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一章 请舅舅们帮个忙
  明天上午,所有被“派花”的姑娘要去城隍宝殿参选。要?看??书·1书k?a?nshu·cc被选中的姑娘将于后天黄昏送进正殿。那时,肯定就是第二个阵心完全成形之时。

  升级后的五仙玄阴大阵更厉害。届时,蓝袍道士修为又会大涨,合他们四人之力,根本就对不付不了。所以,他们必须抢在后天黄昏之前破阵。

  “今天,那东西在姑娘身上留了一道气息,显然是起了疑心。”黑夜说道,“晚上,没有阳光克制,城中的阴煞之气更甚,那东西也更难对付。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破了那阵,如何?”

  香香却摆手反对:“不可贸然破阵。一旦阵破,阵中积攒了那么多的阴煞之气一下子爆了出来,只怕整座城市都会被冰封起来。城中都是些凡人,叫他们怎么活?”

  常龙说道:“几万条人命呢。是要想个妥善的办法,将他们引出城才行。”

  沐晚沉吟片刻,说道:“那东西警觉得很,而且城中的人都被它恐骇住了,不敢妄动。所以,我们很难一下子引出全城之人。”

  常龙也点头:“我们需要一些在本地有威望,并且又与那东西没有利益关联的人帮忙。”言下之意,这里的官府为虎作伥,不是好的合作对象。

  沐晚淡笑道:“我该去探望舅舅们了。”赵家世代在这里行商,又是城中有名的富户,人脉、威望都有,可以与之谋。

  这会儿,太阳当空挂,已经是正午时分。所以,时间宝贵,容不得半点拖延。香香等三人依旧藏进空间里。沐晚又换了一身装扮——她洗去先前的伪装,服下易容丹,换回原来的年轻道士装扮,从西门进城,径直去了城东赵府。

  赵府大门紧闭。门前可罗雀。

  沐晚上前,伸手拿着门下的铜环拍门。

  不一会儿,“吱呀”一声,边门开了一道缝儿。一个留着短须的青衣家丁从里面探出头来。不耐烦的问道:“谁呀?”

  沐晚走过去,说道:“京城田氏求见。”前世,田妈妈跟她说过。好几次,沐晚重病,田妈妈都是派可靠之人去燕云城向舅舅们求药。??壹看书ww?w·1?k?anshu·cc据田妈妈说。只要来人说句“京城田氏求见”,哪怕是三更半夜去叫门,舅舅们也会亲自接见的。

  家丁闻言,神色大变,紧张的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沐晚又道:“京城田氏求见。”

  家丁大喜,连忙打开门,从里面出来,长揖到底:“对不住,小的眼拙,还望道长不要见怪。”说着。他恭敬的躬着身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外边日头大,道长先去里边坐坐。小的马上给您通传。”

  沐晚笑了笑,撩起前袍,从边门进入赵府。

  家丁关紧门,冲她抱了抱拳:“您稍等啊,小的马上就去通传。”不等沐晚回应,他已经一溜烟的向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挥着袖子大叫,“大老爷,大老爷,大姑娘有救了!表姑娘派人来救我们大姑娘了!大老爷。表姑娘派道长来了……”

  沐晚抚额:田妈妈肯定将自己上次去扫墓的事告诉了舅舅们。也不知道田妈妈是怎么传的,貌似这边合府上下都当她是活神仙……

  不过,家丁的话启了她。宗门有令,弟子在外面不能暴露身份。更何况,非常之时,为了赵府众人的安危。所以,这回啊,她就是她自己派来的人。呵呵。

  家丁一嗓子乱嚷,整个前院都沸腾了。

  很快,他带着一大群人回来了。

  最前面,提着袍子一溜小跑的,是三位中年锦衣男子。后面,跟着一大堆人,有男有女,大表哥赵明谦,管家等也在里头。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留着三缕长须的中年男子。分明就是中年版的赵明谦。

  沐晚虽然从未见过大舅舅,但是也一眼就认出来了。鼻子有些酸,她深吸一口气,强下眼中的泪意,微笑着迎了上去,双手抱拳打招呼:“赵大老爷。”

  赵大老爷愣住:“您是……”

  沐晚笑道:“贫道佘凌,受敝师妹之托,过来替她报个平安。壹看书·1?k?a?nshu·cc”‘佘凌’乃‘水灵’也,后者是她的雅号,算不得欺瞒舅舅们。

  赵大老爷的眼圈嗖的红了:“请问道长,您那师妹姓甚名谁,多大年纪,什么模样,是何方人氏?”

  沐晚一一应道:“师妹姓沐,名婉儿,双十年华,与尊驾的眉眼有三分相像,生于京都。”说着,她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嵌宝镂银盒子,双手奉上,“沐师妹说,见到此物,赵大老爷定会知晓。”

  赵大老爷自打她拿出银盒,眼泪就象掉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的直落。

  “大哥,这不是我们赵记银楼的出品吗?”身旁,一位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急切的说道,“上面还有我们赵记的标记呢。”

  三人之中最精瘦的那名中年男子激动的说道:“没错。这是晚姐儿出生那年,大哥吩咐我特意请钱师傅打制的。这盒子的样式还是我画的呢。仅此一个,绝无第二个!”

