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四章 代表天道消灭你
  这次的战术是常龙构思,大家一齐商定的。??一?看书1·cc

  先,常龙独自留在东郊的山上;沐晚等三人进城,混进人群里。

  当万巷皆空,人们都涌到西城看热闹时,常龙引爆黑夜提前做好的爆破包。爆破包的威力相当于十颗爆破球,足以抓住所有人的眼球。

  至于那些金灿灿的“金子”,都是假的。沐晚想出来的主意——引爆后,常龙将大把大把的水晶碎石洒在朝阳的山坡上。金灿灿的朝阳一照,不就成了满山的金银财宝?

  然后,按照事先计划好的,沐晚等人在明,赵大老爷他们在暗,将全城的人们引向东郊。常龙正好乘乱赶过来,与香香合会,一齐潜入宝殿后面,寻找阵心以及压阵的女尸。

  待人群动了后,沐晚和黑夜就近藏了起来。赵大老爷他们接过引导人群的工作,务必尽快将全城之人带出东门。

  等蓝袍道士反应过来,黑夜和沐晚就出来,正面吸引它的注意力,尽量拖延时间。当然,黑夜的修为最高,他是当仁不让的主力,沐晚只是助攻而已。

  香香和常龙找到目标后,原地待命。直到赵大老爷点燃传讯管,他们俩才能炸掉阵心和悬浮在阵心之上的红衣女尸,立刻返回空间。

  这会儿,四人皆喘气如牛,瘫坐在香樟树下。

  黑夜缓过劲来,问道:“老常,你们怎么这副模样?”

  常龙和香香身上不见一丝干纱,沾泥带水的,形容好不狼狈。

  “别提了!阵里的情形远远出我们的预料。”常龙摆手,细细道来。

  原来,越往阵心,阴煞之气越浓。到了阵心附近,阴煞之气竟然浓得凝结成了泥膏状,冰冷入骨!

  还好,常龙和香香都曾炼化了九朵金莲圣火。是以。两人催动体内的火灵气,在‘泥膏’里一点儿一点儿的向阵心挪进。

  不想,他们刚到达阵心旁边,悬浮在上面的那具棺木竟然“啪”的自己打开。

  旋即。棺木立了起来。一具红衣女尸伸直胳膊,双爪如钩,竟然从里面飞扑出来,照着常龙的面门抓了过来。

  此时,还不是降伏它的时候!不然。壹看书·1?k?a?nshu·cc蓝袍道士定会有所察觉,到时真的是鸡飞蛋打,白忙活一场不说,他们四个也会折在这里。

  面对突情况,香香反应不俗,立刻用禁锢之力束缚住这具红衣女尸。

  两人合力,将之重新扔进棺木里,然后用灵力钉死。再将一串爆破包缠绕在棺木外面。

  “幸好姐姐让香香和老常都留了一道神识在传讯管里。”香香心有余悸的说,“那阵里不见天日,我们在里面就跟在地底下一样。什么也看不清,全是凭神识感知到传讯管的动静。”

  空间里有三十倍的时间流。四人避进空间来,一是为了避开喷涌而出的阴煞之气,同时也是略作休整。

  在空间里,外面的情形尽收眼底。

  五仙玄阴大阵被破。阴煞之气喷涌而出。

  巍峨的城隍宝殿轰然倒塌。

  以之为中心,冰雪象惊涛骇浪一样,席卷全城。不到五息,燕云城以及整个西郊都被厚实的冰雪淹没。

  看不出街道,也看不出房屋……方圆二十余里内,一马平川。大地一片白茫茫!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到,沐晚等人在空间里还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东郊。人们看着自己的家园,一个个呆若木鸡。

  人群里响起一道压抑的啜泣声:“家,没了……”

  悲痛是会迅传染的。人们回过神来,无助的看着埋在冰雪之下的城市,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邵师爷尖叫:“城隍老爷怒了!”他冲赵大老爷他们挥舞着拳头。“都是他!是他毁了城隍老爷的喜事,城隍老爷怒了!”

  “对!”一个狼狈不堪的官媒婆咬牙切齿的怒指赵府之人,“你们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就生事造谣,抵毁城隍老爷是妖怪。看,城隍老爷怒了!我们被你们这**商害死了!”说着,她双手合十,朝西跪下,鬼叫道,“城隍老爷明鉴呀,这事是商会所为。不关我们的事呀!我们是真心替您老人家娶亲啊。”——今天商会的老爷们都带着家丁在组织大家出逃,但凡长了眼睛的人,就知道这事是谁起的头。一看书?·1?·cc

  赵明谦冲上去,一脚踹在她的心窝子上,怒道:“你们这起子丧天良的东西,和那只僵尸妖怪勾结,蒙蔽全城的父老。还敢在这里颠倒是非,往我们商会身上泼脏水!”

  接着,他将沐晚查到的事实宣之如众:原来,官老爷早就被蓝袍道士收买,成为了帮凶。大家平日里去殿里烧香,交的功德银子,连同点“神灯”的二两银子,都进了官老爷的腰包。并且,官媒婆们上报一个姑娘去参选,都能从官老爷那里领十两的赏银。将姑娘们送进城隍宝殿,又能从蓝袍道士那里领到一百两的封红。

  赵明谦踩着那个官媒婆,喝道:“说,你是不是得了狗官的赏银?是不是拿了妖怪的封红?实话告诉你,神仙昨天下凡,到了城里。这场大雪,就是神仙在收妖。你要是有半句谎话,神仙把你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我……”官媒婆吓得直打哆嗦,爆豆子一样的说了出来,“不止我们,差老爷们也都拿了,都拿了。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妖怪,只是按官老爷的吩咐办事。邵师爷!邵师爷是知情的!”

