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三章 妖怪来了
  转眼间,澳门赌博网站:城隍宝殿前的人群跑了个精光,留下一片狼藉。?一看书w?ww?·1?k?a要n书s?h?u·cc

  站在台阶上的官老爷见状,大叫:“回来,回来!东郊的金山是官府的!不准去!”

  这下,连站在台阶下的师爷、捕头等亲信也站不住了。

  师爷说:“老爷,学生现在就去劝告那些刁民!”

  捕头说:“邵先生,小人带着弟兄们去帮你。”

  呼啦,两人带着五个捕快,跑得飞快!

  “这……”官老爷纠结的眺望金灿灿的东郊,心一横,转过身去,谄媚的对蓝袍道士作揖,“仙长,下官去把参选的姑娘们抓回来……”话未落音,人已经跑下了台阶——数万人跑过去了,纵使真是座金山也不够挖的。本老爷得快点赶过去!

  蓝袍道士气得咬得牙齿“咯吱”作响。

  “该死!”

  他左手猛然一抓。

  “啊——”官老爷惨叫一声,一团鸡蛋大的白色光团脱体而出。紧接着,一个拳头大的血色团子从他的天灵盖上飞了出来。官老爷还保持着奔跑的资势,却直挺挺的向后倒去,五官扭曲,脸色青灰,甚是狰狞。

  蓝袍道士张开嘴,一口吞了一白一红两个团子。嘴边现出两只寒光闪闪的尖獠牙!

  “往哪里跑!”

  他咆哮着,双袖飞舞。

  呼——,大风,起!

  宝殿前的空地上,立时飞沙走石。

  沐晚见状,当机立断,召出青云剑,从藏身的巷子里冲了出来,左手捏成剑指,右手挥剑:“水之轮回!”

  “铮——”青云剑长鸣。

  一道青光嗖的冲向刚刚生成的沙尘暴。

  “修真者!”蓝袍道士哈哈大笑,“还是个元阴未失的女子!正好拿来镇阵!”

  说着,双手如钩,隔空抓向沐晚。

  说时迟。那时快。

  “滋啦——”,大坪上的沙尘暴竟然被冻成一道厚实的冰墙!

  蓝袍道士不曾防及,被生生挡住。

  “小把戏!”他狞笑着甩袖。

  “哗啦——”半丈来厚的冰墙粉碎。晶莹的冰屑漫天飞舞,宝殿前象是突然下雪了一般。

  蓝袍道士又挥起另一只袍袖。

  一道劲风刮过。冰屑。消!

  就在这时!

  “噗!”

  他的小腹处传来刀刃刺入皮肉的声音。??壹看书ww?w·1?k?anshu·cc

  蓝袍道士惊讶的低头去看。

  一把黑色的圆月弯刀插在他的腹部上,将他扎了个对穿!

  “呵呵,居然还有魔!”

  他慢慢的抬起来头,瞪着大坪上站立的两人,大笑。“天助我也,通通拿来祭阵!”

  “妖怪!”沐晚此时已经去了伪装,身着火云战甲,全副武装,用青云剑指着对方,斥喝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好吧,事先他们四个经过仔细的分析,根本就不是飞尸的对手。所以,她与黑夜的任务是吸收飞尸的注意力。尽量挺延时间。

  黑夜乘机长杆一晃,收回圆月弯刀。

  “哧——”。一道黑血飙出。

  恶臭刺鼻!

  蓝袍道士退后半步,腹部现出一个大洞。

  他又低头看了看,右手竟然还在黑色的血洞上揩了一道血,送进嘴里啧啧的吮吸干净。

  好变态!沐晚不禁后背生寒,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

  好脏!黑夜也眼角直抽抽。

  甚是痛惜的看了看地上那滩黑血,蓝袍道士抬起头来,瞪着他们俩,冷声说道:“本座的每一滴血都是极其宝贵。两个小东西居然让本座一时失了这么多的血,你们拿什么来赔给本座呢?”

  黑夜全身戒备。冷哼:“赔上你的命!”