  他们三个都长着一模一样的眼睛,那种大大的杏仁眼。沐晚现在明白了,原来她的眼睛是外祖家的遗传。

  不用说,这三位就是舅舅们了。

  赵大老爷双手接过,用颤抖的手按下银盒边缘的扣子。

  “啪!”盒子立开。红绒铺底。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块很常见的赤金锁片。

  赵大老爷拿起锁片,再也控制不住,哽咽道:“当年,婉姐儿出生,我想打个八宝赤金锁过去。结果,小妹说,以后要给婉姐儿贴身戴的,寻常样式的锁片就好。过于贵重的话,怕婉姐儿压不住,折了福气。我就说,那好,等婉姐儿三岁,立住脚根了,咱们再换把大金锁。可是……呜呜呜……”多年前的惨痛又涌上心头。他将小小的金锁片攥在手心,痛哭起来。

  另外两位舅舅也是老泪横流,痛哭流涕。

  后面的仆妇们无不落泪。

  大表哥红着眼睛走上前,递过去一方白丝帕。小声劝道:“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我们先请佘道长进屋喝口茶吧。”

  “对对对。”赵大老爷止住哭,接过帕子,胡乱的揩脸。“快请道长去我的书房喝茶。上最好的茶。”

  “是。”赵明谦上前,抱拳行礼,“好久不曾听到表妹消息,所以,家父与两位叔父一时失态,请道长见谅。”

  沐晚摇头轻笑:“赵公子客气了。”

  赵明谦闻言,微愣,忍不住问道:“道长好生面熟,我们可曾见过?”

  沐晚点头:“昨天,就在门外。贫道确实与赵公子有过一面之缘。”

  赵明谦记起来了,喜道:“果然是道长。昨天,道长身边的小道长还帮我们说了公道话呢。在下眼拙,没能认出道长,实在惭愧。”

  这时,三位舅舅也整理好了情绪。闻言,他们又是一通感谢。

  沐晚摆手:“贫道初来乍到,不识城中情形。所以,昨天不好进府打扰。姗姗来迟,还望府上多多海涵。”

  “这么说。道长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赵大老爷眼巴巴的问道。

  “自然。”沐晚必须尽快得到舅舅们的全力支持才行,当然不会再说客套话。

  赵大老爷的眸子立时雪亮。他激动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长,请屋里安坐。”

  “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精瘦的那位舅舅也连连点头。

  还有一位舅舅吩咐家丁们看紧门户。任何人不得外出。

  赵明谦带着管家匆匆去了前院。

  沐晚与两位舅舅同行,很容易就分清了另外两位舅舅——作陪的,身量精瘦的是二舅舅。招呼家丁们的是小舅舅。

  她被迎到了一间精美的书房。大舅舅非得请她上座,没有办法,她只好落座在大舅舅的右手边。

  二舅舅坐在大舅舅的下。

  赵明谦亲自端着茶盘上茶。除此之外,屋里再无他人。

  很快。小舅舅也急匆匆的进来了。

  赵明谦出去,带上大门,守在门外。

  赵大老爷说道:“这里只有我们兄弟三人,道长的沐师妹正是我等的外甥女。她有什么话儿托道长传过来,道长不妨直言。”

  沐晚笑道:“当年,沐师妹随师叔返回师门,时间紧迫,没能通知众位亲朋。正好,这次贫道追捕妖孽至此,沐师妹便托我过来报个平安。”

  赵二老爷问道:“婉姐儿,她好吗?”

  沐晚点头:“沐师妹拜入高人门下,师尊待她有如亲生,又有师叔、师兄相护,过得很好。三位老爷无需牵挂。”

  赵三老爷禁不住又垂泪:“好好,婉姐儿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

  接着,沐晚话风一转,引入正题:“此次贫道过来,也是有求于三位老爷。”

  赵大老爷正色道:“道长不妨直说。只要我们三兄弟能办到的,我们当尽力而为。”

  沐晚要的就是这句话,道出事先编好的腹稿:“贫道是追捕一只妖孽而来。此妖孽好食人血,常冒充道士兴风作浪。但凡被它吸食过人血的死者,无不面相狰狞,浑身冰冷。它已经潜入你们燕云城两年有余。贫道昨晚寻得它的下落,欲将它擒住。但是,此妖孽在此地已成气候。贫道若是贸然动手,恐伤了城中男女老少的性命。所以,想请三位老爷帮个忙。”

  三位舅舅闻言,无不毛骨悚然,脸上齐齐现出惶恐之色。

  赵三老爷使劲的吞了一口唾沫,指着西城方向,压低嗓音问道:“您,您是说,那是一只妖,妖孽?”

  沐晚点头:“没错,它是一只成精的僵尸。”飞尸之类的,舅舅们也听不懂,是以,她告之以大白话。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燕子晓晓飞的平安符,shannee的礼物和月/票,zyc1o29和坏了牙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

  ...