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二章 天上掉金银财宝了
  屋子里立时静得能清楚的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一看书??w?ww?·1?k?an?sh?u?·cc

  过了一会儿,赵二老爷一拍大腿,恨恨的说道:“我就说,城隍老爷好歹也是个神仙,哪有这般行事的?什么年年娶新夫人!呸,原来是吸人血!”

  赵大老爷的脸刷的白了:“丹娘明天也要去参选……”

  三兄弟齐齐的看向沐晚。

  沐晚说道:“被选中的女子一定要八字带阴。报上令千金的生辰八字,贫道替她推算一二。”

  赵大老爷赶紧报上八字。

  沐晚掐指一算,笑道:“无妨。令千金的八字不合,不会被选中。”

  赵大老爷的脸色立时好转,旋即,又松垮下来:“府里还有好几个姑娘呢。二弟,你报一下青娘的八字,明年,她也到年岁了……”

  赵二老爷拧眉:“不,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我过够了!大哥,我们听道长的,除了那妖孽,以后好过太平日子!”

  赵三老爷也说道:“我膝下仅有两个女儿,我绝不能容忍她们有什么闪失!以前,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门路。现在,道长过来了,我坚决听道长的。”

  两兄弟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的大哥。

  赵大老爷垂泪:“我膝下也不只丹娘一个女儿。我又何尝不想。如果只是要我去拼命,我二话不说,马上就跟着道长去了。可是,道长,不瞒您说,加上仆妇,府里有上百口人呢。那是一百多条人命啊。我冒不起这个险。”

  说白了,大舅舅是怕除妖不成,反被妖孽报复,灭了满门。沐晚轻轻一笑,指尖凝出一个拳头大的冰球。

  三位舅舅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指尖。

  沐晚指尖一晃,冰球一分为二。又一晃,冰球变成四个……不一会儿。她的掌心上便悬着数以百计的冰球。每个冰球都一般大,寒气逼人。

  怕三位舅舅不信,沐晚没有刻意压制寒气。

  是以,屋子里的温度直线下降。

  眼见着三位舅舅冷得直打哆嗦。抱着膀子缩成一团,沐晚手掌一翻,尽数收了冰球。当她再次摊开手,凝出一条半尺来长、筷子粗的火龙。

  小火龙张牙舞爪,浑身裹着熊熊的火焰。在其掌心上下翻腾。?要看书·1?k?a书nshu·cc

  立时,热浪翻涌。

  三位舅舅被烤得脸庞通红,汗如雨下。

  “道长,不,原来是仙长驾到!小的有眼无珠……”赵大老爷信了,亢奋的滚下椅子,趴在地上要叩拜。

  沐晚哪敢受舅舅的礼!她赶紧蹲下身子,伸手扶着:“您别这样,您快起来。”

  可是,赵大老爷却死活不肯起来。而且。另外两个舅舅也跟着趴在地上。

  沐晚无奈的说道:“三位老爷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贫道受沐师妹之托,定不会推辞的。”

  赵大老爷抬起头,恳求道:“小的乞求仙长救救我们。”

  “好说!”沐晚说道,“贫道正是为擒拿那妖孽而来。只是,担心伤及无辜,所以,想请三位帮忙,将全城之人引出城去。三位先起来,我们好好商议一下,如何?”

  三兄弟闻言。欢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是,他们不敢再落座。

  沐晚劝道:“时间很紧,三位坐下来,我们赶紧拿出一个可行之策。务必在明晚之前,将全城之人引出城去。不然,拖过明晚,此獠功力大涨,贫道也奈何不得。”

  三位舅舅闻言,这才落座。

  沐晚问道:“你们世代居于此。深知此地民风,可有良策?”

  显然,家中的主心骨是赵大老爷。两位舅舅都一齐看向他。他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缓缓说道:“酒、色、财,最能吸引人。而人性贪婪,三者之中,财最易打动人心。如果城中盛传城外某地有宝藏现身,人们定会趋之若鹜,万巷皆空。”

  沐晚点头:“好主意。”

  赵大老爷略作沉吟,转身去东墙的多宝格上抽出一根卷轴,在桌面上摊开。

  沐晚定睛一看,竟然是燕云城的地图。

  赵大老爷说道:“仙长欲将人们引向何处?小的好马上派人去埋设宝藏。”

  赵二老爷听懂了,惊道:“大哥,要埋多少金银财宝?”

  赵大老爷轻笑:“如果能救全城之人,我赵家倾尽家财又如何?”

  赵三老爷“嗖”的起身:“大哥,我去调配银子。一看书?·1?·cc”

  赵二老爷深吸一口气,也站起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是全城数万人的性命。这样的买卖划得来。行,我全听大哥的。”

  舅舅们如此侠义,沐晚深感自豪。不过,她不动声色,一边看图,一边淡声说道:“宝藏之事,不用府上破费。贫道自有安排。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如何将消息传开,而且又不会惊动那妖孽。不然,贫道担心那妖孽得到风声后,先下手,残害全城人的性命。”

  于是,三人又坐下来。

  赵大老爷说道:“小的在此地有些人脉,可以确保消息瞬间传开,令那妖孽来不及反应。”

  赵二老爷摇头:“那么多人要跑出城去,也是要时间的。而且,人们都往城外跑,怎么可能瞒得过那妖孽?”