  “放肆!”蓝袍道士勃然大怒,额上青筋暴起,嘴边的两只獠牙又长了一倍!

  事先,常龙曾跟他们科普过。这是要狂的节奏!

  先下手为强!

  “上!”沐晚挥剑。“铁马冰河!”

  与此同时,黑夜象道离弦的箭一样,冲天而起:“受死吧!”

  两人呈夹攻之势。

  蓝袍道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自不量力!”

  他双臂一振,呼啦——,背后生风,蓝色的道袍瞬间象个鼓风袋一样。膨了起来,猎猎作响。

  不能让他放大招!沐晚双手举剑,一剑斩出。

  青云剑“铮”的迸出一道夺目的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向蓝袍道士。

  半空中,黑夜再次出圆月弯刀,同时,抡圆了黑金刀杆,用尽全力照头挥出。

  不想,貌似打在了一道无形的铜墙铁壁之上。

  “当!啷!当!”

  火星飞溅!

  双手的虎口被震裂,鲜血汩汩涌出。沐晚吃痛。一道霸道的反击之力袭来。她来不及反应,被打了个正着,当即被拍飞!

  黑夜的情形比她好。一?看书ww?w?·1?·cc他躲开了反击之力,见状,挥动刀杆。

  圆月弯刀打着转儿,飞快的追上沐晚,刀背稳稳的抵住她的后腰。

  沐晚拄着剑,“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多新鲜的血液呀,纯洁,甘甜,芳香,充满活力。”蓝袍道士双眼放光,两只手臂上下划圆,“啧啧,太可惜了!不能让你再浪费了!”说着,双手在在胸前抱圆。

  “咔滋滋!”

  他的两个手心间渐渐生出一个刺眼的白色光团,径圆一尺有余,里面竟有雷电之声。

  并且,这个白色光团在迅长大。转眼间,它就变大了一倍!

  怪物要毁了整个燕云城!

  还有一半的人没有跑出东门!

  东郊的金山早就没影了。但是,宝殿前斗法的动静不小,只要是长了耳朵的人都能听到。

  “妖怪来了,快跑啊!”赵明谦等人一边飞奔,一边奋力疾呼。

  人们吓坏了,哭爹喊娘的,跑得比先前更快,恨不得突然能再多生出两条腿来。

  沐晚顾不得抹去嘴巴的血渍,大呼:“快,快拦住它!”手上也是不停。剑招也丝毫没有落下。

  “滴水成冰!”

  根本就打不过。是以,她只希望能用冰封住对方。

  “出!”黑夜深吸一口气,刀、人合一,象个飞旋的钻头一样。风驰电掣的冲了上去。

  目标:妖怪前面那道无形的墙!

  据常龙科普,僵尸们惯用阴煞之气护体,在身体周边形成一个气场。僵尸的修为越高,气场越是强横。飞尸的气场,黑夜刚刚已经见识了。简直是坚不可摧!

  但是,他,黑夜,是高贵的天魔!飞尸算什么东西!

  他不信这个邪!

  全力一击,他要戳穿它!

  一时间,大坪上空气流翻涌,周边的水汽全聚拢过来,集于青云剑的剑身。它们层层缠绕,形成一个巨大的冰雪球。

  但是,沐晚没有立刻出。

  她在等待!

  等黑夜刺破蓝袍道士的气场!

  这是昨晚。她与黑夜商量出来的战术。与妖怪修为相差太悬殊,她不可能连同气场,将之整个儿冰封住。唯有先刺穿其气场,然后再将剑气送入气场之内,试着从里面冰封。

  为什么不用“水之轮回”,直接从里将之冰封住呢?

  一是,有气场护着,她的修为不够看,剑气根本就达不到妖怪体内;二是,飞尸说白了。就是干尸修炼成精,体内全是阴煞之气,水分少得可怜,所以。剑气即便打入妖怪体内,效果也有限得很,不适用。

  一阵火星子飞溅,黑夜现出原形,用黑色的魔核直接在无形的气场上钻孔。

  蓝袍道士根本就不予理会,狞笑着从地下的五仙玄阴大阵里调集阴煞之气。凝聚雷电。

  “区区蝼蚁,也敢坏本座大计!本座统统要你们死!”

