪不得一举烧没了干尸!

  沐晚深吸一口气,重点新拿起青云剑:“火龙,收!”火团重新化成一条巨大的火龙,摇头晃脑的向这边飞过来。

  这时,常龙突然叫停:“姑娘,你试着让火龙在半空飞旋一圈,看是否能化去寒冰。”

  “有道理!”沐晚轻轻挥动青云剑。

  火龙一头扎下去,在燕云城的上空飞了一圈。

  所到之处,冰雪消融。燕云城,幸免于难。只有城隍宝殿彻底倒了,沦为废墟。周边倒了十余栋房子。

  东郊的人们见了,振臂欢呼。

  但是,沐晚等人站在半空中。看得分明:城中的草木尽数被冻死,到处残留着阴煞之气。要?看??书·1书k?a?nshu·cc燕云城灰蒙蒙的,俨然成了一座死城!欢呼的人们仍然是无家可归。

  黑夜说道:“我可以吸掉那些阴煞之气。”说着,他用力一吸。

  阴煞之气,尽除!

  秋阳高照,城里变得鲜亮起来。

  香香挠头:“香香试一下回春之术。”说着。她张开双臂,扬袖转旋,裙带飘飘,宛如天仙。

  绿色的木灵气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点金光,洒向整座城市。

  黑夜简直看呆了。

  就象春风拂过,城里的草木又活了。它们沙沙的摇枝摆叶,向它们的王致敬。

  “不用谢!”香香“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时,常龙群神识:燕云城的城隍老爷归位了,刚刚传讯于我,邀我们晚上去旧庙赏月。

  黑夜和香香都看向沐晚。

  沐晚笑道:“那就去吧。我们都没见过城隍老爷长什么样呢。”

  大家都乐了。

  沐晚是累得连手指头也抬不起来了。香香体贴的过来挽住她,两人一同进入空间。

  黑夜和常龙,一人收了一柄金色的小剑,也钻进了空间里——担心斗法时,惊扰到东郊的数万凡人,所以,沐晚从空间里出来时,立刻祭起了两个遮掩的剑阵。这样,空中的情形,人们是看不到的。不过,沐晚修为有限,炼出来的剑阵很简单,能遮住的范围有很得很。比如说,火龙在空中盘旋一周,冰雪消融;金闪闪的木灵气洒向全城,城中草木回生,出了剑阵的遮掩范围,没法遮住。

  所以,东郊的人们看得真真切切。

  “火龙!”

  “神仙下凡了!”

  “是神仙在庇佑我们!”

  回过神来,人们呼啦啦的跪下来,向城中叩头道谢。

  赵大老爷松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回真的是神仙呀!”

  旁边,一位年岁稍长的锦袍男子,头顶的髻散了一半,脚上的鞋也跑丢了,长袍的后摆被撕去一大块儿,好不狼狈。不过,他却眉开眼笑。两眼放光的蹲下身子,快活的叫道:“肯定是真的!救人的才是神仙!吃人的都是妖怪!错不了!”

  “就是!”

  旁边的人们叩完头后,纷纷附合。

  赵大老爷笑道:“神仙已经收了妖怪,我们可以回家了!”

  赵二老爷向人们挥手:“父老们。从今天起,我们燕云城的人又可以晚上出来游玩了!”

  那位年岁稍长的锦袍男子站起来说道:“今天除了妖怪,我们全城的人都得救了!我们燕云商会在东街摆三天的流水席,与大家同庆新生!”这是之前都商议好了的。他是会,所以。由他来公布。

  “好啊!”人们欢呼。

  会又接着说道:“我们魏家愿出三百两银子,澳门赌博网站:替受灾的父老重建家园。”这是他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魏老爷仁义!”人们再次呼呼。

  “我们赵家也出三百两!”

  “吴家出三百两!”