  邵师爷早在赵明谦爆料的时候,就用袍袖遮了头,悄悄的往人少的地方溜。和他在一起的捕头见状,也掩了脸,跟着逃走。

  人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满肚子的愤怒无处泄,哪里容得他们这帮人跑路?

  所以,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打死他们”,人们挥舞着拳头,扑向身边的官媒婆、衙差。

  邵师爷和捕头自然也被人们拿住。噼哩叭啦,一阵子拳打脚踢。

  他们一个个蹲在地上,双手抱头,鬼哭狼嚎的求饶。

  就在这时。城西方向突然又爆出一声巨响。

  人们不由停住,齐齐看过去。

  一具黑色的棺材破冰而出,呼呼的朝这边飞了过来。

  “妖怪!”

  “啊,快跑!”

  人们惊呼,抱头向山上跑去。

  就知道蓝袍道士不会这么容易被灭掉!空间里。沐晚大喝:“走!”

  四人一齐冲了出去。

  黑夜当其冲,飞身跃过去,挡在飞棺之前,抡起圆月弯刀,奋力劈下。

  寒光闪过。

  “砰!”棺木应声一分为二。

  一道蓝色的身影自内飞扑而出。

  黑夜见拦不住,翻身让开。

  沐晚看得分明,正是那蓝袍道士。不过,澳门赌博网站:他的脸色青白,两只眼圈黑,身子硬挺挺的。关节不会打弯,一看就知道是具僵尸。

  常龙喜道:“它的修为足足掉了一个大阶,只有跳尸修为了!”

  香香挥舞着片肉刀冲上去:“片了它!”

  不想,蓝袍道士呼的腾起,双爪如钩,转眼就掐到了香香的脖子。张开黑洞洞的大嘴,长长的獠牙乌黑亮,它朝香香的脖子咬去。

  “放开!”黑夜大叫,再次抡起圆月弯刀。

  沐晚踩着祥云,更快。青云剑一扬:“火龙,出!”她的丹火源自金莲圣火,而香香也炼化了九朵金莲圣火。所以伤不着香香,无需顾忌。

  呼啦——。一条长五十余丈火龙张牙舞爪,须臾之间,扑到蓝袍道士面前,比闪电还要快。

  “滋——”,蓝袍道士头上的黑色元宝道冠被点着了。

  他猛然甩头,扔开燃烧的帽子。现出一头象枯草一般的乱。

  乘着这个空档,香香已经化成一道绿光,滋溜逃了。

  没想到,这东西的修为降低后,不再是水火不侵。它怕火!沐晚大喜,右手握着剑飞旋。

  火龙内敛,凝成火炼,紧紧裹住蓝袍道士。

  它身上的道袍瞬间被烧成灰烬,现出原形。长得青面獠牙,正是一具黑漆漆的,跟枯枝一样的干尸!那面相,和城隍宝殿里的城隍彩像一模一样!

  这獠竟然还骗香火!

  常龙呸了一口,长枪一甩,飞快说道:“黑爷,东面上!我们合力,钉住它!”

  蓝袍道士虽然已经降为跳尸,但是,沐晚与它的修为还是相差甚大,眼见着,火炼就要被撕裂。是以,常龙赶紧招呼黑夜从两旁助攻。

  “好!”黑夜应道。

  刀柄一旋,封住蓝袍道士的左侧,圆月弯刀“扑哧”钩住对方的左边锁骨。

  几乎是同时,常龙的龙胆亮银枪也到!

  “滋拉”,枪头自右肋向上,刺穿了蓝袍道士的整个身躯。

  香香这会儿已经缓过劲来。她手执一根黑夜在秘洞里给她打造的黑金串肉签子,气愤的冲到背后:“叫你咬人!”

  绿色的灵力一晃,一尺半长的黑金签子瞬间变作半丈长,自后背心穿过,牢牢叉住那怪!

  三面夹击,蓝袍道士终于被制住,动弹不得。

  沐晚见状,祭起小炼丹手——她要炼丹一样,将这只跌落到跳尸境的僵尸怪炼成灰!

  “我愿降服!”蓝袍道士哇哇大叫。变成跳尸后,他的声音也大变,生涩,暗哑,象是打地狱里冒出来的鬼嚎一样。

  沐晚手上不停,冷哼:“做梦!”

  正邪不两立,象这样的邪物,只有消灭!

  “啪啪啪”,双掌翻飞,红艳艳的火舌腾起好高,将蓝袍道士彻底吞没。

  但是,蓝袍道士却没有放弃。火焰里,它大声嘶叫:“收了我,能助你结丹、凝婴。”

  沐晚冷着脸:“没有你,我照样能结丹、凝婴!”

  “大道三千,我也是其中一道。加上我,你身边妖、魔、鬼、怪齐全,大道可成!毁了我,四象不全,你何以得道?”蓝袍道士被火焰烧得哇哇大叫,仍然不肯放弃。

  黑夜、常龙和香香都扭头看向沐晚。

  “呸!”沐晚啐了一口,小炼丹手打得更快,“要是连你这样祸害人间的妖邪,我也要容忍,这道,不修也罢!就是天道让我来收拾你的!受死吧,妖邪!”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hannee的巧克力,坏了牙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