  眼见着,雷电球已经变得和他一般大。并且,以更快的度在变大!

  终于,黑夜在气场上刺出一个细洞。

  他立刻用神识通知沐晚:快!

  “刺!”沐晚果断的一剑刺出。

  剑上那个硕大的冰雪球有如冰雪飞练,嗖的冲出。

  与此同时,黑夜化成一缕黑烟,撤了出来。

  而他一离开,刚刚钻出来的通道迅开始合拢。

  这时,剑气带着冰雪飞练象一条冰龙,滋溜钻进气场里,成功阻止气场愈合。

  半息不到,通道仅余两寸见宽!

  不过,足矣!

  一时间,自这条小小的细缝,冰雪倾泻而入。

  “滋啦滋啦——”

  冰雪快如闪电,自两只靴底向上,沿着两条腿,快的向上攀升。

  眨眼的工夫,蓝袍道士的双膝以下已经盖住一层厚实的坚冰!

  他拧眉,欲反制。

  但是,阵法里的阴煞之气正通过他的身体,源源不断的汇集到雷电球之中。

  他双手不空!

  “该死的!”他不得不断开阵法,暂停注入阴煞之气。

  哪知,就这么一小会儿,雪线已然漫过他的双肩。

  “喀滋!”

  两条胳膊被冰冻住了!

  “倒是有点本事!”他冷哼,奋力振臂。

  “砰!”

  身上的寒冰齐碎!

  “噗!”

  沐晚被反噬,脚下不稳,飞快的退行。

  情急之下,她反手将剑插进地里。

  “哧啦啦——”

  火花飞扬,青云剑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沐晚退行了两丈多,才堪堪的稳住身形。

  “去死吧!”蓝袍道士伸手,隔空抓去。

  一道腥臭的劲风凝实成一只黑漆漆的枯瘦巨爪,裹着风沙,袭向沐晚。

  就在这时,黑夜的圆月弯刀飞至。

  “咣哐!”

  刀光大作。

  巨爪的五根象黑色利剑一样的尖指甲被齐根消断!

  “嗷!”

  蓝袍道士吃痛,本能的缩回爪子。

  同时,用力挥舞另一只袍袖。

  劲风化成实质,扑天盖地的向黑夜那边扫去。

  还好,黑夜逃命的本事绝对不弱。他身形一晃,化成烟雾,被劲风扫开。

  蓝袍道士恼羞成怒,了狂的再挥袖!

  黑夜又闪!

  还挥!

  还闪!

  ……

  蓝袍道士是被气昏了头,不将这只小天魔拍死,不甘心;而黑夜则是在尽量拖时间。

  沐晚在一旁时不时扔个大冰球,甩条小冰龙之类的,搞偷袭。不指望能打中蓝袍道士,只是令之分神,让黑夜有点喘气的时间。

  东门外,赵明谦和他的随从们冲里面的人挥袖狂呼:“快,快跑!”

  人们使出了吃奶的力,奋力逃出城门。

  “不要停!继续走!往前面走!”赵二老爷和家丁们负责疏散人群。

  赵大老爷一直拿着火折子等在城门边,脚边立着一根寸许长,酒盅粗的黑色管子——那是沐晚事先给他的传讯管。

  一群全副武装的家丁,围成圈,护住他。

  终于,最后一批人也跑出了东门。

  赵大老爷赶紧点燃传讯管。

  “啾——”

  传讯管冲天飞起,“叭”的在空中炸开。

  一朵巨大的五色茶花在燕云城的上空吐蕊怒放。

  功成!

  黑夜狂喜,身形一闪,躲进空间。

  前后脚,沐晚也冲了进来。

  “不好!”蓝袍道士意识到不对,旋风般的冲进宝殿里。

  然而,晚了!

  “轰——”

  宝殿后面传出一声巨响。

  一绿,一白两个光团嗖的钻进了空间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彝魈淋、米虫啊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