  ……

  商会里的老爷们争先恐后的响应。

  魏会见状,喜道:“大家别急,等会儿回到会所,一个一个的登记。这是善款,专门给受伙的父老们重建家园,所以,每一个铜板都绝对不能出错。”

  “好啊!”

  “回城!”

  人们相互搀扶着,有说有笑的返回城中。

  不少人特意过来,向赵大老爷等人行礼道谢。也有很多不是商会的人过来打听筹集善款的事。说到时也会送银子过来。

  劫后余生,燕云城里又是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比前几天还要喜庆。不过,这回,人们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真的象过年过节一般。

  很多人打听到燕云商会,送来善款。十个铜板,三五两银子……不到两个时辰,善款竟然达到两万多两!

  还有一些精壮的大汉过来。不但捐了善款,而且拍着胸脯子说,有的是力气,愿意过来帮忙扛木头、搬砖挑瓦。特别声明:不用管饭!

  赵明谦跟着赵大老爷在商会里忙得团团转。他抽了个空隙。不解的问道:“爹,大伙儿怎么突然都变得友爱,跟转了性子似的?”

  赵大老爷笑眯眯的指了指头顶:“神仙听到了我们这些年的祈求,显灵了,当着大家的面收走了妖怪。所以,大家都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被神仙感化,决心积善成德。”

  “哦。”赵明谦恍然大悟。

  沐晚等人回到空间里,各自回房洗漱。也不知道城隍老爷是奸是忠,他们得养足精神,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泡澡、吃饱喝足、补觉……空间里有三十倍时间流。外面一个下午,空间里可是要过好几天呢。他们一点儿也不着急。

  沐晚一觉睡了两天两夜,精神抖擞的出了正房。

  香香笑眯眯的跑过来:“姐姐,灵草终于冒芽了!”

  沐晚却叹了一口气:“所以说,它们遵循的也是外界的时间流。”好吧,满心的希望被无情的打破了。在空间里种植,和外面没什么两样。时间流完全不管用。

  香香却不是这么认为的:“等这些灵草结籽了,不就是空间里的种子了吗?它们应该会遵循空间里的时间流吧?”

  言之有理!心中的希冀被重新点燃,沐晚来了兴致:“走,看看去!”

  在空间里又休整了三天。期间,沐晚试着炼了两炉蕴灵丹。二品丹火的效果刚刚的,成丹率虽然没提高多少,但是,上品丹率提高了一成,丹毒减少三成!

  这天,她在香樟树下运气走完五个大周天,正要开炉炼丹。

  香香突然跑过来,兴奋的叫道:“姐姐,燕云城里好热闹!”

  沐晚放出神识。

  唔,天色渐暗。燕云城里,华灯初上。全城的人们象过年一样,换上新衣服,盛妆出行。城里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

  “我们也去看看吧!”她深受感染,说道,“你去通知黑夜和老常他们俩。”这两位被蓝袍道士给刺激到了,这几天都在闭门苦修。

  “好的呀!”

  等的就是这句话!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白鼠45的平安符,多谢书友简时枫落一清秋、bah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蓝袍道士:为什么不收我?说好的妖魔鬼怪呢!

  黑夜捏着鼻子:你太臭!

  常龙:你德行有亏!

  香香翻了个白眼:收你进来,会降低我们团队的颜值!

  沐晚哼哼:我们四个正好一桌麻将,加上你,就只能打转转麻将了。我讨厌转转麻将,和牌就下,一点意思也没有!

  蓝袍道士好不委屈:我不会打麻将……

  沐晚啐道:那收你有何用?留着过年吗?

  香香:姐姐,新年很快就要过完了。下一个新年,还要小三百天呢?

  黑夜:太久了!隔壁组的老太太天天挂在嘴边‘留来留去留成仇’……

  常龙:错了,那是古言组的老太太在逼婚呢。对了,小晚,你有没有意向……

  沐晚抚额: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家动手,宰了这家伙,舒舒服服的闹元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