  “如果有人先缠住那妖孽呢?”赵三老爷弱弱的说道。

  于是,问题又抛到了沐晚这儿。

  唔,舅舅们还是挺精明的。沐晚笑了笑,说道:“贫道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有些细节,我们再合计合计。”

  接下来,四人将每个环节落实,计定!

  此时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沐晚起身说道:“事不宜迟,我们依计分头行事。”

  “是。”

  赵大老爷将外面的赵明谦唤进来,着他从后门送走沐晚:“莫人旁人看见。然后,回来,我有要事嘱咐你。”又吩咐两位兄弟,“你们也换了衣服,动作快些。天黑之前,记得赶回来。”

  离开赵府后,沐晚径直出了城。东郊有一座山,叫做跳马山。站在山顶,居高临下,燕云城尽收眼底。按计划布置妥当后,他们四个就藏在山顶的一个树林子里。

  黑夜的目力最好。不用神识和煞力。城里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由他盯着城里的动静。

  “三位舅舅都回府了。”黄昏时,他报告道。

  天黑之后,他哼道:“那东西出来了。”

  “他又去了老城隍庙。”

  “他守在门口。”

  ……

  过了许久,黑夜不解的转过头来。问道:“老常,你说,他为什么那么紧张老庙?就因为昨晚听到里头有些动静,所以连续两晚都守在那儿?”

  常龙答道:“应该是做贼心虚罢。他冒充城隍,另盖新庙,将黄泉道的阴煞之气引至新庙,用来灌注五仙玄阴大阵。如果被冥司觉了,定然会兵捉拿他。以他现在之力,怎么可能对抗整个冥界?”

  说起冥司,香香好奇的问道:“老常。你说,原来的城隍老爷是不是被它杀了?”

  常龙摇头:“应该还活着吧。如果城隍老爷被杀,冥司怎么可能毫不知情?没有城隍令,他又怎么可以扭用黄泉道的阴煞之气?”

  黑夜闻言,回头笑道:“明天宰了那东西,我们去新殿好好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一只城隍呢。”

  香香也笑了:“两下黄泉,都没见过城隍呢。姐姐,你说,城隍是不是真的象新殿里的那样。又丑又凶?”

  沐晚盘腿坐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睛。说道;“眼见为实,我也想看看。”

  大家呵呵轻笑。

  后半夜,沐晚取出帐篷,睡了一觉。

  天亮时,香香叫醒她,并且说道:“姐姐。那东西昨晚在旧庙门口又守了一晚,也是差不多每个时辰都进去转一圈。你说,它到底是没脑筋呢,还是缺心眼儿?”

  两者不是一个意思嘛?沐晚被她的毒舌逗乐了。

  接下来,四人分头行动。

  常龙留在城外。香香和黑夜藏在空间里,与沐晚一起进城。

  今天上午辰时正,参选的姑娘都要去城隍宝殿待选。所以,城里特别热闹。四路锣鼓队吹吹打打的先后从衙门里出,后面跟着排成长龙的大红花轿,分别去四个城区,走街串巷的接参选的姑娘。

  看热闹的人们也一大早出了门,跟在花轿队伍后面往新殿那边聚集。连平时很少出门的老婆婆们都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出了门——未参选过的姑娘,是不能议婚的。等城隍老爷娶了新夫人,落选后,姑娘们才能自行婚嫁。而落选的姑娘都是公认的福气人。所以,老奶奶,大妈大婶儿特意出来相看孙媳妇,儿媳妇。不然,过了这茬,又要再等一年。

  眼见着,四路锣鼓就要在城隍宝殿前的大坪上重聚。这时,只听见东郊突然爆出“砰”的一声巨响。那响声比旱雷还要大。西城这边的地面都被震动了。

  四路锣鼓不约而同的停了。

  人们惶恐不安,一个个站在原地,伸长脖子望向东郊那边。

  蓝袍道士从宝殿里冲了出来,冲众人挥手:“快进来,宝殿里有城隍老爷保佑。”

  官老爷也大声的招呼着:“对,我们赶快进宝殿,乞求城隍老爷庇护。”

  人群欲动。

  沐晚扮成一个年轻男子,混在人群里,立刻装成男声,扯着嗓子喊:“快看,那是什么?”

  黑夜也是寻常人装扮,混在另一堆人里,惊呼:“天啦,金闪闪的!”

  “肯定是金子!”香香立马接上。

  人群里,不少人跟着起哄:“呀,金子!”

  “走,看看去!”

  “走哇!”

  “天上掉金银财宝了!”

  “财神显灵了!”

  “捡钱去!”

  ……

  在沐晚的领跑下,藏在人群里的暗托们一齐响应,呼啦啦的向东城跑去。

  人们仰头看着东郊,那边金灿灿的,在朝阳的照耀下,晃得人眼花缭乱。

  “东郊有金山!”赵明谦带着赵府的家丁们火上浇油。

  “去晚了,就没有了!”

  “见者有份!”

  “快抢啊!”

  ……

  这下,连老人们都心动了,争先恐后的向东城跑。

  官媒们、衙役们、锣鼓手们、轿夫们见状,也扔了手里的家什,飞也似的跟着人群奔跑。

  而参选的姑娘们昨天下午得了信,一个个都在喜服下罩着寻常衣服。一上花轿,她们就脱了喜服,用锅底灰抹黑了脸,静待时机呢。

  是以,所有参选的姑娘,都被一直跟在轿子后边的家人们乘乱接走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书友橙色66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